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对抗习王 四中首日陆媒严重警告“很有背景的杂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2日讯】(新唐人记者公孙觉综合报导)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当天,中国大陆媒体的一篇博文引起外界的注意。文章质问:谁在给习近平发杂音?被认为警告意味颇浓。

10月20日,《中国记协网》刊登署名闫兆伟的博客文章,《十八大后55名高官落马,是谁发出异样声音?》。

文章称,对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十八大以来的反腐行动,出现了一些杂音和与中共中央反腐不同的异样声音。比如,反腐“过头论”、反腐“危险论”,甚至出现与文革“挂钩”的论调等等。

文章说,习近平、王岐山反腐,仍存在相当难度,腐败与反腐败斗争相当激烈;这些“杂音”和异样的声音,很有背景,值得警惕。

文章分析指出,此类“杂音”和异样声音的发出者主要来自两个方面:

一、与那些腐败官员有着千丝万缕的官员。比如,那些提拔“带病”官员的官员;比如,给那些落马官员提供“保护伞”、当靠山的官员等等。

二、与那些腐败官员是一个战壕、一个利益团伙和集团的官员。他们之间属于有利“共享”,无利共同挖掘、开发利益的关系;他们属于那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文章发表后,受到许多网友的认同,纷纷跟帖点赞,称“分析到位”。

李长春等人对习近平反腐恐惧

香港《动向》杂志10月号消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参加中共十一大庆,在北京大发牢骚,骂道:“反腐败搞得人人自危,天天有高官落网,外国媒体、政界在喝彩看戏,我看这样下去会失控,有‘新文革’复苏先兆。”

时政评论人士唐靖远分析,李长春所说的失控及“新文革”,其实是对习近平王岐山“反腐没有上限”、“周永康案不是反腐句号”的极度担忧,因为这已经触及到江泽民和曾庆红,李长春说这些,也表现了他对习近平权力日渐巩固的一种恐惧。

9月21日,中共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据BBC报导,秦与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有交集;另有媒体披露,秦玉海还与李长春有瓜葛。

时政观察人士赵迩珺评论说:“习近平上台后不断清洗江派势力,7月29日拿下周永康,让江派常委都感到‘不安全’了。”

赵迩珺分析,李长春家族不但涉及薄熙来案,还被曝利用私募基金在“精神领域”发黑财。“继续反腐,势必反到他李长春头上。这是他发牢骚的原因。”

最近香港局势变得异常紧张,外界观察到,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江派势力试图利用自己在香港培植的爪牙制造流血事件,逼迫习近平阵营在反腐问题上妥协。

李长春所谓的“失控”,赵迩珺认为不过是其释放的一种威胁信号,指的是江派制造乱局逼迫习近平下台;至于“新文革”之说,是其给习近平当局扣的一顶政治大帽子,目的是为了阻击习当局清洗江派势力。

江泽民厚脸皮为贪官求情

外界公认中共如今面临的巨大腐败结构,江泽民是罪魁祸首。但是就是这样,据传江还敢向习近平要求从宽处理其党派贪官。

据香港《动向》杂志10月号刊文披露,江泽民在8月和9月给中共中央工作提“想法”“建议”共六条:

第一,继承、维护、贯彻中共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路线,对此三届的大政方针予以肯定。

第二,对于中共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以来在大政方针上出现的问题、造成的过失,包括严重过失和造成的损害,以总结和吸取教训与引以为戒为准,原则上不作重新评价和结论。

第三,因当年在推行、贯彻政策、决策、决议过程上出现的问题,遭受的挫折和付出的代价,原则上由集体班子负责,不追究个人责任。

第四,在退休前夕完成的交接工作,已有评审结论。如本人经济上等没有新的大问题,原则上不再搞审查、追究。

第五,因当年政策上的局限和大环境的影响,子女和家属在经济领域存在的问题,应考虑给予一定的时间,内部处理,原则上不作刑事追究。

第六,对于申报、公开、公示本人和配偶经济财产,推行要谨慎,能否考虑子女的财产和经济来源不列作一并申报。有关申报、公开、公示财产和经济来源以及境外居留权和国籍等的立法,能否设宽限期,有利于全局利益和减少震荡。

对此,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和政治局在8月中旬和9月中旬进行两次讨论,并以政治局名义仅发至中共原政治局委员、人大副委员长、国务委员、中央军委委员。结果,反馈的情况是争执激烈,泾渭分明,最后会议未能通过,暂列搁置。

文章称,中共政治局主流予以接纳考虑其中四条: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但强调,第三条中如果由集体来承担过失,那等同政治问责和渎职等要追究的规则自废;第四条等同特免已退休在职不法高官。

中共四中全会正在召开,据说周永康案定性处理是重要议题之一。闫兆伟此文当此之际发表,外界认为别有用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