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第445期(2014/10/19)

【新唐人2014年10月19日讯】【新闻周刊】第445期(2014/10/19)

摘要
占中之役 挑战香港新闻自由底线
红色媒体大曝光 官媒封锁占中盛大场面
埃博拉病毒蔓延 美国准备好了吗
美军密集轰炸 科巴尼会是谁的滑铁卢

占中之役 挑战香港新闻自由底线

占中进入第三个星期,香港警察将抗议者拖到添马公园黑暗的角落拳打脚踢的画面顺利登上国际媒体,却在自家门口被蒙上了一块遮羞布。不管这块面积不大的布怎么遮,画面中既定的事实,小朋友们都看见了。然而遮羞布出现的本身,反映的却是香港媒体在这场占中持久战中的尴尬处境。占中与其说是一场前途未卜的马拉松,不如说是在这一关键时刻,价值取向的试金石。

香港警察摘下示威者的眼罩,并向对方眼睛喷射胡椒喷雾。这一幕发生在当地时间10月15日凌晨。前一天夜里有数百名学生与市民占据特首办外的龙和道路段。14号晚间和15号凌晨,警方分别在金钟和旺角、铜锣湾等地展开清场行动。在30分钟的驱赶行动中,有多人受伤,45人被警方带走。

和这个胡椒喷雾画面一同在国际媒体不胫而走的是TVB记者15日清晨7点发布的一条新闻。据证实,这名被打者是公民党的党员曾健超。

公民党员曾健超:“各位都应该在新闻报导中看到本人被制伏,和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之下遭多名警员暴力袭击。经过法律咨询意见之后,本人将会向警方及涉事的警务人员采取法律行动。”

清场第二天,英国首相卡梅伦首度就香港问题发声:“中英联合声明保障了港人享有的权利和自由,包括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旅行自由和罢工自由等。”

卡梅伦所提到的这些自由中,受到挑战的不仅是集会自由,还有言立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曾健超被打的独家新闻在15日清晨7点首播。然而之后重播的版本中,这段描述警员动作的旁白被删去。直到快中午时,报导才重新加入“期间怀疑警员殴打他”这句。

香港民众:“如果你看其他报导,你就可能会觉得比如像无线(TVB),就比较偏向,我自己觉得比较偏向中方那边。”

一天后,一段怀疑是无线新闻部总编辑袁志伟的录音流传到网路。录音说,
袁志伟:“对这么严重的指控,为什么会这么严重的指控,警察行私刑,根据涂谨申的讲法是要终身监禁。”

对高层裁减新闻的举动,无线新闻部员工联署“同表遗憾”和“极度不安”,截至发稿为止,联署人数已经达到近百人,并且还在不断更新中。这封公开信也得到香港6个传媒工会和组织的支持。

而亲民主派苹果日报连日来遭到反对占中人士的抗议。自10号开始,派报点报纸被泼馊水、货柜车被阻挠出报,12号当天,更有一百多人以帐篷封锁该报大楼所有出入口,阻止报纸发行。

《苹果》网站也连遭骇客攻击。14号凌晨,又有约两百多人前往壹传媒大楼,搭起帐篷堵塞出入口。集团平面媒体总裁叶一坚表示,集团主席黎智英与《苹果》多名高层人员及记者,都收到大量匿名电话滋扰,黎智英被迫更换电话号码。在《苹果》要求下,香港高等法院颁发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士阻碍壹传媒大楼出入通道。

10月13号,壹传媒工会声明强调:“任何出于恐惧新闻自由的打压,只会让我们更加坚信我们做对了。”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所以这次对《苹果日报》打压,绝对不可能阻止《苹果日报》再继续出版,还会有更多的人出来同情和支持他们。”

不光是香港本土记者工作遭遇阻挠,国际媒体记者也不例外。17日,著名战地女记者保拉・布隆斯坦(Paula Bronstein)在旺角采访时被警察带走。理由是有人投诉她站在其私家车上。

据《苹果》报导,保拉说,即使是在战地,记者避开人群站在车顶是平常事。

这一消息在脸书公布后,立即有网民留言:“她站在我身边,像是一个挡箭牌保护着小女孩。”

香港外国记者协会随即发声谴责包括保拉在内的国际记者受到的不公待遇。文中还举例有记者遭到香港警察威胁,更有甚者,被威胁如果他穿过马路就会被用警棍殴打。在另一篇声明中,记者协会谴责,遭受不公待遇的记者男女都有,有的被反对占中的人士用液体泼脸,也有被威胁会遭到性骚扰。这些情况大多发生在记者向警察亮出记者身份以后。

近年来,香港各大报纷纷转手易主,超过一半报老板,不是中共人大,就是政协代表。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副教授成名:“因为很多大老板,他们的投资,越来越多在中国,所以他们也有很大的动机去施加它们(中共)的压力,对他们的员工。中资银行,在去年抽资,就把广告预算,从《苹果》、《主场》把它抽掉。”

2014年香港媒体界更是事件频传:1月,《明报》撤换总编辑,前总编刘进图随后遇袭被刺六刀;2月,批评政府、声援异议人士的《商业电台》名嘴李慧玲被辞退;7月,网媒“主场新闻”的创办人蔡东豪突然发文结束营运。

在记者无国界组织2014年发表的“新闻自由排行榜”中,香港的新闻自由排名由去年的58位下降至61位,与2002年的第18位相比,下跌了43位。

红色媒体大曝光 官媒封锁占中盛大场面

与之相对应的是中国大陆的媒体,和海外的亲共华文媒体。在他们对占中的报导中,很难看到抗议的学生和市民,也看不见他们的诉求和标语,只看得见梁振英的官方发言,警察清除路障,和占中如何影响经济和阻塞交通的言论。拥有160多家媒体的海外华文媒体协会,此前更是紧急组织142家媒体,联合发表所谓的《保卫香港宣言》,谴责香港和平占中,为中共帮腔。这一举动引发评论认为,多家海外华文媒体已成为中共中宣部下面的发声机器的说法,再次得到印证。

一篇名为〈百家海外华文媒体保卫香港宣言〉的文章本月初出现在多家海外华文媒体网站的显著位置,并迅速被大陆新华社、人民网等各大网站转载。这篇《宣言》署名为142家海外华文媒体。

这些海外华人媒体覆盖多个国家和地区,针对海外华文媒体此次被组织采取的行为,海外时政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一次中共渗透海外中文媒体的大曝光。

《北京之春》编辑认为,此次海外华文媒体统一行动,出击香港,再一次地清楚表明,很多海外华文媒体,不仅仅是被中共侵占,而已成为中宣部下的媒体,成了中共的舆论工具,与国内中共的媒体已经没有区别,甚至起到国内媒体所起不到的作用。海外华文媒体堕落至此,更可见香港民众争取民主自由的必要。

旅美著名学者何清涟在社交媒体评论说,(此次海外媒体统一行动再次证实她几年前的研究: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红色渗透。她说,这叫做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不过,除了一些不会上网的海外华人外,谁看呢?

而对于客观报导占中诉求的海外媒体和资讯,中共则是进行全面封锁。英国广播公司(BBC)15日称,BBC英文网站从14日起受中共当局封锁,大陆用户目前仍然无法访问。BBC世界新闻组总监霍洛克斯(Peter Horrocks)说,他们对此表示强烈谴责和抗议,他强调,这是刻意的封锁。

霍洛克斯还透露,除了封锁网站,中共还干扰BBC短波的播出。

此外,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彭博社(Bloomberg)以及BBC中文网也都同样遭到封锁,在播到占中画面时,CNN、NHK画面直接被断讯黑掉。中共的喉舌央视,则是以念干稿的方式谴责占中,让大陆民众看不到一点香港民众热情争取真普选的诉求画面。平面媒体更是大批特批,宣讲占领中环对香港的所谓负面影响。

网络方面,脸书、谷歌和推特原本就被禁,占中开始以后,网络流行的图文视频分享软件instagram也遭到封锁。国内方面,类似推特的大陆社交网络新浪微博,被严格审查;腾讯的微信社交网络也遭到监控。

中国大陆的媒体过滤,滤掉了警察暴力清场的画面,滤掉了他们一个个小标语上的诉求,也滤掉了港人特有的温情和美丽。

化妆品、保养品、洗发精……政府总部的一楼女厕,就像个迷您百货专柜。这里都是香港民众自愿提供给街头占中人士的。

一位在校女中学生穿着白校服,别着黑色垃圾袋清扫旺角的画面也广为流传,自从雨伞运动开始,她一直留守旺角,默默地在和平集会现场弥敦道中做清扫。

在旺角,还有物资站,和店家自愿提供的食物饮水,让集会民众简单盥洗。

旺角店家陈先生:“因为他们要长期作战,需要休息,希望他们能坚持下去,我就想不如写个牌,让他们可以来这里充电;休息一下喝杯水、用洗手间梳洗一下。”

旺角救护站志工:“都是自愿自发性走出来的,大家都不认识的。”

旺角集会民众:“可以做的,我就是逗留几个小时,我就回家煮饭,继续我做妈妈的工作,我觉得就是可以做多少,就多少。”

尽管中共竭力封锁,大陆民众仍然通过翻墙破网软件,观看海外真实报导香港抗争的新闻媒体。不少中国民众为香港市民争取民主的行动喝采,并希望大陆人有同样的勇气去争取自由。

埃博拉病毒蔓延 美国准备好了吗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埃博拉致死率上升为70%,疫情还在扩大。而随着美国第一例埃博拉病患于上周在德州达拉斯去世,埃博拉病毒也开始入侵美国社会,人们开始担忧,这一夺走西非国家4千多条生命的病毒是否会在美国蔓延?而美国政府又将如何因应?

贝尔顿,是德克萨斯州的小社区,这里的居民人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离肆虐西非的埃博拉病毒是如此的近。

10月15号,美国德克萨斯州卫生服务局宣告,又有一名医务工作人员的埃博拉病毒检测呈阳性,是她给贝尔顿这个社区带来埃博拉恐慌。这位美国第二名境内感染埃博拉的护士文森(Amber Vinson),与另一名感染埃博拉的护士范妮娜(Nina Pham)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同一家医院工作,他们同时照顾过在这家医院接受治疗的利比里亚埃博拉病人托马斯・邓肯。

文森在入院前一天,也就是10月13号晚间,曾搭机从克利夫兰(Cleveland)飞往德州达拉斯市。14号早上出现发热的症状,并在90分钟内被隔离。第二天,她被确诊感染埃博拉。联邦疾病防治中心(CDC)通知与文森同机的132名旅客接受检验。其中,德克萨斯州贝尔顿独立学区,查出有两名学生与文森搭乘同一架飞机,三所学校暂时关闭。

约翰.法威尔:“我最大的恐惧是我们缺乏讯息,我只希望每一个人能提供他们所知道的消息,这样他们能对他们的家庭做出明智的决定。”

10月16号,俄亥俄州的索伦市,也传出两所学校关闭,等待卫生官员给建筑物消毒。原因是当地中学的一个工作人员可能坐过文森乘坐过的飞机。与此同时,美国康州也传出一名病患疑似感染了埃博拉病毒。

鲁-纽黑文医院院长理查‧达奇拉:“病人已经被隔离,正在接受我们的医疗团队的监视。”

上个月,两名耶鲁大学的流行病学硕士研究生曾前往利比里亚,指导当地卫生部门使用电脑来追踪疫情。这次疑似感染埃博拉的病人,就是两名学生其中之一。

另一方面,美国的首例本土感染病例,女护士范妮娜,已经离开达拉斯的医院,转往位于华盛顿附近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接受进一步治疗。埃博拉扩散的恐慌正蔓延到美国各地。利比里亚公民邓肯被确诊感染埃博拉病毒时,美国卫生部门劝大家不要担心,因为这种疾病不会通过空气传播。然而,当照顾过邓肯的第二名护士文森(Amber Vinson)被证实感染了埃博拉病毒之后,气氛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美国总统欧巴马得知德州第二名护士感染后,取消最近两天的行程,在白宫举行有关应对埃博拉的紧急内阁会议。美国国会敦促欧巴马政府颁布禁令,禁止来自西非疫区的旅客入境美国。

美国总统欧巴马:“如果我们实施旅行禁令,取代现行的措施,之前的情况是会有更多的隐瞒。有人不乐意透露资讯,他们会尝试‘分段旅行’。基本上把行程分段,来隐瞒他们到过那些有疫情的国家。结果我们从感染者那里得到的资讯反而变少。治疗、检查和隔离他们也更难。结果病例反而会增加,而不是减少。”

尽管埃博拉在美国传播的病例不断增加,白宫依然表示,不考虑对爆发埃博拉疫情的西非国家实施旅游禁令。

美国白宫发言人厄尼斯特:“乘客在离开利比里亚时要接受埃博拉检测,抵达美国的机场后还要接受埃博拉监控,这些监控措施很重要,可以保证美国公众的安全。”

欧巴马下令,必须以更积极的方是来防治埃博拉疫情,他并任命罗恩•克雷恩(Ron Klain)为埃博拉总指挥官,统领协调控制疫情工作。而联邦政府和各州也开始采取防御措施。

纽约州州长‭库莫:“纽约州有200多家医院,都已做好准备,一旦有病例出现可以立即识别。我们还将在其中八家医院进行密集培训,并拟定应对草案。”‬‬

库莫还说,纽约州交通部门也采取了相同措施,全体员工都将接受培训,特殊岗位的专职人员还有特别培训。据纽约和新泽西州港务局今年一月公布的数据,大纽约地区机场客流量达1亿1160万人次,旅客来自世界各地。一旦疫情出现,必须有有效的应对机制才行。

全球埃博拉已经造成超过4500人不幸死亡,病毒散播的速度远远超过救援的脚步。10月17号,英国皇家海军舰艇前往狮子山,船上载有医疗队和防疫专家。而前一天,美国总统欧巴马批准动用更多军事力量,援助已经在西非抗击埃博拉病毒的四千名美国人员。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再次呼吁国际社会提供更多捐助,以抗击埃博拉病毒。

前足球明星贝克汉姆:“眼下在西非,埃博拉病毒威胁着数以百万计人的生命,作为一个父亲,我无法想像它必须感觉,看到孩子受苦,感觉如此无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请来前球明星贝克汉姆拍摄募款广告,身为人父的他,请大家帮助应对埃博拉病毒的危机。”

埃博拉是否会在全球爆发?各国的医疗系统是否已经准备好?

前足球明星贝克汉姆:“我们在与时间赛跑。”‬‬

美军密集轰炸 科巴尼会是谁的滑铁卢

一个月来,当地库尔德人与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叙利亚北部城市科巴尼上演了一场生死争夺战。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从三面包围了科巴尼,势在必得,但他们虽然攻下了科巴尼周围的近百个村庄,也攻进了科巴尼城,却始终拿不下整个科巴尼;坚守空城的库尔德人则号称要把科巴尼变成伊斯兰国武装力量的滑铁卢,但却几度险些失守,而不得不向美国呼救。美军在过去的几天当中密集轰炸科巴尼,高峰期时平均一个多小时就发动一次空袭,总算是挡住了伊斯兰国武装力量的进攻,却也没能把这些激进的伊斯兰好战份子彻底赶出城区。直到一个月以前,科巴尼这个名字对很多人来说,都还非常陌生,几乎和199年前的滑铁卢一样默默无闻。1815年6月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南部爆发的滑铁卢战争,导致了法兰西帝国的崩溃。200年之后的科巴尼,又将会是谁的滑铁卢呢?

一股股浓烟随着刺耳的爆炸声从地面涌起,科巴尼被一次一次的笼罩在浓烟之中。

从10月14号到15号,美军在48小时里就对科巴尼发动39次空袭。这是自从美军从空中打击围困科巴尼的伊斯兰国武装以来,所发动的一次最强烈的空袭。空袭行动摧毁多个伊斯兰国的阵地,并成功轰炸十六栋被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占领的建筑物。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柯比少将:“我们相信,(空袭)击毙了数百名伊斯兰国武装份子”

位于叙利亚和土耳其边境的科巴尼是库尔德人聚集区。连月以来,被伊斯兰国的武装力量从三面包围。包围圈一米一米的缩小,直到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上周攻入科巴尼城,双方展开激烈的巷战。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柯比少将:“他们想得到领土,科巴尼就是他们想要的。”

对于伊斯兰国来说,科巴尼是战略要地。一旦伊斯兰国控制了科巴尼,就控制了叙利亚与土耳其之间一段漫长的边境线。为此,伊斯兰国不惜在伊拉克之外开辟第二战线。

美军的密集轰炸改变了战场的形势,没能把把科巴尼变成伊斯兰国武装的滑铁卢,却也帮助库尔德士兵收复了城内近80%的地区。

库尔德女兵:“我叫苏姿达・科巴尼。我们击退了敌人的攻击,缴获了这些武器。”

收复部分失地,缴获一些武器,还只是暂时的胜利。美国国防部对科巴尼的局势并不乐观。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柯比少将:“科巴尼还是可能会被攻陷,可能性很大。”

科巴尼之战,是对以美军为首的国际联盟的考验。这场战争一旦失败,科巴尼不仅会变成库尔德人的滑铁卢,也会成为国际联盟的耻辱地。

美军中央司令部10月15号正式宣布,将打击“伊斯兰国”分子的多国军事行动,更名为“坚定决心”行动(Operation Inherent Resolve),象征美国于盟军对于消灭伊斯兰国的决心和承诺。

科巴尼之战,库尔德民兵伤亡惨重。根据美方公布的数字,城中还剩下几百平民和上千名库尔德士兵。

一座人去楼空,已经被炸得七零八落的空城,库尔德士兵却拼命死守,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在于科巴尼是库尔德自治的象征。

库尔德是中东继土耳其、波斯和阿拉伯人之后的第四大民族。全世界共有大约三千万库尔德人,主要分布在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建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国家,是库尔德人的夙愿。

自从叙利亚三年前开始陷入内战以来,其北部的库尔德人势力逐渐强大,终于在打败叙利亚北部的伊斯兰分子后,于2013年11月宣布自治,向独立建国的梦想迈进了一步。

如果科巴尼落入伊斯兰国人的手中,留在城中的库尔德平民和士兵必将遭到血腥屠杀。库尔德人的自治梦也同样会被打得粉碎。

面对随时可能再次集结反攻的伊斯兰国武装,库尔德士兵急需补充弹药和武器,他们希望土耳其能够开放边境,允许他们运送武器。

土耳其的坦克就集结在边境,距离科巴尼只有几公里。尽管美国不断施压,土耳其作为北约成员国却始终按兵不动。不仅如此,土耳其士兵严禁土国的库尔德人越境去科巴尼助战。

土耳其的态度引起了库尔德人的强烈不满。

在德国,两万多名库尔德人在杜塞尔多夫集会,法国的库尔德人也纷纷上街游行。

法国库尔德人联合会代表Murat Polat:“⋯⋯不仅因为科巴尼市内有平民,如今,它也是一座有象征性的城市。如果科巴尼陷落,那将是伊斯兰国的胜利,人们会说是库尔德人的失败,但库尔德人是唯一的抵抗力量,人们也会说这是联军的失败,因为空袭没能阻止他们(伊斯兰国)。”

在土耳其境内生活着一千万库尔德人。两周以来,当地的库尔德人不断上街游行,抗议土耳其政府对科巴尼见死不救,与警方发生冲突。日前,库尔德工人党对东南部的土耳其军发动袭击后,土耳其空军出动战斗机,轰炸库尔德工人党。这是土耳其政府同库尔德工人党自两年前签订停火协议后的首次空袭。科巴尼很可能成为土耳其与本土库尔德人新一轮内战的导火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