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器官移植黑幕 独家采访病患家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亚太台2014年10月29日讯】从2000年到2011年,台湾人到境外去进行移植器官手术,有九成选择前往中国大陆。他们冒着器官来源不明、以及术后可能出现的严重感染风险,这些病患,用人民币大约两百万的价钱,前往大陆医院进行器官移植手术。接下来的新闻,我们独家采访器官移植病患的家属,带您第一手了解中国器官移植黑幕。

赴陆器官移植家属:“过去一开始接触的是一个李医师,挂一个器官移植门诊的李医师;然后当天那个主任就叫我们住下来;然后就开始一连串的检查。”

高龄的肝硬化患者A,先是请托台商打探器官移植讯息,在2012年9月初,以一般出国的方式,前往大陆天津第一中心医院进行器官移植手术,而且选择一次手术,同时换肝、与因为治疗肝病也受到损害的肾。

赴陆器官移植家属:“本来是打算要换肝啦。那边的医师是建议说,与其你最后再来换肾,倒不如现在就一起。”

就像换汽车零件一样,医生荒谬的向病患推销换器官,而且,能够同时拥有适合的肝肾供体,在台湾根本不可能,可是,A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只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就被通知,已经找到了合适的肝与肾。

赴陆器官移植家属:“我只能讲说,从那一天见到他(外科主任)到后来有供体可以做手术,大概经过了一个多月。那说实在的,他比对,我也不知道他比对是什么样的情况。他因为已经建好了资料库,然后供体出现的时候,就可以知道适不适合。”

其实A还不算快的,家属听说,有的病患,一个星期就动刀。

根据报导,有大陆医生一年完成246例肝移植,也有病人48小时内就进行两次换肾,高效得不可思议的移植手术,让过去十年,国际人士前往中国进行“器官移植旅游”,盛行一时。

赴陆器官移植家属:“有外国人啊,但是没有仔细去确认到底是哪一国国籍。只知道说十楼有个国际特区的病房,那个门禁就比较森严,里边可能比较特殊的背景的人就住在哪里边,我猜啦。”

大陆医院,仿佛就像黑暗的器官供应超市,活生生的肝肾,被贴上价码,有病患愿意出钱,所需配型的器官几乎是,随要随到。

赴陆器官移植家属:“外科他们这样一组就有五、六个,六、七个,那么多组别,那医生大概就几十个吧。开刀房好像都在顶楼,但我没有上去过,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动刀。我记得是下午四点(进去),出来的时间我并不是很确定,大概是凌晨两、三点左右。”

A与许多其他的器官移植者一样,移植手术可以说是完全秘密进行,医院也尽可能的对家属隐瞒讯息,从医师的资料,办理的文件,比对的情况,都在含糊中带过。

赴陆器官移植家属:“从过去到回来,讲整数来讲大概三个月啦。花费的话,前前后后、零零碎碎不要算,大概应该是一千五百万台币。”

虽然已经足足花了一千五百万台币,但术后的A,就一直有感染问题。

赴陆器官移植家属:“因为感染啊。肾功能没有发挥啦。还有些精神状况的部分,诸如此类的。术后两个月了,到现在还在加护病房。”

回到台湾治疗的A,虽然状况一度稳定好转,不过在移植手术一个月后,A中风,没有任何意识,台湾医师推断,是因为细菌感染。一千五百万台币,买不到健康,却换来了严重的感染。

来源不明器官交易买卖,医学道德伦理弃置,蓬勃发展的中国器官移植中心背后,已经被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存在着违背伦理、牟取器官移植暴利的黑幕,也许不只是病患、家属、或医界,中国器官移植滥用问题,正在严重的考验著所有人类的道德与良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