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玉喜:“百亿村官”悄然外逃谁之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广州天河区冼村是一个“富得流油”的城中村。因毗邻黄金地带珠江新城,村边一块地一平米卖到25万元。这个寸土寸金有着天量土地财富的城市村庄,却被村中“大佬”卢穗耕掌控达33年。在与其共享土地财富的广州市副市长曹鉴燎落马前,卢穗耕悄然脱身外逃(2014年10月12日人民网)。

一、卢穗耕的“百亿村官”是怎样炼成的?26岁卢穗耕成为冼村支书,在这个位置上一呆33年。1985年,冼村被征收1200亩土地,建起天河体育中心,所有征地款被装进冼村班子成员腰包。1995年,冼村被征用978亩土地建设珠江新城,6亿元征地款不知去向。村委多报3085人生活安置补偿款3887.1万元被贪污。在珠江新城与冼村合作开发的商业、服务业、地产、物业项目赫赫有名,如海涛酒店、春都酒店、维家思广场、丰兴广场、保利心语、尚东美御等,商业价值极高,寸土寸金,其租金无法估量。另有16.92万平米留用地被切割成15块,转化为商务办公、商业金融用地、公共绿地、社会停车场用地、商贸办公用地、商品住宅用地和居住用地等被分别开发,这又是大宗经济收入。冼村至少还有460亩可支配留用地;这笔巨大土地财富被村支书卢穗耕一人掌控。卢穗耕把“遍地生财”的冼村变成像私产一样由个人来支配。卢穗耕借着土地财富营造一个巨大的权力场;冼村在广州被称作“钻石村”,巅峰期外来人口近10万,租金收入可观。卢穗耕也因此被村民称作“百亿村官”。

二、“百亿村官”背后的利益链条?卢穗耕会搞关系,当年的沙河镇党委书记,后来的广州市副市长曹鉴燎,成为卢穗耕稳固的政治靠山。在冼村览青大街12号,卢穗耕给曹鉴燎建了一栋7层、占地面积57.81平米的房屋用于出租。曹鉴燎通过卢穗耕的手掌控冼村的土地。当然,隐蔽在卢穗耕身后的绝不仅是曹鉴燎,一定牵扯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也许正是这个强大的利益集团;让卢穗耕江山稳固33年!显然,冼村巨大土地财富被卢穗耕及其同盟者侵吞。

三、“百亿村官”卢穗耕何以能悄然外逃?2010年前后,因抗拒村庄拆迁,有84村民被抓走。卢穗耕及追随者放言:“别斗了,你不够我们斗的,公检法都是我们的人。”84个被抓村民随同其背后家族300多户成了“钉子户”,拆迁陷入僵局,冼村维权风起云涌。这成了卢穗耕溃败的一大因由;卢穗耕从其把持的“独立王国”冼村的权力巅峰走向末路。2013年3月,卢穗耕被免职;5月,卢穗耕悄无声息外逃;3月后,冼村7村官因卷入窝案被抓;接着广州副市长曹鉴燎受牵扯而落马。冼村的“强人政治”就此终结。然而,从卢穗耕参与策划84“钉子户”村民被抓;卢穗耕及其追随者放言,“公检法都是我们的人。”可以发现隐蔽在卢穗耕身后强大的利益集团不仅包括当地党政官员,亦包括公检法系统官员。这是卢穗耕不打自招的“自供状”,这也暴露“百亿村官”背后牵扯的势力范围之广!

四、“百亿村官” 卢穗耕外逃谁之罪?卢穗耕被免职后;显然已感觉到18大后的反腐浪潮;或许卢穗耕的外逃亦有广东层层级级官员背后操纵!从2010年,冼村村民风起云涌维权;卢穗耕及冼村村委背后牵扯巨大腐败昭然若揭。对此,广东省纪委、广东省检察院、广州市纪委、广州市检察院岂能毫无所知?他们咋就一个个装聋作哑了?显然,这背后既有“内鬼”充当保护伞,更有强大官场势力包庇袒护!卢穗耕外逃将使这一利益链条脱节;或许“百亿村官”背后利益输送将成为永远的“谜”;“百亿”财富之“谜”或随之消弭!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