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后水很深 新任中纪委副书记兼任最隐秘机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7日讯】(新唐人记者叶清综合报导)曾长期在政法系统任职的刘金国,10月25日在中纪委十八届四次全会上被任命为中纪委副书记。外界传言,刘金山还担任周永康专案组副组长,组长据称由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亲任。据官媒报导,刘金国在对周永康的大秘冀文林、余刚、谈红等调查中起到重要作用。

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未如外界所料在十八届四中全会遭通报,海内外媒体有消息称是此案或有新证据出现。鉴于从目前为止中共当局对其石油帮、 四川帮等均是地毯式清理,而其罪恶的核心--政法系统的证据还鲜有抛出,因此有分析称:4个月前接替李东生成为610办公室主任的刘金国,此次被任命为中纪委副书记,耐人寻味。

刘金国传为周案副组长

北京时间10月25日,中纪委十八届四次全会议通报称,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当选中央纪委常委、副书记,成为继张军、陈文清之后,第三位来自政法系统的中央纪委副书记。

今年4月,刘金国还补缺落马的公安部原副部长李东生,担任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

刘金国长期在政法系统任职,警界任职近20年。据官媒报导,刘金国长期负责纪检工作,担任公安部纪委书记多年,十八大当选中纪委委员。在十八大之后习近平阵营的重拳“打虎”中,公安部纪委参与了对冀文林、余刚、谈红等周永案马仔的调查,刘金国发挥重要作用。

刘金国是“猎狐2014”操盘手

此外,更为耐人寻味的是,刘金国在公安部除了主管纪委、监察局、警务督察局之外,还分管消防局、经济犯罪侦查局。2014年7月,中共中央启动了“猎狐2014”行动,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而主管经侦的刘金国正是具体的操盘手。

中共四中全会召开的第一天(10月20日),澳大利亚和中国大陆主要媒体同时报导,两国即将联手追捕中国的外逃贪官,并追缴其转移的资产,此行动的代号是“猎狐行动”。

外界都注意到:澳大利亚媒体早在胡锦涛执政期间就曾披露中共江泽民军师曾庆红家族的贪腐。2010年4月24日,澳洲《悉尼先驱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披露,被称为中国石油商人的中共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和太太蒋梅,在2008年斥资3240万澳元(约RMB2.5亿元),在当地购买了一座豪宅,这是当时澳洲最昂贵的豪宅,现在也是澳洲房产交易史上第三昂贵的豪宅。

曾庆红儿子澳洲置业移民,传入中共政治局,当时犹如一颗炸弹,令一批老干部与胡派政治局委员在北戴河会议中,坚持要求曾庆红讲清楚其儿子秘密移民的企图,并斥责该事件由外国媒体曝光,太丢人,太不成体统,太不像话,同时并要求曾交代资金来源。

2012年5月26日,《悉尼先驱晨报》又刊登长篇报导披露:江泽民 、曾庆红家族的“王侯生活”。

任职江泽民集团最隐秘机构

2014年2月,刘金国在出任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正部长级),纪委书记、督察长一系列职务的同时,兼任了“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这个机构,就是江泽民当政时期极为隐秘的“610办公室”。

中国时政评论员郑经纬认为:“610办公室”因为直接负责镇压法轮功,早就声名狼藉为千夫所指,所以该职位一直由江派死党在担任。现在由刘金国这么一个和习近平王岐山阵营走的很近的人突然兼任这个职务,不能不让人疑窦丛生。

有分析称,在习王高调继续反腐的大背景下,刘金国当选为中纪委副书记,可能是中纪委想在腐败极其严重的公检法系统展开大力反腐,目的是清剿江泽民、周永康在公检法系统的残渣余孽。

郑经纬表示,但必须看到,“610”早就已经是一个血债累累的机构。在这个死亡位置上,哪怕一天不停止迫害,其首脑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即使这是为了反腐需要,也概莫例外。

习近平要一锅端?

中共四中全会4天闭门会议结束,新华社发布“四中全会公报”称:“建立行政机关内部重大决策合法性审查机制,建立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及责任倒查机制”。外界分析,这次四中全会决议虽然并未提到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但是“三项决议”却足以“钉死”周背后的真正后台曾庆红直至江泽民等江派大佬。事实上,周永康已经被抓了,他现在不过是个死老虎而已。而当下着重要对付的则是“大老虎”曾庆红和“老老虎”江泽民。习近平在四中全会以“依法治国”为主题,量身定制了“三项决议”,将目标直接对准了曾庆红和江泽民,为不久的将来问罪曾庆红、江泽民建立合法依据。

中国时政评论员冉沙洲认为:当下,江派台前代理人刘云山、张德江和张高丽,与习近平阵营的分裂已越来越公开化;香港民众的“雨伞运动”依然如火如荼;僵持了近一个月的香港问题,使习近平、王岐山“反腐”、“打虎”的进度受到影响,等等。而所有这些问题,都亟待在处理周永康案件的问题上才能得以破局。换言之,严惩周永康,逮捕曾庆红,清算江泽民,才能顺势拿下江派台前代言人刘云山、张德江、张高丽,才能顺利解决香港问题。

冉沙洲认为:从香港问题的危急可以分析,公开处理周永康案不会拖的太久。而为江派大佬量身定制的“三项决议”,似乎让笔者看到了习近平政权不久的将来在处理周永康案时将要发生的骨牌效应及连锁反应,进而引发了笔者的一个猜测,即一锅端掉周永康、曾庆红、江泽民以及江派台前代言人刘云山、张德江、张高丽和特首梁振英,一揽子解决香港问题、新疆问题等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