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看到这一幕紧锁眉头 愤怒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0日讯】在中共一路高歌,吹捧经济发展突飞猛进的今天,在橱窗经济的掩藏下,中国农村到底还有多穷?中共党媒自爆,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2013年到贫困农村考察时,看到农村的贫困现状以及村官的不作为,他愤怒了。

10月17日是国际消除贫困日,也是中国首个“扶贫日”。中共新华网报导,习近平批示,要大力开展扶贫开发工作。

报导还回忆了习近平在2013年到太行山深处的特困村——河北省阜平县龙泉关镇骆驼湾村、顾家台村看“真贫”的情景。

在阜平顾家台村的座谈会上,习近平说:“我非常不满意,甚至愤怒的是扶贫款项被截留和挪作他用。”

据报导,骆驼湾村、顾家台村农民人均纯收入都不到1000元。顾家台村村支书顾叔军向习近平表态要翻番奔小康。习近平说,翻番人均收入也才两千,离小康还有很远距离。顾叔军回忆,习近平说这话时,紧锁著眉头。

然而,在中共大力鼓吹中国走向所谓的致富之路,即使到了2013年,贫穷的不仅仅是以上的这些村子,据报导,湖南省湘西州花垣县十八洞村特困户施齐文老人,家里的唯一“电器”也就是一盏节能灯。

中共农村为何贫困

中共治下的中国社会有一个很特殊现象,就是农村和城市的划分,它像一道鸿沟将城市与农村截然分开。

中共建政两年后实行的户籍制度,不许农民进城工作居住。有农村户口的人不能去国家粮店买粮,子女也不能进城上学。农民的子女只能再做农民。

《九评共产党》一书披露,直到改革的年代,“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但九亿农民除了在家庭承包制取代人民公社的最初五年,收入有所提高、社会地位相对改善之外,他们被紧跟着的农工产品价格倾斜所逼迫,再度沉陷在贫困之中。城乡居民收入差别急剧扩大,贫富悬殊,农村重新有人成为新地主、新富农。新华社发表的资料表明,1997年以来“粮食主产区和多数农户收入持续徘徊甚至减收”。也就是说,农民在农业中的所得不是增加了而是减少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由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1.8比1,扩大到3.1比1。

城市化是这些年中共所谓的“新农村”建设的内容之一。中共为何热衷?署名郦剑锋的文章表示,那是因为当局看中了比金子还贵的农民的土地,并不是要关心农民的疾苦。另一方面,就是农民都被城市化了,“被上楼”了,那你在城里能干什么呢?坐吃山空也得需要钱吧。土地历来是中国人民的命根子,一旦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生活非但没有保障,那只有心甘情愿地对政府俯首帖耳了。

一名有良心的农业记者李昌平在今年走访了一些中国贫困地区,他发现中国贫困并不是因为农民素质低、没文化、愚昧、自然环境条件差,等等。他撰文表示,把贫困的原因归结到穷人本身,好像贫困与当局、制度、主流人群没有多大关系。他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贫困源于没有权利,贫困源于主流社会设计的不合理制度。

时至今日,农村还是只有贫穷,作为农村主人的农民只有拚命干活辛苦劳作,数亿农民工还不得不舍家撇业到处打工,做苦力一般的同时还要备受各种歧视,户籍歧视、就业歧视、同工不同酬、子女教育、医疗等各种保险,承受心灵煎熬。

去年12月25日,中共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代表中共国务院向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农村扶贫开发工作情况”时表示,到2012年底,中国贫困人口仍有近1亿人,西藏、甘肃、贵州、新疆、云南和青海6个省份,贫困发生率超过20%。”

10月16日,首届“10•17论坛”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办。论坛表示,参照国际标准,中国贫困人口还有2亿。贫困规模大,贫困面广,贫困程度深,仍是中国的基本国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