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玉喜:市人大主任受贿1274次的追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天,河南高院通报前三季度三级法院审理职务犯罪案件情况。1至9月份判处厅级以上干部21人,处级干部84人。其中平顶山市人大原主任薛新生在长达12年间,接受192人1274次贿赂(2014年10月21日人民网)。

薛新生在2001年至2012年12年间,利用担任平顶山市副市长、市委组织部部长、市人主任职务便利,先后收受192人1274次贿赂,计人民币1016万元、美元13万元、港币1.5万元、面值46万元购物卡。2014年4月被商丘中院,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薛新生12年间收受192人贿赂1274次,即每年受贿100多次,平均每三天受贿一次。这192名行贿人中,每人平均行贿达6次以上。由此可见,薛新生受贿非常频繁,向薛新生行贿的人也非常多!

从薛新生个人简历看,薛新生从2001年起任平顶山市副市长,2003年,任平顶山市委组织部长。2009年任平顶山市人大主任。2012年4月,因严重违法违纪被双规。在薛新生受贿时间段内,薛新生任平顶山市委组织部长时间最长,时近7年。显然,薛新生任平顶山市副市长、平顶山市人大主任其间未必受贿多少;薛新生在市委组织部长任上时间最长,显然,薛新生也一定在市委组织部长任上受贿最多。

薛新生在市委组织部长任上履职时间最长,市委组织部长对官员仕途升迁作用最大!如果薛新生是在市委组织部长任上受贿最多,那么,薛新生的大肆贪腐一定是大肆卖官鬻爵!平顶山市下辖舞钢市、叶县、鲁山等9县、市、区,哪一县、市、区不是几十处级官员,几百科级官员?其中找薛新生买乌纱帽的一定不在少数!显然,每每向薛新生行贿的人,一定大多是买乌纱帽的!或许192行贿人就是192个买乌纱帽的官员?

按照常理,腐败的组织部长自然牵扯卖官鬻爵案,薛新生案浮出水面,向薛新生大肆行贿的官员,向薛新生大肆买官的官员不知牵扯多少人,然而,怎不见多少买官者牵扯案中而落马?今天社会,纪检部门办案往往浮光掠影沉不下去,那就有可能让多少买乌纱帽的官员官位依旧?当然,有可能是买官者继续投资,买通办案人而不被处理!当然,也有可能因买官者已爬上高位,被相关部门相关人员蓄意掩盖!更有可能因买官者牵涉面广而被集体掩盖!如果是这样?是不是一大批腐败官员被放过?这是不是反腐败的重大缺憾?那行贿的192人究竟是哪些人?是否可以公开他们情况?

人们更需要追问的是,薛新生接受192人1274次贿赂,这一庞大而具体的数字是怎么得来的?是薛新生有详细的受贿记录还是薛新生的回忆交代?还是详细调查行贿人得出的结果?似乎这个数字的真实性让人怀疑?当然,办案部门如能够详尽落实贪腐官员具体贪腐情况,那当然是大好事!对此,这是媒体报导缺陷还是相关部门含糊?

薛新生受贿案时间持续长达12年,12年间收受贿赂1274次,薛新生具有犯罪时间长、次数多特点。然而,就在薛新生受贿的12年间,相关的纪检部门怎么就迟迟没有发现端倪?我们的纪检部门咋总是这样反应迟钝?纪检部门反应迟钝被动局面何时能改变?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