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10月26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7日讯】【中国禁闻】10月26日完整版

提要
专家:周永康案不公布 藏玄机
王治文被强送洗脑班 各界发声营救
陈子明追悼会 警方如临大敌

新华社批港富商不表态反占中

中共喉舌《新华社》10月25号中午发表英文署名文章,点名批评多名香港富商,至今没有表态反对持续了4个星期的“占中”行动,震撼了香港政商界。香港媒体报导说,有分析表示,这篇文章立下了不良先例,与中共“文革”做法类似,要人人表态过关。

被点名批评的商人是香港长实主席李嘉诚、恒地主席李兆基、九仓主席吴光正,以及“糖王”郭鹤年。

不过,这篇文章大约晚上7点左右又被从《新华网》上删除。外界认为,这是中共的宣传和统战部门不同调的反映。

“广场投票”搁置 港抗议区仍充满活力

香港民众争取真普选的活动仍在继续,原定10月26号、27号举行的“广场投票”,在投票开始前几小时,被宣布搁置。

参与占领运动的“学联”、“学民思潮”、“和平占中”、“泛民”以及其他民间团体, 10月26号下午3点,举行记者会交代取消原因,同时就事件商议不足,向三个占领区的支持者鞠躬致歉。不过,香港学联秘书长周永康说, “它不会影响这场运动的士气。” “这个决定可以重建我们和抗议者之间的信任。抗议者一直共享一个单一的目标﹔只是他们可能对如何执行有不同的看法。”

《纽约时报》报导说,金钟区主要抗议区和旺角抗议区仍然充满活力,这里有欢庆般的演讲,表演和艺术聚会以及学生的学习区。

香港泛民议员公民党党魁梁家杰表示,希望这次搁置投票的决定,能让中共“人大常委”有所参考,认识到每一个决定都不是不可撼动的,他说:“当民情民意有节有理,面子又有多重要?”

对抗收编? 胡耀邦子掌炎黄春秋

以敢言著名的北京政论杂志《炎黄春秋》,在被中共文化部收编前大换班,中共已故前总书记胡耀邦的长子胡德平出任社长,前国务院副总理陆定一的儿子陆德,任常务社长兼法定代表人。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这个消息是《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杜导正,在10月24号召开的杂志社全体会议上宣布的。杜导正表示,他卸任社长后,改任名誉社长。

《炎黄春秋》创刊于1991年,主办单位是民间性质的“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因为经常刊登观点与中共官方有出入的文章,而被视为自由派刊物。今年9月传出消息说,中共当局要求文化部将杂志收编,并在60天内完成变更主管单位手续。

有分析认为,胡德平被外界视为太子党右派“精神领袖”,他赶在《炎黄春秋》被文化部收编之前出任社长, 对抗收编的意味明显。

编辑/周玉林

专家:周永康案不公布 藏玄机

在四中全会召开前夕,海内外舆论普遍认为,四中全会公报会宣布:开除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不过,周永康案在四中全会过后仍然没有下文。那么为什么周案迟迟没有公布? 我们来看看专家的分析。

四中全会结束后,中共没有像外界预测的那样,公布周永康案。25号,在北京召开的中纪委第四次会议上,也还是没有公布周案。

而7月底,中共首次公布周永康被“立案审查”时,就没有称呼他为“同志”,并且官方措辞使用的是“审查”,而不是“调查”。

当时,中共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教授杨小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不用“同志”二字,说明中共已经把周永康搁在了党外。而“审查”就意味着,党内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事实已经弄清了,剩下的只是一个定性的问题。

虽然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25号的中纪委会议上提出了“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的新说法,并警告,谁还敢我行我素、依然故我,就要付出代价。

那为什么周永康案还是迟迟不公布呢?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周永康等案件现在不结,所牵涉的人就会惴惴不安,心神不宁,对于习近平来讲更能掌控这些人,这些人就会老老实实的。不急于公布周永康案,是习近平掌握周永康余党的一个手段。”

3月份,《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导,中共当局在调查周永康的过程中,冻结或没收了周永康家族和亲信至少900亿元人民币的资产,同时周永康的亲戚、盟友和商业伙伴等,有300多人被拘押、逮捕或问话。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则认为,周永康的罪行太大,如果全部公布出来,不但牵扯的面太大,还会威胁到中共自身的安全,因此与周永康同党的江系人马,正以此为借口并加以阻拦。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他更重要的罪行,政变罪,大规模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是用法轮功的器官卖钱这种反人类罪,那就对江派有致命的打击了,这方面如果放在他定罪的话,中共肯定就垮台,这方面我估计僵持不下。”

不久前,香港媒体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今年10月1号前夕,江泽民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写信,提出对于中共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以来,在大政方针上出现的问题、造成的过失,和造成的损害,不要作重新评价和结论。而这期间付出的代价,要由集体班子负责,不要追究个人责任。

中共在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以来,所作的一个最大的决策,就是迫害和维持迫害法轮功。

由江泽民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报》采访时,一口为法轮功定性,进而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展开的迫害,当时受到中共其他6位常委的极力反对,最终江泽民以“亡党夺权”相威胁,捆绑政治局,做出迫害法轮功的决定。

据不完全统计,在这期间,中共花掉了约四分之一的国民生产总值,来维持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而持续十五年的迫害造成了中国法制全面崩溃。

评论认为,当今中国道德急速下滑,并跌破底线,与迫害真善忍人类的道德良知有直接关系。

而在这次的四中全会上,新添了重大决策合法性审查机制,建立了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以及责任倒查制度。

李天笑:“对江泽民所发动的迫害法轮功,都可以按这两个机制把它追查下去,当习近平一定要通过这两个机制的时候,江派台面上的几个常委肯定要反对。习近平什么时候公布周永康案,是按照他对江泽民打虎程序的进程来安排的。”

李天笑分析,习近平捉拿周永康的目的,是为了拿下江泽民。如今的周永康已经是死老虎,因而习近平在公布周永康的日期上,做出了让步,同时将计就计,把能致江泽民于死地的法律写进了四中全会公报,为日后法办江泽民铺路。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李智远

王治文被强送洗脑班 各界发声营救

纠在中共高调宣传要依法治国之际,近日,北京法轮功学员、原法轮功研究会义务联系人王治文,在经历了15年冤狱之后,被强行送往北京昌平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这一行径立即招来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美国、台湾、中国大陆等不同团体和人士纷纷发声,要求中共立即无条件释放王治文。

美国资深国会议员、“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联合主席克里斯托夫‧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日前在接受《大纪元新闻网》采访时公开表示,王治文应该被立即释放,美国最高层官员应向中共当局施加压力。

台湾各界也对王治文的经历非常关注。台湾立委尤美女、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理事长杨宪宏、两岸协议监督联盟召集人赖中强律师、台湾教授协会会长吕忠津等人纷纷发声谴责中共当局,要求中共释放王治文和其他良心犯。

台湾人权律师朱婉琪:“台湾重要的关注中国人权的组织,以及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对于营救、关心包括王治文在内的良心犯,一直都投以非常大的关注,最近更积极的、超越党派的在协商《难民法》。所以日前包括律师在内、以及人权活动家都纷纷表达对王治文的关心。”

台湾人权律师朱婉琪表示,中共宣称要“依法治国”,但王治文的事例和法轮功学员还在继续被迫害、甚至被活体强摘器官,都清楚表明中共的所谓“依法治国”到目前只是宣传口号。

朱婉琪:“刑满的人已经被酷刑非法关押15年之后,还要继续非法送往洗脑班。这是对中共宣示的依法治国最大的讽刺。”

24号,王治文的女儿王晓丹,在美国华盛顿DC的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举行新闻发布会,对现场人士和媒体记者讲述了王治文的经历,责令中共立即无条件释放王治文,并呼吁美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共同营救王治文。

北京法轮功学员王治文曾任职大陆铁道部,是原“法轮功研究会”义务联系人,1999年4月25号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时,王治文是会见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法轮功学员代表之一。在中共前党魁江泽民非法迫害法轮功之后,王治文被重判16年。

据王晓丹介绍,王治文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狱中受到了各种各样的酷刑折磨,包括手铐脚镣、殴打、剥夺睡眠、奴工,牙齿被打掉,指甲被牙签穿透等,甚至出现脑血栓也得不到医治。

10月19号,王治文刑满出狱,却被中共当局强行送进北京昌平洗脑班,继续进行非人迫害,对他进行所谓的“转化”洗脑。

沈阳市民陈小妹:“王治文本身就是一个安分守己的老百姓。他有自己的信仰,没有什么过错。他又没干杀人放火、或者强行拆迁这些坏事。人家有自己的信仰有什么过错?凭什么关了人家那么多年,现在又关到洗脑班里头去?人家也有自己的家庭,可以有自己的生活。”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也谈到,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89年“六四”屠杀之后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手段最残忍的一场政治迫害。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我们也向中共体制内还有良知的人呼吁,对于持续这么长时间的罪恶,是应该站出来说不,来制止这些事情。否则它还会继续恶化下去。这件事情不解决,其他的在人权方面的改进就更谈不上。”

胡平强调,不管人们是否修炼法轮功,重要的是大家需要对法轮功受迫害这件事情保持高度的关注,并进行声援。

采访/陈汉 编辑/李谦 后制/舒灿

陈子明追悼会 警方如临大敌

曾被中共当局称为六四“幕后黑手”的著名异议人士陈子明,10月21日在北京过世。他的追悼会 25号在北京昌平殡仪馆举行。包括参加过“四五运动”、八九六四在内的近三百名自由作家、学者前往送行。与此同时,当局出动了一百多名警力在通往殡仪馆途中设卡,逐一登记出席者身份。还有一些人被控制在家中,禁止参加追悼会。请看详细报导。

62岁的陈子明因胰腺癌,于10月21号在北京去世。他投身中国民运几十年,曾参与过76年的“四五运动”,79年的西单民主墙运动和八九年的六四学运,但却被当局指为六四的“幕后黑手”,并判刑13年。

25号,一批北京自由知识界的著名人士,如章立凡、张千帆、孙立平、荣剑、施滨海、徐友渔等近三百人,参加了陈子明的告别仪式。陈子明的好友、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郑也夫代表社会各界在悼词中,高度评价陈子明为中国民主、宪政所作的贡献。

另外,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六四学生领袖马少方等人也献了花圈。

参加追悼会的人士表示,警方如临大敌:“上午七点以后,所有进入殡仪馆的车都被拦下,逐一盘问参加谁的追悼会。殡仪馆里里外外,着装或不着装的便衣警察,据说有百人,接近殡仪馆的各个路口,都有警车”。

陈子明好友、异议人士何德普:“我想去呢,花圈都买了。花圈买了以后,然后一下楼就被警察给拦住了,没去成。”

陈子明的好友、异议人士何德普表示,他与北京市国保交涉了很长时间都不行,就是不让他去参加,也不给理由。

著名异议人士胡佳:“昨天我去跟当局交涉也罢、争取也罢,他们说肯定不行,全北京控制了不是你一个人,但是你肯定是被重点的、需要被控制的。我们接到的命令,今天绝对不让你出现在陈子明遗体告别的现场。”

著名异议人士胡佳认为,中共把陈子明的追悼会当作了一个敏感的维稳事件,为了防止把悼念会变成对当局的谴责控诉,所以要严格封闭。

据胡佳所知,包括异议作家莫之许、独立笔会秘书长野度等都被控制,无法到悼念会现场。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也被当局警告,不准出席追悼会。对此,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表达了愤怒。他说,“哪里有根据法律不让人出席朋友的追悼会的,由此可见依法治国是什么内容。”

其实,陈子明的告别会在北京郊外的昌平,交通非常不便,但是仍然有近三百人参加。

何德普:“陈子明先生这个人很谦和,人际关系也非常好,对人平和。跟他来往确实感到非常亲近。所以他是方方面面的人都接触,都交朋友,所以去的人比较多一些。”

前民运人士、现任维也纳大学教授的经济学者朱嘉明,在纪念陈子明的文章中写道,“在我们这代人中,自幼所受教育都与阶级斗争有关”,于是,让心蒙尘,心地不再善良,远离常识,偏见固化。但陈子明显然早已摒弃了阶级观念、斗争哲学和群众运动。他所觉悟的就是人道主义,人本主义,并用这些来理解民主。他一生因良知而博爱,因博爱而推崇民主,因民主而历经磨难。

朱嘉明指出,陈子明创办《历史的沉思》,《走向未来》丛书等等,是让人本主义回归中国,那是良心的呼唤。因为自“五四”运动以来,中国与世界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差距,与其说是科学技术和经济的落后,不如说是人文精神的落后所致。因此,朱嘉明认为,陈子明是这个历史过程的先行者,也是最早觉悟者。

胡佳也表示,陈子明一生跌宕起伏,为了改变中国,他做了各种各样的探索。他人虽然走了,但留下了很多著作,后人仍然可以从他留下的文字中寻找思想火花。

采访/田净 编辑/宋风 后制/肖颜

张木生:军中还有“大老虎”

中共军中“反腐”核心人物刘源的智囊张木生,日前爆料称,军队腐败程度远超人们想像,腐败官员除了已经落马的徐才厚、谷俊山等军队大佬之外,还有更厉害的老虎隐藏在背后,没有被曝光。此番言论一经公开,迅速引发外界猜测。

张木生,曾任中国税务杂志社社长。他与刘少奇之子、中共军队后勤政委刘源关系密切。在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前夕的一次演讲中,张木生透露,中共军中腐败极为严重,“大老虎”们不仅仅是买官卖官,还敢动用军费。

虽然张木生并未具体点名,但他这番言论,如同一石激起千重浪。外界猜测,中共军中抓“老虎”,是否又将出现新高潮。

时事评论员蓝述:“那军中会不会有更大的腐败,绝对有!因为在整个江泽民第三代时期,它整个的国策就是以腐败来换团结,以腐败换经济发展,江泽民搞的这一套,那么在军中基本上上行下效,基本都是搞的这一套,买官进爵全部都是做这些事情。”

张木生还披露,在“老虎”徐才厚和“硕鼠”谷俊山的后面,还有更大老虎没有被曝光,而且严重程度比预想的厉害得多。

这一点从中共原军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被批捕后,涉案金额高达300多亿元,大部分资金流向不明,外界或许可以窥见一斑。

北京时政评论员华颇:“他贪污300多亿,其他的钱到哪去?肯定不是都给了徐才厚。他靠山不只一个徐才厚。他贪污如此,到现在才倒台,肯定后边还有比徐才厚更大的靠山。我分析整个军委的人都会或多或少得到他的好处。如果要查干净的话,我想以前军委那些人,很少能有干净的。因为谷俊山他贪污那么多钱,要升官要继续贪,所以他要上下打点。”

有媒体分析,目前职位超过徐才厚、谷俊山的军中“大老虎”,很可能就在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国防部长梁光烈、总参谋长陈炳德、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等人之中。但也有评论人士认为,张木生所指的更厉害的“大老虎”,应该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以及他在军中的心腹——原中共军委副主席张万年。

蓝述:“那比徐才厚、郭伯雄更大的还有谁?我想这个大家不用猜,谷俊山牵出了徐才厚,那徐才厚和郭伯雄两个人现在都已经审查了,他们两个都是军委副主席了,那么比他们两个更大的还有谁啊?比他们两个更大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江泽民,所以他放出这个风声绝对就是冲着江泽民去的,这是毫无疑问的。”

有分析认为,张木生在此时踢爆军中还有“更大的老虎”,是在为习李政权进一步进行军中“反腐”制造舆论。但对于中共当局能否真正彻底的将这些 “大老虎”揪出来,外界仍然有一部分人持不乐观的态度。

就在刚刚结束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公布了成都军区副司令杨金山的严重违纪问题,和开除党籍的处分。中将杨金山,作为205名中央委员中的一员,他成为十八大后落马的现役最高军衔者。这个消息也堪称四中全会人事变动中,最出人意料的一笔。

不过,时事评论员蓝述指出,以目前社会矛盾的激烈程度来看,中共当局不打“老虎”,就没有人为此承担责任,更没法向中国社会交代﹔不打“老虎”,就无法夺回已经被江系既得利益集团瓜分一空的资源﹔不打“老虎”,就没法突破既得利益集团的阻力,实施新政权的纲领﹔所以说“中国式反腐”,其实就是“被迫反腐”。

采访/朱智善 编辑/张天宇 后制/陈建铭

【微视频】总书记掌控政法委破解“依法治国”

赵培:中共说话,海外的媒体不大听的懂,中共的媒体就是捧臭脚。你就比如说中共在海外的“孔子学院”。按照咱们的理解,那就是应该教“子曰诗云”的吧。中共不这么做,多伦多一个中国人途径“孔子学院”的教室,听到教室里面唱“我爱北京天安门”。我就琢磨了,孔子他老人家还曰过这句。这是摆明了挂着孔子的名义来卖中共“党文化”的私活。

这里就引出我们今天的主题了“依法治国”怎么破解。有的媒体不了解历史,一厢情愿的说,中共原本有法制,后来谁谁就给破坏了。要我说,中共从降生那天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货。毛泽东自称“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西方有两大法律体系,一个是“大陆法”,就是法律条文规定的很清楚。一个是“英美法”,这个就没有清楚的法律条文,都是前一个法官怎么判,大家跟着判。打个比喻,因为周永康坏的天下闻名,咱们就不说旁人了。《人类法典》规定,反人类罪死刑。那么日后周永康被判“反人类罪”就是死刑,很清楚。比如说,那么日后审判周永康,这货犯的罪跟纳粹的特务头子恩斯特的罪很类似,恩斯特被纽伦堡法庭判处“反人类罪”,绞刑。周永康也就给绞了。

那么法律到底是什么呢?从“英美法”可以看出,法律就是“普世价值”。第一任法官怎么知道“欠债还钱”,因为这是“普世价值”。甚至很多法官判定标准直接依据《圣经》。这个道德、法律就是统一的。“大陆法”也不过是把“普世价值”给总结了一下而已。

中共建政以来就是在消灭道德、文化、信仰,也就是与“普世价值”反著干,那么能有法治吗?没有,按照法律来,中共得给自己判死刑。它为了蛊惑徒子徒孙去伤天害理,就鼓吹“无法无天”。长期这么下去行吗?不行,社会秩序就乱套了,中共都觉得收拾不住了就要天下大乱了。

中共现在要提“依法治国”,不过在“依法治国”前面加了一个“在党的领导下”。加了这句话就歇菜了,中共的体制在“依法治国”之下有什么变化呢?海外媒体说,政法委从常委直接掌控转为总书记控制了。

但是实效如何?那就看中国人权实际有什么变化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没有减轻,根据“明慧网”的统计,2014年7月到9月,大陆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是1846人,比2013年同期增加了33.9%。看来“依法治国”只是变化了形式的迫害。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本期的中国禁闻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