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媒揭秘:旺角高空“粪弹”是谁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4日讯】(新唐人记者任浩综合报导)10月23日,香港网媒发表文章,揭秘究竟是谁在22日晚于旺角占领区从高空投掷包裹着粪便与红油漆的“脏弹”。

10月22日晚8点20分前后,在旺角占领区弥敦道642~646号的陶德大厦前,有人从高处抛下4袋疑似粪便混合红色油漆的“脏弹”,击中一名小孩和其他几位市民。

Terence Chau在香港独立媒体上发表文章,记录了他当晚的所见所闻。

当Terence抵达陶德大厦16楼顶的天台时,看到3名军装警察站在一角,另一角有一个油漆罐,靠近弥敦道的一侧,还有一个破损的塑胶袋和飞溅的油漆。

在Terence不断的询问下,警察表示,他们从黄昏就开始守在天台,但表示对有人在他们身后距离2、3米的位置制造“脏弹”,投掷“脏弹”,且在过程中弄破一个脏弹不知情,“我冇听到任何嘢”(我什么都没听到)。

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脏弹”恶臭,在弥敦道炸开之后,方圆十余米内的市民都可以闻到臭味,但警察“我地ORDER系面向呢边(南向),我唔知身后发生咩事㖞!”(我们接到命令是面向南边,我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情。)

当Terence向警察展示不足十岁的小朋友被“脏弹”击中后哭泣的照片后,警察无语了。Terence随文公开了3名警察的警号,并表示已经报警阐述他目击的情况。

小朋友被“脏弹”击中哭泣的视频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CN/all.js#xfbml=1″;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旺角,究竟是谁高空掷物
Terence Chau

年纪大,机器坏,当我气来气喘跑上十六楼天台的时候,战友们已经早我一步到达现场,三位军装警员站立一角,对忽然登上天台的七八位朋友连同记者,视若无睹,完全无诧异之态。

我看了看现场状况,发现天台留有一油漆罐,在面向弥敦道一侧,有一破裂胶袋,及飞溅的油漆痕迹。

我要求同行的朋友在一角拍照,拍下现场大环境,及破裂胶袋飞溅出油漆的状态后,我转而对在场警员发话。

我:阿SIR,唔介意我记下你的警员号码吧。

两位警员无意见,然后我向第三位沙展说出同一番话。

沙展:系咪我话介意,你就唔写低先。

我:阿SIR,我尝试礼貌咁同你讲声,你唔同意我都会写低,但如果你唔需要我礼貌咁同你讲嘢,我可以直接少少。阿SIR,有人高空掷物,几个载有油漆及粪便既胶袋从呢个地方掷下,我想求证一下,你地看守呢个天台有几耐?

沙展:黄昏开始就已经系度。

我:阿SIR,咁头先有冇人从呢度掉嘢落街?

沙展:我地ORDER系面向呢边(南向),我唔知身后发生咩事㖞!

我:阿SIR,两三米距离,你话你唔知有人系度犯案?呢度有晒其中一个胶袋失手爆开既痕迹,应该有声架㖞!

沙展:我冇听到任何嘢。

其后,我开始与该沙展理论,而该警员明显在HEA我,于是我用更直接方式说话。

我:阿SIR,我有理由相信你系知道,我甚至有理由怀疑系你地所为,我而家要报警。

该警员开始不耐烦。

沙展:你报啰,而家你话我知你报咩嘢,你睇到咩嘢。

我:阿SIR,我睇到既我讲晒,而家系你有责任去查而唔系问我睇到咩嘢,得你几个系度,我可以睇到咩呀。

然后警察要求身份证,我的证件放在街站帐幕的背包,于是家明帮忙,与警察周旋,火药味浓。

然后我拿出之前拍下的小孩中招照片,出示给其他警员看。

我:十岁八岁咋!阿SIR,于心何忍呀!

纠缠一轮,全哥在楼下报了警,于是我们全部下楼。

从一开始疑点已经出现,天台的警员对忽然而来的七八个人无反应,没有安抚,没有详细询问,只像路人甲一样继续他们的面向南方观察工作。

天台的范围不大,无可能在有人犯案之时,警员会不察觉,尤其其中一个载有油漆的胶袋就在警察身后两三米处爆开。

沙展在我们合理而直接的质询下越见暴躁,他并不像想解决问题,而更像在拖延,等待其同袍。

在我展示小童被击中的照片后,警察一瞬间无语。

我不懂PS,不想将惶恐的小孩照片上传,见谅。

三名警员编号:13603及 52495及沙展 15641

社媒原文刊登于:香港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