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不见被折腾成这个样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记得那是一九九四年金秋,我们一家人去天津走亲戚,亲戚带我们游览了天津的水上公园。当时没什么特别的记忆,只记得当时是晴天,照出的相片很清晰美观。

二零一四年,也是金秋季节,我们一家人再次去走亲戚,那天正好是10月25日。

我的天!二十年不见,天津被折腾成这样子了!

亲戚家在电视塔附近,那天雾霾太大,不光看不见电视塔了,连电视塔上的灯光都看不见了,电视塔好像消失了。

次日,就是10月26日上午,雾霾还有一点,亲戚再次带着我们去水上公园,往日的繁华不再,只有零零落落的本地人(因为骑自行车)在瞎转悠着照相。等了很久,才看见一艘游船。见我们游兴全无,亲戚就用车拉着我们,沿着海河河岸观景。

我们看到什么了?

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到处都是立交桥,到处都是光秃秃的街道。沿途除了交通警几乎看不见行人,全是车。如此荒凉,再加上昨天的雾霾还没散尽,天还阴著,此情此景,俨然到了阴间。亲戚边开车边讲:这海河的水早干了,现在这些水是南水北调调过来的。

我虽然不太懂得怎样保护大自然,起码知道应该植树种草可以留住水分。可眼前这个天津,那几株可怜的树木,相对那些一望无际的高楼大厦,小的连棵小草都不如。在一个偌大的水泥壳子里,风吹日晒,没有植被,海河能不干吗?想到这里,我的眼眶湿润了:天津人是怎样熬的?他们还要在这里祖祖辈辈熬下去吗?难怪亲戚脸上的皱纹那么多、那么深,那是气候干燥的后果。细看亲戚这张脸,笑容可掬的纹路很像黄土高原的老农民。不同的是,亲戚脸上有厚厚的脂粉。

回来的路上,雾霾散了,我留意路边,出了天津,到了保定地界,高速路两旁才看见了比较茂盛的树林。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