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宗草民:流行谄言假话的民族有希望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最近多半月,网友们很少看到本草民的文章,原因是啥呢?在此向大家做一解释:一不是本人偷懒少写作,二不是本人胆怯欲蛰伏,真实原因是近多半月在“博客中国”网站我很难发上文章来。咱国家南部那个原属英国殖民地的大城市最近发生的事,我最感兴趣最关心,所以最近我为那个城市的事共写了四篇文章发进“博客中国”,但无一例外的都是没露面就被删掉。前天我又为受权贵青睐的某投机客写一文,也是一发出就被毙,后来我又将那文数次修改连发了四遍,都没成功。总之,最近这段时间,本人在“博客中国”的状态,几乎等于被禁言了。

今天咱实在是憋不住,又想再发出点声音。可又猜不准究竟说点啥不犯禁不会被捂住嘴。这样吧,受目前网路上一些事情的刺激,咱在此文中想主要评说一番“拍马”,试试此话题能否通过网警的法眼。

“拍马”一词的起源应是元朝的蒙古人。蒙古是马上得天下的民族,其民族中下级对上司最好的赞美,就是夸他的马好。元朝时的下级见到了上司,往往是,一边拍著上司的马背一边用尽天下最美的词夸赞这匹马,什么“膘肥体壮”啊,什么“鬃长毛亮”啊,什么“追风赶月”啊等等,总之是要把上司的马夸成是宝马良驹。后来,人们就把对上司的奉承称为“拍马”。“拍马”可以和溜须二字搭配成一成语“拍马溜须”,其同义词有:谄媚奉承、趋炎附势、逢迎巴结等,反义词有:刚正不阿、浩然正气等。

爱听好话、奉承话几乎是人的天性,做为一个普通老百姓爱听几句奉承话没什么大碍,但一个国家的统治者、管理者假如也只愿听、只想听赞美自己的阿谀奉承之词,那对这位统治者、管理者来说,就恐怕是祸不是福了。

中国古代唐朝的一位开明皇帝李世民,他就深知“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这一哲理,因此他将一刚正不阿敢进逆耳忠言的魏徵放在身边。魏徵不负君望,犯颜直谏太宗二百余次。后魏徵病逝,太宗李世民悲恸之极,谓侍臣:“人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见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魏徵没,朕亡一镜矣!”。也正是由于李世民任人唯贤、知人善用、开言路、听得进魏徵等人的逆耳忠言、善于接纳吸取逆耳忠言,所以才有了盛唐的贞观之治。

中国古代宋朝也有一皇帝宋徽宗赵佶。此皇帝与唐太宗李世民正好相反,其从来就听不进半句逆耳忠言,并且将只会“拍马溜须”、“谄媚奉承”的高俅之辈当作心腹、当作“正能量”封为高官。想那“正能量”的高俅之辈除了会“溜须拍马”地说几句让皇帝听了高兴的顺耳话外,再就是会踢几脚毽子,那有啥治国之能?于是这位只喜欢听顺耳谄言,听不得逆耳忠言的徽宗赵佶,先是国之能人义士纷纷弃他而去,上了水泊梁山。后来又遭遇“靖康之变”,被金兵俘获,受尽了凌辱,最后不堪精神折磨死在了异域“五国城”。

中华民族的历史上,盛衰交替的前车之鉴比比皆是,但至今喜听谄言、拒绝忠言的风气不仅在官场依然盛行,而且和古时那些禁绝忠言的王朝比都好像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将忠言、真话全屏蔽,让谄言、谎言、假话流行,那么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

文章来源:正宗草民的专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