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匿名网友:希望始于改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前面一篇文章《你们已退无可退-为了不变成我们的世界》反响还可以,最近又有些鄙陋之见,不吐不快。文字浅显,却句句真灼,望能有所启发)

致香港支持雨伞运动的朋友们:

从占中开始之初,认为不可能成功的观点便甚嚣尘上,这种观点不仅在占领群众和学生们中间演变成了“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也成了很多旁观者冷漠的理由。

笔者是一名坚定的积极乐观主义者,每次听到这样的论调,无论是善意的还是冷漠的,我都感觉很压抑很窒息。我最容不得的不是现实的残酷,而是同行者告诉我,我们没有希望。要为成功找方法,莫为失败找理由。

先说说你们可能成功的契机吧。

第一,中共需要给台湾做一个样板

澳门,香港连蒙带骗的给“忽悠”回来了。但是台湾的独立政体原因,大陆无法在台湾身上重复使用这种穷小子骗媳妇的忽悠技术了。不过,对两岸的统一从建国之初到现在的“觊觎之心”从来就没停止过,这不仅是中共的执政纲领所使,也是华夏儿女的魂牵梦绕的“统一梦”。

中共在香港不可能开枪的原因,大致有三:

1. 不值得。正如有不少前辈指出的,香港无论从地缘上讲还是政治地位来讲,都与北京相去甚远,香港的雨伞运动不会威胁到共党执政根基和主权完整。开枪的代价太高。

2. 丢面子。习总上任以来,通过反腐与大外宣的模式向世人树立了“伟光正”的形象,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动武,让他的形象破产。而且从现代文明来讲,屠杀会遭到国际社会强烈谴责乃至制裁的。

3. 给台湾看。台湾未收回,怎么也得做个样子吧。

下面这段话也希望大陆中央决策层看到:

以超然的姿态对待香港的雨伞事件。

其实中央的831决议出台,是一个很不明智的做法。可能中央从未预料到,香港人民如此的坚定执著,抗得过催泪弹,挨得过警棍,不畏惧风雨与流血。目前雨伞革命的这种状态,让中央骑虎难下。

在这样一个国际化环境下爆发一场旷日持久的系统性的非暴力抗争,是内地维稳未曾遇到过的,也是中共历史上未曾遇到过的。退一步,没面子,以后队伍不好带了。进一步,又不能开枪。其实最明智的办法就是在占中发起前给香港真普选。这样自己有面子,问题还不会产生,更不会担心在大陆产生的“涟漪效果”。

回到现在,如果中央决策层或者说习总,足够聪明的话,可以顺着一国两制的思路,给香港真普选。中央只负责外交,军事等,这样一方面在国际上赢得口碑,在国内也说的过去,毕竟是一国两制,承诺好的。还可以给台湾看,我们国家是允许真正的一国两制的。台湾的收回也会指日可待。

有人说,那雨伞运动不会在大陆产生涟漪效果吗?

其实这个命题跟本就是一个伪命题。大陆环境和香港环境,无论是公民素养,还是政治制度,相差不止50年,乃至100年,99.99%的大陆人民连喝茶都不敢,甚至连喝茶(抗争)的想法都没有,怎么可能上街争取民主?

大陆的抗争现状非常灰暗,零八宪章几万人,维权律师不超过千人,不是进监狱了,就是在进监狱的路上。敢言的媒体几乎没有了(南周已经覆灭),而中共又控制了所有的资源,包括“上帝”“活佛”“空气”(雾霾了)“法院”“媒体”“军队”“警察” “网络”等等一切的一切,所以这点火星在中国大陆在近50年都不会掀起什么波澜。

第二,香港占中的世代优势

香港雨伞运动由85-95后主导,占中三子以及其他泛民主党派在运动初期表现出来的唯唯诺诺和瞻前顾后让人们失望,而这次运动也逐渐形成了以学联学民思潮以及其他激进本土派别为主导,以占中三子以及成熟的民主党派护航并提供建议这样一个稳定态。不能不说,这是最好的组合。据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10月份的调查得出数据,在15至24岁年龄组别,反对占领的只有7.7%。目前社会80后已经形成了社会的主流力量,而90后,在接下来的10年也逐渐形成社会的中流砥柱。可以想像,即便雨伞革命暂时失败,但是一个新的时代开启了,中共从今天起,日子绝对不会好过。

与经历过六四的老民主人不同的是,这一代人没有噩梦般的经历,不会有老一辈人的左右顾盼,而加上了老一辈人的经验支持,在这个几乎不可能开枪的背景下,在这个半民主的理想非暴力不合作环境中,用“呼风唤雨,如鱼得水”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在接下来的世代演变中,历史绝对不会属于中南海的老家伙们,而属于揭竿而起的90后们,乃至00后们。

第三,如果不给香港真普选,撕裂的香港社会将成为大陆民主运动的实习基地,策源地,对大陆政治产生更大的威胁香港是一个近乎盖好的“资本主义”民主的房子,只差最后的房盖(普选)没盖了。与大陆的环境不同,大陆的维权是你只要举牌,哪怕在网上发表举牌声援的图片,都会很快锁定你的IP,找到你的家,抓了你,媒体?不敢报!律师?已经被抓了,或者不让你找律师!公检法媒体都是一家的,你找谁去?

而香港不同,法院确实做到了中立,这从黄之锋被抓又被判无罪释放,又判占中群众非法可见一斑。香港的抗争基本是安全的,你们不仅有第三权法院,还有第四权媒体,即便所有媒体都被统战,你们还有互联网,再退一步,你们还有立法会!再退一万步,你们还有一个难能可贵的,就是“团结”。所以,你们的抗争是最安全的,最多最多是挨几棍子。

所以,这种半民主的模式决定了中共不可能在香港发起“文革式”的清算。而香港的国际都市地位,以及交通网络四通八达的状态,中共也无法在香港上演北京西藏新疆的关门放狗清场模式。

如果占中失败,或者习总不够开明,你们怎么闹也不给你们真普选。那么在可预见的时间里,香港将长期处于“撕裂”状态,这是由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根本性矛盾决定的。而这种撕裂,在社会横向来说可能是坏事,但是对历史纵向也会是好事,因为这是一个新起点,在香港本土通过反对派的不断抗争,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中间派站到支持占中一面。

而香港由来已久就是大陆的良心,每年的六四晚会便是明证。可以想像,在大陆处于“高压锅”状态下的异议人士,律师,上访者,包括普通公民,面对这样一个波澜壮阔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长期战线,怎么可能不过去学习,观摩,建议,参与?甚至内地维权有可能演变成内销转出口的模式,大陆访民无处申冤的时候会跑到美国领事馆,这下好了,有了一个不会被喝茶就可以将冤情被国际媒体所曝光的环境,还能顺便支持香港民主了。何乐而不为?这一点从香港的七一大游行可见一斑,各种诉求都来凑热闹了。

新闻封杀香港的正面消息,可以封杀一时不能封杀数年,你可以想像,如果每天新闻联播都在播报香港那点事,今天说是颜色革命,明天说他是非法,但是就是解决不掉。正常思维都会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于是就会上网搜索信息或者问身边的朋友。在中国舆论语境中,一直都有两个层面:新闻联播层面和人际传播层面。如同六四,几十年不报导,但是成年人几乎都知道。而香港,是正在发生的一种“六四”烈火,而且是中共无法扑灭的烈火,将会对大陆人的思想产生深远和微妙的影响。乃至生活在新闻联播里的屁民们在去香港旅游的时候,怎么可能不去实际考察?怎么可能不受感染?

有人说,香港是英国扔给中国的民主炸弹,想必就是这个意思。对于你熄灭不了的火苗,你不去隔离,反倒把炸弹往怀里搂,这不是找死这是什么?

这种情景,对中共来说,才是最致命的。

下面说说,对目前运动的两点建议。

1. 如何争取沉默的大多数是重中之重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基础是群众。而成败决定因素就是沉默的大多数。甚至包括暴力革命也是这样,中共如果不在抗战和内战阶段忽悠农民,打土豪分田地,怎么可能动员那么多的人替他们卖命?特别是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可以说,人数决定了一切。

有人说,香港的占中不需要争取人数。只要目前的人数保持下去就行。我不知道提出这样说法的人是好意还是怎样想的?人数与成功所用的时间是成反比的。如果有70W人上街,完全可以发起罢工罢市罢课,7日内瘫痪全港,就可以令特区政府妥协。为什么要用拖的战术呢?拖来拖去,占领者的精力,财力,乃至意志力,都会被拖垮。因为长期没有效果,肯定会让本来支持的人也会“散水”。

再和香港同胞说一组数据,根据香港入境处统计,2012年共有54646名内地居民通过单向通行证来香港定居,在2003年至2013年年中,累计有487525名内地居民持单程通行证来香港定居。这是什么概念?平均每天都会签发130多张单向通行证移民香港。这个单向通行证是不需要港府审核的。是大陆政府单方面核发。加上目前香港本来就不成熟的三权分立的沦陷速度,可以说,香港的问题非常紧迫,不要总想着你们这次失败了,还有以后。

只有绝地反击,才有一线生机。

回到当下,香港的民意基础不容乐观,从参与占中的人数来说,区区20万人,占700W人口的2%,而民意基础的呢?截至到现在为止:在上述提到过的香港中文大学的调查中还提到,支持占中的受访者有37.8%,较上次调查多出7个百分点,反而反占中的受访者仅有35.5%,较上次大跌10.8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支持和不支持占中的不相上下。显然,如果换位思考,相信如果你是中共,你也会说支持占中的只是一小戳人。

不知道香港同胞是否看过《让子弹飞》这部电影,让子弹飞里面姜文等反对派最开始在大喇叭里动员大家,但是几乎没有站出来的群众,后来使用让当政者“死掉”的骗术,忽悠了沉默的大多数一起起义结果了当政者,最终赢得了“颠覆”斗争。

其实大多数人的心态就是这样,包括现在大陆的屁民们,谈到你们的抗争,往往脱口而出会问“结果呢”“最后呢”“他们不会成功的”

我相信香港沉默的大多数也是一样的。

其实你们要理解沉默的大多数,香港是一个贫富悬殊差距很大的地区,作为一个靠着每天上工吃饭,还贷款的人来说,不去上班一个月,而去占领中环,他自己答应,家里的老婆孩子也不答应,再被关进警察局,被打了,上不了班,这都是影响生计的大问题。还有公务员们,在占领者们尚未能左右局势的时候,站出来的话,都等于找死。大多数人不是不知道民主好,只是现在还押不了这么大的赌注。

如何动员沉默的大多数,是一门艺术。我相信香港学生和人民的智慧,一定能找到好的方法。

不管香港人民怎样选择,我希望占领者注意一点,不要散布失败和没有希望的论调
我经常会看到很多支持占中的文艺人,学生等发布文章,大致是说,我们虽然没有希望,但是我们依然坚持。好吧,这是好的精神,但是对旁观者,对沉默的大多数来说,这不是好的“动员文宣”。

我们需要自我感动,但是更需要“动员”更多人。

2. 香港具体的政治地位决定了,必须采用更激烈的抗争手段和更具体的抗争方向
各位回忆一下,是什么时候,特区政府答应了和学生谈判?那就是在包围特首办的紧要关头。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要么是影响经济,要么是影响政治,以此作为筹码来博弈当局。

可是目前包括学联在内的占领者们,恰恰选择了前者,放弃了后者。而且是局部影响,因为上面所说的原因,无法动员更多人,所以你只能影响经济微乎其微的一部分。问题就在这里了。对于以经济为生活来源的,不超过1万四的穷人来说,这是他们的生计,这样怎么不会引起部分人的反感?如果你们关注关于占中的文字投稿,就会发现有的市民本来是支持的,但是影响了他们,反倒不支持了。

现在有这样的一些论调,希望占中不影响市民(经济)的情况下,给政府施压。比如我们经常看到报导,说旅游方面没有因为占中影响到多少。这是好事,但是对抗议者而言,这是坏事。

长期的占领,不影响经济,也不影响政治,那你在干嘛?在表演吗?问题就在这里。

这样来看,你们觉得这是最好的策略吗?

这是其一,其二,我身边的人都会说他们不会成功的,甚至有的人看了很多关于香港雨伞运动的视频图片资料后,依然会说“共产党不改变的话,胜算不大” 。包括大陆知名维权律师滕彪也说,大陆政体不改变的话,香港的希望不大。

不要说什么我们不是为了成功而斗争,这用来忽悠人行,但是不能作为斗争策略。

我思考了一下,为什么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在其他国家可行,但是在香港可能不行。除了上面人数的原因,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政治结构。说的浅显些,你们香港再折腾,能怎样?你们之前就没向中央纳税,你们现在折腾也丝毫不影响中央财政收入。只能折腾你们自己。特区政府只是代理人,传话筒的角色。当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局限于香港本土的时候,诉求层面没有争取独立的时候,根本威胁不到中央对香港的管制,自然中央也不会让步。

回想一下,为什么特区政府答应了对话?想必各位已经明白了吧。

只有你们影响了他们的政治管制的时候,他们才会“服软”。你们必须认清中共的本质,这是一个贪得无厌无底线的政治集团,中共和蒋介石谈判了,可是呢?中共只有在你处于完全优势,他才能释放出真正的善意。因为在香港的管制权上,这不是两个人做买卖,而是你死我活的殊死斗争。两个人肉搏,你怎样让他屈服?不是他打你一下,你还个嘴巴,而是你扼住他的咽喉,让他不能动弹,没有回旋余地,他才能和你妥协。

具体就不需要我来阐述了。

除了读者可自行引发联想,产生各种抗争“创意”之外,我有两个建议,不知可行否:

1. 最近有人开始倡议抵制建制派的商业品牌,这是一个好的方向,我们按照这个延伸,是否可以抵制大亨们的商业的。比如习总接见的香港大亨开始呢?

2. 与其长期驻守,消耗资源和意志,不如改为周期性的游行。平时用大量人力深入社区深入街道去耐心讲解大陆的体制的种种弊端(可以参考我之前的文章),每周或者每两周,进行一次例行的大游行,争取每次有1W的人数增长,直到人数增加到足以瘫痪香港社会的时候,比如70W,用7天时间,罢工罢课巴士,围堵各个政府机构。完成雨伞运动的使命。这是一种低消耗,可持续的方式。其实,组织者们可以看到,平时驻守的人比较少,但是29-30爆发的人比较多。说明支持的人多,但是因为生活原因不能长期驻守。所以可以考虑这种方式。

最后,总体来说,我对香港的雨伞运动是抱着乐观态度的,我相信无论是成或败,都是历史的进步。如果失败了,香港会成为中共心头长期的阵痛,如果成功了,不仅是港人的福祉,也是华人的骄傲。不仅证明了华人可以争得民主,台湾的回归也会指日可待。

文章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