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沙洲:中共内部还有谁准备政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些年谈的最多的话题是政变。自从王立军挨了薄熙来一嘴巴,便立刻预感到心狠手辣的薄熙来要对他下手了。2012年2月,王立军决定夜奔成都美领馆,一方面向美国政府寻求保护,一方面将大量中共密档提供给了美国政府。王立军事件的爆发,踢爆了薄熙来、周永康密谋政变并企图搞掉习近平的阴谋计划,使江泽民集团的政变计划过早流产。

江泽民的得力干将薄熙来、周永康企图发动政变的原因,同中外历史上所发生的政变一样,其目的都是为了夺取政权。但也有不完全一样的地方,那就是江泽民集团之所以要政变夺权,是因为害怕迫害法轮功及活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遭到清算。因此,江泽民集团的政变,比起那些单纯为了政权而发动政变的人来说,要更为迫切,更加不择手段。也因此,江泽民和曾庆红要亲自主导、部署政变。在他们看来,只要江派人马重新掌握了政权,他们就可以重新挥舞权力的大棒,继续靠“维稳”打压民意和迫害法轮功,他们残酷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也就不会受到清算,他们的身家性命也就有了安全保障。不过,由于薄熙来颐指气使、飞扬跋扈的个性,致使他们的政变计划提前破产。

薄熙来虽然野心勃勃准备搞掉习近平当“薄泽东”,但他却有致命的弱点:不懂隐忍,缺乏越王勾践卧薪尝胆那样的精神品质。最终,他毁在自己手里。他的品性决定了他不能成其大事,否则,人类将遭受灭顶之灾。

江泽民2004年交出军委主席大权后,除了靠军内的铁杆、亲信郭伯雄、徐才厚控制军权外,还在中共“十七大”时硬性将周永康塞进政治局常委,任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十七大”期间迅速收拢了全国武警部队及所有公安局警力,成功建立了大陆第二武装力量,为薄熙来、周永康日后发动政变做准备。不幸的是,随着王立军事件的爆发,薄熙来、周永康密谋政变的阴谋计划立刻被曝光,这支超过150万人的武装力量在大陆自上而下各级政法委的整肃中迅速瓦解。

2012年3月,薄熙来在中共“二会”结束时被团派胡锦涛拿下,周永康敏感地意识到,倒薄就意味着下一步要倒周。3月19日晚,周永康利用政法委系统的警力在北京向中南海发动了一场武装政变。据消息,胡锦涛早有预防,在军方的反击下,周永康的政变即刻被粉碎。

周永康果然在薄熙来之后“倒下”了。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后,周永康去年12月初被擒——接下来谁该“倒下”毫无悬念。所以,倒薄和倒周后,江泽民集团的政变绝不会画上句号,江泽民、曾庆红必须毕其功于一役。据悉,2014年中共北戴河会议期间,中共陆海空三军在江苏、上海展开了旷日持久的军事演习,并在四个海域展开了实弹射击。有分析认为,习近平这期间成功粉碎了江泽民集团发动的政变。政变者或为江泽民集团在军中的“小老虎”。有外媒称,中共八一建军节期间,是郭伯雄组织了这次政变。但此消息未见中共媒体证实。
江泽民集团除了发动武装政变外,还有名目繁多的政变方式,经过一一盘点,实在让人觉得大开眼界。

一曰恐怖袭击政变法,即通过发动恐怖袭击制造社会动乱迫使习近平下台。今年3月中共“二会”期间,江泽民害怕习政府对外公布周永康密谋政变和迫害法轮功罪行的真相,便先后在昆明、广州、乌鲁木齐等地的火车站、人口密集地区发动砍杀、枪击等恐怖袭击事件,造成大量无辜民众伤亡。那段时间,虽然大陆各地人心惶惶,但随着恐怖袭击案件被破获,社会并未出现大的动乱,“恐怖袭击政变法”自然没能令江派人马如愿以偿。

二曰香港搅局政变法,即通过改变香港“一国两制”定义,以“极左”政策激怒港人,逼习近平重演“六四”屠城,以便最后赶习近平下台。今年6月10日,江泽民台前代理人张德江、刘云山,为了搞乱香港,通过其掌控的国务院新闻办抛出了所谓“香港白皮书”,对“一国两制”的定义作胡乱改动。为此,港人被激怒,民间组织和学生,纷纷举行“占中”抗议示威,最终发展成今天这样声势浩大的“雨伞革命”。外界一致认为,这是江泽民、曾庆红早前就设好的一个局,目的就是要逼习近平对香港参与“占中”的数十万民众和学生动武,制造香港版的“六四”血案,以便江泽民集团在大陆和世界的一片谴责声中赶习近平下台,让江派重新上台掌握政权。但时至今日,习近平始终不上套。相反,香港“占中”令张德江、梁振英越来越被动。等待他们的,是习近平的致命一击。

三曰政商结盟政变法,或网路金融政变法、虚拟货币政变法。近日,海外媒体曝光了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有政治野心。知情人透露,江志成、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和阿里巴巴掌门人马云在商场上联手结盟的背后,隐藏的是惊人的政变计划。这个逆天而行的计划是,一旦时局有变,就马上推出自己人接掌中共政权。据媒体披露,江志成看上的是马云的“支付宝”,就是网路金融,挑战银行。如果未来出现“虚拟货币”,江志成就能代替央行发行货币。据《亚洲周刊》报导,参与阿里巴巴对雅虎76亿美元股份回购的,有刘乐飞的中信资本和江志成的博裕资本。中信资本的母公司是红色资本家荣毅仁创办的老牌中资中信集团,曾任集团董事长11年的王军是王震的次子。负责集团旗下基金操作的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则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之子刘乐飞。此外,参与雅虎股权回购有两家国家级企业,即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和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不过,据悉,江志成、刘乐飞和马云的有些动作已经引起中南海的高度警觉,认为他们已经是在挑战红线。

一位接近习近平办公室的人士透露, 2014年7月习近平带领中国经济界代表团访问韩国时,马云和百度的李彦宏都是随行人员,但是最后两人在全团的合照照片里却不见踪影。而此前,早就有知情者爆料称,江志成、刘乐飞和马云都有政治野心,他们的动作已经引起中南海的高度警觉。

江志成、刘乐飞和马云的“政商结盟政变法”,一旦引起习当局的高度警觉,就很难逃脱习王“反腐”、“打虎”的魔咒。江志成、刘乐飞及其家族的腐败案是有案底的,先拿“虎仔”开刀,是习王“反腐”以来的一贯做法。

有关江泽民集团各种各样的政变,还有一些,不再赘述。不过,有关江志成、刘乐飞和马云的“政商结盟政变法”,还是值得费点笔墨的。笔者以为,若江志成、刘乐飞和马云结盟的背后真的隐藏着政变计划,则绝不是一般的小打小闹,而是一个有别于薄熙来、周永康宫廷政变形式的另类庞大政变计划。它的政变方式是,大陆的时局一旦发生变化,江志成、刘乐飞和马云等将利用网路、金融等的布局,迅速推出自己人登顶政坛,接掌中共政权。

从薄熙来、周永康最初的宫廷政变计划,到周永康2012年3月19日在北京向中南海发动的武装政变,一直到今年3月以来实施的各种大大小小的恐怖袭击政变及通过搅局香港实现政变,等等等等,按时间来排队,江志成、刘乐飞和马云的“政商结盟政变法”是最后一个政变。经过按时间将政变排队,就能发现,自江泽民下野、最终不得不交出军权以来,江泽民和曾庆红就一直在策划各种各样的政变;出手之快,影响之大,手段之狠毒,表明了江曾准备之充分,心思之缜密,计划之细致,以至于达到环环相扣、刀刀见血的境地。令人称奇的是,在眼看江泽民集团气数将尽的时候,竟能策划出一个在中共政权垮台时的最后一搏——利用网路、金融等的布局实现政变。说穿了,这个最后的政变,就是乘乱异军突起,重新利用中共旗号夺权。

江泽民、曾庆红连死都不忘政变夺权,体现出了中共这个灭尽人性的流氓黑社会团体在窃取政权65年以来迫害民众、奴役民众的魔鬼特性。这种特性已进入血液,融入细胞,使他们更加地丧心病狂、歇斯底里。

中共最终面临解体已成为外界共识,也为中共内部所认同,因此,一旦时局有变,以各种方式“登顶政坛,接掌中共政权”的政变,应该不只是江泽民、刘云山这两个家族。野心勃勃的中共各大家族们,正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准备在最后的拼搏中燃烧自己。

文章来源: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