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敏琳:被警察毒打的 是我的朋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早上看fb,朋友传来一段片段,打开一看,即在人潮涌挤的地铁车厢内哭了。

有示威者被香港警察拉至暗处拳打脚踢近四分钟。

熟悉的脸孔在手机萤幕里一晃而过,他脸容扭曲衣领被扯开,下一秒就是几个警察不断用暴力伤害他。

我不敢看四分钟足本版,怕眼泪止不住。这是我首次于萤幕上看见认识的人被痛殴。

那个示威者,我认识的。两个月前身在南美,萍水相逢在玻利维亚认识了Ken Tsang 曾健超。那时我病重至严重失声,只能旁听他和朋友的对话,他还问,哎也谈政治会否闷亲你。我心谂我都不知几想加把口。那天晚上他就乘巴士离开了,临走前还特地塞了两包板蓝根冲剂给我,着我好好休息。于他而言,我只是个萍水相逢兼粒声都无出过的小女生,但他还是友善地帮我打点一切(兼介绍了超抵玩的天空之镜团)。

那时谈起大家的旅游计划,Ken打算和母亲一起游巴西,2015年才回港。最后,母亲刚万里迢迢远赴南美,他便因占中而提早结束旅程两人一起赶回港。

赶回自己的家,最后却被毒打。香港好危险。Hong Kong is very dangerous.
我在中南美旅游,旁人总赞叹香港是个治安良好的城市,再外加一句你自己一个在南美洲不害怕吗?

Sorry 原来最危险的地方是我自己的家。

不是第一次得知示威者被警察私下打,但这次非常震撼,因为首次意识到暴力是防不胜防兼非常接近自己。那种“香港警察会毫不留情向手无寸铁的市民下手”的恐惧不断袭上心头。

朋友说,其实警察一向用私刑,不过这次被拍下断正而已。以后看到投考警察的朋友,即使内心知道他是个善良的人,但还是无法信任他。我曾经为前线警员辩护但发现警员穿上制服后,他就是只为强权服务的工具。

我一直是个懦弱而怕死的人,之前努力做心理建设:唔紧要旺角危险就去金钟、怕死就唔好企前线,这样应该会安全一点吧。Sorry现今社会所有常识都被打破。正如朋友说,不要以为你是女生,警察就不会动你。

我说,我好怕有天高举双手也被拉去打。幸好朋友比我坚强,一句抛过来,“怕什么,够胆他就打我,虽然痛,但被打更显得对家有多贱”。我想Ken也是这样想吧。警察呀警察,你究竟有多光明磊落,我用肉身作印记。

我很愤怒,也很害怕。但我们谁都不应因害怕暴力加诸于我们身上而退缩,因为秋后算账将比眼前的暗角施暴可怕十倍。

事实上,更多人因此而走出来。(如TVB前线记者、社福界群起报案)

这种暴力无法吓走这世代的人。软弱如我,口袋里更多了必须走出来的理由。

只是,我们必须细想,除了走出来作肉盾之外,我们还可做什么?这样下去无力感会愈来愈重。我们以前确信走出来政府会让步,现在我们看见了政府不但强硬如昔,还不断打压你。

除了亲身到金钟,不知还可作什么。

别忘了,我们只得一次机会。要好好用力思考。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