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凤翎:这场香港人共演的黑色喜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为什么香港人这么喜欢周星驰呢?香港人是因为从周星驰电影中看到快乐而这么喜欢吗?不是,周星驰电影所展现的从来都只是凄凉、崩溃与失望,那些笑声,是挣扎求存的人的自嘲。周星驰电影中都是被命运的作弄的小人物,《济公》里周星驰要感化的九世乞衣和九世鸡重拾尊严,还有把良心卖了给黑罗刹的九世恶霸,这些角色都是身不由己的人。这种黑色喜剧,一直以来都在上演,香港人从滑稽的命运与荒谬的际遇中,大大声地自嘲不断。

香港人,屋住不起,生意做不起,一街的名牌都买不起,香港孩子从幼稚园到大学的学位都被抢占。台湾人说:不要像香港人一样一无所有。其实还未,当香港人最后的志气都失去了,才算是真正的一无所有。香港本来就不富有,七八十年代街上没有连锁名店,大学也只有两间,我们却早已知道“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伦理哲学,不用讲什么《正义论》,正义与善良的血液早已在香港人身体中流着,懂得为自己,为身体的人,为孩子,去守护代代香港人重建的家园。

从单程证计划施展以来,那些不能融入香港核心价值的新移民以“新香港人”自居,要把中国价值植入,做一个“新香港”,这个“新香港”,会跟中国大陆一样,良心话不能讲,特权阶级任意剥削平民百姓,法律只是专制的工具,再没有敢写真相的媒体。有攻城者,自然有人守城,自从九月二十七日,香港人愿意走出来为公义站到前头,香港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就好像被某种力量感化了,从前以现实见见称的香港人,突然变得不再计较,放下了得失的算盘,听从那种力量的感召,那股力量,叫做良知。这些人从香港混浊的整体中结合起来,抵抗命运。自那一天起,香港除了一群腐蚀性的“新香港人”,还多了一群守护香港的“真香港人”。做“真香港人”不比“新香港人”容易,因为守城永远比攻城难。

暴政的维持从来都只是“暴力”和“谎言”,没有其他技俩。暴力可以压打和平,谎言可以掩抹真理。今天在街上抗争香港人头破血流都不肯撤退,还有良心媒体被阻被拦被恐吓都愿意继续讲出真相。因为暴力永远不可能消灭和平,施暴者可以向和平的人挥拳,却不能逼使他们加入暴力;谎言可以欺骗愚民,却永远改变不到真理。

周星驰在《济公》用尽了爱和犠牲,即使几次几近走投无路,最终都感到到九世乞衣和九世鸡忘却奴性,也点化了九世恶人,为了利益出卖良知与自由,生死何别。今天的香港大是大非,人间如戏。有大奸角,有荒谬的小喽啰,又有正义的战士,像在周星驰在电影公式中前大部分都是好人走投无路,最后却会绝处逄生。希望在香港就算真的有九世奸角或九世冷血份子,也让爱与和平,在他们的心中开花,给香港地一个好结局。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