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雨:中央不会真正推行素质教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本人小学教师,20年前开始向上级反映学生精神压力过大,课业负担过重的问题。从校长到教育局一直再到国家教委,也向人大诉求过。最成功的一次,就是我的校长挨了批评,低年级不留作业仅仅维持了半个月。

看着孩子们一天比一天劳累,一届比一届恐惧,让我的思考不敢停歇,我们的国家为什么天天喊著素质教育口号,应试教育却愈演愈烈?

困惑了20年后,我开始从国家层面思考。

作为教育部部长,必定和普通百姓的想法不一样,他考虑的是国家政权的稳定。教育作为统治系统中的一部分,如何制定教育国策,必须由政权形式决定。

我们是专政国家,事实上是权大于法的中央不会真正推行素质教育 。应试教育契合了专制领导者对国家的治理需要。

在应试教育大行其道的学校里:限制学生的种种自由,孩子们把美丽的青春送进炼狱,把快乐交给魔鬼,换来平庸、无知和痴呆。课堂上手背后,不许动,不许说话,不许笑,一天天的奴役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失去了人的许多本性,机械的死记硬背,单调乏味的习题训练,规规矩矩的课堂打坐,至高无上的教师权威……

应试教育把学生变成合法的囚徒,“听话的教育”被推向极致。好孩子就是听话的孩子,就是学习成绩好的孩子,就是不敢对教育权力和成人世界说不的孩子。

心灵在应试大棒的高压下,无处不在的焦虑和恐惧,每个孩子生活在暗无天日的教室里,让孩子用尽十几年的光阴不断适应这里的焦虑和恐惧,失去对尊严和权力遭到侵害时的警觉,尊严被蚕食殆尽的结果就是崇拜权力。随着慢慢长大,逐渐地失去对法律的信心和正义的耐心,悄然不知地被塑造成道德缺失献媚官权的奴才,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奴才不知道自己是奴才。这都得感谢应试教育给我们的恩赐。小奴才成人之后,必然成为一个符合统治阶级利益要求的大奴才,必然对专制社会适应得驾轻就熟,甚至还会把争取个人权利和进行独立思考的人视为异己,共同声讨。

有了这样的顺民,非法鲜花,非法打伞,购买菜刀需要实名制,强迁与强奸,贪污和腐败,道德沦丧成为社会常态。有了这样的奴才,指鹿为马,皇帝新装,翻手为云,呼吸税、资源税,无论多么荒唐的事情都可以名正言顺。

奴才早早的就适应了强权统治,所以一旦失去高压管理,就会出现不适应,这种一时的“乱象”,反过来再次成为中国国情需要专制的理论借口,爱党影星成龙先生说:中国人就得管!这种恶性循环,恰好成为专制统治的永动机式的理论。可以说,维护当下的专制统治,应试教育劳苦功高!

应试教育是国家机器中生产奴才的生产线,生产出来的奴才最后交给文宣系统,继续维持专制灌输,一旦有漏网之鱼,别着急,还有警察,特务,法律的名义和爱国主义大棒。

如果砸烂应试教育,就无法阻挡素质教育之洪流,文宣等系统就会随着国民的觉醒而分崩离析,素质教育对专制权力的巨大威胁,使得专制集团随时面临失去权利的危险,等待他们的,一定是对他们及其后代的清算。民主虽可怕,但他们更害怕素质教育招感之下的思想自由,那是他们的天敌。专制集团怎么允许中国的教育培养出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个体呢?那不是在培养本集团的敌对势力吗?(就是他们说的反华势力)那不是自毁长城,自取灭忙呢?
教育系统,文轩系统,军队系统,公检法系统,国安系统,党务系统,网路监管员系统。。。。。。各个系统步调统一,配合协调,牢牢控制国民。在我国,共有一千四百万教师,为维护专制统治所起到的作用远远超过了500万军警系统的作用。这些教师每天都在为专制国家生产著革命合格接班人,可怜这些教师们,在专制集团眼睛里,也和他们自己亲手培养出来的产品一样—–只是一个个奴才,一个个蝼蚁。不信看看教师地位,看看教师工资,看看这个国家对教育的投入比例!

随着国人对应试教育的唾弃,同时民主国国家素质教育的成功事实,使得专制集团不敢再为应试教育做理论辩解。他们便开始与底层和良心专家玩躲猫猫,一方便抛出素质理论作为烟雾,一方面不断加固应试教育阵地。面对世界先进文化,面对越积越大的民怨,请几个专家出来讲讲素质教育。发布个新课标,修改几套教材,公布一个举报电话,貌似教育部是懂得素质教育的,是体恤民情的,是有先进思想的。压力太大了,再发个什么减负文件。局长在会议上刚刚发布完减负命令,随即又给各个学校来个分数排名,这种诡异昭示出国家领导上下彼此心照不宣。他们同时还会释放出,考试是我国目前唯一公平竞争机制,多轨评价机制容易给腐败造成机会等等迷惑论调。偷梁换柱,偷换概念,其目的是继续维持一片肃杀的应试生态。叫喊了20年素质教育的中国,孩子的生存环境反而越来越残酷。

可怜那些看到中央减负命令的底层教师,继续抱着中央有朝一日会推行素质教育的幻想,那一个个翘首期盼的人们,你们用仅存的一点善良,去认为专制系统也会善良!教育部不会把课业负担问题写进师德底线,不能把搞分数排名的局长校长一票否决,不可能真正改变当下高考制度,所做的有限改动不过是为了迷惑民间,缓解民怨,苟延残喘!

专制国度里,同领导的其它特权一样,他们的子女都有教育特区,再大一些可以送到国外,避免他们一手缔造的专制体系对其子女的残害。在他们视为忘我之心不死的敌对国家里享受先进文明。
而我国民间的孩子6岁起开始就要接受训练,手背后在教室里严肃地坐上一整天,长年累月的,这是成人都难以做到的,其苦行程度超过了任何寺庙,其压抑程度不亚于不久前取消的劳教所,甚至超过现有的监狱。楼道里有执勤教师,有小雏鹰(学生监视)全天候的记录。对孩子每天的每一个动作该怎么做,每一个眼神该怎么使,都有严格的规定,那种低年级学生在课堂上满地爬的现象绝对不会发生在中国。

我所在的学校,每年都有接待国外学访团的任务,外国人到来以前,我们要精心设计参观路线,安排的活动反复演练,保证把热烈的课堂,最能笑的瞬间恰好赶在他们驻足的那一刻。学校以外的人看到的,都是被安排的,而在学校内部,学生羞辱的站立在楼道里;教室里时常传出教师的训斥吼叫;教室里随时可以看到被教师拿课本砸脑袋吓得瑟瑟的孩子,被罚写作业的孩子。还有每周升旗时,操场上那些冻得瑟瑟发抖的躯壳和高音大喇叭里不断灌输的爱党教育。用六年的时间记住套在脖子上的绳索是粘满死人的鲜血。这些才是真实的大陆学校。不仅如此,学校需要做很多橱窗工作,楼道文化墙的装饰,接待同行或领导,各种记录,考核和评选,论文和科研,网站专题制作,哪一项工作能变成学生素质?只能去慰安领导的面子,形式主义成为常态。操场上,一年级呼啦圈,二年级投球,三年级跳绳,四年级夹球,五年级太极舞,六年级跳圈,多么丰富多么热闹,但是那只是从高处俯瞰,那个位置恰好是领导的位置。整个学校活动场面美观养眼。冬季长跑锻炼也得在操场上跑出变化的图案,耗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是为实现专业团体操效果。如此的场面恐怕连渣滓洞放风时的犯人都汗颜,体质锻炼变成了个人服从集体的体验场,增强体质的目已经不在重要,实现繁花似锦的风景成为首要任务。要用集体主义之的大棒去消灭每个孩子的个性。学校里的所有工作何尝不是如此?全部工作都是专制的体验场和演练场,都是政绩的表演场,展示课,双优课,比赛课,教研课,天天教研,天天录像,天天请专家来指导,交各种论文,交各种笔记,交各种记录,每个教师都身兼毫无意义的多职,身兼毫无意义的多岗,人人繁忙得像个机器,所有的劳动是完全背离教育本质的,但是大家都再心照不宣,麻木不仁,工作一天就做一天皇帝新装下的顺民。每天工作15小时以上间不算新鲜。我曾经的一个校长叫嚣:“叫你们背后议论领导,天天给你们安排活儿,累死你们!你们就没时间嚼舌头了!”有了人们的麻木不仁,一个小学校长都能将专制之道把玩得得心应手!

曾有一次,学校里建起手机发射塔,家长担心辐射问题,到市政府门前静坐请愿。一位刚刚工作一年,并且还非常漂亮的女老师私下里愤怒地说:“这些家长真是刁民,孩子天天不写作业不管,说没时间,这点破事他们就有时间了,去政府门口闹事!”家长去维护自己孩子的身体不受伤害,本是天经地义,可是在这位老师眼里竟然也成了刁民。在她的思想里,学生理所当然的是她的做题奴隶,并且以一个绑架者的心态,迫使家长成为其同谋。不知良知,不知羞耻,只用了一年的时间。这是她本人的悲哀?是教育的悲哀?是国家的悲哀?还是民族的悲哀?

教育不仅杀了学生,也杀了老师,我远远的背离了教育的真谛,我们的教育肌肤已经腐烂。应试教育无法让老师蹲下身子,以平等的姿态去感受孩子的内心世界。因为老师的思维模式,已经掉进了国家的应试教育陷阱,变成一个个简单粗暴的流氓教师。沦为专制集团的奴化国民的工具。

20年前,我和我的同事曾有过一个共识:20年后的中国有可能走上民主,因为当时的学生不好“管”了,他们的个性和尊严意识超过了当年的我们。可是20年过去了,那批被我和我的同事寄予希望的孩子们已经30岁,然而遗憾的是这批孩子比我们还麻木,还冷漠,一个个的,完全是唐塔精神病医院里的横路敬二。这不得不说明我们专制集团教育国策的成功,他们用应试教育完成了每个国民的脑白质切除术。

在过去,我以为应试教育是填鸭式教育,现在我看到的是强权教育和暴力教育。

在过去,我认为应试教育是中国教育之癌,现今,我看到的应试教育是整个民族之癌。

在过去,我以为僵化迂腐教条是人的惰性和懦弱,现在我看到,这些恰恰是统治者的治国手段。

在过去,我认为有什么样的教育,就会有什么样的国度。现在我看到,有什么样的国度,就会有什么样的教育。

在过去,我以为我们是人民民主国家,现在我看到的是一个以民主为借口继续实行特权专制的国家。

撒切尔夫人曾经对西方社会指出:你们不必恐惧中国的强大,他们在今后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也不会为世界带来新思想。

西方教育家也指出:一个国家真正的强大要看她的教育。

可以说,不铲除应试教育,专制阴魂就会永远笼罩在我中华大地上,不铲除应试教育,所有的变革必将反复和曲折,甚至难逃复辟的宿命。只有通过教育,把公知,良心,民主,人权,法律等价值观念从小就根植于每个人的内心,才能彻底消除专制土壤,应试教育消亡的那一天,才是我们民族走向强大的真正开始。

想到这些,我忽然不再悲观,因为历史证明,从来都没有一个专制江山永不变色。中国应试教育必然随着专制社会的灭亡而灭亡,中国人真正站立起来的日子终将会到来。我们受着,熬著,记着,盼望着,中国的变革,必将随着国人的逐渐觉醒获得最终胜利,融入世界文明洪流之中。

在暴力统治下,恐惧虽然可以让人屈服,但它会积累仇恨,在愚民教育下,公理虽然变成麻木,但是不代表我们的灵魂已经死亡,教育部实际推行应试教育所造成的毒害,正在被民间所觉察,所思考,不断积累认识高度。你们每一次的倒行逆施不过是在积累摧毁你们的正义之力量,教育部连同你们的臭名昭著的应试教育终将会被送上断头台。那些官老爷们,我和我全大陆的同事会记住你们每个人的名字,并告诉我们的孩子,你们荼毒我们的民族和国家,你们犯下万劫不复的罪行!历史对你们的鞭尸以及人民对你们子女后代的清算必将是你们唯一的归宿!

华雨
2014 10 21夜

文章来源:作者投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