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韩边交火边谈统一 金正恩频露面展示权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0日讯】(新唐人记者李元翰综合报导)朝鲜高层代表团访韩后,外界憧憬朝韩关系有望破冰。但随后,朝韩军方两次交火。10月19日,韩朝在38线附近发生第3次交火,交火持续10分钟,未造成人员伤亡。韩军消息人士称,朝鲜很可能是为了试探韩方的应对态势。另一方面,近日韩朝双方都呼吁朝鲜半岛南北和平统一。而外界关注的金正恩又恢复了往昔的频频露面,朝中社10月19日报导金正恩指导朝鲜空军训练,并携夫人看望了亚运代表团。

韩联社据韩国联合参谋本部消息,从19日上午8时10分许开始,10多名朝鲜军人不断向坡州市韩朝非军事区内的军事分界线靠近,韩方进行了多次警告广播,之后于下午5时40分许进行了警告射击。随后,韩军在最前沿哨所附近发现疑似朝军发射的两枚子弹弹壳,并立刻向朝军地区进行回击。双方交火大概持续了10分钟,没有人员伤亡。

韩国国防部发言人金玟奭20日在例行记者会上称,朝军针对韩方进行了瞄准射击,朝军的这种行为属于挑衅行为。朝鲜20日发来电话通知,谴责韩方针对在韩朝军事分界线附近巡逻的朝军士兵进行射击,并称若韩方继续挑衅,朝方会采取意想不到的报复措施。韩朝近日前两次交火,朝鲜媒体警告第二次高层会谈正“面临流产的危险”。

韩朝上一次交火是在10月10日,当天朝军向韩国民间团体散发的对朝传单开火,韩军进行了回击。此前10月7日,一艘朝鲜巡逻艇向南越过西海“北方界线”约0.5海里,韩军进行了警告射击,朝鲜巡逻艇开炮对射。韩方开了大约90炮,朝方回射了数十炮,双方只进行了警告射击,而没有进行瞄准射击,没有造成任何损失。

10月15日,朝韩时隔近7年在板门店举行了将军级军事会谈,但无果而终。朝方重点提出了对朝散发传单和诽谤金正恩问题,并再度提及划定西海和平区的问题。该问题曾于2007年在第二次韩朝首脑会谈上时任韩国总统卢武铉和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讨论过。

不过,韩国延世大学教授文正寅认为,韩朝必须在军事领域积累一定信任的情况下才可能重新启动将军级会谈,因此本次会谈能举行本身就非常有意义。也有分析认为,朝韩重启将军级军事会谈,是为10月底或11月初双方可能举行的第二次高层会谈预热。

朝韩在朝鲜半岛西部海域的边界划分上一直存在分歧。朝鲜战争结束后,停战协定划定了朝韩陆地军事分界线,但海上分界却留作悬案。当时,韩国单方面在其控制的延坪岛等5个岛屿设定了一条“北方界线”作为海上分界线,但朝鲜不予承认。1999年,朝鲜划定一条更靠南的海上分界线,对此,韩国也不予承认。朝韩双方在此附近多次发生军事冲突。

朝鲜战争1953年结束时,朝鲜与美国签署了停战协定,韩国没有在停战协定上签字。60余年来,朝鲜半岛维持着停战状态。依据国际法,交战双方只有签订终战和平条约,才算战争真正结束。朝鲜一再要求与美国签署和平协定,而美国的一贯态度是朝鲜必须先履行弃核承诺,然后才能开始谈判和平协定问题。

朝鲜外务省发言人10月4日发表谈话称,朝鲜发展核武器是美国半个多世纪对朝敌视政策、核威胁、扼杀战略导致的必然结果。朝鲜外相李洙庸9月27日在纽约联合国大会发表演讲时表示,只要美国停止针对朝鲜政权的不友善政策、不再威胁平壤政权,核问题就可迎刃而解。

朝鲜一直担心美国武力推翻平壤政权。在1992年韩朝签署《朝鲜半岛无核化宣言》之前,美国一直在韩国部署有大量核武器,这些核武器直到1992年才从韩国撤出。

美国前任国防部长帕内塔在10月7日出版的回忆录《值得奋战:领导战争与和平》一书中写道,美韩曾计划在朝鲜半岛发生战事时,动用核武器对朝鲜进行打击。对此,朝鲜拥护和平全国民族委员会发言人10月16日发表声明称,美韩每年以“年度防御训练”为名开展大规模侵朝战争演习,旨在把对朝核打击计划变成实战。

中国社科院朝鲜半岛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崔志鹰指出,虽然上世纪90年代初全球的冷战结构已经解体,但是至今朝鲜半岛的冷战结构依然存在。在半岛南北军事分界线附近依然陈兵百万,对立双方严重军事对峙。因此各方应通过重启六方会谈,共同商讨朝鲜半岛冷战结构的转换问题。只有将目前朝鲜半岛冷战遗留的停战机制转换为和平机制,解除对立双方的军事对峙,消除朝鲜的安全担忧,实现各方关系的正常化,才能逐步解决朝鲜核问题。

中国外长王毅9月27日在联合国大会上表示,六方会谈仍然是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唯一可行且有效的途径,尽快重启六方会谈是当务之急。

朝鲜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徐世平10月2日接受路透社访问时称,朝鲜没有进行核试验或导弹试验的计划。他说:“就六方会谈而言,我们做好了准备,而且我认为,中国、俄罗斯和朝鲜都做好了准备。”“但是美国目前不愿意参加这一会谈。因为美国不愿意,因此韩国和日本也无意参加。”

在10月10日由韩国政治学会、民主和平统一咨询会议和统一研究院主办的“韩半岛和平统一”国际学术大会上,前美国朝核特使罗伯特‧格鲁奇表示,“过去20年间韩国和美国之间的朝核战略失败了。”格鲁奇前特使在把因朝鲜1993年退出《核不扩散条约》而引发的第一次朝核危机转换成签定《日内瓦协议》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格鲁奇前特使提出的朝核解决对策是协商,“首先应该无条件重启对话”。他解释道,“首先要开始无条件的低调讨论,确认朝鲜是否有意想把核问题拿到桌面上进行讨论,哪怕是原则性地也无妨。由此就能确认朝鲜是否想以积极的弃核为前提获得朝美关系正常化的意向。”

奥巴马政府上任以来,对朝鲜一直采用称为“战略性忍耐”的政策,即拒绝与朝鲜和谈,通过施压遏制,等待朝鲜就核问题作出实质性让步,再与之进行核谈判。但过去几年来,这种政策除了招来朝鲜的反抗外,并没有什么其他效果,反致朝核问题不断恶化。多名美国前高官均分析指出,挑衅对峙并非朝鲜的真正目的,而是希望把美国逼上谈判桌。

韩国仁川市前市长宋永吉9月30日表示,奥巴马政府的“战略性忍耐”、朴槿惠政府的“统一鸿运论”背后都预设了“朝鲜崩溃论”的前提。他们以为,继续对朝施加压力,朝鲜不久就会崩溃。国际外交基于行为规范和茫然的希望来推进,难以取得预计效果。

他指出,没有军事进攻难以实现政权更替,然而对与韩国唇齿相连的朝鲜进行军事攻击,将导致全面战争。因此,不能选择军事攻击,还是要回到对话上来。朝鲜、韩国、美国都需要同时变化。朝鲜曾阐明过金日成主席的遗训是实现朝鲜半岛非核化,有必要再度开启朝美间实际接触的六方会谈。

金正恩近期因脚伤休养40天后再度频频露面,外界有关朝鲜政变等种种猜疑随之逐渐消退。继金正恩10月14、17日视察科学家、教育家公寓,朝中社10月19日报导,金正恩对朝鲜空军飞行员起降训练进行了现场指导,当天陪同视察的有朝鲜“二号人物”人民军次帅黄炳誓、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崔龙海等。金正恩还携夫人李雪主会见了仁川亚运会和近期世界锦标赛金牌得主。



美国《华盛顿邮报》10月14日发表题为《金正恩复出 朝鲜变得更开放》的报导称,此次金正恩“失踪事件”揭示了朝鲜金家政权的一个变化:金正恩相对于他的父亲和祖父来说,是一个更为开明的领导人。此前朝鲜媒体几乎不公开前两代领导人身体上的疾病。

报导称,金正恩此次复出还传达了一个重要的消息,这对平壤来说尤为重要。在首尔的朝鲜问题专家彼得‧贝克(国际危机集团东北亚负责人)说:“这说明金正恩的权力很稳固,比很多观察家认为的稳固。在金正恩未露面的这段时间,朝鲜并未出现什么问题,这说明朝鲜比想像中的更稳定。”

10月4日,金正恩最信任的三名高官黄炳誓、崔龙海、金养建等朝鲜高层突访韩国,并参加仁川亚运会闭幕式。当天,朝韩高层接触商定在10月底或11月初举行第二次高层会谈。韩国政府15日向朝鲜提议,于10月30日举行第二次高层会谈。目前朝鲜尚未回应。韩国青瓦台外交安全首席秘书朱铁基10月19日表示,韩方希望韩朝第二次高层会谈能顺利举行。



韩国统一准备委员会副委员长郑钟旭表示,“(朝鲜高层访韩)是金正恩时代韩朝关系的转折点”,“朝鲜此举不像过去那样因军事压力或经济贫困的逼迫,而是朝鲜领导人切身感到需要为韩朝关系寻找突破口,为韩半岛开辟了新的可能性”。

在10月10日首尔的“韩半岛和平统一”国际学术大会上,郑钟旭表示:“朝鲜最近发生的变化是现在就要为统一做准备的重要原因。(现在朝鲜)和中国领导人邓小平1978年推进改革开放时有很多相似之处。”他说:“朝鲜市场经济最近充满活力。大多数居民依靠市场,还出现了通过和中国人做生意积累财富的‘红色资本家’。”

韩国总统朴槿惠10月17日出席亚欧首脑会议的自由讨论会时,强调韩国不会放弃与朝鲜进行对话,构建和平统一的基础。她说,韩半岛统一后将成为东北亚、亚欧和世界和平的基石。

朝鲜外相李洙墉9月27日在联合国大会发表主题演讲表示,实现朝鲜半岛南北统一的唯一方式是按照邦联制原则两大体制共存,其他方式都是不现实的。

韩国则主张建立紧密程度更高的联邦制国家。朴槿惠3月28日在德国德累斯顿工业大学发表演讲时,提出旨在构建和平统一基础的三大方案。其中包括优先解决韩朝居民的人道主义问题,为韩朝共同繁荣构建民生基础设施,恢复韩朝居民之间的认同感。韩国政府还专门成立统一准备委员会。而朴槿惠的方案被朝鲜指责为想“吸收统一”。

朝鲜10月10日再度呼吁建立“高丽民主联邦共和国”。这个国名是金日成在1980年提出的,其特点是建立一个较为松散的联邦制国家。按照朝方的统一方案,尽快实现统一的最好办法,是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和两个政府为基础建立联邦制国家。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朴键一说:朝鲜战争停战之后啊,大家觉得靠战争的办法统一是不可能了,必须通过和平的方式,那么和平的方式呢也是靠我吃掉你,你吃掉我,也不行,所以金日成主席在不断的构思这个统一方案的时候,他把这些话都说出来了。在一个“高丽民主联邦共和国”这个框架下我们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但是呢我们搞两个政府,你管你的那一块,我管我的那一块,然后联合国这个地方我们搞一个席位。

朝韩各自提出的联邦统一方案既有共同点,又有差异,朝韩和平统一之路就看双方如何求同存异。韩联社10月1日报导指出,韩朝在2000年第一次首脑会谈后发表的《6‧15共同宣言》第2项中就“统一方案”达成协议,具体内容为,韩朝承认韩方有关韩朝统一的联邦提议与朝方低阶段的联邦提议存有共同点,今后双方将朝着该方向推进统一。

中国军事报刊前编辑田一枫指出,朝鲜提出的动议,无论是出于实现民族和解与统一的积极考虑,还是打破外交孤立的策略性举措,至少在缓解当前朝鲜半岛的对抗气氛,保持半岛的和平稳定方面,无疑是有益的,也是值得鼓励的。至于共建“高丽联邦”的动议,能否得到韩国的响应,这个进程是否能尽快启动并且顺利发展,也还要看南北双方的互动情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