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雄:占领运动同时是证成过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香港的雨伞占领运动已持续了两个多星期,接下去会怎样发展?结果是成功还是失败?怎样才算成功?如果失败了,应该怎样做?这些问题我都不懂得回答。至于提供策略,我更没资格了;不过,有一点我倒想特别强调一下,这大概也不是我独到之见,但值得写出来。

占领运动争取的是真普选,为什么真普选对香港(的将来)那么重要呢?如果只是说“因为民主很重要”,未免过于简略,而对于不认为民主重要的香港人,这个答案甚至完全没有说服力。要说服这些香港人,难道要向他们讲解民主的工具价值(instrumental values)和内在价值(intrinsic values)吗?但这种抽象的论述恐怕也难以改变普罗大众的看法。然而,这种论述并不必要,因为雨伞占领运动的发展,本身就是一个证成(justification)的过程,证明争取真普选的重要,也显示了非用较激烈的大规模行动不可。

参与占领运动的众多香港人不会有完全相同的诉求,然而,有一点相信他们都有共识:香港现时的政治制度令香港逐渐“礼乐崩坏”,包括官商勾结、地产商垄断经济、官官相卫、传媒自我审查、廉政公署今非昔比、政府漠视民意、政治打压日益明显和严重。争取真普选,就是要从政治制度的改变来扭转这个“礼乐崩坏”的情况,因为一个有民意代表性的政府必然要受民意监察,也必须回应大部分市民的诉求,绝不能只随政府内少数人的意愿而行。没有人能保证有了真普选后的政府一定能扭转现在“礼乐崩坏”的情况,但真普选至少是一个变好的必要条件。

假如这个共识是错的,香港并非正在“礼乐崩坏”,那么,占领运动便出师无名;我说占领运动同时是证成过程,意思就是占领运动彰显了香港“礼乐崩坏”情况之严重,我们看到的包括:

– 警方拘捕运动的学生领袖,搜查他们的住宅,查扣电脑,并且将他们拘留四十八小时,要出动人身保护令才放人。

– 有涉嫌黑社会分子多次在光天化日之下、有警员在场时殴打示威者。

– 涉嫌受雇人士公然包围一间传媒机构,阻止报纸运出;即使有法庭禁制令,在场警员却不执法,甚至有人当场撕毁禁制令。

– 一班警察将一个示威者拉去暗角,拳打脚踢,而影到警员暴行的传媒机构有明显的自我审查动作。

– 梁振英政府完全没有迹象打算回应参与占领运动的众多香港人的诉求,只是用尽各种手法打击占领运动。

占领运动的确引致不少市民生活上的不便,有些人甚至蒙受相当大的经济损失,他们有怨言,相信大多数参与占领者都明白,亦因此而有歉意。然而,除非你先认定了什么学生被人利用和外国势力作祟,又或者你完全不在乎上述的“礼乐崩坏”情况继续恶化,不介意将来住在一个言论不自由、贪污严重、诸事靠走后门的地方,否则,你便应该支持争取真普选。也许你赞成争取真普选,却不认为占领运动是最佳的争取方法,那么,你有没有别的方法可以提出呢?如果没有,你可能说到底只是不能忍受占领运动带给你的不便,妄想有一个“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的争取方法。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