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曝四中《决定》起草幕后 证实江泽民求赦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30日讯】(新唐人记者李昱报导)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已经结束。近日,作为四中全会文件起草小组组长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介绍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起草过程。值得关注的是,据习近平披露,《决定》征求意见稿曾在8月初下发到党内一些老同志手上,此后文件起草组再对《决定》又作出了重要修改。习近平的披露的内情中,可以隐隐约约的窥探到四中全会前中南海高层打斗异常凶险,证实了港媒早前报导的,关于江泽民向中共中央提出6点要求免责的建议,干扰重大决策终身追责制的通过。

中共新华社28日发布了习近平向十八届四中全会就《决定》起草情况所做的说明。

习近平介绍,文件起草组由他担任组长,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和人大常委委员长张德江担任副组长。

在介绍《决定》起草过程时,习近平表示,起草小组在8个多月时间里,调查研究,征求意见,讨论修改。其间,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3次会议、中央政治局召开2次会议分别审议全会决定。

习近平特别提出,8月初,《决定》征求意见稿曾下发到中共党内一定范围征求意见,包括征求中共党内老同志的意见。此后,文件起草组对全会决定作出重要修改。

最终出炉的四中全会《决定》中最重磅的一笔是建立重大决策终身追责制。《决定》提出:建立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及责任倒查机制,对决策严重失误或者依法应该及时作出决策但久拖不决造成重大损失、恶劣影响的,严格追究行政首长、负有责任的其他领导人员和相关责任人员的法律责任。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表示,习近平推出的这个重大决策终身追责制意味着,一个中共高官一旦做出了一个决策,但这个决策产生很大的恶果,只要你活着就要被追究。而责任倒查机制这是指,将会一步一步倒查,一直追查到当初拍板作出的错误决策的官员。

李天笑认为,这个制度是为江泽民度身定造的。目前在国际上被强烈谴责的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都是江泽民一手作出的决策。习近平推出重大决策终身追责制,为以后“打江”定下了一个法律依据。

巧合的是,香港《动向》杂志10月号刊曾报导,江泽民在8月初和9月中旬曾分别向中共中央提建议、想法。综合起来有6点建议,主要是围绕江泽民希望把自己在任时需要承担的责任归集到集体领导上,推卸个人责任。并且,发生的时间点与习近平披露的下发《决定》征求意见稿到党内老干部的时间点相吻合。

在9月下旬,港媒也传出正在筹备的四中全会可能将会延期。会议原本定于10月13日左右召开,但要延迟到10月下旬。报导指称,四中全会将会公布一些重要的人事安排,但党内反对声音很大,需要花一下时间去平衡各派势力,让各方达成妥协。

江泽民的6点建议

香港《动向》杂志10月号刊文披露,江泽民在8月初以给中共中央工作提“想法”“建议”为名,开列出席“十一”的条件若干;在9月中旬“十一”大庆临近,江泽民又借机作了修改,进一步讨价还价。建议共六条:

第一,继承、维护、贯彻中共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路线,对此三届的大政方针予以肯定。

第二,对于中共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以来在大政方针上出现的问题、造成的过失,包括严重过失和造成的损害,以总结和吸取教训与引以为戒为准,原则上不作重新评价和结论。

第三,因当年在推行、贯彻政策、决策、决议过程上出现的问题,遭受的挫折和付出的代价,原则上由集体班子负责,不追究个人责任。

第四,在退休前夕完成的交接工作,已有了中共组织评审结论。如本人没有在中共组织上和经济上有新的大问题,原则上不再搞审查、追究。

第五,因当年政策上的局限和大环境的影响,子女和家属在经济领域存在的问题,应考虑给予一定的时间,内部处理,原则上不作刑事追究。

第六,对于申报、公开、公示本人和配偶经济财产,推行要谨慎,能否考虑子女的财产和经济来源不列作一并申报。有关申报、公开、公示财产和经济来源以及境外居留权和国籍等的立法,能否设宽限期,有利于全局利益和减少震荡。

据悉报导,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和政治局对江泽民的6点建议在8月中旬和9月中旬进行两次讨论,并以政治局名义仅发至中共原政治局委员、人大副委员长、国务委员、中央军委委员。结果,反馈的情况是争执激烈,泾渭分明,最后会议未能通过,暂列搁置。

胡锦涛党内生活会要求全面评价江泽民

《动向》杂志10月号同时还披露,中共十一65年庆祝前夕,除了举行9月29日的文艺晚会和9月30日的庆十一招待会并予以公开报导外,9月28日还举办了老干部生活座谈会和9月28日晚中南海小礼堂会餐,但没有进行公开报导。

生活座谈会上,中共元老宋平提议每个人对自己以往任职做简要自我反思。会上,胡锦涛给自己2届工作评50分,承认不及格。但胡锦涛侧重表达的两个方面却是批评江泽民乱政和提议对江泽民全面评价。

胡锦涛批评江泽民违背5项原则,使得相关工作受到无形压力和干扰。

第一,江泽民违背政治上的承诺和承担;第二,江泽民违背中共党内组织原则;第三,江泽民违背中共党内章程纪律;第四,江泽民违背中共元老的劝导和意见;第五,江泽民违背中共党内决议。

文章还揭示,胡锦涛在会上曝光江泽民在2002年12月初、中共十六大后,突然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会议上提出多项内则修订,其中包括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内则和政治局内则。

胡锦涛列出江泽民从2003年至2012年向中共政治局提出的建议、意见多达400多条;提名中共中央至地方省级领导人选170多名;因为江泽民的看法、意见,造成搁置的政策和决议等多达155项。胡锦涛在会上提议习近平中共中央,本着求真务实立场,对江泽民作全面评价。据其他媒体报导,胡锦涛为此气得高血压而一度入院,第二天出院。

李天笑博士分析,习近平在四中全会通过了重大决策终身追责制,就等于把江泽民的核心罪行纳入到一个可以追究的范围,也就是名正言顺的“依法治江”。所以,江泽民在四中全会召开前进行多方阻拦干扰,因为他最担心的是,自己最终无法逃过迫害法轮功,反人类罪的法律追究。

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个人的重大决策

目前中共内部权斗的核心是法轮功问题。中共在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以来,所作的一个最大的决策,就是迫害和维持迫害法轮功。江泽民当时受到中共其他6位常委的极力反对,最终他以“亡党夺权”相威胁,捆绑政治局,做出迫害法轮功的决定。

据不完全统计,在这期间,中共花掉了约四分之一的国民生产总值,来维持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而持续15年的迫害造成了中国法制全面崩溃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