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题宽:历史会怎样走?谁在付代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不少人公开责骂参与示威占领的学生,说他们破坏香港繁荣安定,市民多年的努力,被学生破坏了,又说香港这么多年的长治久安,全是警察的功劳,不要针对、责备警员。在他们眼中,参与学生运动的学生,就是“废青”及“暴徒”,是破坏社会安宁的一群,这是真的吗?就让我们看看历史怎么说吧。

1973年,总警司葛柏被揭贪污后成功潜逃,激起民愤,当时有一批大专学生,不畏港英的镇压与拘捕,展开反贪运动,连同十多个组织发起“反贪污,捉葛柏”大规模集会、示威,这算是香港历史上首次,直接冲击当时政府腐败制度而进行的示威集会。这事促成了廉政公署的成立,取代警方自己人查自己人的反贪部。

1977年,过万警员以罢工为威胁,警务处长跟总督对话,要求政府阻止廉署调查警员贪污的工作,但被当时港督拒绝。同年10月,数千警员游行示威,并有近百警员冲击廉署总部,毁坏入口设施,及打伤5名廉署职员,位置正是今天占领运动,常常听到的金钟夏悫道。

当时,总督为了大局着想,决定对1977年之前贪污的警察,颁报特赦令,才令事件得以平息,当年廉署专员姬达,感到受屈,及后离职。从此之后,数十载也没有警廉冲突。回归后,近十年,却先后有不少官员,如警务处处长曾荫培,特首梁振英等,公开批评廉署工作,是大倒退吗?

从历史中可以看到,没有学生不畏强权的努力、当时总督的机智、姬达爵士为大局而受的委屈、当时受影响的市民的摆上,就没有今天的廉洁制度。可能现在我们面对一切社会服务,看街症、排公屋、消防、救护、甚至出入境过关,也要额外付“茶钱”,这是你理想中的生活吗?

现在,香港警队的装备、训练及情报技术也是亚洲数一数二,而警民比例约 190:1 ,世界名列前茅。他们就算不是强势,也绝对不可能是弱势群体。所以,他们的取态、内部主流思想及管理层的思考模式,对香港有重大影响力。我们有必要严格监察及制衡这个执法组织,强烈制止任何滥权行为。

每一个社会进步,或每一件事情的起始与终结,总需要有人付出努力、牺牲、放下短暂利益、甚至受委屈、经历阵痛,才能换取更美的未来。

香港人,已经在70年代付出了重大代价,才换来数十年的良好治安。

今天又会怎样呢? 有谁愿意付上这代价来换取长远的太平呢?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