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人出国移植器官 突显中共活摘罪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7日讯】近年来,荷兰政府大力宣传器官捐献,呼吁荷兰民众加入器官捐献者的行列,甚至还开发了一个APP软件,只要下载注册所需步骤就可以成为器官捐献者。不过,鹿特丹伊拉斯姆斯医学院研究员证实,今年至少已经有两例病患是花钱做了肾脏移植手术,费用大约在6000到10万欧元之间。研究员也联系荷兰各地肾移植专家,有医生承认,他们的患者中有旅行到国外进行移植手术。

据大纪元报导,伊拉斯姆斯医学院(Erasmus Universiteit Rotterdam)研究员试图联系全国各地546名肾移植专家,但是仅仅得到了241人的回复。有过半数医生承认,他们的患者中有旅行到国外进行移植手术。研究员安巴舍(Frederike Ambagtsheer)指出,中国、印度、哥伦比亚和巴基斯坦是商业移植费用最便宜的国家。特别是在中国,器官移植的等待时间最短。然而,器官买卖除了在伊朗被允许之外,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明令禁止的。

器官移植屡禁不止,供体从何而来?

早在2008年,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血腥的器官摘取》一书的作者之一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阿姆斯特丹就其报告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对此,荷兰媒体“Metro”报在显著位置发表了题为《需要新的肺吗?到中国去!》的报导,在当地引起很大的轰动与回响。报导提及,在中国每一年都会有数千人因为他们的身体器官而丧失了宝贵的生命。这是因为有许多美国人与西欧人士都愿意付出高价购买新的肺或肝。

中国器官移植激增 法轮功是最大受害群体

中国的医院活体提供器官曾成为招揽海外病人的重要广告。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数量自19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一直呈上升状态,器官移植数量在2003年突然大幅度成倍增长。2003到2006年间在国际上掀起了到中国器官移植的旅游热潮。依据中国公开报导及中华医学会的器官移植数据,从1999年以前6年共1.85万例,暴增到1999年以后6年共6万例,其中仅2005一年就高达2万例,且据大陆媒体《中国日报》报导,2006年有2万例。中国卫生部副部长也曾说,中国每年移植总数,从1999年的几百例上升到2008年的1万例。

器官移植首先需要很多指标测试。在中国既没有正式公开器官捐献系统、也没有国家组织的器官分配系统。同时,有别于西方的中国传统观念无法接受器官捐献的行为。北京红十字会2011年称,过去20年里,中国仅37人注册为器官捐献者。在国际舆论和压力下,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于2005年承认器官来源的95%来自于死刑犯。

然而,据国际大赦组织估计中国死刑数据大约每年1700人,即使所有死刑者器官用于移植也无法匹配如此大的移植数据。更何况,中国一些医院的器官平均等待时间短到不可思议的1~2周。而作为器官移植大国的美国,肝的平均等待时间是2年,肾的平均等待时间是3年。

这些“中国特色”现象同时出现,其原因是中共通过军方主导的集中营、中心配型、大规模活摘的运作模式运营,活摘器官从零星个案为主进入了规模化,产业化。据《血腥的器官摘取》中证实,“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真实存在的。根据独立调查的结果,现已经有超过6万5千名法轮功学员因为被强摘器官而死亡。

欧洲议会的正义决定

2013年12月12日,欧洲议会后一次全体最大会上,议员们投票通过一项紧急议案,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除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决议要求“欧盟对中国境内的器官移植,以及与这种不道德行为相关的迫害做出全面、透明的调查。”并呼吁,中共“立即释放”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所有良心犯。

众多议员在投票前的辩论会上发言,呼吁欧洲议会发出强有力的声音,尽快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证据显示,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中共前政治局成员、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及其妻子薄谷开来,以及原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是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推手。

活摘仍在继续

前美国智库研究员、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先生(Ethan Gutmann)了解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及其他良心犯器官的一些暴行。2000年到2008年,至少有6.5万名法轮功学员因被摘取器官而杀害,他还找到了一些证据,是最近的证据。葛特曼先生表示,事实上,活摘器官还在进行,还可能愈演愈烈。可能这个数据接近10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