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有抗命的权利!——“全民不合作运动”正式揭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922学生罢课,为香港的“不合作运动”正式揭开序幕。一个月浪接浪式的社会运动,走来不易。行到这里,下一步该如何走,遂成全民关注的议题。在“袋住先”与“真普选”仍旧对峙的僵局下,社会开始愈来愈多论调,讨论及实验“不合作运动”在本港的可能性。下文简略回顾有关最近本港“不合作运动”的进程,供各界参考,共思前路。

各组织带头 向港人体现“不合作运动”的可能性

近年,逐渐有不同的组织带头向港人体现“不合作运动”的不同可能性;宗旨也是在不违法的前提下,用足以影响政府行政的方法,宣示对政府施政的不满及落实真普选的诉求。

如在交税的方式上,长毛梁国雄建议每人少交10元税款,以及到中资银行提款甚至挤兑、保卫香港自由联盟发起“交少一蚊税”、及至最近网民提倡以多张六十八元九毫(象征“六八九”)支票交差饷等。

成败关键在于人数 学界及社会各界随即响应

当中,“不合作运动”成败关键在于响应的人数;参与者愈多,遍及的界别愈广泛,愈具影响力。因此,学界及社会各界也随即响应,宗旨不变,然而逐渐把影响力扩展至社会;有“双学”牵头的中学及大专罢课行动、社工罢工及集体报案、中产人士于金钟慢驶的“汽车围城”行动等。

抗命意识日渐萌芽 运动与民生扣连

社会普遍对“不合作运动”的认受性与内容的适切性仍抱观望态度;然而,因为各区的占领行动,抗命的权利,在全港公民心里逐渐萌芽。运动日渐于社区扩展并与民生扣连;如最近在网上流传的“抵制建制派商户大行动”、捍卫基层住屋权益联盟发起的“公屋居民月底交租”等。

公职人员辞职明志:“政府不代表我”

在各区“占领行动”有市民高呼“学联不代表我﹗”的同时,渐有公职人员发起辞职明志;如五位环保界人士(林梓晴、朱汉强、陈晓蕾、卢思骋、罗雅宁 )、及至社工复兴运动呼吁各社福机构同工,主动去信有关政府部门辞去公职。向政府直接宣告:“政府不代表我”。

延续公民觉醒 人人有抗命的权利

一场“雨伞运动”,激起千重社会改变的浪潮。公民意识一旦集体唤醒,社会各界,难再独善其身。如何让各处占领行动所激发出的公民觉醒延续、深化,以至让运动升华;似乎是社会现阶段必需正视的走向。“不合作运动”只是回应时代的其中一种可能性,眼见社会日渐沦陷,民怨沸腾;香港正式进入公民抗命的时代。是回应时代号召,还是置身浪潮之外;港人是时候作抉择。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