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兆伟:江苏“老老虎”赵少麟为啥能在天津“扑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华网北京10月11日电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这条消息的正文部分虽然只有33个字,但其内涵非常丰富:赵少麟是位省部级干部,他是“一只”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老老虎”……

今年68岁的赵少麟,早在2006年就已经卸任了江苏省委常委、秘书长职务。那么他为啥现在才“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呢?主要源自其在天津有“最牛开发商”之称的儿子赵晋“坑爹”……

在我国官场中,有不少高官是因“子坑爹”而落马成为“大老虎”的。其实,“儿子坑爹”说法只是“大老虎”被拿下的由头或突破口。真正的原因是“爹坑子”、“爹子互坑”,父子狼狈为奸……

我国有句古话叫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就是说一个人做了官,和他有关系的人也都跟着得势。通过无数落马官员来看,这句古话至今还很适用。

周永康升至高官之后,其儿子周斌也跟着“升天”。都说商场无情、风险很大,但是周斌做买卖都是大手笔,而且保证只赚不赔。他在“一买一卖”中获利上千万都不在话下。只要其父亲说句话,立马财源滚滚。

一次打高尔夫球,我国酒店旅游业大亨陈妙林“有眼无珠”,与周滨发生冲突并打落其门牙。当陈妙林知道“捅了马蜂窝”之后,要用千万元摆平都不好使,最后不得不宣布提前退休,并把北京一座酒店让给周家经营才算了结。

一颗牙,价值一座酒店。这就是周永康之子周滨的“高贵”。

我国“子坑爹”现象,其实是爹在台上当官儿、“做人”,儿子在社会上和商场中做“鬼”。只要爹在官场不败,子在社会上做什么“鬼”都会平安无事。

赵少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与别的“老虎”似乎有些不同。他曾在江苏当官儿,却主要通过儿子赵晋在津门做“最牛开发商”称霸、犯罪。

那么,赵晋在天津能“牛”到什么程度呢?

赵晋在天津负责开发的多个项目普遍存在擅自增加楼房层数,将卧室处理成“飘窗”、“装饰性阳台”的计算方法,无限制扩大容积率,非法利益已达数十亿之巨。举报人王强(化名)对记者说:“把原规划31层高的楼房盖到41层,把原规划41层高的楼房盖到66层。在天津,谁敢这么干?只有赵晋敢这么干。”

赵晋在天津手眼通天、呼风唤雨,能“牛”到想整谁就整的程度。

江苏宜兴一家地基工程公司由于“不配合” 赵晋的扩充建筑容积率,多次更改项目上部建筑结构设计,对已经过规划部门审定的施工图纸一再变更,反复让桩基施工队进场补充施工等违法、违规行为而惹恼了赵晋。赵晋不仅扬言要扣减对方数千万元的施工款项,还要将宜兴那家地基公司的冯姓负责人“绳之以法”。

结果他真的说到做到了。赵晋违法违规行为,举报人多次向天津市建委、房管、规划等部门反映“举报”过,但是都“泥牛入海”。然而,赵晋“扬言”的,就能说到做到。

赵晋不但拒绝支付江苏宜兴一家地基工程公司应付的工程款项,并且在此后不久,天津公安机关就成立了专案组,对这家公司的冯姓负责人进行立案侦查,并以毫无道理、漏洞百出“涉嫌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名,对冯姓负责人进行网上追逃……

那么,父亲曾在江苏任高官,为啥赵晋能“牛到”天津?罪魁祸首就是其父亲赵少麟。赵少麟凭借在天津政界建立的关系助纣为虐、协助其子作恶的结果。

随着赵少麟被调查,我们有理由相信,赵少麟在天津编织的关系网也会被“破网”。那么,是不是通过对赵少麟的调查,中纪委在天津也能逮到“大老虎”呢?!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有节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