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1989中共戒严部队军人 六四事后的疯狂报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14日讯】(新唐人记者欧阳秋综合报导)日前,海外媒体将作者吴仁华所著的《1989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祭》一书部分内容转载,披露当年被中共蛊惑利用的军人的暴力野蛮行为。时值香港学生和市民争民主运动不断被“反占中”势力骚扰之际,此文对提醒国人提防中共制造恶行事件或有警示之意。

10月13日,海外中文媒体刊文介绍,作者吴仁华,是首次89六四游行的组织者之一,曾任新华门绝食请愿区负责人。当年的6月3日率领特别纠察队赶赴天安门广场,经历了整个清场过程。1990年2月从珠海跳海游泳至澳门,在“黄雀行动”救援人员安排下坐渔船偷渡香港,7月5日流亡美国。

吴仁华在文中披露,1989年6月9日下午3点钟,邓小平接见了中共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多达“百余人”,可见动用军队的规模之大,数量之多。据称中共中央军委所调兵力超过18万。

作者说,中共军队戒严部队在执行天安门广场清场过程中开枪杀人,动用坦克、装甲车碾轧的暴行,大都已经为外界所知,但是中共军队戒严部队在完成天安门广场清场任务以后的暴行,还不太为外界所知,也很少有研究者注意到这一问题。

在天安门广场清场行动结束之后,各中共军队戒严部队分头进驻北京市公安局各公安分局、公安派出所,主导抓捕示威民众和大学生,成了中共戒严部队的一项主要任务。

中共当局之所以这样做,一方面是不信任北京市的公安警察,他们了解情况,普遍同情学生运动,完全依靠他们,不可能达到“斩草除根”的目的;另一方面是为了满足中共军队戒严部队官兵泄愤报复的心理需求,并为他们提供立功受奖的机会。

各中共军队戒严部队官兵在抓捕过程中,普遍存在滥用暴力的情况,对被捕者不分青红皂白地用枪托、木棒予以毒打,导致不少被捕者死亡或伤残。

1989年6月4日,也就是在天安门广场清场行动刚刚结束的时候,中共戒严部队军人已经开始对被捕的民众施行暴行,大量在清场前后被捕的民众在天安门广场、劳动人民文化宫遭到毒打,许多人受伤致残,山西大学计算机系学生高旭就是其中之一。

1989年6月4日清晨5点30分过后,高旭本来已经随着学生队伍一起撤离了天安门广场,但由于有一个同学遗留了照相机,他于是自告奋勇返回去取,结果遭到中共戒严部队军人的拘捕。高旭连同其他被拘捕的8个人,全都被紧紧地捆绑在人民大会堂东大门外的柱子上。

中共戒严部队的军人用枪托没头没脑地砸他们,用点燃的烟头烫他们,把他们当成了泄愤的靶子。之后,他们被转送到劳动人民文化宫关押,进去的时候每个人又遭受了一顿“杀威棒”,全都被打得昏死过去,用冷水浇醒后继续再打。残酷的摧残,使得高旭遗留了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一只眼睛几乎失明,脑部时时出现绞痛,每天都要靠服用止痛药度日。

1989年9、10月间,本文作者在北京暗地调查被捕者情况,了解到不少被捕者遭到中共戒严部队军人毒打的案例。在中共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进驻的中共第24集团军部队军人,将10多名被捕的北京体育学院(现为北京体育大学)学生视为“暴徒”,吊起来毒打,打得他们伤痕累累。北京体育学院的学生身强力壮,许多人在学生运动期间担任特别纠察任务,或作为学生领袖的“贴身保镖”。

在中共当局的宣传资料中,可以见到大量有关中共戒严部队抓捕的人,随手就可以举出许多例子。

中共第40集团军步兵第118师为了配合中共公安机关抓人,抓人后对其进行打、砸、抢、烧、杀531人。

中共第39集团军步兵第116师第347团特务连,在短短数天内抓73人;中共第65集团军步兵第193师抓131人;中共第24集团军步兵第70师步兵第208团抓256名;守备第7旅,抓捕79名。

从上述资料可见,在天安门广场清场行动结束以后,中共戒严部队分头进驻北京市各地抓人。

在天安门广场清场行动结束以后展开的大搜捕行动,有大批的民众被捕,由于中共戒严部队官兵主导抓捕工作,滥捕、毒打事件层出不穷,由中共戒严部队移交给中共公安部门处理的被捕者,许多人伤痕累累,有的伤势很重。

中共当局在“六四”血腥镇压事件后曾设立检举电话、信箱,鼓励人们检举,许多不满血腥镇压行动的北京民众,借机将支持血腥镇压行动的人作为“暴徒”、“动乱分子”予以检举。这些人一落入不分青红皂白的中共戒严部队官兵手中,照例先遭受一顿毒打,等到有机会张口分辩,早已是伤痕累累。

关于中共戒严部队军人在“六四”血腥镇压事件中凶狠杀人的原因,当年在北京的学生和市民中流传着两种主要说法,一是说中共当局事先让中共戒严部队军人服用了兴奋剂,二是说许多中共戒严部队军人经历了云南省中越边境老山战区的轮战,早在对越作战中杀红了眼。

文章说在研读了包括中共军方在内的许多资料后发现,中共戒严部队军人凶狠杀人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被激发了仇恨,二是立功心切。

文章还说,中共当局不许中共戒严部队军人接触民众,避免在了解学生运动的真相以后产生同情,对所有进京部队实行封闭式的管理,严格规定官兵们不能私自走出驻地。在此期间,一边对中共戒严部队军人进行所谓的政治思想教育,反复灌输“学生运动是一场动乱”的说辞,一边对中共戒严部队军人进行欺骗宣传,极力宣扬所谓的“暴徒”毒打中共戒严部队军人的恶行,激发军人的仇恨心理。

为了突显所谓的“动乱”、“暴乱”,中共当局极力制造军民冲突。不得不承认,中共当局的这一招数使用得非常成功。在“六四”血腥镇压行动中,确实有不少中共戒严部队军人将民众当作誓不两立的敌人对待,下手毫不留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