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10月27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28日讯】【中国禁闻】10月27日完整版

提要
“6‧10”还在 中共如何依法治国?
香港人为何讨厌梁振英?
求力保 胡德平陆德接掌《炎黄春秋》

墨尔本集会声援一亿八千万华人三退

10月26号,澳大利亚墨尔本“退出中共服务中心”在市中心的城市广场(City Square)举行集会,声援一亿八千万华人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集会现场“天灭中共、天祐中华”、“退党是解体中共的步伐”等横幅,迎风飘动,呼吁世人了解并关注发生在中国的这一和平解体中共行动,也呼吁更多可贵的中国人快快加入到“三退”大潮中。

占中发起人倡全港无约束力公投

香港学生和市民发起的争取真普选的占领行动,已经踏入第30天,社会人士开始关注运动的未来走向。

10月27号,占中发起人戴耀廷出席香港商业电台节目时表示,只要政府表现出积极回应“占中”者的诉求,相信占领人士会愿意回家。

他建议港府,就8月31号的中共“人大常委”对香港政改的落闸决定,举行一次没有约束力的公投,投票的结果可以作为民情报告内容交给中央,也可以让市民思考继续留在占领区,还是返回社区继续争取真普选。

民调:梁振英得分降至新低

香港中文大学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整体表现的评分,已经降到他上任以来最低。

这份调查是香港中文大学的香港亚太研究所,10月21号到23号访问804名18岁以上香港市民的结果。调查显示,梁振英整体表现平均评分为38.6分,较9月下跌2.8分。

调查还显示,对港府和北京政府不信任的受访市民,分别占43.3%和45.8%,分别比上月高出3.7%和0.8%。

香港团体发起催泪满月开伞活动

香港文化界监察暴力行动组(简称文化监暴)和网民日前联同学联、学民思潮等多个团体,发起“催泪满月 举伞同行”的活动,号召市民10月28号重返金钟,并呼吁全港各区市民,当天下午六点至六点半,一起举高雨伞,默站87秒,寓意防暴警察施放的87粒催泪弹,纪念雨伞运动坚守一个月。

编辑/周玉林

“6‧10”还在 中共如何依法治国?

据大陆媒体披露,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接替了落马的“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的职务,这则消息显示中共江泽民集团成立的非法组织 “6‧10”办公室仍然存在。在这次四中全会期间,中共喊出了“依法治国”的口号,但“6‧10”的存在,则让“依法治国”显得格外讽刺。

中共四中全会期间,大陆《财新网》突然报导了原“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下马后,由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替补了李东生的职务,但这条消息很快就被删除了。

而被外界认为挺王岐山、亲习派阵营的《财新网》,突然打破禁忌,绝非是心血来潮。这个现象说明,时至今日,法轮功问题依然是中共当局无法面对的敏感问题。

中共所谓的“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也就是“6‧10”的“前身”,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这个组织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避开宪法和正常的法律程序,直接下令成立的一个专职镇压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它的成立时间是1999年6月10号,因此又被称为“中央610办公室”。

时事评论员邢天行:“‘6‧10’的存在,本身从中国法律系统来讲,它也是不合法存在的,它原来是因为江泽民的一句话就建立起来的,但是建起来之后,作为中共党内的一个小组,它竟然能协调中国政府的所有的机构和部门,凌驾于法律之上,去操控整个国家机器去运转。”

“6‧10”小组成立之初,由李岚清、罗干等负责组建;李岚清、罗干、周永康先后任组长,该小组设副组长一名,即中央“6‧10”办公室主任。王茂林、刘京、李东生先后出任“6‧10”办公室主任。

谢燕益律师:“其实‘6‧10’是一个非法组织,甚至是一个黑恶组织,它是执政党内部一个,其实是举世皆知的臭名昭著,一个专门残害法轮功学员,专门残害上访或异议人士,这是一个践踏人权的黑恶组织,这个组织的成员也是一些非法的、滥用权力的罪恶分子。”

据“明慧网”报导,中国各地“6‧10”不法人员操纵公检法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非法私设“洗脑班”,劫持当地法轮功学员和在劳教所、监狱被非法关押期满的法轮功学员。

在北京举行的中共第十八届四次全会已结束,“依法治国”是此次会议总结的重点目标。对此,谢燕益律师表示,“依法治国”在中国具体环境当中,是不可能存在的。

谢燕益律师:“当然‘6‧10’的存在,肯定是跟依法治国这个原则或者主张,肯定是背道而驰的。像劳教、‘6‧10’等等,还有其他一些非法的手段措施、组织,包括黑监狱和所谓的洗脑班,你如果不铲除掉,那何谈依法治国?”

谢燕益律师表示,公权力的行使必须要依法进行,权力必须在法律的轨道上运行。

谢燕益律师:“有些当权者,仅仅一厢情愿的愿望,觉得大家来倡导依法治国,就能依法治国?不是这样的,这有它的规律。法的精神在于权力制衡,这个权力一天不受到制约,公权力一天不受到制衡,那么其实法制是不可能独成的。”

香港的时事评论员黄忠清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表示,中共讲的法治和西方讲的法治是不一样的概念。黄忠清认为,西方所讲的法治包括基本的民主人权,监督、限制政府和执政党的权力,但中共所讲的法治是在坚持共产党领导的基本原则下的法治。

采访/田净 编辑/黄亿美 后制/陈建铭

广场投票搁置 真普选诉求不息

香港雨伞运动今天踏入第30天,原定在周日和周一进行的广场公投,由学联、学民思潮以及和平占中等五个团体商议后,决定搁置。不过,占中团体强调,仍不会放弃争取真普选的占领行动。

原定星期天晚上在三个占领区开展的广场投票,在开始前3小时突然宣布搁置。

占中发起人戴耀廷:“我们暂停投票。但这并不意味着运动的结束,事实上它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来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做。”

占中秘书处当天发表声明说,由于各方面就投票形式,和议题的设定,有众多不同意见,包括议题的复杂性、投票的实际效用等,因此必须审慎行事。声明中承认,这次决定投票前与群众商议不足,必须向公众道歉。

宣布这个决定后,戴耀廷、周永康、黄之锋、泛民梁家杰和支援学界联合阵线胡美莲五人携手鞠躬,向公众道歉。

香港专上学生联会秘书长周永康:“我们真诚的向各占领区的人士道歉,因为我们理解,也听说,对今天的投票有很多争议。经过激烈的讨论,我们理解他们的观点,愿意暂停投票。”

广场投票最终搁置,是不是会给人进退失据的印象?戴耀廷星期一早晨在电台节目上承认,在大型运动压力下作出错误决定,但希望市民谅解。

而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则希望,这次搁置投票的决定也能让中共人大常委会有所参考,认识到每一个决定都不是不可撼动的。

学联秘书长周永康:“也希望政府可以从这个运动,看清自己(人大常委会)的831的议案和831的政改方案,他们都应该撤回及搁置现在的政改方向。”

至于占领运动下一步的走向,据了解,未来几天,学联、学民思潮、占中三子等团体会在占领区举行“座谈会”(“倾偈会”),将聚焦讨论是否在短期内重新与政府展开第二轮对话,以及泛民辞职,以启动变相公投的可行性。

香港立法会议员单仲偕:“我估计这个僵局要维持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学生们已经开始考虑,将占道维持到一段比较长的时间。最后如果政府,将政府最后的方案放到立法会讨论之下,我估计最后他也坚持到那个时候。”

另一方面,“反占中大联盟”的周融发起“还路于民”签名运动,声称一天收到了30多万市民签名。但由于网上签名系统并不严谨,有网民尝试,用“我要争普选”为姓名,甚至用脏话,都一样能成功签名,因此这个数据被质疑“有水分”。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那么在这种暗箱操作的情况下,他如果能达到一定人数的话,也不足为奇。用这种好像似乎打赌的方式,比人数的话,来表达一个意愿的话,让全中国的老百姓,去真正一人一票,把香港的占中事件彻底的告诉老百姓,让全国的老百姓,进行裁决。”

雨伞运动27号进入第30天,继城市大学、科技大学后,香港大学里今天都有人悬挂“我要真普选”巨型条幅。

采访/易如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香港人为何讨厌梁振英?

香港“占中”运动已进入第5个星期,特首梁振英的大幅海报,也一直充斥在金钟、旺角等地街头。香港市民频频要求梁振英下台,连亲北京的建制派议员田北俊,日前也建议梁振英主动向中央请辞,港人为何这么讨厌梁振英?请看报导。

上挑的眉毛、狡猾的眼神和可怕的獠牙,是占中人士展现的梁振英的形象。这也是香港相当一部分市民对梁振英的看法。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10月22号,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刊登一篇署名加拿大梁慕娴的文章,谈到了这个问题。文章透露,梁慕娴自己曾经是中共在香港的地下党员,所以很容易察觉到地下党意图改变香港的各种策略及布署。

文章写到,梁慕娴2010年曾警告港人,梁振英是中共中央和地下党合谋,蓄意精心培养的人,正意图推举他成为未来香港特首的人选。2012年,梁振英果然以689票当选,从此,“一国两制,高度自治”名存实亡。

香港立法会议员单仲偕:“大家都这样说,有一个作家,写了一本书叫香港地下党,有相关的披露,他不是香港人一人一票选举,只是靠北京的钦点,所以,香港人只有用一个公民抗命的方式,去拉他下台。”

文章还说,梁振英上台后的这两年,香港人看到了梁振英的共产党思维方法和统治手段,如强硬推行国民教育科;香港电视不获发牌事件;组成多个“爱”字头红卫兵式组织,发动群众斗群众等等,加上中共发表的《白皮书》与人大常委的假普选《决定》,香港人这才恍然大悟,决心争取2017年特首真普选。

单仲偕:“他上台当初是靠新闻攻击他的对手唐英年,主要的丑闻就是唐英年僭建的房屋,但是他还没上任就爆出,他自己也有僭建,这个第一,他没有诚信。还有他在去年想推行国民教育,很多香港市民觉得他要推动红色教育,也非常的反感。第三,在13年,他处理香港电视发牌,一个人就推翻整个协会的意见,否决广播电讯管理局的建议,也引发非常大的群众运动。”

梁振英在忽视民意的同时,也频频抛出重磅言论。19号,梁振英在接受亚视访问时指称,占中行动有外国势力介入。

20号,《纽约时报》报导,梁振英在占中行动发生以来的首次外国记者会上表示,特首采用公民提名,是不能接受的,因为这样会出现穷人主导政治的风险。

《时代》杂志23号报导,梁振英这番言论,将占香港人口一半、月收入低于1万4千港元的香港人,推向了政府的对立面,因为政府不代表他们。

报导指出,梁振英这番话惊醒了香港市民,原来民主运动不仅仅关乎理想,更是一个植根于现实的社会问题。

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在占中的前后20几天,他扮演一个非常不光彩的角色,置香港人民自由民主不顾,而且置香港人民未来前途不顾,除了武力镇压,催泪弹、警察黑帮,这些不入流的手段之外,他从来没有表现出香港特区地方首长应该有的大度、风度,还有对民主的尊重和对法治的理解。所以香港老百姓看清楚了,他一定是中共的帮凶,或者说是中共的一个魁儡。”

24号,香港建制派议员、自由党党魁田北俊指出,不单单是普选,梁振英这两年,在很多方面的管治,都做得不好。田北俊还说,梁振英目前面对占领运动与泛民主派不合作运动的夹击,即使继续做完余下任期,恐怕也会一事无成,因此建议梁主动向中央请辞。

单仲偕:“田北俊只是反映不少建制派内部的声音,很多建制派对梁振英也有不少的批评,但是他们也不愿意公开的反对梁振英,因为中共很多次,大大小小不同的管道,向建制派发出通知,要挺梁振英。”

美国智库专家冈萨雷斯(Mike Gonzalez)向《美国之音》指出,北京对梁振英不会有很长的耐心,一旦他们意识到他是个累赘(liability),他们就会甩掉他。

采访/朱智善 编辑/陈洁

10月27日维权动态

下面来看一下最近几天大陆发生的维权事件:

大陆26省113市 汽车主维权

26号,大陆26省113座城市,上万名速腾车主联合示威,抗议一汽大众用“打补丁”的方案,解决召回的速腾问题车,并要求退车。其中广州和福州有数十名车主被抓捕。

据了解,因为设计缺陷,各地发生了多起新的速腾车后悬挂断裂事件,车主因此发起过几十次维权。

被迫害瘫痪两年半 秋玉霞离世

《明慧网》27号披露,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邱玉霞,遭中共当局多次绑架,两次非法判刑共计6年。2011年7月,秋玉霞冤狱期满回家后瘫痪在床,浑身疼痛,双腿浮肿。在去年12月9号含冤离世,终年59岁。

据了解,秋玉霞被非法关押期间,曾遭受了大背铐、铐地环、长时间铐在床上、冷冻、打针、灌药等酷刑迫害。

走访维权 潜江访民被打

《民生观察》27号报导,潜江市访民彭峰在四中全会期间再次走访到北京。但在天安门被检查出是访民后被抓,受到地方接访人员的殴打。22号彭峰回到潜江,又被送往黑监狱关押,直到24号才被释放。

工人维权被警察打伤入院

25号上午,河南省漯河市“银鸽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第一生产基地上的300名工人堵路示威,随后被警察抓走了3人并被驱散。当天下午,工人前往银鸽总部大楼要求放人,与保安发生冲突,有7到10名工人被打伤入院。当晚,再有数名工人被警察抓捕。

据了解,因为公司搬厂后,强制分流工人,始终没有就员工安置问题给出方案,引发了工人的不满。

求力保 胡德平陆德接掌《炎黄春秋》

以敢言著称的大陆政论杂志《炎黄春秋》,传出即将被官方“收编”的消息后不久,日前领导层又发生人事变动。原社长杜导正宣布卸任,由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长子胡德平出任社长,前中共国务院副总理陆定一的儿子陆德,则出任常务副社长兼法人代表,总编及其他主要职位不变。有分析指出,胡德平赶在《炎黄春秋》被收编前出任社长,力保《炎黄春秋》的意味明显。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10月24号中午,《炎黄春秋》召开全社会议,宣布了原社长杜导正卸任,胡德平出任社长等一系列高层管理的变动。《新唐人》记者向《炎黄春秋》杂志社副社长杨继绳确认了这一消息。

记者:“《炎黄春秋》社长变成胡德平先生了,是吗?”

《炎黄春秋》杂志社副社长杨继绳:“对,对,对。”

记者:“那杜导正先生今后的作用是什么呢?”

杨继绳:“他是名誉社长,重大事还得跟他商量请教,实际上还是很有发言权的,就是他年纪太大了,身体不好。”

外界纷纷猜测,《炎黄春秋》的人事变动与此前传出的官方“强行收编”风波有关。据媒体报导称,《炎黄春秋》上个月17号接到中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通知,要求“转变主管、主办单位”,今后划归文化部下属的中国艺术研究院管辖。

对此,91岁高龄的原杂志社社长导正在此前接受《新唐人》采访时曾表示,《炎黄春秋》原来的主管单位是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如果今后划归文化部管辖,他非常担心杂志社独立性会因此受到影响。

杜导正还透露,当局要求《炎黄春秋》改变主管机构的决定非常突然,之前没有与杂志社进行任何沟通,甚至还口头威胁,相关注册手续必须在两个月内完成,否则将会面临关停的危机。对此,杜导正表示,如果变成像《人民日报》、《求是》杂志一样的专为中共官方、官员发声的喉舌媒体,《炎黄春秋》宁愿停刊。

有分析指出,被称作太子党右派“精神领袖”的胡德平,赶在《炎黄春秋》被收编前出任社长,力保《炎黄春秋》的意味明显。

据称,这次是《炎黄春秋》原社长杜导正,主动邀请胡德平和陆德担任要职,原因是胡德平和陆德有很多政治资源,甚至跟现任中共领导人关系很深,即使不能改变当局收编的决定,但是仍旧希望能保持《炎黄春秋》的独立性和原有方针不变。

《新唐人》记者:“胡德平先生就任社长,对《炎黄春秋》未来的发展将产生什么影响?”

杨继绳:“可以坚持《炎黄春秋》原来的方针吧!这是上边的意图,(方针)能够得到落实。”

记者:“那您觉得他的身份在抵制审查方面会有什么帮助吗?”

杨继绳:“我们希望有一些帮助,但是很难说,实际上。”

杜导正似乎也有此担忧。对于杂志未来会怎样,他说,现在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希望德平、陆德能顶得住!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杜导正愿意或者是希望由胡德平先生、陆德他们来把自己开创的事业做的更好,我看这很可能是杜先生的希望。根据我对胡德平和陆先生的了解,相信他们会把事情做得很好,我希望他们能够做的比过去更好!”

《新唐人》记者向杨继绳了解到,目前文化部对《炎黄春秋》的收编仍在进行当中,虽然几乎杂志社全体人员都在无声抵制着,杂志社法人也迟迟没有在更换主管机构的文件上盖章,但最终挽回被当局强行收编命运的希望还是很渺茫,最晚到11月底,当局可能将完成所有收编手续。

采访/秦雪 编辑/张天宇 后制/葛雷

10月27日退党精选

10月26号声明三退的人数达到116,728人,27号三退的人数仍在不断增加。这两天大量民众集体声明退出,来看两则三退声明精选。

湖北武汉张路等11人声明三退,他们说:这是我们11个人的重大人生抉择——退出中共的附属组织,从此与这个恶贯满盈的罪恶集团划清界限。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中国公民,在邪恶中共的领导之下,我们饱尝了世间不应有的种种辛酸,也耳闻目睹了中共之下的普通百姓的无奈生活。现在,到了该与中共罪恶集团彻底决裂的时候了。为了我们的未来,为了子孙的未来,为了中国的未来,我们今日实名退出,从此不再与中共有任何关联!

安徽的陈景新、何志星等103人声明三退。他们说:邪恶中共现在无论耍出什么样的花招,也迷惑不了人了。它的邪恶本质早已被人们看透,人们纷纷在天灭中共之前选择退出邪恶中共。我们今日郑重声明:退出邪恶中共党团队的一切邪恶组织,彻底与恶魔中共决裂,不做它的陪葬品,抹去邪恶的“兽的印记”,在天灭中共恶魔时,保自己生命平安,给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本期的中国禁闻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