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联盟靓妹执委:被捕支援组的一肚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1日讯】(新唐人记者任浩综合报导)占中秘书处为能在第一时间为被捕示威者提供帮助,要求大家提前提供详细个人信息,引来很多民众的怀疑,为此,土地正义联盟的靓妹执委发表文章“‘被捕支援组’的一肚气”,向大家解释这则个人信息短讯的重要性。

曾任第五十六届学联副秘书长、第四十五届岭南大学学生会外务副会长,现任土地正义联盟执委、捍卫农村青年阵线成员的何洁泓,10月20日发表文章“‘被捕支援组’的一肚气”,用诙谐的语言,请大家提供个人信息给占中秘书处下属的“被捕支援组”。

文章介绍,一旦被打得头破血流,示威者这时需要支援,但疼痛难忍,无法介绍清楚自己的情况。如果之前有按照“占中秘书处”的呼吁,将个人信息提供给“被捕支援组”,这时支援组将很快提供给律师或医生你的姓名等基本信息。

为了防止有人恶意冒充,目前“被捕支援组”的全部义工均穿着绿色T恤衫,胸前写着“被捕支援”4个白色的字。

另外,如果市民之前没有提供个人消息,但事情发生后,又需要律师帮助,何洁泓建议,这时候一定不要擅自回答警察的问题,都用“我无野讲”(我无话可说)回答,等律师到后,与律师沟通清楚后再做回答。

面对市民的不理解,并非法律组成员的何洁泓为义工们抱不平,她介绍,“被捕支援组”的义工们,不仅面对市民怀疑的眼神,通宵值班,奔跑在警署、医院、占领地之间,还需要与警方斡旋,必要时更得冲到最前方,迎着警方的警棍。

所以何洁泓希望大家“互相了解,守望相助,大家辛苦了。”

附:“被捕支援组”的一肚气

前日“被捕支援组”系旺角前线开咪,叫大家send个人资料去热线,有人大叫“你系咪鬼呀,点解要比资料你”、“咩人黎架,识唔识野架”、“我地系黎打仗,唔系被捕啊”。

我帮手解释下,“占中秘书处”筹备左“法律支援团队”一年,有班义务律师侯命,包括事务律师同大律师。至于系烽火前线负责问被捕者拎名同身份证个堆义工,大多会著住件绿色 tee ,写住“被捕支援”,即系收集资料比律师去帮大家既。

发短讯去热线,重要在于查到你既资料,律师就会易处理好多,你想像下,当你比人打穿个头,流晒血咁,被捕支援行到埋去问你叫咩名,你都痛到可能只系讲到“陈x文”,但如果打左个底有短讯,支援组可以揾到你个名叫“陈大文 chan tai man”。

所以,如果在场有人极度不满“大会”,不需要律师帮忙,或者觉得自己系冲上前但完全唔会有机会被捕,咁是 ok 的,可以不予理会。

但如果大家还是要帮忙,咁就要记住被捕支援讲乜野,包括:唔好同警察吹水、唔好乱签文件、唔好讲自己做过乜野、记住要拎文件副本,记住永远一句“我无野讲”,好好记住,咁就可以减少律师工作量。

事实上,义务律师团系做到人都癫,通宵当值,逐间差馆去,又要去埋医院,有时人太多资料唔齐仲难搞。差佬钟意玩野,律师有时要等好耐先见到被捕者,仲要排住队见。见完被捕者,搞完手续,比完意见,自己又要返律师楼做自己野。

至于“被捕支援组”,要劲勇敢走去前线问人拎名,警棍就系义工隔离系禁挥,有义工按章工作黎帮手,又有一直罢课既同学全力协助。

要懂得感谢大家既付出,唔好一句话人地系鬼咁凉薄,律师团义务帮每一位占领者,唔系奉旨的,希望大家清楚明白,做人有时唔好太凉薄。

我不是法律组,只是有时看不过眼,要互相了解,守望相助,大家辛苦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