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正:刘云山身上的鬼气残害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题记:2012年底,新华社中英文特稿以罕见的数万字篇幅,对中央十八大的七常委的个人经历、当官简历以及家庭生活,作出了少见的描述,意在让人们对此七人领导寄以期望。然从中国所发生的局势变化来看,2013年是中共越加危机四伏的一年,连他们自身都难保全。人们万万不能对他们寄以期望。此话何来?有必要对这七人逐一点评。

新华社特稿中吹捧刘云山时,用了这样一段话:“‘接地气才能有底气、长灵气,’这既是他常用来要求下属的话,也是他多年主管中国意识形态和文化发展工作的心得写照。” 刘云山的这个心得写照的内涵是什么呢?并不是特稿中所讲他与老百姓与基层的接触中才能有底气、长灵气。而是他接了地狱之邪气才能有鬼气、长戾气。他才由一个中国人邪变为一个马克思的龟孙,才由一个农村教师邪变为一个泯灭人性的反华恶棍。他才能爬到现在的中共常委之位。

一、接了地狱的邪气人性沦丧

特稿本意是为了吹捧刘云山,而披露了他所干的一些事,这些事,站在中共的立场上看来是巨大成就,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上看来是重大罪行。例如:作为中央宣传思想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刘云山积极推动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这项工程,8年多的时间,有3000多名直接参与者、数万名间接参与者,花费了巨量的中国纳税人的钱,干的是毒害中国人民的罪恶勾当。罪证之一,就是出版了10卷本《马克思恩格斯文集》和5卷本《列宁专题文集》。在《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二卷中,主要内容是《共产党宣言》。就是这本书,马克思自己称之为“粪──污秽之书”。他蓄意把恶魔之王——撒旦的排泄的秽物,灌输给被愚弄的工农和知识分子。马克思要的是“世界的虚墟”!要的是斗争哲学:穷人斗富人,党内残酷内斗,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当今许多不抱偏见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人都知道,马克思在青年时期,挥霍金钱于享乐,导致与父母不断的冲突,亲情幻灭,精神空虚,由于放纵自己的奢华欲望,从一名基督徒邪变为撒旦教徒。

马克思在剧本《Oulanem》中写道:
“我年轻的双臂充满力量,
将以猛烈之势,握住并抓碎你——人类,
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
你将堕下去,我将大笑着尾随,
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朋友!”
——这些陪他下地狱的“朋友”是谁?首先就是被他的理论欺骗的无产阶级和知识份子。而他要抓碎的是整个人类!
(参见:今钟著:《马克思评价《共产党宣言》:“粪、污秽之书”》)

8年来,在刘云山的领导下。不仅是出版了那两种粪、污秽文集,还出版了20多部粪、污秽读物、印发了130多种教材、举办了100多场研讨会、刊发了4000多篇理论文章、7万多名所谓的教学科研骨干培训、1500多人次国情调研、五大洲20多个国家的考察……”。浪费这么巨大的人力物力,其目的就是蓄意把恶魔之王——撒旦的排泄的秽物,灌输给中国人民,泯灭中国人民的人性,要把更多的中国人民邪变为中共的殉葬品,拉到地狱里陪马克思受罪。刘云山被内蒙的人称之为无德无才无耻无良无知的家伙。这家伙在自己堕下地狱去陪马克思受罪之前,还要毒害更多的中国人。

这也是刘云山接受了地狱里的马克思散发的撒旦魔教的邪气之后,人性沦丧犯下的巨大罪行。类似的例子不少,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二、刘云山身上的鬼气残害人

接受了地狱里的马克思散发的撒旦魔教的邪气之后的刘云山,身上的鬼气非常明显。这方面的事例很多,这里只简单揭露他掌控的中宣部所使出的一些鬼蜮伎俩,就能看出刘云山身上的鬼气有多么严重。

《南方都市报》前总编、现就职香港阳光卫视集团的资深媒体人程益中对中宣部的揭露很能说明中宣部的鬼蜮伎俩,从中可以看出刘云山的鬼气。程益中指出:在江泽民统治的后期,丁关根主管的中共宣传部门对媒体的控制就越来越严。十六大以后,新华社通讯员出身的刘云山执掌中宣部,在掩盖真相和制造谎言方面更具专业性,当局管制媒体的力度越来越大,范围越来越广,手段越来越多,措施也越来越具体和有针对性。每逢发生重大突发事件或召开重要会议,宣传部的禁令和规定就铺天盖地。

由于发生过宣传部门给媒体发布的禁令被曝光的丑闻,中共的媒体控制在李长春主管意识形态时期开始进入地下秘密状态。这一时期的显著变化是,打电话给媒体传达禁令的宣传部门官员,通常都会在挂机之前强调:“不得做书面记录,不得留任何字据,不得透露下达了什么禁令,不得透露是什么部门下达的禁令,更不得透露下达禁令领导的姓名。”

程益中认为:审查以秘密方式进行,悄然无声然而有力高效。禁令不再留下任何字面证据,而是直接通过电话或简讯点对点层层传达,宣传部官员与媒体领导之间、媒体领导上下级之间都只进行单线联系,其行事犹如特务机构,鬼魅而神秘。

例如:2009年,胶济铁路4.28列车相撞特大事故造成72人死亡、416人受伤惨剧,中宣部下发文件,要求中央级新闻媒体不得报导铁路撞车,要多报导铁路提速的正面宣传。2011年7月温州动车追尾重大事故造成40人死亡、172人受伤。事发后张德江下令停止搜救,就地掩埋动车残骸,引发全国公愤。刘云山下令严禁报导,成为媒体和网民的公敌。

不仅其行事犹如地域里的龟,鬼魅而神秘,而且与同为非法组织的政法委残酷镇压异议人士。例如,2000年,《天网》负责人黄琦因在互联网上合法发表文章而被非法判刑五年。2008年四川大地震后,刘云山在全国宣传部长座谈会上强调:当前的抗震救灾宣传要突出宣传党中央、国务院的救灾部署和规划安排,唱响万众一心的主旋律。随后,报导地震死难学生家长的《天网》负责人黄琦等维权人士和网友被拘留。黄琦被非法判刑三年。这方面的例子也是太多了,就不一一列举了。从这些例子中,看不到人性的存在,与传说中地域的魔鬼所干的恶事同出一辙。由此可见刘云山身上的鬼气有多么残害人。

以上所揭露的刘云山他掌控的中宣部所使出的一些鬼蜮伎俩,只不过是它们所使出的鬼蜮伎俩的冰山一角。这些鬼蜮伎俩许多都是因刘云山身上的鬼气而产生。有正义感的人当然会为了伸张正气而反对这种身带严重鬼气的人。因此,虽然在中共高压统治下,公开指控以刘云山为首的中共中央宣传部作恶多端。要求解散中宣部的呼吁仍然不断。

三、戾气疯长父子同犯大罪

什么是戾气,中医学认为戾气是和正气相反,和邪气相对应的一种残忍,偏向走极端的一种心理或风气。中医典籍《诸病源候论》卷十中指出:“人感乘戾之气而生病,则病气转相染易,乃至灭门。”

有鬼气的人,如果位高权重,身上的戾气也会随着长,按照善恶必报的天理,这是上天惩治恶人的一种方式,让他最终遭到灭门之报。刘云山身上的鬼气那么严重,又在中共体制内不断地往上爬,相应的,那身上的戾气会跟着长。他的儿子受他的污染和带动,也和他一样累犯大罪。只要东窗事发,父子俩都将受到法律的严惩。这离灭门已不远了。

表现刘云山父子俩身上的戾气不断疯长的例子很多,这里仅举几例他们的家族对钱财的极端占有欲。以及他们为了满足这种欲望而使出的邪恶而又残忍的手段。

刘云山进京之前,主要在内蒙发迹。刘氏家族以内蒙为依托,大肆窃取国家财富。2004年前,刘氏家族已经暗中实际掌控了大象投资公司,并且操作了对内蒙伊利公司股份法人股的操控,股改后,其掌握的伊利法人股时值超过数亿元。几年前,伊利、蒙牛涉及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蒙牛鲜奶爆出致癌物黄曲霉素超标事件,中宣部下令禁止媒体报导。一位内蒙古籍新闻从业者称,一直以来,“蒙牛、伊利利用广告投放和中宣部内蒙人的关系,两种渠道操纵媒体,不让大众看到其负面新闻。”帮助举报伊利董事长潘刚涉及贪腐的《内蒙古商报》社长李希晓,却被判刑。那些因食用了伊利、蒙牛毒奶粉而生病的人的权益更是遭到严重践踏。

刘氏家族还控股了另一家内蒙上市公司金宇集团的大部分法人股,而且在内蒙掌控了相当多的矿产资源的所有权,包括煤矿、钼矿等等。

2009年4月,刘云山应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的邀请赴山西视察,曾在新华社工作过的张宝顺向刘云山诉苦:北京各大新闻媒体对山西改革开放一律视而不见,专盯山西问题和矿难。刘云山先是打着官腔,但是在张宝顺书记同意为刘的亲属送上一张国外的美元存折一千万元用于海外投资时,刘云山表态立刻回北京后教育教育中央媒体。

4月末,刘云山从山西飞回北京,当天就把中宣部新闻局局长叫到办公室训话:最近影响山西经济发展的负面报道、问题报道太多了,这样不好,影响山西的经济发展,立即下文近一年内不要报道山西问题,多宣传中部崛起的正面宣传。

第二天。中宣部新闻局立即就整顿中级媒体和港报(归中央管辖的红色报纸,大公报、文汇报)关于山西问题报道下发通知。新华社、人民日报、央视等十几家就山西省政府个别领导参股的临汾市洪洞县矿山之事的报道立即停报……

2009年,胶济铁路4.28列车相撞特大事故造成72人死亡、416人受伤惨剧。当时的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在北京昌平的一个带温泉的私人会馆秘密会见刘云山。只一顿大餐,就花了二十多万元。二刘在私人会馆每人找两位小姐…… 刘志军给刘云山送上千万元的礼单。刘云山就通过中宣部下发文件,要求中央级新闻媒体不得报导铁路撞车,要多报导铁路提速的正面宣传。

仅2009年4月份,刘志军就利用他手中的权力,收受贿赂数千万元。这么多年,他得到的非法收入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按照正常的人类法律,他已经是一个罪大恶极的罪犯了。

不仅如此,他的儿子刘乐飞受他的戾气感染和带动,在犯罪的路上越行越远。2004年,年仅31岁的刘乐飞被刘云山强力安插到国内最大的机构投资人——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出任投资管理部总经理,负责掌管超过5000亿元保险资产的投资运用。同时每年还有将近1000亿元的新增现金保费资产需要进行投资运用。而这块肥肉被刘云山死死盯住。让刘乐飞入主中国人寿投资管理部以后,用中国人寿的资金建刘家的项目,成为刘乐飞通过刘家控制的房地产开发公司赚钱的基础。手托两家公司,大肆窃取国家资财。窃得越多,犯的罪越大。前不久,海外就有人爆料称,传王岐山反腐的目标之一,或将对准刘乐飞的私募基金。不论王岐山是否会动刘乐飞的私募基金,刘云山父子俩的犯罪事实确凿。不定何时,进监狱、下地狱都有可能。

四、泯灭人性的反华恶棍

2003年6月《纽约时报》报导:江泽民的亲信、中宣部长刘云山最近限制媒体对敏感问题的报导,并警告“外国反华势力利用有争议话题破坏中共政府”,实际上那是江泽民最近的讲话大意。至少两家报纸被临时关闭,包括三联、财经、新闻周刊等著名杂志受批评或被威胁关闭,被禁的议题包括隐瞒萨斯疫情、对上海地产商周正毅丑闻调查等。“外国反华势力”这个词是江泽民和刘云山等卖国贼经常用来打压正义人士的一个罪名,一根棍子。因此有必要弄清什么是反华势力。

1、什么是反华势力

大家知道,构成一个民族的三大要素是:1、人种、2、居住的土地和自然环境、3、独特的民族文化和社会环境。中华民族也是这三大要素构成。从这一点出发,我们就可以给什么是反华势力下一个定义:任何一个时期,只要是有目的、有预谋、长期的对构成中华民族这三大要素实施破坏的个人和群体就是反华势力。不管它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不管它是人还是魔鬼。都属于反华势力。

在中国历史上,不同的历史时期出现过形式不同的反华势力。但是,在鸦片战争前,都没有构成对中华民族的毁灭性破坏。鸦片战争的爆发,撕开了对中华民族的毁灭性破坏的黑幕。这一百多年来历史证明,最大最邪恶的反华势力就是包括中共在内的多个国家的共产党。最早的。最邪恶的反华势力的代表人物是马克思,当今世界,最邪恶、罪恶最大的是江泽民犯罪集团。而刘云山则是江泽民犯罪集团内的一个重要成员。限于文章篇幅。这里只对这几个邪恶之徒是反华势力作一些简要的揭露。

2、马克思是最早、最邪恶反华势力的代表人物之一

一百多年前爆发的鸦片战争,是神州大地、中华民族遭受灭顶之灾的起点。撒旦教徒马克思则在鼓吹支持侵略中国的叫嚣中暴露了他是最早、最邪恶的反华势力的代表人物之一。

1853年7月22日马克思在纽约每日论坛报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无论他们认为是什么社会、宗教、朝代、或国家形态的原因,导致了中国过往十年来的慢性反抗,以及现在聚为一体的强大变革,这个暴动的发生,无疑得益于英国的大炮将一种名叫鸦片的催眠药品强加给中国。在英国的武力面前,满清王朝的权威倒下成为碎片;天朝永恒的迷信破碎了;与文明世界隔绝的野蛮和密封被侵犯了;而开放则达成了,这才有了在加州和澳洲黄金吸引下急速开展的交流活动(指中国奴工被“卖猪仔”到外国采金矿)。与此同时,大英帝国的生命血液 — 银币,便开始被吸取到英属东印度了。

马克思为支持英国强迫中国人民吸毒一事找借口说:“看来,历史要先让这些人民全部染上毒瘾,然后才能让他们从世袭的愚蠢中醒来。”

马克思为什么要如此仇视中国人民呢?秘密何在呢?这是因为控制他的背后红魔撒旦知道,英国强迫中国人民吸有形的物质毒品——鸦片,只是毒害了少部分中国人的物质身体,它主要是为以后在中国大肆推销无形的精神毒品——马克思主义做铺垫的。马克思主义这种精神毒品才是要毁灭整个中华民族的无形巨毒。历史已经接开了这一秘密。

因此,说马克思是最早、最邪恶反华势力的代表人物之一。是历史的真实。在中共的隐瞒下,大多数中国人不知道这一历史的真实。至今还有许多人把马克思主义当作一个宗教信仰来膜拜。刘云山之流还在中国把马克思主义的精神毒品强制灌输给中国人。所以,有必要在此揭示这一历史的真实。

3、江泽民是当今最邪恶反华势力的代表

江泽民对中华民族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著名作家沙叶新指出 “江泽民时代败坏了整个一个(中华)民族!” 他说:我认为他(江泽民)是民族的罪人,我是这样认为,他败坏了一个民族。

《江泽民其人》这本书对江泽民是当今最邪恶反华势力的代表有较深入的揭露。这里就不多说了。仅举两例;

(1) 江泽民是所谓二奸,一是,江本人和他亲生父亲,都是日本的汉奸;二是,他还是一个效力于前苏联克格勃情报间谍机关的苏俄奸细,向苏联出卖大片中国领土的。江泽民总共出卖给俄罗斯的中国国土高达3百万平方公里,相当于100个台湾。是有史以来最大最无耻的汉奸、卖国贼。

(2)1999年7月,江泽民利用中共的国家机器,发动了对信仰“真、善、忍”宇宙真理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其邪恶罪行古今中外罕见。大规模强行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罪行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这一切从根本上毁坏了中国的法律、毁坏了中国人民的道德和人性。中国今天的环境遭到极大破坏,贪污腐败遍地,都可以说是江泽民利用中共残酷镇压法轮功学员所产生的恶果。江泽民现在声名狼藉,正在面临众多的法律起诉、法办江泽民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刘云山是江泽民一手提拔上来的,江泽民所犯下的许多罪行中,刘云山要么是主犯,要么是从犯。这也是证明刘云山是一个人性泯灭,犯下泯灭人性的反华恶棍的铁证。刘云山遭到法办的日子也已经不远了。

文章来源:看中国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