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体制决定中共绝不允许香港实施真普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香港雨伞运动冲击中共政权,在面临政权危机时,中共对香港的做法正如25年前的“六·四”前夕,磨刀霍霍,弹在膛上,在中共邪恶发作的时刻,屠刀和子弹随时可能落在香港民众身上。

中共将政权的生存高于一切,为保住政权,可以突破任何道德底线,这次中共在香港使用的暴力足以证明,从1989年以来中国政治的现实没有发生本质的改变。

中共对政权分分秒秒都可能坍塌的担忧,使得这个体制形成了一个习惯,一有风吹草动,很多事情就会被扣上“外部势力”、“敌对势力”在背后操控的帽子。

在香港这次雨伞运动事件的报导上,中共媒体和中共这个体制内的情报部门对“自己内部人”也都在公然造假,提供虚假情报。国内媒体给大陆人报导香港雨伞运动 时,更是完全过滤了警方放催泪弹和香港超过20万民众庞大的抗议场面。从中联办到军方,那些人通过谎言以及抹黑香港民众,为自身利益不断公然撒谎,比如在 香港通过中共内部的网络释放大量谣言,声称香港民众自发的这些行为都有美国在背后渗透等。

中共这些行为在遭到国际社会媒体大量曝光后,中共仍装作“看不到”,对外不断释放谣言,对内继续瞒骗。

美国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说:“中共体制和共产党原则决定任何体制内变革都不会成功。”

对镇压雨伞运动习阵营不公开表态 凸显中共独裁本性

政论人士郭永丰:“习近平就是不愿意迈开实质性的一步,主要问题依旧在于中共体制内的退位元老的坚强制约和左右。因为他的权力来自于这些人的信任与支持,如果他不为这些元老效忠,他现有的权位就一定不保。所以,习近平必须誓死捍卫党专不倒,即便面对香港问题,也绝不退让,宁愿意再次在国际社会完全撕破诚信承诺的画皮,也必须只有这样坚守谎言下去,这便是香港问题只能依旧停留在传统状态的根本原因。”

习近平对香港问题采取“放权”方式,让江派张德江、梁振英等人去处理,而自己不公开表态,这里面还有多重原因。在内定不动用军队的前提下,让江派人马去表演,若能把学潮压下去,北京当然乐见其成,若摆不平,那时习阵营可借此追究江派人马的职责。而且在习近平眼里,如何把北京的大事同时搞定,如顺利推行四中全会计划、审判周永康,落实三中全会改革措施等,这些也很重要。

习、李、王清楚,在香港搅局的都是江派人马。香港作为金融中心,江派贪腐大佬们都在香港有大量既得利益,如江泽民孙子江志成、刘云山儿子刘乐飞等,他们在香港有大量爪牙。他们搅乱香港的主要目的,就是企图激化矛盾,逼迫习近平学邓小平,对民众开枪镇压,或令习陷入香港泥潭中,没有精力继续追打江派老虎。

而且中共不可能因为港人强烈呼吁就立刻让梁振英下台,是中共独裁本性决定的:不能顺应百姓的呼声,否则今天香港人可以抗议北京,明天四川人也可以抗议中共中央了。一贯讲虚假面子的中共知道,梁振英不同于大陆某个省长或部长,中共组织部对其有任免决定权,表面上香港特首毕竟是香港人自己选举出来的,中央政府只是批准任命。习阵营不公开表态凸显中共独裁本性。

中共体制为何绝不允许香港民众实现真普选,政论人士郭永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以下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供读者分析)。

郭永丰:雇黑反占中凸显中共政权迷信暴力的本性

近日,在香港,一些号称“反占中”的人员冲进“占中”人士的阵地,打砸抢,拆除帐篷和栏杆,与参加“占中”的人士发生冲突,殴打和驱赶“占中”公民。这些“反占中”者是什么人?大家一定要看清楚。香港人是理智的,会看清楚“反占中”的人是何方神圣?那些戴口罩,挂皮包,不敢露出真面目的所谓“反占中”的人员,许多带有大陆“国保”特务的特征,还有一些干脆就是香港地下党雇佣的黑社会暴力集团成员,他们浑水摸鱼,意图乱中取胜,以达到让独裁者继续统治香港的目的。中共本来就是匪帮集团,打着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旗号欺世盗名,忽悠全民,欺骗了好几代中国人。在台上完全是用党天下的陈腐模式治理国家和人民,谎言和暴力成为其唯一维持其流氓专政的法宝,迷信暴力和使用暴力是其一贯的本性。对于这一点,人们一定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一、利用垄断的传媒首先抹黑然后大打出手,中共把这种看家本领又用在香港人身上。

据网民评论,香港“占中”被宣传成港人闹“独立”,大家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就是要求真正实现香港公投普选“特首”,只是不要中央钦定候选人,也么就能跟港独扯上联系了?你见哪个香港人扯出香港独立的条幅了?香港人都是宁愿不要一国两制,而在连自己的军队都没有情况下,就认为独立可行的傻子?如果真是,还真不会支持他们。

官媒通过故意误导国人,嫁祸于香港市民,果真一箭双雕。据报道,10月3日,一些号称“反占中”的人员冲进“占中”泛民阵地拆除帐篷和栏杆,与参加“占中”的人士发生冲突,事情变成了人民之间的矛盾,这些“反占中”是什么人?大家一定要看清楚。香港人是理智的,会看清楚“反占中”的是何方神圣?那些戴口罩,挂皮包,不敢露出真面的所谓“反占中”的人,基本是大陆“国保”特务的特征,浑水摸鱼,乱中取胜,以达到独裁者统治香港市民的目的。

关于中共的这种伎俩,曾经用到任何反共者身上,如台湾的大选(虽然台湾确实有很多独派,但不占主流),西藏达赖喇嘛的高度自治,新疆自治等等。

根据笔者的切身经历,未遇到时,人们总是抱有幻想,这是因为,中共的谎言实在太迷人了,让所有国人一开始维权时,都认为中共不至于那么坏。我发起万人联署申请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时,被中共非法口头宣布为非法组织,因当时对中共美好的幻想和期望,我便坚定不移地选择死磕,为此竟被雇凶砍杀一次,差点成了死不瞑目的冤魂,我还不没有完全醒目,仍旧在执著维权(把共匪第二次非法拘留我十五天的案子告到了共匪的罗湖区人民法院),砍后刚满三个月(罗湖区法院通知我要开庭时),我再次被抓进牢房,初进囚房遭暴打,差点成肉饼,这才彻底擦亮我执迷不悟的朦胧眼睛。如果没有上帝的保守,两次被死亡只要成功一次,今日都是我五年的祭日。

如今看香港人占中,竟然遭遇共匪雇佣黑社会暴力出手,这才把邪恶极致无所不用其极的共匪真面目彻底全面地暴露在全球舞台上了,让世人真正有所刮目了,并真正惊讶邪恶极致的共匪为何总是垮不了台?原来正如一网友说的:非法统治这个国家六十五年的中共政府在维稳这方面,积累了雄厚的经验,主要的方法有:

用恐吓吓退一部分(由左派主动放消息:武警要出动);

用金钱利益分化一部分(商人,演艺界,公职人员);

用爱国主义拉拢一部分(不要给国家添乱,是真正的爱国);

用造谣中伤打击一部分(如说王丹是同性恋,学生会主席拿了美国人的钱);

用行政权力抓走一部分(秘密抓捕);

最后还有终结两招:

宣布是外国势力介入;
定性为动乱分子;

范忠信: 【应对HK事高招】根据多年经验,应对港事,有些高招正在用或将要用。第一,组织大叔大妈大骂乱港的政客学生;第二,组织良民大规模反制性游行;第三,安排江湖人员混入示威群中打砸抢伤;第四,找出几个海外敌对份子唤醒人民;第五,限制人和物补入以拖垮他们,迫其撤走;第六,直接实施亮剑霹雳行动。

二、回顾历史,中共劣迹斑斑,恶行累累,罪恶滔天,他们怎么敢认真面对历史?

在一个暴力主导的时代,中共在苏俄支持下,被迫采用暴力手段让自己完全确立,当两次起义失败之后落草到井冈山,变成了十足的土匪,但这个土匪却是以攫取全国政权为主要目的的,比如所谓严重叛国卖国(背叛民国)反华的中华苏维埃政权的正式确立。当时的民国由于没有实现完全的统一,没有和平稳定的大环境,一切都非常自由,所以,这便让共匪乘机迅速崛起,且一发而不可收拾。

关于共匪在当时的崛起,在那个混乱的年代,也许是被逼迫的,是时势造英雄,这个我们不予深究。共匪在极为艰难曲折漫长的所谓革命过程中,也打的旗号正如其历史记载,是所谓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其幌子完全继承孙中山等人的口号,甚至还有所完善和改进,以致欺骗全国人民,尤其是大量青年才俊,纷纷从世界各地涌来,也跟着落草到了延安。这是因为当时的中共,以弱者的身份,向外界所宣示弱者的至高道义形象把不知真相的全世界给完全迷惑了,尤其在美国记者斯诺等人声嘶力竭地吹捧之下。

其实,关于共匪革命走向极权,这是当年出国到苏联学习的蒋介石早就亲眼目睹亲身体验到的,所以他回国之后,首先做出决定(不知这种决定是否合适),必须彻底清理共产党,这才让共军公然与国民党断绝关系,彻底走向武装暴力革命的道路。

总之,中共在一开始时就完全使用阴谋、谎诈、欺骗、独裁等招数蒙骗世界,愚弄世人,不择任何手段,不惜一切代价,无所不用其极,这是当时的无论中共的敌友以及中共本身都是最清爽的。

在国共两党争霸时期,共军杀国军天经地义,因为相互残杀。但是,在漫长革命史上,中共杀自己人绝不次于杀国军的残忍和死亡的人数,比如最臭名昭著的清理AB团的残忍事件,连妇孺老人都不放过,一律格杀勿论,中共就绝不可能面对这段真实的历史。据岩石的《血腥镇压“AB团”的罪魁祸首》一文指出,70多年来,许多正直的老革命家一直在呼吁:共产党应该“实事求是”。“实事求是”应该从平反冤假错案开始,平反冤假错案应该从“肃AB团”事件开始——此事直接涉及毛泽东。“共产党的良心”挺身而出——人民敬爱的胡耀邦在邓小平支持下,领导中共中央组织部经过认真地调查审核,确定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初的江西苏区“肃AB团”事件的确是一起重大冤案,决定提请中共中央为5000多名死难的同志平反昭雪。不料,由于王X从中作梗,这桩重大沉冤又石沉大海。

还有后来的延安整风的冤假错案,刘志丹等人是如何死的,以及建国后人为所制造的冤假错案等等,可以说无计其数。如果世人面对的是中共最真实的历史,世人都不是被蒙骗的,这个完全土匪性质的黑帮政党的专政早就结束了。正因为仍旧要坚守完全盗匪性质的非法统治,这个党,竟然就不敢正视或有所公然面对自己真实的历史,而彻底全面地向人民认罪,并下决心悔改,这也便充分说明,这个政党时时刻刻都是包藏祸心的党,时时刻刻都别有用心和用意,为了维护自己祸国殃民,残害大众的不法统治,随时随地都会将自己凶残邪恶的本质充分暴露在世人面前,甚至是国际舞台上。

有网友指出,中共的“改革开放”本质上是针对“文化大革命”的错误,肯定前者自然要否定后者;但基于毛泽东的法统地位,否定后者却会对中共的统治合法性造成质疑。主张深化改革的一派,大多从避免“文革”覆辙立论。这正是《学习时报》针对王伟光的出发点。但习近平在去年1月5日对中共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说:“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简称“两个不能否定”,却又给王伟光的说法提供了正当性。

“两个不能否定”当然更多是政治立场的宣示,可是这在理论上非但无法化解“改革开放”和“文革”的实质矛盾,在实际政治文宣上更会产生左右手对打的尴尬局面。社科院与中央党校就“阶级斗争”各执一词,就凸显了拿历史为政治需要服务所产生的内在紧张。

如今中共治下的大陆,正如张雪忠律师所说的:在大陆的警察系统中,有一个简称国保的警种。这个邪恶的警种可以非经法律程序,任意跟踪、搜查、关押和殴打无辜公民。这种亦警亦匪的作派,很能反映现政权的法西斯特质。此次,黑社会人员在hk警察的纵容下,对和平集会者进行了肆无忌惮的人身袭击和性侵犯。这表明,在大陆方面的渗透下,hk警务系统也已沦落到警匪一家的地步。实际上,大陆方面不但在hk警队高层安插人手,而且经常邀请警员到大陆

三、回答共匪抹黑香港人争普选的问题:为何香港人过去不争普选现在才争呢?

严家棋先生指出: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不同于没有“法治”的内地,在香港一切行动要有利于“法治”。而“法治”正是“民主”的基础。我在“六四”后说过,“六四不翻案,中国无国庆”,我对《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等条款持反对意见,但我认为,对有长期法治传统的香港来说,在《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有效的情况下,任何“公民抗命行动”,包括“占中”在内,都无法改变《基本法》有关“提名委员会”的规定。“提名委员会”的作用是最后决定几个“候选人”,在美国进行大选时,有一套漫长的、产生二、三个正式“候选人”的提名过程,这是产生“正式候选人”很高的“门槛”。香港没有强有力的政党政治,无法象美国一样由两党产生“行政长官候选人”。在普选前,香港每一个公民都有“提名权”。在普选进行投票时,投票人可以不投“提名委员会”提出的“候选人”的票,而投其它人的票。这在普选中是天经地义的事。八月三十一日有关“提名委员会”和“候选人”资格这一决定,并没有违反《基本法》。今天,二0一七年普选的“提名委员会”将有一千二百人组成,而不是只有三百人,正是北京在事实上“屈服”、是前一阶段香港“公民抗命”运动的重要成果。我希望,“占中运动”的发起人——法律专家戴耀廷、陈健民及牧师朱耀明有责任把这些情况告诉“占中”支持者和无数为香港民主而努力的热血青年。

关于台湾和香港的民主,有网友专门撰文指出,台湾民主是长期抗争来的。47年228事件、79年美丽岛事件(参与者后多成为台湾各政党领导人)等,蒋经国受到压力86年开放党禁抱紧,但未实现全面民主;直到90年野百合花学运才是高潮,6天艰苦抗争终于迫使李登辉接受学生4项基本民主要求,学生撤退但表示如果总统食言会继续抗争。

有人问英国统治的时候,香港为什么不要民主?首先看看英国的殖民地都是怎么获得民主的。美国是和英国打了一仗获得独立,建立民主国家;印度在甘地领导下,以非暴力运动获得独立,逐渐建立民主;加拿大由于美国独立受惠,英国给了它更多自由,但是也逐渐获得了自治和独立。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类似。

香港只是一个城市,和中国有微妙的关系,英国人也有些怕被中国人说支持香港民主就等于变相支持香港独立。但是46年2战结束后,总督杨慕崎制定计划,决定推动香港民主进程,但由于香港人不热衷政治,并且香港在英国治理下,有很多自由、有健全的法制、良好的社会生活环境,杨慕崎计划并未推广开。

60-80年代,港英政府都在推动香港自治和民主,尤其是末代总督彭定康,制定了详细的香港政改计划。但是香港人多关心经济,对政治不是很热心,而且97已到来,政改没有完成。现在,香港人觉察到了各方面不如从前,认识到了自由和民主的重要性,所以走上了印度、加拿大、澳大利亚的道路。

我前面说过,当香港人认识到了自由民主的宝贵,就走上了英国各个殖民地印度、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道路(除了美国是打下来的,其余各国都基本是非暴力抗争,双方有斗争有妥协)。这些国家都是跟英国政府抗争得到的自由和民主,所以无论是什么政府,只要人民对之不满意,人民都会起来抗争。

四、结束共匪专政,唯有让被蒙骗的大陆十四亿国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共匪的邪恶本质和所有历史真相,今天的中共之所以匪性不改,顽劣异常,就是因为这些被蒙骗的国民愚昧支撑的结果。

任何匪帮集团都是枪杆子里出政权的,脱离枪杆子,匪帮集团立刻就做了鸟兽散;任何匪帮集团完全都是依靠谎言蒙骗人民的,一旦谎言被彻底全面揭穿,这个匪帮集团一定也会做了鸟兽散。在中国有一个匪帮集团正是靠枪杆子里出政权的,这个是它公然所宣示的,但却不把谎言蒙骗人民也如此公然宣示出来,比如说“谎言说上一万遍就是真理,谎言里也可以出政权”。而是恰恰相反,共匪一般都在暗地里偷偷摸摸地精心伪装粉饰著自己,比如搞什么假民主假法治假公仆假选举迷哄天下,实际行的全是黑老大说了算的独裁专制飞扬跋扈的流氓制度,什么法只是写在了纸上,真要执行就是骗鬼了,但百姓全都信了,都按照法律去维权,才知道越到高层越黑,致使在漫漫上访路上,损失更惨重,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倾家荡产一无所有。如此较真务实身之力行全面实践了匪帮的依法办事依法行政依法治国之后,才发现,共匪的法治确实只是用来忽悠人的。最后虽然清醒了,但已无力回天,无任何回头路可走,实际已经亏大了,损失极惨重,绝不可能全部收回来了,也便只有让幸存者都来争取真民主,真正为国家、社会和大众做点实事了,这才慢慢形成了今日的民主维权队伍,这也许才是中国当下唯一具有行动力的正能量。除此之外,幻想当局,投机当局,以便捞点个人名利或好处的,都与大社会的公平正义,真正的民主制度毫无关系。

中共本来就是匪帮集团,却打着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旗号欺世盗名,忽悠全民,欺骗了好几代中国人。在台上完全用党天下的陈腐模式治理国家和人民,谎言和暴力便成为其唯一维持其流氓专政的法宝。这样的土匪集团,有人竟然被其迷惑,心甘情愿为其效犬马之劳,这种人不知是愚昧无知还是卑鄙无耻,天生就是一副贱骨头,为了所谓的饭碗,丧尽天良,跟着这个无耻的匪帮集团,把什么缺德的烂事情都干尽做绝了,这也太侮辱自己高洁的人格尊严,而彻底糟蹋自己作为大写的人的好名声了吧?

蒙古人来了,中国被亡国灭种了,满洲人来了,中国被亡国灭种了,共匪来了,刚刚建立的中华民国又被亡国灭种了。中国不断被亡国灭种,总是灭在只懂吃喝嫖赌坑蒙拐骗且力大无穷的野蛮人手里。这让中华文明荡然无存,致使全民族不断堕落变质,完全沦落为强势野蛮人的奴才、走狗和帮凶,比如充分发扬古文化中的垃圾和糟粕孔孟之道给野蛮民族和野蛮人的统治粉饰太平,故意贴名不副实的高尚标签。尤其是被野蛮人雇佣大肆杀戮自己的同胞甚至家人。今天,共匪的帮凶们,只要端著共匪的饭碗,并且还想方设法试图镇压和摧毁正义志士的人,难道不是匪帮的喽啰和马仔还能是什么?你们有什么可以值得骄傲的本钱?你们的活着难道比禽兽还高尚吗?

为此,笔者在此向梁振英喊喊话,在如此匪帮集团,你又图啥呢?做人做到这个份上,你不感到很失败吗?老鼠钻风箱,你难道不是两头受气,何必遭受如此深重煎熬呢?区区一个特首的官衔,来自于共匪的恩赐,并非经过全民的投票选举,如今人民要讨回选举权,你便成为共匪的全权代言人,全面彻底地得罪你的父老乡亲们,你值吗?你又不是共匪的老大,说轻一点,你不过就是一个地方的小官员,说重一点,你其实只是共匪的一条狗。对人民温和理性讲法治一些,你是一条温和善良的狗,否则,你还是一条恶狗,人民想办法打死你,也许才会解心头之恨。难道你没发现,你正在遭受千人骂万人唾的咆哮声中吗?你以为你有国家军队保护着你的安全?你卸任之后,不过正如董建华、曾荫权等人被二两半一边,你还以为你是共匪的头头江泽民还是胡锦涛,可以继续人五人六,退休之后还依然被前呼后拥的?

梁振英赶快辞职吧,并且对香港人民说句公道话和良心话,让香港人民实实在在地得到普选权,以此也许才能还清你已欠下的香港人民的债务。我相信,只要你率先带领你的班子集体辞职,鼎力支持真普选,你一定就会受到全港人民的一致拥戴和热烈的欢迎,全球华人也会感激你的。但你会走如此阳光大道吗?还是继续死不要脸地跟定共匪顽抗到底?你就根本不怕被主子抛弃,抑或被人民彻底消灭掉?这种所谓的特首,确实就对你那么重要吗?

另外有网民如此总结中共意识形态中毒的十大症状:1、一开口便是民族、国家和政府的安危、盛衰和荣辱,但对于自己的基本权利、自由和尊严,却从不思想,对于身边的各种不公不义和无数无辜、无助和无告的弱者,却漠不关心。2、任何人对于民族、国家和政府的批评、对于历史真相的还原和揭露,便认为是汉奸、卖国贼,至少认为是不爱国、不自信、不自尊、不和谐、不理性的表现。3、政府和政府垄断性控制的官媒抹黑、谴责、批判和审判谁,便跟着踏上一只脚、吐上一口痰甚至扔去一块石头,从来不给自己的人性本应具有的良知、直觉和独立思考留下一厘米的主权。4、仇恨情绪的燃点极低,只要是涉及日本的问题,必须是旗帜鲜明的仇恨挂帅,容不得任何妥协和中立,任何对日本的认同、赞赏及平和的态度,钧可以日本人论处,钧可以最残暴的办法来复仇和对待。5、阴谋论的天线高度机警、敏锐,只要是中国的问题和麻烦,都一定是美国和国际反华势力的阴谋。6、制造敌人的冲动强烈,尽管中国在国际上已经够孤独、够自绝了,而且国内的疆独、藏独、蒙独和台独已经被硬生生弄假成真了,但仍然不嫌多,制造一个港独的冲动正在涌动,尽管香港社会的和平、理性和自律已经是举世公认的。7、思考的起点和终点都只有主权,国家、政府和民族,整个思维的工具箱中,永远没有个人、公民、公民个人基本权利、政府公权力边界和政府基本公共责任,明明是一个自己个人权利毫无保障的屁民,却习得了熟练的极权领袖式思维。8、只知中国食物有毒和食物中毒,不知意识形态有毒和意识形态中毒,不知道当今世界只有共产党统治的国家才有宣传部和严格的意识形态灌输、管控和审查,不知道这个国家的一切公开发布的文字和影音信息从学校教科书到微博和微信,都处于官方在严密的监控和审查之下。9、有强烈的权力和财富崇拜冲动,却不知道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不知道世界上只有极少几个国家会因言获罪。10、因为无法克服内心的恐惧、无法认识肉体和物质之外的价值存在,把自己的冷漠和麻木当作冷静和理性,并冷嘲热讽那些敢于为权利和公义抗争的同胞!

五、全民皆动,凡是清醒的中国人只要不再沉默,中国才能真正得救。其实沉默就是对国家和人民的犯罪,是作茧自缚,自欺欺人。

马丁·路德·金说:我们肩负使命,要为弱者说话,为默默无闻的人说话,为我们国家的受害者说话,为这个国家称之为敌人的人说话,因为没有任何出自人类之手的文件,能够使他们成为不值得我们珍惜的人!

曼德拉说:“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别去照亮别人。但是,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热量的人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网民李能指出,【平庸的邪恶】犹太裔著名政治思想家阿伦特提出的关于罪恶的一种哲学思考,与独裁者的“极端之恶”不同,平庸的罪恶往往不易被人察觉,更容易被人忽视。平庸的邪恶,是因平民不思想、无判断、盲目服从权威而犯下的罪恶。比如中国社会中有一群这样的人:号称不关心民主权利,不关心外部世界,不关心人类命运的奴民。他们并没有犯什么伤天害理的罪行,为的只是图自己的小小便宜、或是盲目从众,或是接受当局洗脑,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导致了整个社会群体的混乱、更大的丑恶,对整个社会造成极大的损害:信用损害、道德损害、物质损害,而真正的罪魁祸首却无法从他们当中找到,因为他们每个人并非大奸大恶。阿伦特因此也称之为“平庸的邪恶”。它们拒绝思考,它们行尸走肉,它们假装无辜,它们麻木不仁,它们屈膝下跪,它们与鬼立约,它们用沉默纵容暴行,它们是独裁恶政的最忠实拥趸,最坚定盟友,也是魔鬼在这个世界上培育的僵尸魂灵。

封杀香港真普选再一次暴露了中共反民主的本质

中国人大八月底推出的香港2017特首普选方案中,规定特首候选人只能由提委会提名,提委会可推出二至三人参选特首,参选人必须获得半数以上提委会成员的同意,另外附加了选举人“爱国爱党”这一基本法从未提及的条件。这一方案意味着排除公民提名的可能性,香港社会舆论批评北京政府没有顾及港人民意,因此,这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普选,也是对“一个两制”承诺的背叛。京官侈言“中央是香港最大的民主派”、“提名委员会是块美玉,越看越可爱”等谬论,更是挑战港人的良知和道德底线。习大大主导下强制推行的香港假普选方案再一次暴露了中共反民主的本质,理所当然地受到香港市民和中国大陆民主力量的强烈抗议!

一、香港人争普选,为何中共不给港人普选权?

按照聪明人的办法,在今日时代,世界民主大潮的巨浪不断冲击下,相对于中国大陆绝大多数被中共蒙骗的国人来说,既然聪明绝顶、素质很高的香港人誓死争普选,你就给他们普选权,落个顺水的人情,实际就是贯彻落实了中共当初收回香港时的“一国两制”承诺,还赢得世纪伟人的无限风光,永载人类文明史册,何乐而不为?但习近平的脑袋和思维似乎是榆木疙瘩,他不但丝毫不这么想,也绝不会这么做,而是仍旧顽固不化,固守专制,完全一副中共传统的盗匪思维模式,仍旧要誓死与现代人类文明决一死战,负隅顽抗。

全国人大八月底推出的香港2017特首普选方案中,规定特首候选人只能由提委会提名,提委会可推出二至三人参选特首,参选人必须获得半数以上提委会成员的同意,另外附加了选举人“爱国爱党”这一基本法从未提及的条件。这一方案意味着排除公民提名的可能性,香港社会舆论批评北京政府没有顾及港人民意,因此,这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普选,也是对“一个两制”承诺的背叛。京官侈言“中央是香港最大的民主派”、“提名委员会是块美玉,越看越可爱”等谬论,更是挑战港人的良知和道德底线。习大大主导下强制推行的香港假普选方案再一次暴露了中共反民主的本质,理所当然地受到香港市民和中国大陆民主力量的强烈抗议!

最近香港人奋起争普选,按照中共说法,不只是激进民主派,泛民主派全都上阵了,尤其是全港学生罢课争普选运动,连小学生也参加停课开始积极行动了。假若中共的所谓“民主”确实好,是实实在在地兑现了当初的承诺,一向精明、理性的香港人也没有那么傻,而无事生非,根本没有必要非得给中共政府找麻烦不可。

针对香港人坚决争普选,习中央却坚决不给香港人民这种权利,而是要继续赖皮下去,把其当初的承诺完全作为谎言应付下去,以致对香港的普选造成无限期的拖延。为此,勇敢的香港人固然就要誓死力争,绝不可能退让的。于是便有人怀疑,中共也许会血腥镇压香港人的坚决抗争的。假若中共确实镇压香港人民又该怎么办呢?毫无悬念,香港毕竟不是当年的北京,香港实际乃是全球人民的香港,只是在形式上属于中共的管辖,如果中共真的胆敢对香港撒野动粗,中共就会百分之百地成为世界上的孤家寡人,也便只有与朝鲜金世家为伍,而永久性地抱团取暖,惺惺相惜,直到被彻底灭亡。

但见习总自上任以来,一直没把金世家正眼瞧,使得金三世忐忑不安,因为习总亲自专访了韩国、蒙古等许多周边国家,却就是没把中共最老且最友好的朋友金三世放在眼里。致使金三世想背叛中共又无能为力。很明显,金三世背叛中共唯有投靠美国,但投奔美国的代价就是金三世必须只有学习尼泊尔国王自去王位,完全还政还权于民。所以,这让金三世左右为难,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

胡锦涛退位时,让习既不走老路,也不走资本主义的邪路,让习必须只有完全学习他的样子,而固步自封,按部就班,原地踏步,循规蹈矩,做个毫无作为和建树的看守总书记,以此也来充分展示习近平的没出息。于是习确实依样画葫芦,完全循规蹈矩按部就班了。习虽然比胡锦涛稍有力度地反腐了,确实拉下一批大盗和窃贼,但这对于无官不贪无官不腐的中共官场来说,仅仅只是冰山一角,九牛之一毛,根本不可能非常彻底到位的,因为那样的结果,正如前些年有人说的,中共的官员,处长以上的全枪毙,绝没有一个是冤枉的,科员以上的全枪毙,可能有极少数人被冤枉了,而省部级以上的全枪毙,漏网的才是绝大多数。如此腐烂透彻的贪腐官僚集团,由腐败分子反腐败,只能作为政治斗争的内部需要,为新任主子集权确实是屡试不爽的,但要彻底解决中国腐败的根本问题,显然是绝不可能的。

关于这些,习近平一定不傻,也清楚得很。但习近平就是不愿意迈开实质性的一步,主要问题依旧在于中共体制内的退位元老的坚强制约和左右。因为他的权力来自于这些人的信任与支持,如果他不为这些元老效忠,他现有的权位就一定不保。所以,习近平必须誓死捍卫党专不倒,即便面对香港问题,也绝不退让,宁愿意再次在国际社会完全撕破诚信承诺的画皮,也必须只有这样坚守谎言下去,这便是香港问题只能依旧停留在传统状态的根本原因。

其实,如果习共兑现普选权于香港人民,香港只是在形式上实行了完全彻底的自治,当然绝不是分裂,因为军队还在中共的手里,毕竟军队没有国家化,这才能成为真正实质意义上的一国两制。而眼下的香港,似乎越来越大陆化了,香港的警察也完全沦落为维护共匪专制的得力帮凶了。

二、习近平怎么能否定习近平呢,习近平绝不会自欺欺人的。

杨彼得先生最近发文《习近平封杀习近平》指出,近一段时间,很多人热烈地讨论习近平“依宪治国”、“依宪执政”讲话被党宣部门封杀的话题,以为党内有一股保守势力,刻意排斥、封杀、湮灭习总“与现代文明接轨”的思想、理念与命题,并且感叹习近平被身边的太监、侫臣和近侍给挟持、摆布、操控、愚弄了。对此,我深不以为然,我认为,这是地道的乡愿。

习近平自认是改革派,有魄力有决心全面深化中共的改革事业,但他显然不是一个很多人以为的那种“与现代文明接轨”的领袖。邓小平是公认的中共党内改革派,但1989年“六四”之后,邓小平坦言,他所推动的改革不是资产阶级自由化人士所要的那种改革。当有人称赞习近平是一个“与现代文明接轨”的政治家的时候,恐怕习近平也会说:我们接轨的现代文明不是他们所说的那种现代文明。

习近平成为胡锦涛的接班人,传说是因江泽民和曾庆红的力荐,显然也是党内各派势力都能接受的。党内大佬们最欣赏的,乃习近平既是“红二代”,可保“红色江山永不变色”;又是自基层一步一个脚印地上升,对中国国情有深入了解。中国共产党口中的所谓“国情”,就是国内发展严重不平衡,经济上不平衡,政治、文化、教育上的不平衡更甚,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并走社会主义道路。习近平固然是党内“开明大佬”习仲勋的儿子,但想要他排除权贵集团的势力提出激进的政治改革主张是不可能的。

习近平的雄心壮志,一言以蔽之,就是带领中国超越美国,做世界老大。习近平担任中共总书记后,念兹在兹的政治口号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中国梦”。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经常体验的是国际关系的冷暖,这不能不深刻地影响到他的政治理念。所谓“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主要是一个民族主义主张,习近平要争的,是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国内问题尚在其次。

担任中共总书记不到两年,习近平已经号称与毛邓同样强势的中国最高领导人,甚至有人认为,习近平比毛邓还要强势,原因是三人掌握的国家资源大不相同。我们不能说中共党内不存在保守势力,我们也不能说,习近平的强势权力因七常委分工而的确受到了制衡,但如果真的有人胆敢封杀、歪曲乃至篡改其政治思想的基本面,而这种做法又违背其本人意志,他是有权威予以纠正甚至反击的。

该文还指出,现在习近平担任中共总书记,既没有高高在上的老资格常委、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央顾问委员会,也没有党内文件明文规定,某几位“老同志”负责把握政治大方向,江泽民等人对中国政局演进固然仍有很大影响,但习近平毕竟是当家人。既然胡锦涛温家宝可以废掉陈良宇这种江泽民的左膀右臂,而习近平可以拿下周永康、徐才厚,如果中宣部主管真的被视为跟自己唱对台戏,习近平想要废掉他的前程,应该一点不难。

党内保守派,与其说他们有一种坚定的政治信仰,不如说他们在维护自己的特殊利益,他们注定是一群见风使舵者。既然中共党内没有了邓小平,也就不可能再有敢于封杀总书记讲话的胡乔木。政治上有所谓“西瓜偎大边”效应,在中国,这种政治效应只会更强烈。

今年春节后,习近平有一个针对省部级干部的重要讲话,作为中共党内文件传达到厅局级,我碰巧“被传达”。在讲话中,习近平明确否定西方“三权分立”式民主,否定一人一票式选举,对李源潮担任中组部长时期试行的“公推公选”、民主测评提出强烈批评。其中专门谈到当时社会上热议的“宪政”问题,明确否定知识界、舆论界的“宪政”主张。习认为,被某些人热炒的“宪政”,其本质是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企图在中国推行多党轮流执政。

该文最后指出,事实上,“依宪治国”、“依宪执政”之说根本就无法深入展开言说,在“现代文明”的意义上,其本身就是两句口号、两个毫无内容的空壳。《中国人民共和国宪法》不过是对中国政治现实的描述,所谓“依宪治国”与“依宪执政”,说穿了就是承认现实、维持现状。反过来,维持政治现状,就是“依宪治国”、“依宪执政”。

三、习近平被撒旦的邪灵完全套牢,一心想维护红色帝国的江山。

其实,自习近平主政以来,中共的一切政策没有丝毫改变,相反倒是加强了无数倍。只是由于外界力量太弱,发现根本无任何力量可以改变现状,才对习近平再次充满很多不切实际的仅仅是出自于个人的想入非非的幻想和期望罢了。习近平就是习近平,中共新任党魁,正如习近平自己所说的,毛时代毛说了算,邓时代邓说了算,江时代江说了算,如今,他不能也学胡锦涛自己说了不算。实际上,中共政权发展到今天,针对该政权存在的重重危机,中共当朝元老一定都无不拍手称快地赞同习主政时就必须由习说了算。因为,只有习近平才能确保党专不倒,他们的腐败私利也才不会遭受丝毫的损失,还保证他们逍遥法外,继续我行我素。

所以,今日中国,实际就是习说了算的社会,一切大政方针都是严格按照习的旨意运行的。也就是说,拆毁浙江全省的大教堂和十字架,这肯定不是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说了算的,而是习老大的旨意,夏宝龙只是贯彻落实了习指示,据说还要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展开的。实际上,当前中共对于基督教会的干预和打压,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基本就是风声鹤唳的。这便说明,习共下决心维护党专不倒是铁了心的。

共匪政权,从发起的那一天起,其骨子里就渗透了谎言和暴力的念头,尤其是其始祖马克思无神论的提出,就为撒旦邪灵的完全绑架和套牢大开方便之门。由此可知,共匪政权在一开始创业时其骨子里就已充满了邪恶和罪孽。那么直到发展到今天,实质其给人类世界确实没有带来丝毫的益处和成就,有的只是祸患、灾难和困扰。共产主义运动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试验失败后早已全部瓦解崩溃烟消云散了,尤其在基督教主导的国家几乎没有取得丝毫生存与发展的空间。但在无任何固定信仰的专制国家里倒是全面兴盛了起来,并且仍在拚命地打压公民社会的成长。因此,指望自上而下的变革纯粹就是痴人说梦,指望自下而上地推动民主转型也很难有机会、空间和土壤。因为在共匪专政下,全民被强权蒙蔽、愚昧欺骗、小利诱惑、暴力威慑,全民都完全成了撒旦邪灵的被掳者,陷在至高公义的耶和华神所认定的罪的辖制里,人人都是罪孽深重的大罪人,也便只有相互煎熬逼迫,永远熬斗在专制酱缸中直到生命结束为止。如此说来,罪孽深重的中国人如果要自救一定是绝不可能的。尤其当发现中共政权原来如此邪恶极致,全民又都如此败坏堕落,有人便梦想仅仅凭借自己的一腔热血和正气救中国,当然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这些所谓的救国救民的人自身就陷在罪里,被罪包裹辖制,且对自己的罪根本不认识,也绝不想有所认识或反思,或者还有所忏悔,并彻底悔改的。

有人说,实行宪政民主制度可以将坏人变成好人,将好人变成更好的人。大道理虽然如此,但是,真正在民主国家,哪个大坏人可以有机会竞选总统的?还不都是该国虽然不说最优秀,实际也是差不多非常优秀的人才会有资格和能力参与竞选的。在土匪营里,土匪们要一人一票选举产生他们的黑老大。其结果,还是势力大的当成了黑老大,稍微清廉且很有才干的只能全部靠边站。因为这种体制它是一种逆淘汰的机制和效应,表现越纯正的越不受群众欢迎。一般情况下,凡是势力大的黑老大资源多、门路广、心黑手辣、什么坏事都能做得出来。所以,土匪营里只能产生最黑的黑老大,绝不可能让你真正一人一票,平等民主,完全符合民主程序和法则的,而是在此过程中,全部都要变相扭曲完全变味的。比如中共政权更换新老大,一般也会做样子搞完全公开的民主选举的,但在整个过程中只是走一下过场而已,给被蒙骗的大众看看。也许这种过场,就是命定的一种仪式,必须要走一下的,才是名正言顺的。难怪陈水扁老婆在陈水扁当选总统后,就很底气十足理直气壮地说,我老公是一人一票民主竞选上台的。固然在她的心理,她就很蔑视大陆的中共元老所指定的历代最高领导人。

据海外媒体披露,习近平曾对家人说:“党和人民把我推上了这个位置,为了避免亡党亡国,我必须全力肃贪反腐!只反别人不反自己是反不下去的,我要用黑布蒙眼挥大刀反腐,如果砍中了你们,我会非常心痛,但请你们谅解,我别无他法。”由此可知,作为中共今天的党魁,习近平没有任何糊涂,而是非常思路清晰地在履行着中共黑老大的职责。这对于中共政权来说,确实是再合适不过的最高领导人。但对于民主派来说,一定都是大失所望的。

四、结束共党一党专制,唯有普及宪政民主常识,唤醒全民觉悟,奋起争取民主。

香港人誓死抗争普选权是必须的,大陆民主维权人士的迅速扩展与崛起也是最有必要的。但如果仅仅只停留在漏洞百出的思维定式里,很多事情还依然是非常难以成就的。无论港澳和海外华侨还是大陆华人,给不知道宪政民主好处的任何人传播宪政民主知识,必须从每一位民主维权人士自身开始彻底排除共匪的一切毒害,而彻底全面地洁身自好,不给撒旦的权柄留下任何的破口和空隙,中国民主化道路的开辟才会越来越宽广,直到彻底完成为止。

很明显,如今的中国人争民主,或者给自身维权,仅仅凭借的只是个人的血气和义气,而且只看到别人的不是,总是看不到自己的任何问题。这固然极难掀翻一个暴政,首先很难团结成一股声势浩大的力量,或者团结了即便推倒了,也会很容易地再复制一个暴政集团。根据古今中外无数史实,我们很容易发现,仅凭血气和义气,当受害者全部被唤醒并聚集在一起时,受害者对于一个强权暴政的反抗确实都很凌厉,而且确实会取得立竿见影的成效。当然,其所产生的新政权,一定也是仿照旧政权的样式一模一样建立起来的,因而,这便为下一次的被推翻做好了准备。中国历史上,即便就是被中共称之为有所创新和突破的洪秀全革命,中共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基本都是走的这种套路。洪秀全起义所扛的大旗带有基督的宗教色彩和平等观念,当然只是一个羊头。共产党革命则明显地把马克思加秦始皇充分结合起来,所以,中共独裁者便高于洪秀全地为自己打下了江山,直到专制至今。

由此可知,结束共匪专制,中国的所有民主维权人士们,必须首先学会遵行天道。否则,各行其是,自以为正,绝不自我认错认罪并有所全面彻底的悔改,而相互挤压煎熬,光是这种内斗消耗,就足以把本来就不够强大的民运彻底消解了,更不要说能够集中资源、力量、信心、勇气和精力,一鼓作气、齐心协力地彻底结束共党专制了。

责任编辑:石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