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致命埃博拉的防护之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10月18日讯】【热点互动】(1224)致命埃博拉的防护之道:目前做法是加强检疫,病毒尚未证明可经由空气传染。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世界卫生组织10月14日表示,源于西非的埃博拉病毒,致死率已经达到70%,而最近确诊死亡的已经有4,447人,同时也在世界不同的国家和地区蔓延,让人们十分担忧。我们先看看联合国埃博拉紧急应变小组负责人对疫情的最新介绍。

联合国埃博拉紧急应变小组负责人 班布瑞:“每过一天,就有更多的人被感染,而且数字以指数级成长,病例数字增长迅速,而且病例范围越来越大甚至难以追踪。如果我们不在60天内掌握这些病例,而再任由数字增长,将有更多人死亡。”

埃博拉紧急应变小组(UNMEER)负责人班布瑞(Anthony Banbury)14日警告,随着感染人数每天大幅增加,联合国埃博拉紧急应变小组需要7,000张治疗病床及相关的人力与医疗资源,但目前的规划只有4,300张病床,而且非常缺乏人力来操作这些医疗资源。班布瑞大声疾呼,希望联合国安理会能立即有所作为。

联合国埃博拉紧急应变小组负责人 班布瑞(Anthony Banbury):“得马上行动,而且我们要想击败埃博拉,就必须快点遏阻疫情蔓延。”

英国伦敦的机场与火车站已着手对从疫区入境的旅客进行埃博拉筛检。估计未来6个月,费用将达900万英镑。联合国希望各国都能共同对抗埃博拉病毒,以避免疫情持续扩散,甚至无法控制。

主持人:埃博拉病毒到底有什么特点、如何传播?是否可能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爆发?如果真的来势汹汹,世界的医疗系统是否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我们有什么防护之道?今天我们请两位专家对此进行解释。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提问,或者您对此也非常了解,也请把您的好意见告诉我们其他观众。我们的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我们今天一位在线的嘉宾是美国陆军研究所病毒学研究员林晓旭博士,林先生您好!

林晓旭:安娜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我们现场的特约嘉宾横河先生。横河先生您好!

横河:安娜您好!

主持人:因为在美国已经出现了埃博拉病毒的病例,而且还有致死的情况,所以大家都非常担忧。相对于萨斯或其它非常严重的传染疾病,埃博拉病毒到底有什么特点?是如何传播的?

横河:主要是通过体液传播,它是由埃博拉病毒引起的。体液包括口水、血液、尿液等,人身体的任何液体都具有传播性,是在有症状的期间有传播性,而且治疗好了以后还有传播性,死亡率非常高,现在已经达到70%。

另外一个特点,这是第一次离开了它原有爆发地向大城市扩散,向其它国家扩散。在这之前,虽然有过4次比较大的爆发,但是都局限在非常边远的地区,所以好控制;这一次是第一次超越了控制,成为了全球性比较大的问题。

还有一个特点,这么严重、死亡率这么高的疾病,到现在为止没有疫苗,没有任何被认为是有效的治疗途径。

主持人:林晓旭先生,我们知道因为埃博拉传播的速度非常快,而且从西非发源地已经传到了世界其它地方,所以很多人就担心,人体接触和体液是不是唯一的传播渠道?还是通过空气也能传染?

林晓旭:目前来看,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个病毒现在已突变到可以通过空气传播或者通过水传播,目前倒还没有。其它可能的传播渠道,有可能人们接触到病死的一些动物,或者是有时候接触到针筒、针头等被污染过的医疗用品,这是其它主要传染渠道。目前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表明会通过空气传播,而且这个病毒目前也有测试的整个报导,分子学方面也没有证据表明这个病毒已经突变到可以通过空气传播。

主持人:谢谢!我们看这一次在非洲发展得非常快,而且埃博拉特别专案小组称,12月份可能每个月会增加一万名患者。为什么这种病毒会传播得这么快?在世界范围疫情爆发到什么程度?

横河:在西非国家,主要是这些国家本身的医疗系统就很薄弱,再加上像利比里亚,一个国家只有51个医生,而且有相当一部分已经在这次抗击埃博拉的过程当中死亡了。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这些国家还有的还正在打仗,所以它即使有医疗系统也没法运行。再加上当地的风俗对于死者的处理,接触这个尸体以后它传播很快。而且很多人,现在在西非某些国家里面,还有很强很强的对政府的不信任,认为这是一个政府的阴谋,所以他们不相信有这个病在。

所以它发生过一次,不是劫持、劫那个医院把病人给放出来吗?这个也是造成传播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么其他的地方没有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引起国际社会足够的重视,去把这个病限制在那个地方,所以才能够传播出来。你看甚至在美国这么发达的地方,而且是已经有了预防措施的,结果护理的护士还被传染了。就是说即使在很发达的国家,对埃博拉的传播的准备工作,可能还是不够全面的。

主持人:您认为是不是因为一开始被传染的那个阶段,大家还没有引起注意呢?

横河:它是这样的,一般的传染病爆发以后,它会被控制以后就慢慢消失了,在以前还有过。这次实际上是爆发了以后,消失了、沉寂了一段时间以后,突然之间在另外一个国家爆发了。西非这几个国家又不是传统的埃博拉病毒发生的地方,所以他们的准备工作就更薄弱一些。

主持人:那么现在这个疫情已经蔓延到多少国家和地区?大概有多少人已经被感染了呢?

横河:在西非还是这几个国家为主,但是其他国家,像美国已经有了,西班牙有了。西班牙也是在疫区。现在其他国家主要的都是从疫区去的人,而不是说在本国爆发的。本国爆发的,美国到现在为止就是这两例护士。另外一个就是原始的这个邓肯,他是利比里亚人,他在利比里亚然后回美国来的时候,把这个病毒带过来了。

主持人:林晓旭先生,因为很多人对这个爆发的情况不是很熟悉和了解,看到美国有两个医护人员都被感染了,就非常担心。这埃博拉病毒有没有可能在美国大规模爆发?甚至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呢?

林晓旭:如果我们再回顾一下,刚才世界卫生组织官员所说的话,我觉得就是他给整个国际社会的一个很严重的一个警告。如果现在不采取一个非常积极的态度,来应对埃博拉病毒的传播的话,那有可能很快就会1个月有1万例等等,或者1周、甚至1周1万例。达到这样一个规模的爆发,那当然传播到其它国家地区的可能性就会增加很大。

但总的来说,我觉得在美国这样一个地区,在美国爆发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少。我们可以看一下,目前我们知道的美国的几个病例,其实就是这些医院确实是可能没有充分的准备,也没有给这些医护人员充分的培训,怎么样应对埃博拉病毒。

但是,其实所有的急性传染病它有一个空档期,一个是病毒有潜伏期,另外一个病人出现症状以后,就要等到他确诊是埃博拉病毒,还有一个时间差。那么这个过程中,医院应该采取怎么样的一个应对措施,这就看每个医院对护士和医护人员的培训的程度。

很多医院如果说比较好的准备的话,它通常会有emergency drill,紧急事情的这种操练。假如说有一个埃博拉病人在 医院被诊断出,应该怎么样应对,或者说有疑似病例应该实行什么样的措施。就是好的医院有比较充分的培训的话,它会有比较好的准备,也会有比较多的防护服等等,或者是个人保护的医疗用品。

如果没有很充分准备那就有可能护士被感染,但是美国好在整体上整个社会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即使有个别的案例从利比里亚传进来,但是整个来说,第一例也是在第一时间就派了一个医疗小组到德州去应对。但是还是有疏漏,所以今天我也看到有新闻说,在达拉斯的医院有的工作人员现在还在邮轮上,就是害得整个邮轮的游客都很紧张。总的来说,我觉得美国它应对的能力应该算是全球可能是最强的,所以我觉得在美国整体上有埃博拉爆发的可能性很小。

主持人:我们看在这种传染病来说,我们从一般常识来说要封闭那个疫区,就让它不要跟外界有太多的接触,但我们现在看到西非并没有说禁止人的互访,或者禁止航班通行,都是一直跟世界其它地方有各种联络的。那么到现在为止,既然没有去隔离这个疫区的话,那么世界各个国家,尤其是当地都采取了哪些措施呢?

横河:当地采取的第一个措施,比较重大的措施也是封闭疫区,就是把整个村庄或者整个地区封闭起来,但它大城市是没办法封,边远地区也是封了,这个已经40年没有用了。因为一般国际社会,现在文明社会认为这是一个不人道的行为,就把一部分人让他们自生自灭,或者怎么样,那是不人道的,所以整个国际社会放弃了,但这次不得不把它拿出来重新用了。

另外主要是其它国家,因为联合国它不可能下禁飞令,现在已经是全球化了,也是这个病能传播的因素,因此现在是在各个口岸上加强检疫。因为他的体温是很重要的,当体温超过一定程度的时候,就认为这是一个症状了,你有了症状以后,它才有传染性。

主持人:但如果是因为其它的原因,比方说他有高烧这种情况,也是会被扣留然后观察一段时间是吗?

横河:现在还不是很清楚这样的,他除了从疫区来的,如果是其它地方旅游他不会去全部检查,这个是做不到的,只是从西非那些国家过来的会(列为)重点。现在第二例,达拉斯的护士文森(Amber Vinson)她的情况就比较特殊了,因为她当时去筹办婚礼的时候,离开达拉斯的时候她的体温已经有一点发热了,但是还是批准她去旅行,我觉得这是一个错误。

但是他们纠正的很快,现在已经规定所有看护爱博拉病毒的病人的护理人员,在隔离期间都不能出去旅游,就是从最后接触的时间算起,21天。但当时确实是一个比较大的错误,就是她已经发热了。现在问题就是她当时没有发到这么高热的时候,是不是有传染性?现在不能肯定。基本上说是有症状,但怎么样算有症状?

主持人:怎么样算是埃博拉的症状,这个还不是很清晰是吧?

横河:是很清晰,对于高烧它有一个规定的温度点,当时她没有达到这个温度点,当时已经开始升温了,所以这是一个比麻烦的。而且如果说她去的时候症状没有显示,但是回来的时候可能就发出来了,所以这是比较困难的。但是我相信各个口岸加强检疫的话,确实可以有很大的帮助。

主持人:我想请问一下林晓旭博士,我们知道美国在这方面,就是对抗这些疫情的药物研究都是很快的,那么现在美国在对付埃博拉病毒有没有突破的研究?现在有没有能够治愈,或者控制埃博拉病毒这样的药物呢?

林晓旭:其实现在对埃博拉病毒治疗的研发,应该听说是一种全球的努力吧,美国当然这方面的资源是比较丰富一些。现在我所了解的,比如说在疫苗方面,目前有两种疫苗在做人体的实验。一个是用VSV这个病毒,就是水泡性口炎病毒做一个载体来做这样一个疫苗的。这个虽然是加拿大研发的一个疫苗,但是在美国测试,而且在我们陆军研究所做人体测验。

另外一个是GSK这个公司研发的疫苗,它是以腺病毒作为载体来做的这样一个疫苗。在美国国家卫生署(NIH)在马里兰有人在做人体实验,都是第一期的,同时也在非洲马里也在做人体实验。这是疫苗方面。

另外有一些抗病毒药物的研究,像TKM-Ebola,这是加拿大的一家公司叫Tekmira他们开发的,这个药物曾经在7只猴子身上做过试验,它是一种小的抑制RNA的这样一种药物吧,目前这算是比较有希望的一个药物。另外一个是ZMapp,这是圣地牙哥的一家公司开发的,它主要是三种不同的单克隆抗体组合的,但是它的制作是在欧洲。所以专门针对埃博拉的药物现在就这两种,据我所知道就这两种。

另外还有一些抗病毒药物,原来研发的时候并不是针对埃博拉病毒的,比如说是针对流感,或是针对腺病毒等等,或者是日本开发的Favipiravir,这类药物它是属于针对病毒的,抑制病毒复制的药物,它并不是完全针对埃博拉,但是目前可能在一些初期的试验上,对一些动物,或是在实验室里面针对病毒有一定的抑制病毒复制的效应,所以各个国家做不同的努力,有可能想办法拿到西非去在人体身上直接用,但都需要特殊的许可。主要是这类的药物。

主持人:谢谢。我们看到有媒体报导说,现在中国政府也在加紧批准一种药物,让它能够很快的通过,然后批量生产,对这个埃博拉病毒好像是有一些作用,这个药又是什么呢?在中国是不是已经发现了这样的病患,或者是医生患病呢?

横河:中国现在还没有发现有病例,也没有报导说在非洲有病例,这个情况像早期在那边的,几乎每个国家的医护人员,像西班牙、法国、美国医护人员在那里都受感染,中国在这方面没有听到报导,但中国确实有不少医护人员在那个地方。所以中国现在也加紧开发,它是叫jk-05。

埃博拉病毒它是属于RNA病毒就是核糖核酸病毒,它的基因不是由DNA脱氧核糖核酸所带的,而是用核糖核酸携带的,所以它跟流感病毒是一类的。这就是为什么日本的药物早期的时候是为了防止流感大爆发,然后政府把它存起来,到大爆发的时候防止用的。结果这次突然之间埃博拉病毒爆发了以后,他们就申请用。

这个药已经用到人身上了,一个法国的护士在西非感染了,感染以后用这个药,这护士恢复了,但是不是很清楚是不是这个药造成的,因为毕竟还有30%的人没有死,但是是有希望的。所以中国这个jk-05跟日本的这个药是类似的,它是抑制核糖核酸的一个酶,就这一种方式,所以中国也开发。

但是中国的问题是他们自己说他们没有埃博拉病毒,所以这个药好像是在小白鼠身上做实验的,但是我不是很清楚他们没有埃博拉病毒的情况下,这个小白鼠是拿什么感染的?这个不清楚,小白鼠做过,但是没有在人体上做过。相比较日本的药它还是落后一点,因为日本毕竟是对付流感的,他在人身上已经做过副作用的实验,没有做过针对性实验,这么一种情况。

主持人:埃博拉病毒和它的传染,现在在美国的媒体上有很多的讨论和报导,大家因为都很担心,那么现在美国在这方面,他讨论的重点在哪里?您认为这个方向是对的吗?

横河:美国讨论的重点其实好几种,一种就是策略问题,对于这种病应该怎么治疗。因为到目前情况来看的话,并没有规定哪几个医院,美国好像是有这个级别的,最高级别的防护医院一共是4个,但是目前并没有规定埃博拉病毒必须在这4个医院里面治疗,所以才会出现你看到处都是在治疗。

但是现在开始逐渐集中了,像护士都到一些,一个是到埃默里,还有一个是到马里兰,都到那些重点的实验室、重点的医院去集中了。但是每个医院他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当病人走进来,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埃博拉病毒的感染者,所以他是以普通的病进来的,也就是每个医院都应该有这个功能,能够快速诊断,然后就地隔离,虽然他不需要治疗,如果说是其中的话。现在的问题是集中、还是分散?这是一个争论。

那么还有一个争论,就是限制旅行的问题,要限制旅行到什么程度?今天德州州长就向美国总统提出,限制跟病人接触的医务人员旅行;他认为总统是有权力下这个命令的。

另外,各个医院准备的情况,现在美国疾病防制中心(CDC)已经提出来一套新的防护措施,原来的防护措施可能确实是不够全面,现在有一套新的,包括裤子、鞋子;原来是没有的。已经公布出来了,怎么实行还不是很清楚。穿的衣服层数越多越难脱下来,脱下来的过程当中感染的机会也就越多,所以这也是矛盾。

主持人:林晓旭先生,您认为什么措施更为有效?比如有人谈到,病人可能在任何场所出现,如果他走进一家医院,像刚才横河先生说的,他可能并不知道自己患病,是不是每一家医院的护士和医护人员应该都受到足够的培训能够迅速诊断?另外,这些人是应该被送到指定的医院还是每一家医院都有能力治疗这种病?

林晓旭:这是比较大的问题。如果我接着刚才横河先生说的,包括CDC也一直在改进整个应对的措施,比如刚才提到的裤子和鞋子。很多埃博拉病人到中、晚期症状比较明显的时候,特别是有出血症状以后,很多人会呕吐、腹泻等,会有很多体液喷出来,或者喷到地上,如果你的裤子、鞋子没有一定防护的话,就有可能自己在脱鞋子的时候感染上。

实际上CDC也在进一步改善这些措施,确实是穿上去容易、脱下来难,可能还需要一个团队的合作、互相配合,才能够穿得很好而且在脱下来的过程中避免被感染。在这一点来说确实不是一件很容易做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即使世界卫生组织(WHO)介入了,在西非这些国家的医疗人员被感染的比例仍然很高,就是因为确实是不好控制的疫情。

在美国是不是要集中一些医院专门治疗埃博拉病毒?我觉得确实不可能每个医院都有足够的医疗能力,而且也不是每个医生都是传染病的专家或者对埃博拉病毒有特别的治疗经验。我觉得如果从治疗效果来看,确实是集中几个大的医院专门治疗可能是比较有效的方案,所以我们也看到,美国的病人被送到艾默理大学医院治疗,它的整个防护措施、专家团队是非常强的,而且就在亚特兰大,CDC也比较容易监控。

确实是有很多病例,要说每家医院都能够治疗,那牵扯到医院的资金和人力的问题,但是我觉得一定程度的应急训练应该在每家医院开始做起来,不管规模大与小都应该有一定的应急操练,在这样情况下至少医护人员防范的意识上会加强。

主持人:关于大众如何为自己防护,我们一会儿接下来说。现在有一位林女士在线上,我们接听纽约林女士的电话,林女士您好?

纽约林女士:主持人好,两位专家好。我刚才听两位专家说,美国政府包括各方面对于病毒防御能力都很强,而且大家都不用担心,让我想到2003年萨斯在中国的情况。我记得当时没有听过什么报导,但是当我听到有萨斯传播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全副武装了,而且当时外交部长还在电视上说,那些人来中国旅游是没有关系的。相比较我在美国和中国能看到两个国家在面对重大问题上,每个人的职责和政府的职责和责任心明显不一样。

我觉得在有这种特别严重病毒的情况下,如果美国社会的每一个政府、每一个官员、每一个人都能想怎么解决问题,比如林晓旭博士和横河博士,他们都在想方法针对埃博拉病毒的发生,为别人着想,如果出现再大的问题,其实只要人心大家往一处使的话,就不会有更大的灾难发生,我就觉得每个人如果能拧成一股绳、一股劲的话,都会变成更强大的社会力量。

主持人:谢谢林女士。就在最近,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和意大利开了一次视讯会议,讨论对于埃博拉的应急措施。您认为这些国家是不是都已经基本准备好了应对?

横河:这些国家原来的医疗水平就比较高,而且有很完善的医疗网路,然后互相能够通气的话,我觉得是可以的;这些国家发生大规模爆发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我觉得这里有很重要的一点,刚才林女士谈了一个问题,就是讯息公开、透明化的问题。在中国我就比较担心的是有“jk-05”,实际上它跟类似的药物吧,人家都在它前面,结果它的乐观程度超过任何人,媒体报导尽量选一些特别好的说“增强中国软实力”,这样实际上是给人一个错误的印象。真正讯息公开是制止恐慌最好的办法。

我们现在看美国连续报导,包括每家医院怎么感染的?防护怎么有问题?你看了以后心理就定了很多。因为你知道问题在哪里、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不了解情况最容易引起公众的恐慌情绪,可能比疾病本身更危险。

主持人:请问林晓旭博士,刚才谈到如果对自己进行防护您认为每个普通人可以怎么做?

林晓旭:我觉得大家确实要尽快了解关于埃博拉防护的基本常识,在美国的CDC网站上也有一些基本讯息;平常大家要保持自己良好的卫生习惯。当然有一定的紧急性,比如正好旅游,看到有人严重发烧或者呕吐症状,可以提醒他就医,提醒相关的医护人员注意或者稽查人员能够注意一下情况。我个人来讲就是保持良好的心态,随时跟踪媒体的客观报导,不要恐慌。因为很多病也都是7分精神3分病,担心过分了反而可能引起身体各种不实的反应。

主持人:谢谢林晓旭博士,也感谢横河先生和观众朋友们的收看。还有一位何先生在线,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不能接听您的电话了。我们会继续关注埃博拉的传播和治疗,您也可以关注我们其他的新闻节目和医疗节目。谢谢各位收看,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