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徐:致还有良知的香港警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致还有良知香港警察

政府每次说会对话,接着就在清晨以武力企图清场,每次如是。这是谈判应有的态度吗?这与无赖有分别吗?

一个政权,面对数以十万的人提出的诉求,可以不闻不问; 对大地产商,大企业如地铁,却永远眉来眼去,利益输送,官商勾结,联手压榨广大香港市民。香港的坚尼系数已经是世界数一数二,打工仔工时之高令人心酸,雇员却没有集体谈判权; 消费者又没有反垄断法保护,这样的社会公平吗?制度没有缺陷吗?香港议会却一早已经失去了制衡的作用,请看看多年来,领汇,皇后码头,喜帖街,西九,高铁菜园村,洗脑国教,东北 … 哪一次政府有聆听过市民的声音?若果没有五十万市民上街,政府又怎会就范暂时停推廿三条?

但很不幸,现在政府已经对游行免疫。无论群情如何汹涌,政府都是你有你讲,佢有佢做。 话就话有相有量,但无论你有多少人出来游行,电子投票有多少人出来表态,政府就是当耳边风,就是硬说主流意见只想要一人一票就够。那么,大家想要的公民题名呢?

有说大陆人也可以选自己的村长了。香港,可是“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呀!是否连平民百姓提名一个候选人出来选也不可以?建制的动员力有目共睹,立法会他们已经控制了,是否连让对手有机会上擂台选一下的器量也没有?政改白皮书,人大落闸,沿用1200个特权阶级组成的提委会,加上要过半数的提名门槛,试问除了内定人选之外,谁可入闸?这样的选举有意义吗?这样的社会公平吗?公义吗?是否要基层打工仔一世如此遭剥削下去?小店是否永远只可以遭连锁点赶绝,遭高昂租金逼走?满街奶粉水货客,药房,每日百五个“专才”是不是要永远无限期持续?再过几年,香港还会是我们的香港吗?这个日益沉沦的社会,能教一众关心时局的人,尤其一众年轻人,不心急如焚吗?

请愿信、研讨会、游行、电子公投……一切可以做的,都已经做了,特区政府却依然一如故我,漠视民意。 是这股近乎绝望的心情令示威者走出来的。后生仔有边个唔想放学踢波唱k打机?他们谁不背负着家人的压力,学业成绩的滑落,甚至放弃前途跟理想?但你看看政府如何抹黑他们,将他们打成暴徒,和平举高双手是冲击,雨伞是攻击性武器!易地而处你会有何感想?但面对这股民怨,政府就是千方百计逃避对话,并用警察的镇压将政治的问题交由执法单位去解决,自己置身事外。这绝对不是一个稍有良知的父母官应做的所作所为!

纪律部队最着重的是服从命令,但当一些不合理,不人道的命令下达时,恳请你们看清楚面前的这一群人。当你们想挥棍打断他们的手,打穿他们的头,以执行你收到的命令或是宣泄你对这些只可讲粗口问候你屋企人又令你取消休假疲于奔命的“死废青”的厌恶时,想一想这个不甚公义的社会,想一想眼前这群人,手无吋铁,只是有些天真的想与政府倾一倾。这样卑微的愿望有罪吗?!解铃还需系铃人,对话能以武力镇压代替吗?又恳请你们想一想,假若打破了示威者保持了廿多天的和平,一个乱的香港会对谁最有好处?689推赦责任固然爽,但还有传闻买重期旨跌的外资势力呢?你好想成为他们的工具吗?是人还是魔,全在阁下一念之间!

一个希望仍有一天可向你们致敬的市民上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