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铭:向那些勇于呈现真相的新闻工作者致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隔了好些日子,当我回想起自己亲眼目睹龙和道特首办外,警察偷运武器进入政总的一霎,有一个画面是难以忘怀的。

那一个烈日当空的下午,我和男友前往金钟。然后,我们听有人叫大家到特首办外声援,便赶过去了。当时,特首办外早已聚集了不少市民和记者,我们只站在安全岛上,前面的马路堆满了人,从嘈杂的讨论声中,听到了人们疑问、担忧和恐惧,我身旁有一把约五级高的铝折梯子,上面站着一个挂着港台记者证的长发女生,手持摄录机。

人太多,矮小的我仰仰头,终看见了在最前线谈判的市民和警方。

具体的内容忘记了,之记得拿着大声公说话的是一个女警,说不会攻击市民,只是希望是民让他们运送物品。扰让了好一会儿后,警方把一桶又一桶的武器运入政总。有前线的人呼喝要阻止,但市民还是眼白白让武器送进去。这是警方第一次用瞒骗的方式对待示威者。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见了,包括记者们。那一刻,我看见身旁的女记者,在那关键时刻放下了摄影机。我不想深究当中的原因,毕竟每一行业都有其特定的做法和专业判断,只希望记者能把真实呈现给更多人知道,这只是一个无能为力的小市民卑微的期盼。

最后,我没有留意港台的新闻,只知道TVB一如所料,只字不提警察欺骗市民的事宜,却大肆报导示威市民如何不人道地阻止警察运送食物。

这就是我们一直相信的真实。

我也很想相信电视所看到的,但当我一次又一次发现它与现实的差落时,难免会心痛和失落。

我固然知道前线抗争者观看事实时总有盲点,就是因为只看到片面的事时,能把所有的片段拼凑成一个较为接近事实的画面。

可是,报纸电视上所描述的城市,彷如令一个世界,它令我徬徨、惊惧,我可以想像只看着电视的我如何憎恨著走在街上的人──一个追求理想却被当成激进份子的自己。

我会照样看电视,看着许sir如何为警队护航而隐去警方对市民的伤害,会听听消防人员和救护团队如何引用数据讲述社会瘫痪程度,看看公务员代表如何热爱工作……无可否认,这也是事实的一部分,但我只希望主流媒体可以对示威者公道一点。我们不期望你会拍下我们的民主墙、自修室、民主讲堂……自少,在我们与警察对峙之时,你可以把你亲眼所见的呈现出来。究竟谁比较粗暴,谁比较克制,你有眼见的。

今天,友人跟我说,传媒把示威者美化成有思想、争取公义、勇于抗争的人,丑化反占中的人是没有知识、维稳、没有思想的人……我笑了,然后很想哭。究竟谁把什么人美化或抹黑,怎样也说不清了。

说“拳打脚踢”是煽动的字眼,好,把真实镜头呈现出来吧,观众是有眼见的,除非那镜头也被隐去。

那些安然坐在办公室而不相信前线人员的在上者,可曾记起当初成为新闻工作者的热诚和良心?还是善忘的他们,只沉醉在审查下属的工作中?真好奇他们面对那些被推撞甚至殴打受伤的下属,会有何感受,但我们固然不是他们心里面的虫,也不会知道他们真正想的是什么了。

我只知道,前线的记者们正紧守岗位去发掘真相,或许,越接近真相就会越危险,他们越危险,但他们无畏无惧,比部分市民走得更前,只为真相,纵然真相未必公诛于世,纵然会受伤流血,他们都希望用眼睛见证著城市所发生的一切。

然而,还是一个又一个流泪流血的夜晚。学生被打,市民被打,连记者也被打。电视报纸的记者被推撞,或会换来几秒钟的报导或几个字的报章篇幅,网媒记者被打,叫天不应叫地不闻,只能自己为自己发声,还可能要背负着捏造新闻的骂名,为的是什么?

看见那一个个被打伤的记者,只有不安和心痛。旁边的描述努力把当时的情况重组出来,只能靠自己,他们的冷静和坚强,只能在文字和图片以外意会和想像。

一个个头破血流的伤者,最真实的访问,恐怕是某些电视台不会出现的煽情画面,可是某些记者们拼死拼活而得到的真实。

衷心向那些勇于呈现真相的新闻工作者致敬。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