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人被中国共产党政府军队劫持后沦为难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5日讯】上世纪80年代,中国共产党军委主席邓小平强力推动个体私营经济,我自筹资金1986年挂靠在中国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中原乡人民政府企业办公室从事个体经营,每年按营业额的4%给企业办公室交挂靠管理费。公司名称:郑州市中原区房地产联营公司。

1997年8月19日中国共产党政府济南军区河南中岳实业总公司与我签订商品房购销合同,以每平方米/3614.55元的价格购买我的预售商品房,共购买10938平方米,总价格:39.536.000元人民币。(原始商品房购销合同由中校军官高中先填写,保存在香港汇丰银行。)

军队公司1997年8月22日支付给我70万现金。1997年10月20日支付给我73万转账支票,转入我的河南鸿昌泰置业有限公司,郑州市建设银行亚西亚办事处账户。

1998年1月10日军队公司上校军官李殿轩,中校军官高中先,少校军官丁先义悍然撕毁合同,带领20多名军人绑架我。关押在54集团军796部队军营勒索我。(郑州市公安局中原区分局秦岭路派出所原始证明。丁先义手写的原始放人字条,高中先手写的补充协议草稿影本保存在香港汇丰银行。)

1998年1月25日晚上,我在一位看押我有正义感的战士帮助下逃出军营。高中先带领数十名军人追捕我。

我被军队绑架后,我的律师朋友陆咏歌(数年后担任河南省律师协会副会长)领着我父亲,到新华通讯社河南分社求救。河南分社给济南军区政治部发公函:反映我被绑架的事件。 (公函影本保存在香港汇丰银行。)

1998年2月28日高中先,丁先义带领数十名军人,抢劫了我的商品楼又在郑州市追杀我。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为防范被共产党军队杀人灭口,我远离郑州市,躲藏到深圳市农村生活…。

十三年后的2011年5月份,我回到郑州市。5月30日上午我发现军队公司抢劫我的综合楼后己经变卖。

在家乡朋友和同学的帮助下,我查找到:军队公司有关的案件证据。(1)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院2000年7月7日的(1999)经终字第90号民事调解书和该案的主要证据影本。(2)郑州市中级法院(1998)郑经初字第1697号经济调解书和该案归档中的主要证据档。(3)郑州市房管局房产交易处,单学林处长2001年1月15日违法伪造产权人,把我的固有房产以超低评估价18,581,000元人民币,过户给中国光大银行郑州分行的影本。

以上中国共产党政府的法律档证实:军队公司有预谋、有目的、有计划的绑架我、企图杀害我,抢劫我的固有房产,军队公司恐怖活动所得到4100多万人民币。

2011年9月19日我拿着有关证据,到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举报郑州市中级法院制造“假诉讼案”。

2011年12月5日郑州市检察院给我一张(2011)第37号,民事行政检察不立案决定书。

2012年11月17日我在郑州市,给北京刚刚当选中国共产党军委主席习近平寄EMS,举报济南军区恐怖活动。军委总政治部在2012年11月18日19时01分签收了EMS。2012年12月4日习近平在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会上,向全世界和中国人民承诺:“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

2013年3月10日我从深圳坐T180次火车去北京,计划询问中国共产党军委总政治部,收到习主席的EMS后是如何处理的。2013年3月11日晚上,我登记入住东交民巷京华宾馆,北京市公安局不允许我在北京市范围内住宿。我在王府井麦当劳坐着过夜,13日坐T87次火车回郑州市。

2011年,2012年我多次在河南省人大、河南省法院、河南省检察院、郑州市人大、郑州市检察院、郑州市法院、郑州市房管局出现。在郑州市金水区政六街我的住房附近,有陌生人询问我的情况,为防范再次遭到绑架,我60万低价卖掉了这套145平方米的房子。回到郑州市只能住在政六街中天宾馆旁的洗浴中心。

2013年4月14日我随河南省康辉旅行团到韩国旅游,4月17日在三八线脱离旅行团,滞留在韩国首尔市光化门广场西侧,我要把中国共产党政府军队恐怖暴行揭露在全世界人民面前。

2013年5月15日基督教避难所帮助我申请到:韩国法务部庇护。2013年9月23日下午3时,我到中国驻韩国大使馆绝食抗议。中国大使馆18点58分派出领事部葛宏杰领事代表中国政府,就让我结束绝食抗议与我谈判。首尔地方员警厅外事课警官金熙昌也在谈判现场。21时零6分葛宏杰领事和我结束了谈判。葛宏杰领事给我写了一张字据。

我是中国共产党政府军队恐怖活动受害人,葛宏杰领事有义务也应当告诉我中国政府对这种恐怖事件的处理消息,但他没有给我任何消息。12月19日上午11时,我又到中国驻韩国大使馆新馆抗议,大使馆指使说韩国语的几个人驱赶我三次,不让我抗议,我非常气愤。2014年3月3日上午,我向中国驻韩国大使馆牌匾投掷黑色油漆瓶,中国大使馆执勤的数名员警对我实施暴力。3月12日我向韩国员警署投诉:我怀疑“中国大使馆执勤员警”春节期间,接受了中国大使馆的春节礼物,中国共产党政府采用各种形式在全世界进行金钱贿赂…各国政府和媒体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不敢指责中国人权的恶劣现状。

我要把中国共产党政府军队恐怖活动,控告到联合国总部,我要到美国纽约时代广场游行抗议:中国共产党军队的恐怖活动。中国共产党政府必须按照1997年10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他人的,或者绑架他人作为人质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致使被绑架人死亡或者杀害被绑架人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追究上校军官李殿轩,中校军官高中先,少校军官丁先义的刑事责任并且要公布于众。必须归还合同标的3900万人民币。必须承担纵容、包庇军队恐怖活动所产生的一切后果。

中国公民:陈文翰
韩国电话:02-8715382 010-62985119
韩国外国人登陆证:55-04-07-5100039
电邮; un2013424@gmail.com
2014年9月18日于首尔基督教避难所
Chinese citizen: Chen Wenhan
Korea contact: 02-8715382 010-62985119
Certificate of LIEN Registration: 55-04-07-5100039
e-mail: un2013424@gmail.com
Written in Seoul Christian refuge On September 18, 2014

2014年10月15日发送给联合国难民署韩国代表部

中国商人被中国共产党政府军队抢劫持反沦为难民”内容是我申请国际法院海牙常设仲裁法院仲裁:中国共产党政府军队1998年1月10日违反1988年11月3日对中国生效的《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中国共产党政府军队违反1993年1月26日对中国生效的《反对劫持人质国际公约》。中国共产党政府军队超越中国现行宪法的恐怖活动,侵害我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中国共产党政府官员操纵法律,掠夺我固有房产,我沦为难民的陈述。

中国现行宪法是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政府和中国人民签订的契约。中国共产党政府16年来践踏中国现行宪法,纵容、包庇、掩盖中国共产党政府军队1998年1月10日违反国际公约,超越中国现行宪法的恐怖活动。我的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受到中国共产党政府军队,超越中国现行宪法的恐怖活动侵害,患上终身精神痛苦,身体痛苦的糖尿病及威胁生命的并发症。16年来我靠注射胰岛素维持生命。

我的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受到中国共产党政府军队,超越中国现行宪法的恐怖活动威胁,16年不能够经营公司,现在我一贫如洗。

韩国法务部惧怕中国政府的压力,在中国共产党军委主席习近平2014年7月3日访问韩国前3小时,拒绝继续给我提供难民庇护。

2014年7月28日BBC中文网报导,国际法院海牙常设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裁决;俄罗斯政府赔偿尤科斯石油公司500亿美元。

1998年1月10日我被中国共产党政府军队殴打、绑架、胁迫、勒索、抢劫、追杀…逃亡十多年导致公司解体。中国共产党政府统治下的政府官员操纵法律系统,掠夺我的固有房产,拍卖,过户给中国共产党政府的中国光大银行。

我的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被中国共产党政府军队,超越中国现行宪法的恐怖活动侵害…我的固有房产被中国共产党政府掠夺的事实和俄罗斯政府侵害尤科斯公司的案情一样。

我向国际法院海牙常设仲裁法院申请仲裁:中国共产党政府军队违反国际公约,超越中国现行宪法的恐怖活动…侵害我所产生的医疗费用支出和其他损失,中国共产党政府应当给予我全面的赔偿:

伤痛 Pain and suffering
残疾 Physical disability
正常生活受到影响 Loss of normal life
医疗费用 Medical bills
工作收入的损失 Lost income including overtime wages
情感创伤 Emotional trauma
精神伤害 Mental disability
财产损失 Property damage

中国共产党政府军队违反国际公约,超越中国现行宪法的恐怖活动,抢劫我的固有房产,中国共产党政府应当赔偿我,政府军队所签订的商品房购销合同标的3900万人民币和16年利息的财产损失。

中国共产党政府军队违反国际公约,超越中国现行宪法的恐怖活动,迫使我16年不能经营公司,中国共产党政府应当公正补偿我,16年不能经营公司的财产损失。

附:难民庇护申请

2014年3月3日我用不妥当的行为,抗议中国共产党政府违反《反对劫持人质国际公约》、《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超越中国现行宪法16年,包庇,放纵,掩盖中国共产党军队恐怖活动(2014年9月17日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判决)。

当时我被中国驻韩国大使馆数名执勤员警打伤,首尔地方员警厅拘留所员警带我到玛丽娅医院包扎头部伤口,医院给员警出具2月份我住院治疗的文件。从玛丽娅医院回到拘留所后,中国大使馆人员在拘留所对我进行拍照。

我是少数民族,在首尔地方员警厅拘留所,外事课联络官石相勋对我说:你攻击中国大使馆与中国昆明2014年3月1日新疆维吾尔族人恐怖袭击相同。当天首尔地方检察厅没有刑事处罚我。

下午6点后,首尔地方员警厅外事课警官金熙昌陪我回到基督教避难所。

韩国政府惧怕中国政府压力,担心商业利益受到影响,韩国法务部2014年7月3日,在中国共产党军委主席习近平访问韩国前3小时,发通知书给我,拒绝再给我提供难民庇护。

中国共产党政府持续侵犯中国人民的人权,数不胜数的维权公民和代理维权公民打官司的律师以及批评政府的公民,都被中国政府以莫须有罪名监禁。

中国公民曹顺利女士仅说了批评政府的话,2013年9月14日赴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会议,在北京首都机场被公安带走。她患有疾病,监禁期间家属和律师多次申请保外就医被拒,2014年3月14日病逝。

中国驻海外的大使馆,几十年没有受到中国公民投掷黑油漆的抗议羞辱,我回中国会被中国政府监禁,监禁期间疾病得不到治疗,会导致我死亡。

我惧怕回中国。我不愿意再回到中国共产党统治的黑暗中国。我向往民主、自由、公平、正义、尊重和保护人权的美国、荷兰、瑞士、德国、丹麦、挪威、比利时、瑞典、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人道、民主国家。

难民申请人:陈文翰 CHEN WENHAN 中国护照:G39241155
韩国居住地址:首尔 铜雀区 长承拜基19路35(基督教避难所 Light House)
韩国登陆证:550407-5100039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