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10月24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5日讯】【中国禁闻】10月24日完整版

提要
中共四中全会《公报》 打破国人对党的最后幻想
中共原国防部长梁光烈证实 军委开会讨论活摘器官
无良艺人? 官民衡量两杆秤

国际社会呼吁立即释放王治文

外媒解读中共四中全会“依法治国”

已经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高调声称“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引起国际舆论关注,多家媒体发表评论,指出中共所谓的法治与西方民主国家法治的差别。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报导,时事评论员黄忠清表示,西方所讲的法治包括基本的民主人权,监督、限制政府和执政党的权力,但中共所讲的法治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法治,共产党利用法律来统治人民,也包括用法律来控制下级官员。

日本《外交官》杂志网站也报导说,从中共十八界四中全会公报的文字表述看,中共将依然居于宪法和法律之上,“法治”也依然只是确保中央政府权威得到尊重的一项机制,而不是限制中共权力的一种手段。

国际社会呼吁立即释放王治文

经历了15年冤狱迫害的北京法轮功学员、原法轮功研究会义务联系人王治文,10月18号刑满后,被直接转移到北京昌平洗脑班继续关押。国际社会对中共一边高喊“依法治国”,一边公然非法限制公民自由,表示谴责。

据《大纪元》新闻网报导,10月22号,美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克里斯托夫‧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王治文应该被立即释放,让他和家人团聚,美国最高层官员应该提出此事。

23号,台湾立委和多家民间团体,也纷纷出面谴责中共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王治文。

香港蜘蛛仔:标语随处可再挂

香港政府飞行服务队10月24号出动直升机,吊运12名消防员和民安队人员,到狮子山拆除了“我要真普选”的巨型标语。这个标语是一群自称“香港蜘蛛仔”的登山爱好者在23号挂上去的。

“香港蜘蛛仔”在标语被拆后,发声明表示,任何可以挂起“我要真普选”地方,都是心中的狮子山。

声明说,政府可以拆除狮子山上的标语,但市民仍可以在不同地方,如窗台、晾衣架、小店橱窗、课室壁报、T恤、帐篷、背囊甚至额头,都可以挂起“我要真普选”这五个大字。

“香港蜘蛛仔”说,听说狮子上的那个标语感动了很多人,但市民的支持也同样感动了他们,他们呼吁港民重新演绎狮子山精神,要求真普选,永不言败。

编辑/周玉林

四中《公报》 破国人对党最后幻想

中共四中全会结束后所公布的《四中全会公报》,一再强调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以及它和法治的一致性,引起舆论哗然。外界普遍认为,《公报》内容与四中全会高调宣称的“依法治国”背道而驰,是法制的大倒退,也使那些因为反腐而对中共产生的幻想,彻底破灭了。

这次的四中全会上,共产党没有暗示它将限制它自己的权力。相反,它说共产党的领导是法治的“基本要求”。

而会后发布的 《中共十八大四中全会公报》,一如既往的强调共产党的领导,并说这和社会主义法治是一致的。

《公报》还说,中国宪法确立了中共的领导地位。四中全会则明确了所谓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大任务,除了加强宪法实施、司法公正等,还要加强和改进中共在其中的领导等。

中国民主大学校长唐柏桥:“它这个表示是一种倒退,它到了79年以前去了。坚持党的领导跟宪政是直接冲突的,和依法治国是直接对立的,世界上没有一个宪政国家,它永远在一个党的领导下,这个党没有经过选举。它这个时候还拿出来,也就是说它告诉世人,不要对它抱任何幻想,它要一条路走到黑。”

《公报》出来后,被称为“中国法治三老”之一的李步云,在接受媒体时说,依法治国的根本是依宪治国,而宪政的四个要素,包括人民民主、依法治国、保障人权,以及宪法需要有极大的权威。他认为,在当今中国,宪法的权威树立不起来,根本原因是缺少制度保障。

李步云披露,在1982年宪法起草过程中,他曾提出民主立宪和司法独立,但中共高层担心会威胁到中共的领导、和人大的监督,使得司法独立没有真正成行。99年和2004年修改宪法时,李步云等人再次提出相关内容,还是没有被接纳。

李步云还指出,办具体案件时,党要过问和干预,这是与宪法相违背的。应该是以法治来促人权、促民主,进而推动整个制度的改革。

“依法治国”在1979年作为理念被提出。前中共人大委员长,政法委书记乔石在主管政法委时,曾力推“依法治国”,最终使得1999年“依法治国”被写入中共宪法。

然而,就在同一年,中国发生了一件大事,使得乔石等中共党内的“开明派”,在这方面的尝试终止了。

前中共党魁江泽民,自1999年起,掀起了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的灭绝式镇压,使得法律变成一纸空文。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成了空话。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政法委书记的职权空前扩大。从此“依法治国”又被搁置起来。

在中共现任总书记习近平上台后,再次多次提及“法治”,“将权力关进笼子”,以及“共产党也要遵守宪法”等说法。刚刚结束的四中全会也号称“依法治国”。那为什么四中全会的结果给外界的感观,却和真正的“法治”背道而驰呢?

大陆时政评论员陈明慧:“江系利用了党内的各种资源,还有他们党内的一个底线—保持红色的江山不变,他(习)又是体制的党魁,这个问题他没法逾越,如果说他要突破这个瓶颈,他必须要放弃这个体制,解散这个政党,他才有可能真正能做到依法治国,法治梦,中国梦。否则的话这种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唐柏桥:“有很多人仍然对它抱幻想,所以很多人又被共产党骗了,等着它来改革,但是现在很多人希望又破灭了,有些人就认命了,我身为中国人,下辈子不做中国人了,还有些人说,我要奋起抗争了,想办法改变中国命运。”

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指出,习近平本来希望通过打几只“大老虎”来挽回民众对中共的希望,但这次《公报》更加让百姓明白,中共已经没有信用可言。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李智远

梁光烈:军委开会讨论活摘

总部在美国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10月21号发布了一份最新调查报告,公布了对中共原国防部长梁光烈、原政治局常委曾庆红,和原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的电话调查和取证。其中梁光烈承认,中央军委曾开会讨论,有关军队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宜,并说应向中共军队总后勤部了解情况。

【录音】调查员:我是……,我们有几个简短的问题问您一下。王立军最近几天给我们提供了新的情况,他曾经跟部队医院合作,用在押的法轮功炼习者的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这方面的研究,所以请您跟我们介绍一下部队的这些三甲医院用在押的法轮功炼习者的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方面的事情。
梁光烈:你这个…有两个事要告诉你啊,一个是我在国外,你这个电话打来以后,我不好证实你的身份。
调查员:嗯。
梁光烈:啊,第二个是你说的这个事情,我也不管这个事。
调查员:这事是不是应当属于总后勤部负责呢?
梁光烈:那你就要问问他们谁管这个事。
调查员:在您做总参谋长期间,有没有听说过这方面的事情吗?
梁光烈:听说过,我是管军事工作,我不管那个后勤医疗的事。

这是原国防部长、中共中央军委委员梁光烈,在前年5月4号到10号访问美国期间,“追查国际”调查员对他进行电话调查的录音。在同一份录音中,梁光烈还表示,中共军委开会讨论过,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的事情。

【录音】调查员:如果当时部队负责看管一些器官移植供体的话,那这个事情……
梁光烈:我听说过这个事。
调查员:军委开会时有没有讨论过这个事情呢?
梁光烈:讨论过这个事情。

公开资料显示,梁光烈从2003年开始,担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而中共被人权组织指控大量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时期,也正是从2003年开始。

“追查国际”发言人汪志远:“他知道这个事情,从他这里来说,就肯定了这个事情的存在。第二,在军委会议上讨论过的事,那就意味着军委、中央这些高层都知道。意味着这次对法轮功学员,以摘取器官为手段发起的这件事情,它不是一个散在的事,它是一个由官方,中共最高当局统一安排的全国性大屠杀。”

梁光烈在电话中提到的管“后勤医疗”的部门,据了解是指中共军队总后勤部。“追查国际”在同一份报告里,还公布了原中共军队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的调查录音。白书忠承认,他在担任总后勤部卫生部长时,得到江泽民的指示,摘取活体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移植。

时事评论员蓝述:“中国的器官移植,90%以上器官的来源,都是从军队和武警系统来的。地方的医院里面,它基本上没有这方面器官的来源,因为中国人基本上根据传统的习俗,他不做器官捐赠。所以说军队和武警的系统,在这个过程中大发横财,发的都是些不义之财。”

汪志远:“是系统性安排的,像这么大的国家,这样系统的做,你想想这个数量就一定是非常惊人的。这个性质,程度是非常严重的。”

另据法轮大法明慧网刊载的长篇调查报告《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在2003到2006年间,突然大幅度成倍增长。而且相比其他国家等待匹配的器官要两到三年,一些中国医院器官当时平均只要等一两个星期。这是利用死刑犯器官很难实现和支撑起来的。那几年又正是中共被指控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时期。

中共官方至今没有对此给出解释。

采访/朱智善 编辑/尚燕 后制/肖颜

惧占中 中共限前国务院秘书赴港

前中共国务院办公厅秘书俞梅荪,在上海海关被非法劫持到北京,从9月30号至今一直被限制在家中。北京国保表示,劫持他是防止他去参加香港的“占中”活动。警方的非法行动,着实令俞梅荪感到“依法治国”还远远是一句空话。请看报导。

中共前国务院办公厅秘书、法律专家俞梅荪,原定于9月底到香港参加学术交流,但他在上海海关遭到边检警察的阻拦、搜查。警察还抢走俞梅荪的笔记型电脑、书籍,并禁止他出境。

前中共国务院办公厅秘书俞梅荪:“(9月)29号他们把我弄住了。弄住以后,市局、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区分局和我们派出所到上海把我弄回北京来了。现在监视居住不让我出去了,出去要请示要批准才能出去,从30号开始一直到现在。”

俞梅荪后来了解到,北京国保四人提前一天抵达上海,通知海关边检站对他进行拦截,防止他去参加香港“占中”。北京国保也不许俞梅荪留在上海照顾在医院的弟弟,当晚强行把他带回北京。

俞梅荪表示,他去香港是今年年初2月份定下来的,8月份就买了车票,那时香港还没有发生“占中”活动。

俞梅荪:“我是有合法的手续、合法的证件、合法出去,他们非法的阻拦我。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手续,随意的不让我出去。”

俞梅荪对国保们说,他们的做法违反了《警察法》。另外,根据《刑法》,随便剥夺公民自由要判刑三年。

其实,俞梅荪曾多次被非法限制出境:2006年,他要去美国洛杉矶参加法律研讨会时被禁止出境﹔07年去香港,在罗湖口岸也遭到拦截,并且被送到珠海关押。

俞梅荪是国务院前副秘书长、国务院环境委员会副主任顾明的秘书。1993年他曾因被诬告盗印中共“十四大”绝密文件而坐牢三年。

出狱后,俞梅荪彻底转变,他不仅多次为自己上访,还多次为底层民众维权。例如,他参加了2003年的四川自贡农民维权案、河北秦皇岛、唐山两市库区移民维权案等。期间,成为中共“眼中钉”的他,不得不玩命逃亡。

俞梅荪还根据自己了解的访民冤案,不断为访民撰文发声。他在“冤案积如山 访民心泣血”中写道,二十多年来,上海官场腐败、法治倒退、贫富两级分化。每位访民都饱受欺压、求告无门、血泪斑斑。

而在“黄浦江心水多少访民泪!”一文中,俞梅荪指出,2002年退而不休的江泽民,提拔周永康执掌公检法,建立起庞大的暴力维稳体系,严厉监控和打压弱势群体的维权活动,使中国经历了法治大倒退,成为最为黑暗的十年。

而这十年来,暴力维稳给他也造成很大的伤害和损失。俞梅荪对《新唐人》记者表示,一到中共的“两会”、“六四”纪念日、“七一”、“十一”等所谓敏感日,他都会失去自由﹔而诸如茉莉花时期,甚至连美国总统欧巴马来访,图书节,他也会被限制自由。有时去办事途中就被拦截,现在更是步步升级。

俞梅荪:“没想到周永康完蛋了,十八大以后越来越厉害了,而且四中全会是(说要)依法治国。越是依法治国,他们反而越是非法暴力维稳,限制剥夺人身自由,本身是背道而驰的。”

今年9月,俞梅荪曾两次到中共中央巡视组的上海接待站上访,陈述自己和家人的冤情。 他认为,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要改变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现状,但目前的实际情况是,不仅政令出不了中南海,下面还要反过来执行上面的命令。

采访/秦雪 编辑/宋风 后制/黎安安

10月24日维权动态

下面来看下中国大陆各地这两天发生的维权,和人权迫害事件。

化工厂泄毒 受害家长讨说法

四川省金粟小学门口23号上午聚集了上千名学生家长,抗议当地政府在学校附近的化工厂泄露后不作为。家长们遭到警察镇压,多人被打,十几人被抓。

据了解,金粟镇一家化工厂在9月11号发生毒气泄漏,至今已导致使金粟小学20多名师生中毒昏迷,其中一名学生死亡。

土地被征多年无赔偿 维权被抓

江苏省扬州市宝应县望直港镇望直村楼南组,村民的土地被征收多年,一直没有获得补偿款。23号,村民集体前往被征土地现场维权,试图阻止开发商施工,但是被几百名警察、城管镇压,多人被抓捕。

内蒙古两名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庭审

总部位于美国的《明慧网》24号报导说,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法院准备在10月27号,对通辽市法轮功学员王颖、田心进行非法庭审。

据报导说,王颖在今年7月被当地警察绑架,为了抵制迫害,已经绝食了80多天。田心是8月被绑架,当时家里只剩一个十几岁的儿子。

作家铁流及保姆被逮捕

大陆律师刘晓原23号在微信上说,铁流的妻子下午已收到北京市公安局,对铁流的逮捕通知书。罪名是涉嫌非法经营罪、寻衅滋事罪。而同时被抓的保姆也以非法经营罪被逮捕。

现年81岁的铁流,9月14号被警方从家中带走。刘晓原说,所谓的“寻衅滋事”是因为铁流写了反对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文章。而所谓“非法经营”是指他编印一份免费赠送的刊物,并没有从中赚钱。

无良艺人? 官民衡量两杆秤

中共共青团日前在官方微博网发起一项投票活动,呼吁抵制香港挺占中艺人,被点名的香港艺人有黄秋生,杜汶泽,何韵诗等。共青团称他们是“无良艺人”,不过很多网民却反而叫他们“良心艺人”。什么是“良”?什么是“无良”?衡量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共青团中央”21号在官方微博网发起“青年调查”投票活动,点名黄秋生(Anthony Wong),杜汶泽(Chapman To),何韵诗(Denise Ho)等香港艺人支持占中,并要求网民投票。不过,在给出的四个选项中,网民只能选择要用哪种方式抵制这些中共口中的“无良艺人”。选项包括对他们在大陆禁演、禁播,取消对他们微博账号的关注等等。

法广引用法新社的报导说,发起抵制挺占中香港艺人的共青团中央,其网站的任务之一,就是向中国的青少年灌输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原河北人民广播电台编辑朱欣欣:“中共给这些支持占中的艺人贴标签,实际上它想对这些艺人们支持占中的行为污名化。大陆当局,自以为它就是真理的代表,它以为它还有很大的公信力,其实它没有。在真正的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们心中,它一点没有公信力。”

当天在中文推特上,这些艺人反而被人称作是“良心艺人”。名叫“八骏图”的网友说,“中共团中央在腾讯微博发起抵制,黄秋生、杜汶泽、何韵诗等多名香港艺人行动,网友回复很给力,全力支持良心艺人”。

类似情况也曾在1989年六四学运的时候发生。当时台湾著名歌星邓丽君,在香港跑马地参加30万人的抗议集会,演唱了一曲“我的家在山的那一边”,支持大陆学生的民主呼声。虽然她因此在生前无缘踏上大陆,但在09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主办的“中国网”,所发起的“新中国最有影响力文化人物”网络评选中,她仍然获得大陆网友高票,名列榜首。

而在这次香港民主运动中,官方衡量“良知”的标准,再次显示出和民间标准的对立。那么,到底什么才是中国人普遍认可的“良知”?

朱欣欣:“如果做人都不够,怎么样能够从事艺术呢?艺人们他们的声望,不仅仅在于他们的艺术,更重要的在于他们对这个世界上的是是非非,应当有自己鲜明的立场。不能是谁的权力大就屈服于谁,或者为了演出商业利益,而轻易的违背良知去说话。这些艺人们才是真正有良知的。”

美国著名萨克斯风演奏家肯尼•G,星期三也在推特上推出一张和罢课学生的合照。日本音乐大师坂本龙一,在一个支持占中的脸书专页按赞,支持占中。法新社22号说,美国女演员米亚•法罗(Mia Farrow),和《星舰迷航记》影星乔治•武井(George Takei),也通过社交媒体,表示对占中运动的支持。

在给香港艺人贴上“无良”标签的同时,北京对于港府和学联对话的报导,却被批评缺少新闻基本“良知”。

星期三,包括《环球时报》、《京华时报》等在内,几乎所有的报导只提到港府的要求及言论,却很少涉及学联的诉求。只有《人民日报》海外版在文章里简单提到,学生代表在对话中,强调要求人大撤回政改框架决定,以及“公民提名”等,不过文章仍然称这些要求“非法”。

山东大学民主人士退休教授 孙文广:“这些事情再三的说明,中共当局垄断了媒体,控制了舆论,来封锁消息。不让大陆人民知道真实情况。另外动不动就抓人,剥夺人家的出境权。就说明他们心中有鬼,没有鬼为什么不让大陆人到香港去看看呢?”

大陆并没有直播港府与学生的电视对话,在对话结束后,《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继续发出严厉警告。

采访/朱智善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10月24退党精选

10月23号有96,349人声明三退,24号的人数还在不断增加,下面来看两则23号的声明。

江苏的尹素红等4人说:“在中共集权统治下,我们老百姓生活在谎言与暴力下,没有自由的言论,没有可以讲理的地方,还要对它感恩戴德,我们决定退出这个邪恶组织,不与兽为伍!选择自己的美好未来!”

河北霸州的老李声明三退:本人在工商部门工作,更知道共产党的邪恶。因此本人愿意用“老李”这个化名退出党、团体等一切邪恶组织,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本期的中国禁闻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