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兆彬:争取真普选 才可以让香港变得“正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警务处处长曾伟雄潜水多日,终出来见记者,他谴责占领人士的发言,差点让人以为他在朗读文汇大公报的社评。其中一句:“……令到上学的不能正常上学;上班的不能正常上班;做生意的不能正常做生意;生病的人不能正常覆诊……”最为经典。

没有占领运动的香港,真的是一个“正常”的城市。

1200人的选委会可以代表700万香港人选特首,廿几万功能组别选民可以选出一半立法会议员。

贫穷悬殊问题,是全世界已发展地区之中最严重,香港贫穷人口有一百二十多万,亦有三份之一长者生活在贫穷线以下。

公屋轮候册申请宗数突破26万宗,但每年新建成的公屋单位不超过一万五千个。

两万八千个中学文凭试考生考获入读大学门槛的基本成绩,但资助大学联招学额仅约1.25万个,即2.2名达标考生争逐1个学额。

长者护养院宿位平均轮候时间37个月,严重弱智人士宿舍平均轮候时间82个月。

在没有合理解释之下,香港电视(HKTV)不获发免费电视牌照……“正常”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不能尽录。

政府、特权阶级、权贵、慨得利益者口中的“正常”,其实即是平民百姓的“不正常”。不公义的政治制度和秩序一日不改变,特权阶级就会继续掌握著社会的权力和资源,继续压迫和剥削广大市民。虽然真普选、民主并非万能,但至少这个制度能够彰显平等和自由的内在价值,确保政府对人民问责。假如政府施政无能的话,人民便可以运用选票拉她下台,修正政府的错误,保障人民的基本权利。

让香港变得不正常的,是政府;相反,努力想让香港变得正常的,是占领道路的市民。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