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仲然:政府有多少诚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长达三星期的占领行动终见结束的曙光,一直态度强硬的香港政府终于与学联会面,希望透过讨论寻找空间,使占领行动能够结束。笔者认为这场会面只是迟来的春天,但迟到远比不到好,所以都同意政府与学联会面,令目前的政治僵局得以舒缓。虽则如此,但政治始终是现实的游戏,会面成果都要建基于双方的诚意有多大。学生自运动开展以来,都是处于鸡蛋的一方,他们只能透过群众的力量,向政府这高墙发出吼声,故此,政府这高墙的取态才是关键。香港政府到底是否愿意打破他们冰冷的铁墙,才是今次会面,甚至整场运动的关键。

冰冷的铁墙到底会否融化,其实是视乎铁墙本身的诚意,多于站于鸡蛋一方的学生们。笔者虽然同意会面成果是要建基于双方的诚意,但这场会面是鸡蛋与高墙的决战。鸡蛋的一方虽则背负民意的支持及政治上的道德高地,但高墙的一方不单是特区政府,甚至是整个中央政府,所以这块不是普通的高墙,而是坚硬无比的钢铁墙。其实我们这群鸡蛋面对这块钢铁墙,已由当初希望他们能自我融化,变成勇于走上街头,不惜与这块铁墙决志一撼。这转变不是代表我们香港人没有耐性,反之是走投无路,故惟有一撼。当我们向同一样的人争取同一样的诉求已有二十多年,但仍不见曙光的时候,这已不是我们有没有耐性的问题,而是对方有没有诚意的问题。大家平时面对收费电视讯号不清的时候,当投诉他们数次后仍不作改善,就会决意取消服务,那为何面对争取二十多年的民主诉求,又要呼吁学生多给机会,说什么制度不是一次地就可完善的屁话?笔者对此论述,至今亦甚惑不解。

平心而论,政府的诚意有多大,大家有目共睹。警察暴力对待留守者,这已是没有诚意的最大例证。笔者认为除此之外,政府多番藏头露尾的表现才是令笔者对政府诚意度存疑的最好证明。尤其如果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政府,绝不会用清除障碍物代替清场,这绝对是玩弄语言伪术。试问连清场都会用语言伪术去掩饰,这个政府的诚意又有多大?可能你会说这只是警方的问题,那梁振英总是躲在镁光灯后,好像一些流亡领袖般发布录影讲话,不单不愿意面对群众,甚至将和平表达意见的占领人士讲成十恶不赦的暴徒,这又是表示诚意的表现?甚至有人会说梁特首选择不公开面对群众,是让会面存在更大的讨论空间。笔者对此只感到不以为然及可笑,不以为然者,梁特首不是选择不公开面对群众,而是选择性面对群众,录影访问都尚且能见其身影,但他是完全绝迹记者招待会,更不需奢望他会到占领地方面对群众,这些行为又称得上诚意?可笑者,笔者姑且接受梁特首透过录影访问面对群众,但他的言词是煽风点火,多于表示诚意,甚至表示月薪少于14,000的人就不能有特首提名权,这绝对是拨火,而不是停火。笔者希望梁特首能亲身到各占领地,还会如此理直气壮,笔者还可称呼其为特首,否则只是一名比键盘战士更不堪的懦夫。

其实占领运动发展至今,香港人和平抗争的行为已为世界所称颂,反之政府的不智及警方的恶行已臭名远播。事实上,这场运动的发展已成为世界所关注的焦点,所以笔者希望政府不要再托词这只是香港内部事务,故香港政府已没有可能做一名世界注视的懦夫。笔者会认为占领的发起人愿承担刑责,表示绝不会因为法不责众而逃避法律责任,这绝对是有承担及表达诚意的表现,但铜墙铁壁的高墙政府,又给什么诚意予各位香港人?事到如今,大家所期待已久的世纪对话已告结束,大家又看到政府给什么诚意?随之而来的是,我们这群鸡蛋,未来又可以如何面对这冰冷的高墙?继续做噤声的鸡蛋,抑或是做一只勇敢的鸡蛋,向这砖铁墙说不,只是大家一念之间。当大家仍犹豫的时候,不妨问自己一个问题,你舍得这城市变成大家不熟悉的香港吗?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