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四中全会》玄机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4年10月29日讯】【世事关心】(309)《四中全会》玄机多:从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分析中国政治的现状和后续发展。

“依法治国”,这个悬挂了几十年的标语,成为了今秋中共18届四中全会的主题;高层权力斗争进展到了哪一步? 反腐运动,法制建设,雨伞运动,中央全会几个关键词为中国政局勾勒出了怎样的轮廓?

萧茗:大家好,这里是《世事关心》,我是萧茗。10月20日到23日,在诸多纷扰中,中共的第18届中央委员会第4次全体会议召开和闭幕了。说纷扰,是因为当前很多事处在关键的节点,需要有事发生,但是却有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中共的反腐运动已经延续了大约两年 ,周老虎的下落需要交待,更大的老虎是否需要深挖要做出抉择。就在此时香港的雨伞运动激起轩然大波。各种角色,各方力量同台共舞,看似纷乱,背后却彼此相连。反腐运动,中共称之为生死大计;雨伞运动,当局视之为颜色革命。这期的《世事关心》就让我们从中共的18届四中全会,分析中国政治的现状和后续发展。首先请雪莉综合介绍一下这次中共的中央全会。

雪莉:谢谢萧茗。10月20日星期一“四中全会”开锣,官方媒体也开始了热情造势。“新华网”当天在首页登出标题《十八届四中全会将给整个社会带来法治新风》。平心而论,“依法治国”几十年来一直是一个口号,既不是新事物,也没见什么“新风”。 10几年前山东莒南县法官薛希鹏有一句名言:“在这块地方我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着空气。”许多事例显示,这种无法无天的“法律意识”在中共官场绝不是个别现象。大约在同时代,培养法律人才的西北政法大学有一个雕塑也备受关注。这个雕塑基座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上面托起一个地球形状的物体。这个造型被很多网民亲切地称为“宪法顶个球”。大概是因为这个昵称让学校领导感到难堪,雕像后来被拆除了。于是网民们又一片惊呼“宪法球也不顶了”。薛希鹏和“宪法顶个球”,这一官一民的两个小故事,是《宪法》和法律在中国地位的生动写照。

但是从中共党史的观点看,这次中央全会把法治作主题还是前所未有的。在会议开始之前,让外界感到好奇的悬念有:周永康是否会在全会上被高调开除党籍,打虎运动是否会更上一层楼,中共酝酿已久的所谓反腐制度“顶层设计”到底有多大力度?王岐山所说的让官员不想腐,不敢腐,不能腐到底能兑现几成?更大的悬念是法治和宪政这两个概念是一对孪生兄弟,中共在举起法治大旗的同时,却又回避,甚至批判大多数国家所奉行的宪政理念,这个矛盾又将如何处理?

10月23日“四中全会”结束,宣布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悬念大部分揭晓。从当天发,“依宪执政”,“完善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宪法监督制度”,“推动实行审判权和执行权相分离的体制改革试点,最高人民法院设立巡回法庭,探索设立跨行政区划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等等。蒋洁敏、李东生、王永春等六人也被正式开除党籍了,但周永康的名字没有出现。而且之前被炒得沸沸扬扬的中央军委的人事变化也没有在公报中被提到。值得注意的还有,“公报”虽然反复强调宪法的权威,但在接近结尾之处语气一转,说“党的领导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最根本的保证”,“把党的领导贯彻到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过程”。所以,到底是党大,还是宪法大,这个已经存在了65年的问题,答案仍然是一如既往。

萧茗:谢谢雪莉。如何评价中共本届“四中全会”的成果呢? 听一下本台评论员文昭的分析。

萧茗:对于新华网所说的“18届4中全会将给整个社会带来法治新风”你认为真的有新风吗?

文昭:“中共的所谓‘依法治国’其实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让最高权力之下,权力安规则进行从而减少社会矛盾。中央的最高权利仍然是凌驾在法律之上,不受任何约束的,换句话说,法律是工具,是最高权利的手中工具,不能是下级官员的手中工具,所以我们在很多领域不会看到新的变化,例如你能与最高权力建立起关系,犯法以后被追究的风险仍然是很小的,像太子党这个群体。另外当局认为这个案件对最高权力造成威胁,他的处理方式和现在也不会有变化。也许涉及到下级政府的案件办理起来阻力会减小,但这仍然是不确定的,现在中共的治理结果想到脆弱,一个很普通的案件都会被认为有更大的政治意义。比如说城管打死了小贩,旧不可能判城管死刑,不可能让司法机构独立的审理这个案子。

萧茗:与许多人分析得不同,周永康并没有在四中全会上被开除党籍,你认为这对习近平的打虎运动意味着什么?

文昭:“这就说明在政治局常委这一级进行反腐,阻力还是有的。没能在四中全会上开除周永康的党籍移送法办,对于习近平来讲确实失去了一个扩大战果的机会,因为如果有了中央全会决议,就相当于有了全党意志的背书,对于清楚周永康背后的势力非常有力。现在的阻力除了来自江泽民,曾庆红等退休常委,也有来自于现任常委的。在十八届四中全会之前就有人抛出阶级斗争理论,和习近平依宪执政唱对台戏,而且得到了喉舌媒体的推广,看出刘云山的砥柱意图是非常明显的。另外香港的当权局势也使得中共的顽固派有理由要求习近平就当前的复杂的形式要先维持党内的稳定,维持高层的团结,也就是说这些势力在某些方面有掣肘的作用。”

萧茗:这次“四中全会”前所未有地把依宪治国、依宪执政写进了会议决定,你认为这个‘宪政’和一般理解的‘宪政’有何不同? 它和中共所说的“法治”又有何关系?

文昭:“宪政不管以何种方式实现都必需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是权力的来源问题,第二是权力的边界问题,也就是说权力不是掌权者自己赋予的。它必需有授权者和授权关系,同时必需是受约束的。近代的宪政理论有个出处就是社会契约论,所有的社会成员基于公共福祉所达成的契约才具有宪法的效力,它才是真正的宪法。也就是说行政权力是按照契约的规定去实现缔约著的意图,能敢什么不能敢什么契约中是有规定的。中共是自己扮演立法者去制定自己的意志高于一切的宪法,然后自己按照自己定的规矩办事叫“依宪执政”,但其中并没有公众意志的授权关系,也就是说没有通过选举活动的授权,所以中共的宪政也只是似是而非的冒牌货,是假的。中共的法制不是公众意志的体现,只是共产党手中的工具。”

香港人争真普选的呐喊成了这次“四中全会”的背景音之一,共产党的中央全会与“雨伞运动”有怎样的互动作用,下节继续探讨!

在今年7月29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决定立案审查周永康的同时,也决定“18届四中全会”在10月份召开。刚好整两个月之后,9月28日香港的“雨伞运动”不期而至,全世界都把目光投向香港,同时密切关注北京将会如何出招应对香港的挑战。中共“18届四中全会”最后几个星期的筹备和召开,都是在香港人争民主的呐喊声中进行的。

香港特区的事务,在中共的决策机制中由“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总负责,归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张德江分管。与外界接触的界面则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由于有《基本法》的存在,在中共最高决策机构——中央政治局的会议中,很少直接讨论香港事务,以避免给人造成中共直接干预香港的印象。正是由于有某些程序上的规避,使得中共的治港决策到底是由何人做出、应当由何人负责等问题变得晦暗不明;也正是由于有了若干机构在中间的层层传递,使得香港惊天动地的声浪,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北京的整体谋篇布局,变得难以捉摸。

从表面上看,香港的沸腾并没有影响到“18届4中全会”的议题,内容和召开时间。在会议公报里,仅仅是例行公事地提到一句“依法保障‘一国两制’实践和推进祖国统一,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并没有触及香港正在发生的“占中”。但这是否意味着香港的民主呐喊真的对北京不产生任何影响呢? 中共是一种从容不迫的心态吗?

在“四中全会”召开前的大约一周,有匿名的中共官员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的时候,在威胁“占中将导致严重后果”的同时,也透露出当局的“耐心已接近极限”。10月15日香港《壹周刊》发文指,中共要求港府在20日“十八届四中全会”前结束占中。法广在10月18日的报导也指,“四中全会”多少与持续了20几天的香港占中运动有关,会受到后者的影响。从香港政府的行动看,确实越接近“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召开,其手段越趋于暴力和强硬。在“四中全会”之前约一周,警方开始用强制手段清除路障;10月17日,也就是星期一北京开会前的那一周星期五的清晨,香港警察突袭旺角,企图清场。

萧茗:香港占中与中共18届四中全会两件大事同时进行,它们之间是否相互影响的呢,请听一下本台资深评论员杰森的分析。

萧茗:尽管香港雨伞革命不是中共‘四中全会’的议题,但有多方消息指中共原本希望在四中全会前结束占中,那么香港这么一个地方性的问题,会对中共的中央全会带来哪些方面的影响呢?

杰森:“有人分析香港的占中运动与中共的内部权斗有关。但我看到了占中运动对四中全会的议题确有另外一个揭露性的意义。这次中共四中全会所说的‘依法治国’‘依宪治国’但是它却是有一个隐命题,它的依法治国并不是西方概念的依法治国,西方国家的依法治国英文是“rule of law”,就是说国家是在法律的框架下被法律制约根据法律治理国家。但是中共的依法治国前提是在党的领导下用法律治国家,治老百姓,英文是“rule by law”,某种意义上讲法律变成了它的工具。其根本区别于西方的法治表现在是不是真的展现民意。如果说展现了民意那么这个法律框架下治理国家那就是老百姓意志的展现,如果法律代表党的意志,那这样的法律就是治老百姓的工具。香港的占中运动 是民意的反应,中共认为这个行动是违法的,那么就展现了中共未来依法治国的最大的弊病——法律不展现民意,甚至是相对的,所以中共的依法治国只是加强党的控制,加强党的领导,并不能真正解决社会的根本问题。所以说香港的占中运动的深渊影响就是揭露了四中全会依法治国的根本问题。”

萧茗:香港持续不断的抗议,对于中共各方势力想在四中全会上达到的目标,会产生了影响呢?

杰森:“从目前来看似乎没有直接的影响,中共还是用一定的套路把它想说的话用公告的方式表示出来,完全在偷换依法治国的概念,某种意义上讲香港民意的展现中共还是忽略了。

萧茗: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的进程和结果,对香港的抗争运动是否有什么影响?

杰森:“从香港民众回应来看完全忽略了四中全会的公告,本身的四中全会依法治国和民意是风马牛不相及,香港民众根本不听中共唱的高调,他们要实实在在的真普选,这是香港民众真实的反应。

在中共高举“法治”大旗的同时,“专政”的声音也高分贝登场,这里有什么玄机?下节继续探讨。

2014年9月5日,北京举行了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六十周年的活动,中共高层悉数出席,习近平在会上做了长篇讲话。这一天的《新闻联播》用重大政治新闻的规格,为此制做了一条长达12分钟的报道。从中央电视台的报道文稿看,并没有太多和以前不同的内容。可是当习近平的讲话全文发表后,人们惊奇的发现当中出现了“依宪治国”,“依宪执政”等字眼,而这些字眼不久之前还在被宣传部门删除的关键字之列。

“依宪治国”破禁登场,习近平9月初的讲话为“四中全会”重锤定音,但是并没有把其他声音都敲下去。9月24日,中共理论刊物《红旗文稿》刊登社科院院长王伟光的署名文章《支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重提阶级斗争理论,声称当前的形势“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在这样的国际国内背景下,人民民主专政是万万不可取消的。” 专政与法制,阶级斗争与宪政,在思想界一直被视作对立的概念。专政强则必然无法制;法制强则必然放弃无序的阶级斗争。王伟光与习近平大相径庭的言论,被官方媒体高调转载,成为“四中全会”召开前的一道独特景观。

萧茗:中共在力推所谓“依法治国”的同时,又冒出了阶级斗争不可熄灭的论调,如何解读? 听一下杰森的分析。

萧茗:这个“阶级斗争不可熄灭”论与“依法治国”的造势同步登场。它是派系斗争的反映,还是红脸和黑脸都同时扮演的双簧?

杰森:“它是中共的内部的两种调子,其实唱的是一首歌。所谓的依法治国是用中共自己的法律来管制中国的老百姓。那么阶级斗争论是用中共的阶级斗争不可调和的理论来镇压异己人士,是两个不同的棍子,用不同的方式打人,其实最终都是打人的棍子。”

萧茗:从四中全会的结果看,对于鼓吹“阶级斗争不可熄灭”的人来讲,他们赢了几分,又输了几分。

杰森:“从四中全会的公告来看,所谓的阶级斗争论持有者说的满多的,很明显中共是围绕着习近平提出的“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路子走下去,阶级斗争的概念会被中共逐渐放下,但对老百姓来说差别不大,因为不管是被阶级斗争的棍子打,还是被中共所谓的法律这根棍子打,最终都无法享受如西方社会的公正法律对待的理想社会。”

萧茗: 最后来听文昭的看法。能否简单总结一下从“四中全会”反映出的中国政治大格局的基本轮廓?

文昭:“首先在中共的内部习近平的强势还是相对的强不是绝对的强,从周永康案和中央军委的人士案调整没有在全会公报中出现可以看的出来,其次就是当前的大事的背后是彼此相联系的,香港方面是中共故意激化矛盾,然后又任由局面发展成僵局,它要镇压则无胆,它要妥协退让既无胆也无量,这种情况反应了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第三习近平他想通过推进法治的反腐来打破过去权斗中的种种禁忌从而约束他的对手,而他的对手抓住党的领导不可动摇的党性来作文章,对习近平要求的依法治国或者是公然唱反调,或者是阳奉阴违设置阻碍。中共这种拿着手术刀在自己身上动手术的所谓的依法治国推进起来一定是步履维艰进程缓慢的。”

萧茗:如果将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和一年以前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文件加以对比可以看到,虽然“四中全会”在所谓“法治建设”领域提出了一些更具体的方向,也出现了一些新的提法,但同样都缺少具体步骤和时间表,作为“路线图”显然是不够清晰的。盘点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所谓深化改革的重要领域,农村土地流转试点,上海自由贸易区建立,都曾经被热炒一时,可实效如何却音讯寥寥。所谓的依法治国和司法改革,能有几成变成现实、又能收到几分实效呢? 对于习近平来讲,时间还剩下多少呢? 谢谢收看这期的《世事关心》,下周再见。

《世事关心》播出时间:

美东:
周二: 21:30
周六: 9:00 am
美西:
周二: 18:30,21:30
周六: 12:00pm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