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周带鱼”何以成了抢手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带鱼,大多数人都爱吃新鲜的,即便有喜欢臭带鱼的,那也只会是极少数人,所以市场上新鲜带鱼不但买的人多,价格也高,而发臭的带鱼则鲜有人问津。如果哪天情况突然颠倒过来了,臭带鱼成了抢手货,那就不正常了。周小平的爆红便与此仿佛。

周小平曾经造谣说薛蛮子“造成舟山带鱼养殖场滞销,当地无数养殖农户面临破产”,但是带鱼从来就没有人工养殖的。自从他造的这个谣被揭穿后,有人便给他取了个 “周带鱼”的绰号,并很快在网上流传了开来。

准确的说,“周带鱼”其实是条声名不佳的臭带鱼。熟知他的人都知道,此人写起文章来简直就是信口开河,满嘴跑火车,笔下漏洞百出,谎言比比皆是。但让众人跌破眼镜的是,这样一条臭带鱼居然一夜之间成了行情暴涨的抢手货。自从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握过周小平的手以后,他的雄文不但充塞于网路的各个空间,而且被官方媒体争相刊载。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之前,网上还能看到大量批驳周小平的文章;这之后,网路上却只见周小平的文章,再也听不到跟他唱反调的声音,所有批评他的文字都被删的干干净净,不见一点踪影了。一句话,“周带鱼”成了当局热捧的红人,而且红的简直烫手!奇怪吗?奇怪。但细想,其实也不奇怪。这样一条“臭带鱼”其实恰好吻合了当权者的口味。

君不见,周小平的文章,一方面不惜编造各种谎言抹黑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民主国家和政府,另一方面则采用各种化妆术竭力美化“党和政府”,如此这般的“正能量”,不正是官方亟需的吗?

不仅如此,周小平还有一套自己的流氓逻辑:对公民他大谈义务和责任,但同时却巧妙的避开了大陆公民权缺失这个大问题;对政府他永远是温情理性同情派,抱有的永远是理解和宽容,与此同时却对政府的错误、政府权力的制约和政府的义务全都避而不谈;他把所有对政治的评论和对政府和执政党的批评监督意见,全都刻画成了大逆不道和美帝的阴谋。这套逻辑可谓正中当权者的下怀,他们能不喜欢吗?

还有一点,周小平来自民间,属于体制外人士。而且,他从网路起家,长期混迹于这个江湖,对网路语言和文体等的运用和把握相当娴熟,换句话说,他很接互联网的“地气”。这样一个网路名人,以体制外的身份说着当权者想说有时却不便说的话,而且用年青一代熟悉的网路语言和文体说得还蛮动听,就这点而论,无论是官方媒体还是御用文人都是无法做到,或者不擅长的。这正是周小平不可替代的作用所在,也是他被官方看中的原因之一。

不过,周小平再红,也只是条臭带鱼。是凡口味正常的人,谁会喜欢这样的带鱼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