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名“老虎”落网 贪腐归结为四种类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4日讯】(新唐人记者公孙觉综合报导)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23日结束,中共官场腐败问题,还有哪些老虎苍蝇落马,仍是各界热议的话题。

中国大陆《重庆晨报》10月23日报导,中共十八大之后一项超过百万人参与的网路调查显示,在收入分配、社会保障、反腐监督、住房问题、环境保护等12项民众关切度最高的社会热点问题中,反腐监督受关注度最高。

报导称,中共官场的腐败形式错综复杂,其中家庭内部官商结合性腐败有四种类型:

第一,利益集团交换型。这种腐败形式一般是中共官员先施惠于下级、商人,再打招呼让其“照顾”自己的亲属,或者官员之间达成某种“默契”,以手中权力为交换砝码,异地“交易”利益互换。

中央编译局博士后吴晓林介绍,这种算是家族内“官商结合”的“高级形式”,难以发现、查处,并且大都是以“窝案”的形式暴露。

第二,借壳捞钱型。一些中共官员子女经商办企业并不从事实际业务,其公司只是进行贪污受贿的“壳”。

报导称,2014年2月,江西纪检部门对副厅级官员张某立案调查。据办案人员透露,为了牟取不当利益,张某的儿子在其任职所在地开办了一家财务咨询公司,每年象征性地到当地私营企业翻翻账本,一家公司就可拿到15万元的咨询费。刘铁男与刘德成父子也具有同样的特征。

第三,经商办企业国际化型。据悉,中共官员子女违规经商办企业的“国际化”趋势明显,这也大大增加了腐败的隐蔽性。

报导称,江苏一位纪检人员介绍,无锡一位副厅级官员的儿子在香港开公司,形成了“老子在内地给人办事,儿子在境外大肆收钱”的腐败链条,短短几年时间,这个“官二代”在境外收受贿款上千万元。

第四,官商权钱利益互补型。这种情况表现在家庭成员有人当官,有人经商,“权为商开路,商为权巩固”。

报导称,在山西运城的“房媳”事件中,以“房媳”张彦、公公孙太平为核心的运城孙家是典型的家族内“官商合作”,该家族成员多人在运城市担任公职,分布在公、检、法、纪委以及政府各职能部门,同时家族还经营著物流公司、洗煤厂等企业。

50名“老虎”落网

日前,署名周蓬安的博客文章近日被很多网站转载,作者认为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当前面临的反腐形势依然十分严峻。

作者经核实发现,中共十八大以来,交出的反腐成绩单:“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多达55名”,信息失真;被查的省部级及以上高官(简称“老虎”)不是55人,而是50人。

文章列举分年度被查的高官姓名如下:

2012年1人:李春城。

2013年17人,分别是:衣俊卿、刘铁男、倪发科、郭永祥、王素毅、李达球、蒋洁敏、季建业、廖少华、陈柏槐、郭有明、陈安众、付晓光、童名谦、李东生、杨刚、李崇禧。

2014年已查处32人,分别是:冀文林、祝作利、金道铭、沈培平、姚木根、申维辰、宋林、毛小兵、谭栖伟、阳宝华、赵智勇、苏荣、令政策、杜善学、万庆良、徐才厚、谭力、韩先聪、张田欣、武长顺、陈铁新、周永康、聂春玉、陈川平、白云、白恩培、任润厚、孙兆学、潘逸阳、秦玉海、何家成、赵少麟。

作者认为,将王永春、李华林列为部级高官,显然是媒体“提拔”了他们。因为王永春作为副部级单位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虽兼任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但至多是相当于正厅级;而同样身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的李华林,当然也仅相当于正厅级。之所以弄成55名“老虎”,这样的“提拔”肯定不止王永春、李华林两人。

作者以被查官员的职务分类:“正国级”1人:周永康;“副国级”2人:苏荣、徐才厚;正部级6人:蒋洁敏、李东生、李崇禧、申维辰、白恩培、何家成;其他41人均为副部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