【热点互动】自古英雄出少年–从马拉拉获奖说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10月14日讯】【热点互动】(1222)自古英雄出少年–从马拉拉获奖说起:90后在影响着世界,改变着人们的观念。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上周五,17岁的少女马拉拉成为诺贝尔和平奖最年轻的获奖者;而在此前一天,17岁的香港学生黄之锋,成为《时代周刊》亚洲版的封面人物。

新一代90后正在以我们没有预见的方式影响着这个世界,改变着人们的观念。他们在想什么?这些年轻人的勇气来自哪里?今天我们就来跟大家聊一聊这个话题。那么今天我们两位嘉宾还是我们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好。

杰森:您好!

主持人:还有我们的资深媒体人宇明,宇明您好!

宇明:您好!

主持人:那我们节目开始还是先来看个短片,了解一下马拉拉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情况。

诺贝尔和平奖评审团:“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决定,将2014年诺贝尔和平奖,颁给萨塔亚提和马拉拉,表彰他们反抗对青年及儿童的压迫,及争取儿童受教育的权利。”

现年17岁的巴基斯坦少女马拉拉,多年来一直争取女性受教育的权利。她勇敢揭露巴基斯坦在塔利班控制下,女性权益受到严重压抑。

2012年,马拉拉在搭校车回家途中,遭塔利班枪击。头部和颈部中枪,情况一度危急,随后被送往英国治疗才得以康复。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称,马拉拉在如此恶劣环境中的英勇行为,成为少女争取受教育权利的表率。

主持人:我看过美国一个著名脱口秀主持人Jon Stewart一年前对马拉拉的采访,这个采访中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她说:“如果恐怖份子要对她施暴,她会先跟他们很和平的解释她为什么要争取少女、儿童受教育的权利,而且你的子女也应该受教育。”然后她说完之后,她就会对这个恐怖份子说:“好,现在你就做你想做的事吧。”我就觉得一个16岁的女孩,那时候才16岁,她面对暴力能有这样和平理性的方式,实在是不简单。

宇明:我觉得她最不容易的就是她知道她面对的是什么。因为我看到介绍当中说,塔利班威胁过她,而且给她很多恐惧,甚至有死亡的威胁。但是我觉得这样的女孩,她最了不起的一点就是她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同时在面对死亡和恐惧的时候,她能战胜它。这不是谁都能做到的,我觉得是这样。

杰森:当然这跟家庭教育有非常大的关系。她父亲事实上是一个……根据她自己的纪录,她本身是想做个医生的,是她父亲希望她能成为一个政治家。

主持人:我知道她父亲是一个学校的校长。

杰森:她父亲本人是一个教育推广者,他本身也是个诗人。是她父亲首先收到塔利班死亡的威胁的。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她父亲把她的思想带到了这一步。但是让人惊讶的是她展现得更加坚定,展现一个女孩子少见的坚定、面对邪恶的理性、仁慈。

主持人:我很惊讶的是她从11岁开始就在BBC的博客上写文章。

杰森:那是被推到那一步的,事实上是BBC找到她爸爸,因为她爸爸是很多学校的校长,希望她爸能找一个学生来写。找了很多,很多人都不敢参与,因为毕竟塔利班……

主持人:有这么一个来龙去脉。

杰森:最后找到了一个女孩,当时是一个15岁的女孩,写了一次,那女孩的家人就不让那女孩写了,因为他们很可能会面临很大的生死的恐吓。在这样的情况下,马拉拉的父亲说我的女儿虽然只有11岁,但她的思想绝对已经可以写了。那么马拉拉才开始写作。

宇明:我看到它上面介绍一个情况,说塔利班那种思维啊很有意思,因为在国内,马拉拉现在又被塔利班塑造成是属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

主持人:美国间谍。

宇明:又摊上中央情报局了。当时我在想,这个塔利班的思路好像跟中共是一样的嘛,只要有一点事就摊上中央情报局。

主持人:全世界不管出了什么事情,美国都得有个份儿。

宇明:上次杰森我觉得你做的事很棒,我们说“占中”的事情,美国政府会不会出来辟个谣?杰森说他们没有时间、很忙。可能这句话杰森刺激到他们了,美国政府好像就有反应了。

主持人:我也看到了美国政府最近出来辟谣。但是我是觉得就马拉拉这件事情,不管它怎么样顺其自然发展到那一步,一个11岁的女孩子能够撰文去写这些文章,而且能够倡导。我看这个节目的时候,我非常惊讶于她的思路和演讲的才能,她16岁就在联合国大会上演讲。

杰森:这个一个慢慢的过程。你看她11岁写博客的时候,她更多的是“小姑娘的生活传记”,中间穿插一些对时事比较简单的评论。但是后来另外让她在全世界闻名的是《纽约时报》对她的专题纪录,一个生活纪录片,而真正把她推向顶峰的是塔利班,塔利班对她的枪杀。

主持人:而她是奇迹般的存活。

杰森:但是更让人钦佩的是,她从死亡那边走了一次回来以后,她更坚定,而且思想彻底升华。

主持人:您觉得她是从哪里来的这种勇气?用和平的方式去面对这场暴力的抗争?

宇明:我觉得是一种天赋吧,我个人认为是一种天赋。

杰森:我觉得肯定是有天赋的因素。因为很多孩子,仅仅靠家长的教育,不一定能教育到这个份上。我相信很多人是背着一定使命来的,比如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当她所经历的,从小一直铺垫到12岁,然后2年前被枪击,15岁被枪击。然后她后面进一步在国际舞台,不管是联合国还是各个地方演讲,继续推动巴基斯坦女子受教育的权利。整个过程你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它是一种系统的安排而且我自己感觉是命运对她做的特殊的……

主持人:有的时候你还真的不得不叹服,因为有时候你没办法去解释她这样的传奇的人生。

宇明:我觉得可能在巴基斯坦像马拉拉这样想法的女孩很多──我也希望接受教育。当人们面临一定压力的时候,放弃了;在面临更大压力的时候,放弃了;面临恐惧的时候,放弃了。但是往往真正能走到最后,或者是真正成为一个非常勇敢的人,或者是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他在任何面前,只要坚定自己的信念对的时候,他一定会去坚持,甚至面临死亡的恐惧他还是会坚持,我觉得这样的人就是仁者无敌。她真正值得人敬佩的地方在这里。

主持人:你能够去超越恐惧的时候,其实你也是在走出平凡的人生。你们说的这个,让我想起另外一位17岁香港的学生。我觉得最近发生很多事情,让我觉得这些年轻人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比如,香港17岁的学生黄之锋,他在星期四,就是马拉拉获和平奖的前一天,他成为《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实际上他也是从14、15岁就已经开始做这样一个事情的人。

杰森:对,他真正开始做的时候,是15岁的中学生,他搞了“学民思潮”的发起人,他的思想已经超越了15岁的孩子通常喜欢的范畴。

主持人:而且他们当时成功的去……

杰森:反国教。中共想在香港推行所谓“爱国主义教育”,它实际上就是想把大陆洗脑那一套搬到香港。实际上香港普遍民众是反对、抵触的,很多人畏于中共的淫威、畏于自己的经济利益,他不敢发声。

在这个时候,黄之锋他作为一个中学生,他站起来说这个话的时候,实际上他起的作用是当看见“皇帝新衣”的时候,说:“他是裸体、他没穿衣服”的这样孩子的作用。你说那个孩子的智慧超越很多人吗?没有!只是他的勇气超越于别人,或者是他没有那个观念。

主持人:但是也未必,因为我觉得有时候你不带观念,你的智慧就会出来。

杰森:对,至少黄之锋在这个过程当中,他是有这个准备、有这个智慧的;与此同时,他的勇气,他的无畏,某种程度上讲是带领整个香港12万人上街反对国教。

宇明:我有一个观点,2014年即将过去,我觉得2014年是让我们这些60年后、70年后的人见证“自古英雄出少年”的一年。我说今年真的很有意思,当台湾遇到最危难时,它的经济各个方面已经被中共渗透得非常厉害,如果“服贸协议”再签订下来之后,有可能经济上完全被它控制了。而两党争了半天也争不出个结果来。

主持人:这时候异军突起。

宇明:这时候出来一些学生,用谁也想不到的办法,在立法院最后力挽狂澜,把这事情给扭转过来了。

那么事隔几个月之后,香港,当香港的民主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就是真普选和假普选,是你共产党任命领导人,还是我们香港人可以有自己选举的权利的时候。到这个最关键的时候,站出来发声的是学生,而且学生他们的善良、他们的这种信念,感动了整个香港,越来越多人走出来。我觉得,哎呀,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好像英雄少年都出来了。

主持人:这批学生给人一个很明显的感觉,就像有一位教授他就形容说这批高中生是结合理想主义和组织能力,他们胜过政府和上一代人,他们的心态不同于老一代人。所以有人就戏称他们是“X战警”,所谓的“突变体”。

那其实你想,黄之锋他当时反对国民教育课的时候,他只有15岁。但是很多人已经说他那时候的组织能力和他的表现,那种成熟程度超越一般的同龄人。

杰森:对。事实上我还是那句话:“时势造英雄”,当万马齐喑的时候,历史不会让香港就这么废下去,被中共整个侵蚀掉。它安排不出一个像样的成年人,就拉一个15岁的……

宇明:天意是吧!

杰森:我觉得真的是“时势造英雄”。当然你想,不可能一个15岁的小孩这么一挥,12万人上街,这不可能。是这12万人,甚至20万人都想上街,没一个人敢上街;但是有一个15岁的小孩说:“我们去吧!”大家都去了。事实上是那个小孩的声音符合了广大香港民众意愿的时候,他的声音就展现出力量了。

主持人:你觉得他们这批10几、20几岁的人,比如像台湾“太阳花学运”的陈为廷,他也是90年,他现在24岁;林飞帆比他大2岁,26岁。就是这些10几20几岁的年轻人,他们成熟的程度似乎比以前那些年轻人要成熟很多。16、17岁的时候,我自己知道我对前途、对人生没有任何规划,更不要提社会责任感,就是他们这种成熟和勇气从哪里来的?

宇明:我觉得是被历史逼出来的。其实我原来一直对香港年轻人的想法是4个字:“纸醉灯迷”,他们生活在温柔乡里。但是这次我看到他们这种表现的时候,他们这么理性、智慧、平和,然后又互助、又很理性的表达自己的想法;然后中共那边呢,梁振英那边呢,它一系列的表现,又把它最流氓、最黑的那边全表现出来了。我觉得一下子让香港人看了,喔,原来是这样子的。

主持人:但是“时势造英雄”,也得时势到那儿了。

杰森:这话是对的,他得是个英雄,至少他有个英雄的底子在那儿放着。刚才你谈到网络起了很大的作用,这是这个社会的大背景,这些孩子很早就从网络社交网站这样成长起来的。因为社交网站是很微妙的东西,因为在键盘后面谁也看不见你多大,你可以用自己的能力拥有很多跟随者。比如说推特(twitter)、脸书(facebook)。

所以很多时候很多孩子很小就培养出我怎么样的说话、怎么样发表我的观点能更吸引人。这个社交网站背后、键盘背后这样的训练,事实上已经把语言能力和号召力从网络这个概念上培养起来了。

主持人:其实我们对90后这批年轻人心态不一定是那么了解。我们现在有一个短片,就是采访一些在香港街头参与的中学生,我们来看一看这个短片。

雨伞运动的第十五个夜晚,“坚持”两个大字立在金钟政府总部外的帐篷区。在这里坚持的,有许多都是和“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一样,十七、八岁的面孔。

香港中六生:“网上就很多资讯,我们知道就是觉得要来支持一下,然后就过来(记者:家人支持吗?)我家人是支持的。”

为了争取真普选,两个小女生夜宿街头,她们都是第一次参与公民运动。

香港大一生:“就是要争取民主这东西,就是选也是要我们自己选,有些人会说那你选,选的不好怎么样,我说没关系,起码是我们拥有自己这个权利去选,最基本的。”

香港中六生:“首先就是我没有罢学,就是还好,就是自己会参加这个运动,会更自律地去温习。”

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我经常听到黄之锋这位小兄弟说我以前说过的一句话:我们现在是在为我们的下一代争取民主。这个18岁未到的黄之锋讲这样一句话,我知道李柱铭可以退下来到后面了。”

香港民主运动的老前辈交棒,因为他看见这群90后的孩子,懂得独立思考、用和平、具有创意的方式,去争取他们的未来。

香港中六生:“我们不想让别人觉得我们中学生是被人家煽动出来的,我们有经过自己的思考,我们也尝试从不同的媒体,不论是支持还是反对的,我们也尝试去看,我觉得我们是有必要出来争取民主的,我们希望有一个公民提名。”

金钟广场,有人歌唱,有人举家露宿街头,他们都知道,这不是一场嘉年华会,而是一堂再真实不过的户外民主课。

主持人:好,那我们现在线上有一位加州的丁先生,我们来先听一听丁先生的电话,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三位好,国庆假日愉快。关于马拉拉,我先讲马拉拉她头部中弹未亡,头部中弹未亡的不只她一个人。她是相当了不起的一位17岁少女,而且她这个等于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她的后福就是得到这个诺贝尔和平奖,在挪威奥斯陆拿到和平奖。我祝福马拉拉终生都是一条的光辉灿烂的大道。

还有香港这个事情,我总结一句话,什么时候英国人能够回到香港,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主持人:好,谢谢丁先生。我们下面接一下纽约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请讲。

纽约王先生:主持人好!这个世界上有这种文化,不准女人读书,要女人笨下去,这真是太不像话了!你像我们中国自古以来就知道读书是多么重要,让一个人聪明起来,让一个做人像个人。这种宗教根本就没有在这世界上存在的必要。世界上那么多国家,没有一个人敢讲话,而一个女孩子敢讲话,真是莫名其妙!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知道您的意思了。所以其实我觉得,就是这些年轻人让我想到说,我以前对90后的有一种不太正确的观念。就是觉得说他们比较娇惯,以自我为中心,尤其在大陆,因为很多都是独生子女嘛。但最近我看到有一段视频,就是在网上很火的一段视频。我觉得那个还真的是让我对90后的观念有所改变。我们大家看一下,然后回过头来接着谈。

刘媛媛:但是后来我发现,还是有一件事情,你跟我都可以做到,这件事情就是,我们这一代人在我们老去的路上,一定一定不要变坏!不要变成你年轻的时候,最痛恨、最厌恶的那种成年人。

如果将来你去路边摆摊,你就不要卖地沟油小吃,你不要缺斤短两;你将来开了工厂当了老板,你不要偷工减料,生产一些次品。每一个普通人,他在自己普通的岗位上,做一个好人,是有非常非常严重的意义的,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生下来都注定会改变世界。

我是一个学法律的,如果我将来是一个公正严明的法官,那么这个社会就因为多了一个好法官,而变好了一点点。

我希望大家都记住,即使给了你十万个理由,让你去作恶,你都要保持自己的操守跟底线,仅仅就因为一个理由,这个理由就是:你不是一个禽兽,你是一个人。

我更希望我们所有的90后们,你们都能成为那种难能可贵的年轻人,一辈子都嫉恶如仇,绝不随波逐流,你绝不趋炎附势,你绝不摧眉折腰,你绝不放弃自己的原则,你绝不绝不绝不失望于人性。

所以我亲爱的90后们,如果将来再是有那些人跟你说:年轻人你不要看不惯,你要适应这个社会。这时候你就应该像一个真正的勇士一样直面他,你告诉他:我跟你不一样!我不是来适应社会的,我是来改变社会的。谢谢!

主持人:这也是个90后,北大法学院研究生一年级的刘媛媛,她这个题目叫做“年轻人能为世界做什么?”当时这个视频出来是很火的。

杰森:对,这个在国内也是满火的,大家都在传看的视频。当然我自己感觉90后你不能一言以蔽之,我们说的这种情况也有,追求享受,追求……90后的特点就是多元化。

但是国内的90后和香港和台湾的90后,可能还有一点不同。某种程度上说,国内的90后,有像刘媛媛这样的思想,可能还是属于新鲜的。

宇明:应该是比较少的,非常少。

主持人:我也觉得比较意外。

宇明:因为在国内的话,绝大部分的年轻人,特别是年轻人,我觉得他们可能更大程度上是在为生存而努力。因为在国内,特别是2000年后,大学扩招以来,09年比00年的大学人数可能增长了5倍。我看到在网站上,有些国内很有名的论坛调查说,大学生真实就业率好像只有8%,这是很恐怖的数据。当然它官方数据是68%,但就68%我觉得已经是很恐怖了,本来是30%。

在这种情况下,在这种环境当中,真的很多学生,特别是受中共的诱导下,莫谈国事,明哲保身,大家都是闷头自己发展。那么有这样一个女孩,她有这样的想法,我看了之后,我觉得好像看到一点“亮”了的将来。

杰森:我刚才跟那个李柱铭聊的时候,说她如果在讲台上可以这么讲,她在学院这么讲,她不是个法官。但是如果10年以后,她已经是个律师或者法官的时候,她再回看她这个发言,她会是什么心情呢?如果她说我当初说的是对的,而我在延续当初说的去做,我真的觉得她真是不错的。但是如果她回想的时候,说我觉得我那时太幼稚了,社会的复杂远远比我想像的要复杂得多,那我就知道是社会在改变她。

中国社会有时候你会感觉它有一个很强的力量在那儿,比如说你是法官,法官有时就让你去做违法的事,那你这时候你能坚持吗?

主持人:你怎样去选择。

杰森:因为有时候“选择”的就是自己身家的口粮问题。

宇明:在中国有的时候说真话,你是要付出点代价的,而且有时候很多。当然我觉得她现在谈的观点非常好,她要能改变世界而且要做一个好人。这是她的一个想法。就像我刚才说的,当你面对选择的时候,一个一个选的时候,如果真能走过来,我觉得真的很了不起。

主持人:其实这就像我们刚才谈的马拉拉,有很多时候,你要超越那个东西,才能真正达到新的境界。

杰森:当然我不是说这个女孩不该说这个话,我非常感谢她说这样的话。至少她让很多人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但与此同时,我是在为她的未来捏一把冷汗,因为中国的社会完全不像香港、台湾那样它有一定的民主。台湾的学生可以冲到立法院改变整个社会的法律运作机制,中国现在还没有这样的机会。

主持人:但是我想有很多事情它的意义可能一个是我们看不见的,一个是它可能会启发很多人。就像您刚才说的,他这个演讲出来,一个标题是“让中国都沉默了”。有可能很多人是在想,包括有人就感叹说我们老了。这个世界可能该90后登场了。

宇明:这句话好像就是对面央视的李勇,我当时看的画面……

主持人:没错。

宇明:估计李勇在想,只要你这样,我是该退场了。

主持人:对。这就是说时代的潮流,一代一代的,江山代有才人出。他以后是怎么样,将来是怎么样,谁都不知道。

杰森:历史一定是这样的。这是一定的。只是这个历史给什么样的下一代,如果每个人都是有思想的,愿意为更美好的社会奉献的下一代,这个社会就越来越好;如果说每个人都是为自己的,每个人都是想自己如何生活得更好,而默许一切潜规则的,那这个社会就越来越往下走。

宇明:所以我看了,我觉得通过这一年一系列的事情,我觉得至少看到了在台湾、在香港,我看到这些年轻人是有希望的。他们有对社会的责任,他们知道走出来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香港更好的明天;他们知道走出来,是为了台湾有一个更美好的明天。

这样子的学生觉醒,他们这种觉醒或他们这种责任和担当,我更希望大陆的年轻人也能有这样一种觉醒。如果2014年是香港跟台湾的话,2015年大陆的年轻人能觉醒过来,我真的很期待。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这些年轻人,就是黄之锋也好,刘媛媛也好,你知道黄之锋就说这香港的运动是没有领袖的运动。他说如果大家都指望着我,其实这个运动就没有希望。包括刘媛媛也说每一个人就是怎么站在普通的岗位上,怎么样做一个好人,这个意义很重。所以我是觉得说,他们这种言行,是去启发每一个人去审视自己,去看自己的内心是怎么样,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对的。

杰森:问题就是说我在香港的雨伞运动中,我看到了年轻人的运动支持着整个全民的参与。但是大陆让我非常恐惧的是人心的圆滑已经到了几乎非常难有东西可触动很多人了,每一个人保护自己的过程中,我看到大陆的因素是更加的黑、更加的厚。

主持人:我们还是要这些年轻人能点亮一些希望和光明。

宇明:我相信未来他们一定会在大陆点亮的。

主持人:谢谢二位,我们今天的节目时间也到了。感谢各位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