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跟着党走 就这下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有些中国人,头脑中装满了中共假、恶、斗的思想,不信神佛,不怕报应,迫害起好人来异常猖狂,还口口声声的喊跟着共产党走。可是能走到哪里呢?共产党能改变“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宇宙规律吗?作了恶就必遭恶报。跟党走,殊不知就是这个邪党在一步一步的把你引向绝路。

报应灵不灵?

二零零九年十月,四川安岳县林凤镇三村农民吴绍明,把法轮功真 相资料和光碟送到派出所请功,并恶意举报本村一村民家存有真相资料和光碟,叫警察去搜。明白真相的村民叫他不要那么做,那是要遭恶报的。他说:“我是共产 党员,不信报应不报应的。”事后还跑到镇党委提意见,心里愤愤不平地唠叨,“报应,报应,看今年就报应了,没有那么灵!”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二日晚,一家人正吃着晚饭,吴绍明吃着吃着就从板凳上缩到地下去了,一会儿就没气了。真遭报应了。报应灵不灵,是由他说了算的吗?

试试就试试

黑 龙江省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陈洪辉,在他主管迫害法轮功期间,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其中五人被非法判刑,两人被非法劳教。就在他遭恶报的前 几天,还有法轮功学员劝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劝他退出中共邪党,他却扬言:“这么多年出车也没撞死,都说报应,报应我个试试,我就跟共产党走到底了。”结果没出七天,即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陈洪辉乘车从桦南县土龙山镇返回桦南镇,途中车撞到大树上,陈洪辉颅骨粉碎,当场死亡。

陈洪辉不信报应,做了恶还说“报应我个试试”,这下真试成功了。

去看看有没有地狱吧

河 北唐海县看守所所长李太文,在任期间,指使犯人看管并殴打法轮功学员,后暴病身亡。在有病前,他对法轮功学员说:“我不信善恶有报,我只相信现实,没钱活 不了。得好好过日子,谁也没法弄共产党。你们说有天堂地狱,我不信。要不死后我去看看到底有没有?”结果晚上就有病,没过几天就暴死。他死那天,看守所上 空北边,响了七个炸雷。
李太文的逞能话,没想到真是一语成谶。只是他能去,却不能回。

不怕遭恶报≠不遭恶报

河 北省邯郸市邯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党殿军,异常邪恶,一次摧残法轮功学员苏学玲时,他带领三个恶警对她拳打脚踢,电击,脚踩苏学玲的头和胸部,致使苏学玲 昏迷两个多小时。他还口口声声叫喊:“我党殿军是共产党员!无神论者!我就是不怕遭报应!”谁知却于二零零四年得癌症死亡,死时才四十多岁。

河 北省武安市磁山镇新兴铸管厂生活区有一家大名府烧鸡店,老板叫赵修才,经营烧鸡生意多年,生意非常红火。可是他却受无神论影响,非常仇视法轮功。二零零零 年左右有人在路边墙上用红漆写上了“法轮大法好”等大字。赵修才发现后竟无理智的在路上对着过往行人大骂法轮大法及大法师父。口出狂言说:我是共产党员, 不信有神,我也不怕报应,有本事把我如何如何等邪恶语言。约两个月后,赵修才在一次进货途中出车祸死亡,五十多岁就丢掉了性命,烧鸡店生意也滑下来了。

上边这两个事例说明,怕不怕遭恶报和得不得恶报是两回事。你不怕不等于它没有。在常人中,人作了恶,犯了罪,还有法律去制裁他呢。诽谤佛法,迫害修炼人,那可不是常人这层法律所能制约得了的,那是有天法制约的,要不,那地狱给谁准备呢?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宇宙规律,谁也逃不出去。

发完毒誓的当天夜里,他就走了

黑龙江双城市朝阳乡胜利村村民孙国安,反对大法,不断的摘取大法真相条幅,涂抹真相。不但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劝说,反而在二零零四年将本村两名法轮功学员举报了,致使两人被分别劳教二年、三年,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遭受非人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不记其过,善劝其退出加入过的邪党组织,孙国安不听。二零零九年五月中旬,就在他临死的头一天,法轮功学员与其讲真相,他却说你们信你们的,我信共产党,跟随共产党走。发完毒誓的当天夜里,就死于家中,死时六十五岁。

谁说不报应你?

辽 宁省大连庄河市光明山镇派出所干警孙学忱,多次出谋划策,协助所长绑架法轮功学员,致使数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罚款、抄家。对法轮功学员 的劝善,孙学忱蛮横对待、百般辱骂、拒不悔改,多次在公共场合污蔑大法,谩骂大法师父,丑化法轮功学员,还扬言:“这个报应,那个报应,怎么就不报应我? 我这不是很好吗?”还扬言:什么“三退”,我就不退,看他能把我怎么地,我就跟定共产党。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孙学忱突发脑动脉血管破裂死亡,死时五 十七岁。孙学忱死亡之时口不能语、目不能视、手脚不能动,极度痛苦。

孙学忱临死前是不是知道自己遭恶报了?即使知道那也是无济于事了。象他 这样的中共党徒还真不少,身强体壮时,傲视一切,什么大话都敢说。其实,也只有无神论的人才敢这样,他没有对天地神佛的敬畏,以为天底下中共就是老大,有 老大罩着,自己做了再大的恶事都没有事。这些人最可怜,也最可悲。当恶报来时,连后悔的机会都不会留给他的。

现在一点事没有,将来呢?

二零零二年底,广东中山市员峰治保会主任杨流枝,与当时石岐区康华派出所(现宏基派出所)二十多名警察在员峰地区非法抓捕法轮功学 员刘秋兰一家三口,并抄走大法书籍、资料和电脑等。事后法轮功学员向他讲真相,他洋洋得意的说:“我以前抓法轮功学员时他们也跟我说善恶有报。我抓过法轮 功学员呀,现在一点事也没有呀,我是共产党员,我要为党干事!”法轮功学员对他说:随便抓人是犯法。杨流枝却说:“抓(人)就是法律!”二零零五年,身强 体壮的杨流枝突然患上癌症,身亡,年龄还不到四十岁。

一些人不相信报应的理由非常简单,好象他做了坏事,马上遭到一个对应的恶报,才符合报应的规律。要是那样,谁还去做坏事啊,也就不存在悟的问题了,修炼的 人就很难修炼了。神佛对人间的安排哪能是人想象的那么简单!宇宙的规律不是人能左右的。当一个人无所顾忌做坏事时,他积攒的罪业就会越来越大,到最后爆发 时,一下子就将他的生命结束了。所以说,对于那些做恶的人来讲,他现在一点事没有,等到有事时,肯定不会是小事,很可能就是要命的大事。

谁活得过谁?

上海市宝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处警察魏志耘(女),因迫害法轮功得力,后被提升为国保科长。二零零六年上海开“六国峰会”期间,她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魏志耘获邪党奖励一万元。

二零零七年一月初,认识魏志耘的法轮功学员对她讲真相。魏志耘魔性大发,叫嚣:“我不相信因果,共产党给钱就为它办事,人总要死的,无所谓。”并恶言诋毁法轮功创始人,认为自己年轻,口出狂言要和法轮功创始人比比“看谁活得过谁”。

二十多天后,即一月二十九日,魏志耘正常开车到单位上班。上午开例会之前,她正拨打着手机,突然倒地不省人事,随即瞳孔放大,大小便失禁,二目大睁,暴毙而亡,死状惨不忍睹,其五官扭曲肿胀,尸体变形膨大。魏志耘遭恶报身亡,年仅四十二岁。

替共产党卖命的结果

湖 北省宜昌市平湖公安分局警察文克建,二零零二年十月,他和其他恶警到西坝法轮功学员王文林家里非法抄家。在王文林家里,文克建象土匪一样翻箱倒柜,把所有 东西都倒在地上仔细查看,惟恐找不到所谓迫害的证据。年近花甲的王文林老人当时对文克建说,我们都是与人为善的好人,你不要善恶不分,助纣为虐,迫害好人 是会遭报的。文克建反而口出狂言:“我替共产党卖命,就是死了也值。我不相信善恶有报,就是挖地三尺,我也要把东西找出来。”过了大约不到一个月,文克建 在一次车祸中被撞成重伤,最后不治身亡,死时仅三十多岁。

武汉市新洲区凤凰街安保队队长郭义生,迫害法轮功非常卖力,多次参与绑架、监视、 骚扰法轮功学员,进行违法抄家,撕毁、涂抹大法真相标语。法轮功学员本着善念,多次对郭义生及其家人讲法轮功真相,劝其停止作恶,免遭报应。他却叫嚣: “我什么也不信,共产党给了我钱,我就是要为共产党卖命,怎么就没见报到我头上?”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郭义生被一辆从麻城开往武汉的大巴客车撞倒, 在被送往武汉抢救途中死亡,时年五十四岁,真的为共产邪党赔上了性命。

湖北省松滋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先金,在一次到北京劫持上访法轮功 学员时,原打算在北京多呆几天,没想到刚到北京,家里就来电话说小孩病重住院,他当时就气急败坏的大骂法轮功学员,并狂妄的说:“你们是我案板上的一块 肉,我想怎么剁,就怎么剁。”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却极其嚣张的说:“谁给我钱,我就跟谁卖命。我就是共产党的一把刀,他叫我砍哪里,我就砍向那 里。”这个一心一意听邪党的话,跟着邪党走的马前卒,最终因经济问题被“双规”。

其实就是在今天,许多中共的党徒信奉的就是这样一条非常现实的标准——“有奶便是娘”。谁给他钱,谁给他官,他就能把一切道义、良知抛弃。摧残无辜的好人,只是因为中共能满足他个人的欲望。

我 们换一个角度讲,共产党哪来的钱?它用暴力垄断了所有社会资源后,再用谎言欺骗民众,说工作是它给安排的,学校是它建的,医院也是它建的,所有的一切都是 它赏赐给老百姓的恩惠。实际上它耍了一个极其卑劣的伎俩,用以控制全国人民。难道没有共产党就没有这一切了?世界上哪一个国家能象共产党这样无耻!任何一 个人在社会所取得的报酬都是他自己的劳动所得,其中已经被共产党搜刮了很多了。中共用它搜刮的老百姓的钱给这些邪恶的党徒迫害好人,真是用老百姓自己的钱 迫害老百姓。反观这些为中共卖命的人,哪个不是被洗脑的结果?最终也只能是将自己的性命葬送。

中共最擅长用谎言蒙骗中国人。尽管如此,绝大 多数的中国人还是能凭著自己的本性和良知在做事,在衡量好与坏。象中共迫害法轮功这件事,很多人都在抵制。可是被中共灌输了邪恶谎言后,本性完全被蒙蔽的 一些人,完全丧失了自我,他们以为跟着中共就能升官,就能发财,就能确保家庭幸福,身体健康。他们没有信仰,没有是非观念,从而在无知中为自己造下了天大 的罪业。他们的恶报,全都是他们自己造成的。跟着中共走,能有什么好下场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