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志森:定性“失控的群众运动” 包藏祸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梁振英连续多天躲在电视机后面发表录影讲话,终于现身,选择性地接受一家以“河蟹”闻名于世的电视台专访,回应超过两星期的占领运动和贪腐丑闻。

外媒形容占领运动为“雨伞革命”,梁振英否定了革命的说法,界定为“失控的群众运动”。此种定性,表面看起来是降了温,从北京的角度,“失控”比“革命”好,减低了对当权者的挑战,也没有所谓“夺权”的意思。

中共处理香港事务的各路人马,闻说多达二三十条线,运动开始,就蜂拥南来收风,不但找熟悉情况的人详谈,还亲到各占领现场了解民情。群众连日霸占主要干道,无疑阻碍交通,对民生造成影响。但占领地区秩序井然,群众自动自发收集垃圾,清洁街道,读书温习,讨论聊天,没有打砸抢烧,没有破坏公物,外媒啧啧称奇,盛赞为全世界“最有礼貌的示威者”。即使南来收风的北京探子心存偏见,只要他们神志稍为正常,也不会得出“革命”的丝毫味道。大陆和香港的极左势力,虽然千方百计尝试用“占中动乱”来定性这场运动,稍为尊重事实,都知道这场运动与刻意栽赃抹黑的“动乱”,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梁振英用“失控”来形容这场运动,也是一个笑话。市民普遍公认,要说失控,只能是特区政府。用防暴警察催泪弹对付手无寸铁的示威者,是失控。黑社会殴打非礼占领者,警察袖手旁观,造成警黑勾结的强烈印象,是失控。警方忌讳清场,要利用左派建筑工人的士工会动手,也是典型的失控表现。

在当权者眼中,占领运动缺乏领导人物,无法呼群众则来,挥群众则去,认为这就是失控,是对香港新世代群众运动的无知。这种情况,早在多年前保卫天星皇后码头、反高铁运动已经萌芽,没有大会,也没有大佬,只有群众,三五人小组讨论下的决定,就会影响整个运动的方向,无论是政党还是组织者都阻止不了。这种群众运动的新模式,与香港畸形政制令政治团体无法壮大和发展有一定关系。梁振英及其近身智囊未必对这个情况完全无知,以“失控的群众运动”来定性,其实是别有用心,更是包藏祸心。

鹰派路线再次抬头

中共自以为是个全能型政党,控制欲之强,全国阶层个人社会每个角落,都要控制在股掌之上,亦反映其安全感极低。在中共眼中,群众运动失去控制,意味着即使今天仍井然有序,说不定明天就会爆发动乱,要把动乱消灭于萌芽状态,非要用果断的措施不可。林郑在对话前夕突然叫停,意味着梁振英的鹰派路线再次抬头,既然群众运动已经失控,与学联对话也解决不了问题,非要强硬对付不可。

更关键的是,梁振英收受UGL 5000万港元的丑闻,连托管人安永,债权人苏格兰皇家银行,甚至DTZ股东也可能不知道个中详情。在任特首期间收取报酬而没有申报,更违反了相关规定。收取澳洲公司巨额金钱,无法洗清受外国势力操控的嫌疑。习近平以打贪腐大老虎来树立威信,会轻轻放过梁振英吗?狗急跳墙,梁振英先以“失控的群众运动”来定性,把话说在前头,再来武力清场来结束这场“失控”的运动,可以转移指控他贪腐的视线,更可以此来向中共的强硬派立功表忠。

谁能排除这个可能性?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