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10月29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30日讯】【中国禁闻】10月29日完整版

提要
徐才厚被起诉 所认之罪最轻?
《大屠杀》揭活摘内幕 专访葛特曼
刘源失军委副主席 中共大动荡

乌克兰选举 共产党被踢出议会

10月27号,乌克兰举行了议会大选,这是乌克兰今年2月发生革命以来举行的首次选举,共产党在选举中惨败,首次被踢出议会。

根据乌克兰中央选举委员会对将近90%选票的统计结果,共产党的得票率仅3.8%,低于法定进入议会所必须的5%得票率。

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表示,共产党被抛弃并非由于总统和议会的命令,也不是法院的裁决,而是乌克兰人民自己做出的判决。

波罗申科说,由于共产党在过去和今天所犯下的罪行,这个政党无权在目前的乌克兰政治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

英国著名画廊举办“真善忍美展”

法轮功“真善忍国际美展”今年10月,再次进入英国伦敦主流艺术展厅展览,26号刚刚落下帷幕的最新一次展览,在伦敦OXO画廊展出了十九天,共吸引了八千五百多人前来观赏。

人们不仅为作品的高超艺术水平而赞叹,更被作品揭示的真理和真相所震撼,纷纷留言表达对主办者和艺术家的感激。

OXO画廊所在的OXO塔是坐落在伦敦泰晤士河南岸的一个标志性建筑,其中集聚了一些英国最具创新性的国际知名设计师,和一些著名餐馆、咖啡馆、酒吧及展览场地。在此之前,“真善忍国际美展”还在英国国会大厦、波洛克楼(Pollock House)和波迈画廊(Pall Mall)等主流展出场地展出过。

中共驻多伦多总领事或被驱逐

中共“孔子学院”在加拿大多伦多办学的合约10月23号被终止后,中共驻多伦多总领事房利,25号在当地一个华人团体举办的宴会上,公开鼓动多伦多华人华侨“行使权利、表达声音”,要求多伦多教育局新教委上任后,重新“引进”孔子学院。

加拿大人权和移民律师乔益天(Joel Etienne)在接受《大纪元》新闻网采访时表示,房利的言论已经违反了《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第55条明确规定的,禁止外国外交官员操纵和干扰加拿大人的政治选择自由,有可能被加拿大外交部驱逐出境。

编辑/周玉林

徐才厚被起诉 所认之罪最轻?

中共新华社宣布,6月底落马的中共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因涉贪腐大罪,已在日前被起诉。徐才厚供认不讳。分析指出,其实徐才厚所供认的罪行是最轻的,他犯下的最大罪行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中共当局为保政权,至今还在掩盖。

中共党媒“新华社发布”10月28号发出短讯称,军事检察院27号对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件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

报导说,徐才厚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晋升职务提供帮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徐和家人收受他人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徐才厚对受贿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新华社的报导还说,徐才厚此前已被中共中央开除党籍,中央军委决定开除徐才厚军籍,并取消上将军衔。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特别巨大,我估计就是任人唯亲,就是收受贿赂,为了给他人晋升,就是卖官鬻爵,主要是这个问题。收受贿赂数额也非常巨大,可以说是乱军,说话说到这个地步,我看徐才厚的性命都堪忧啊。”

媒体曾披露,徐才厚的贪腐问题惊人,军中职位和军衔已到了公开挂牌出售的程度。单是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就曾送给徐才厚一辆装了100多公斤黄金的12缸奔驰轿车、上供4千万元和几套别墅;徐才厚女儿结婚时,谷俊山还送了一张内有200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卡作为礼物。

时事评论员林子旭:“处理徐才厚的新闻,报导的措辞非常严厉,两次提到了数额特别巨大以及徐才厚的家人,看样子这次徐才厚即便不是斩立决,也很有可能是死缓,或者是步薄熙来的后尘,被判无期,他家人的下场应该也会很惨。”

时事评论员蓝述指出,徐才厚所承认的罪名,在他所有的犯罪事实中,其实是最轻的。徐犯下的最大罪恶是: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时事评论员蓝述:“像徐才厚、郭伯雄这些人,在江泽民当权时期,他们实际上最大的罪恶就是,在镇压法轮功的过程之中,参与了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星球上从来没有的罪恶,这是将来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在他们每一个人名下,最严重的一条。”

据了解,徐才厚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一手提拔的,被指为江泽民的“军中最爱”,他不遗余力的执行着江对法轮功的镇压政策,他掌控下的总后勤部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核心机构。

10月21号,“追查国际”曝光了中共军队涉嫌活摘在押的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杀人犯罪调查事实。其中,原中共国防部长、中央军委委员梁光烈在电话中承认,中央军委曾开会讨论军队关押法轮功学员,以及军队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宜。

原中共军队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也在电话中承认,是江泽民直接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蓝述指出,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等人,是动用中共公检法、军队等整体力量进行活摘的,当局为保中共政权,只敢用贪腐问题起诉这些人。

蓝述:“它(中共当局)都不敢提这一条,因为它提这一条,它就离不开政法系,离不开周永康,再往前,薄熙来的时候也没提,所以北京的领导人在这一条路上,越走越被动,在这种情况之下,它只能够在官员的贪污这些问题上,避重就轻的做小文章,这一条路是走不通的。”

除了主导活摘,原中国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7月初曾向《新唐人》透露,徐才厚还参与了周永康和薄熙来的“政变”计划,因为政变需要军队的参与。习近平将徐才厚拿下,好比是挖除了一颗定时炸弹。辛子陵还表示,江泽民和曾庆红也都参与了“政变”计划。

时事评论员周晓晖指出,徐才厚手上不仅掌握大量江泽民、曾庆红等人的犯罪证据,也掌握包括薄周政变的证据,从徐才厚对受贿的“认罪”态度看,这些犯罪证据或许已被中纪委掌握。

采访/朱智善 编辑/陈洁 后制/钟元

香港学者:“雨伞运动”是长期抗争

持续一个多月的香港民主运动,其和平理性、整洁以及民众的高素质表现,全球有目共睹。然而,面对香港政府的《民情报告》,何时会写都仍是未知数时,雨伞下的抗议民众又该如何做呢?有香港学者表示,这将是一个长期的抗争。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有香港学者认为运动已经进退维谷,暂时看不到政府跟学联有再次对话的空间;也有充当“中间人”的学者呼吁学联撤退,认为撤退不代表运动失败。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讲座教授,兼中国跨国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崔大伟认为,学生对于争民主,应该从长计议。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崔大伟:“他们应该知道,可能这次结束了、走了,再过半年,假如没有什么变化,没有什么好的商量,他们又可以出来,假如他们不走,后来就有警察出来打他们,这个对他们也没有好处,对香港没有什么好处。他们应该做思想准备,这个要求是一个长期的斗争,可能10年20年。”

另一方面,“占中”发起人,陈建民与戴耀廷已经重回工作岗位,恢复教学。他们强调为了运动可以延续下去,必须做出一些调整。但他们不会放弃民主,课余时间他们会与大家共进退。

他们认为,争取香港市民的民心,是整个运动重要的一环,仍然希望社会运动能让人觉醒,这次的占领主因是由于特区政府不顾民意而来。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崔大伟:“在香港,支持民主的人占55-60%,包括学生,包括中产阶级,包括大学毕业的老百姓很多人都支持民主,学生应该考虑,怎么把那个运动改变,改为一个比较长期存在的组织,这样他们需要再一次发动学生或参与者。”

学联秘书长周永康表示,有关运动的转型,可以考虑推动罢工罢市和罢课,以及将抗争思想扩展至社区,但强调最切实可行的退场方法,还是要看政府回应。

香港立法会议员 何俊仁:“香港政府是没有什么实权,全权都是在北京那一边,从这个四中全会结束以来,我们感觉不到北京会有什么软化的一些表示,所以现在还是在一个僵局之中。”

10月28号,香港学联在公开信中说,如果要想让谈话取得成果,香港政府应该递交一份报告给中共,反映香港人对自由选举的要求。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抗议领袖将要求会见中共总理李克强。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崔大伟:“中央不会让步,这个很清楚。所以他们应该考虑怎么用其他的要求其他的方式,假如中央要更多限制香港的民主,还有很多人可以出来,我们看每年七月一号,有几十万人出来了,每年都是这样,所以这个已经告诉中央,香港人希望香港的民主可以往前走,也不能越来越限制这个民主,这个信息已经很清楚。”

10月28号,雨伞运动届满一个月,香港金钟广场一朵朵伞花,成千上万的香港市民,争民主的抗议者,默哀87秒,纪念警方向市民发放催泪弹。

学联秘书长周永康:“我想每一个人都对香港未来的政改都感到悲观,因此我们才站出来抗争。”

香港市民:“这个月所发生的事情比任何电影和戏剧都更具戏剧性,我想没有人会想到政府会这样对待我们。”

著名影后叶德娴出现在集会上,坦言自己属于老一辈,在狮子山下长大的人,但今天山下已面目全非。

香港演员叶德娴:今日在狮子山下见到有许多高楼大厦,看起来好像很好一样,但为何有这么多人出来呢!因为这个只是美好的表面,我们要的是真的,我们要的是真普选。

这场“雨伞运动”已经成为1997年主权交接以来,中共对香港主权面临的最大挑战。

采访/秦雪 编辑/黄亿美 后制/李智远

《大屠杀》揭活摘内幕 专访葛特曼

伊森•葛特曼先生(Ethan Gutmann),是一位美国作家,资深的调查记者,同时也是一位中国问题专家,他的新书《大屠杀》(The Slaughter)在8月份出版,近日,本台记者专访了葛特曼先生,他表示,《大屠杀》书写的并不只是历史,在中国,器官活摘仍在进行。一起来关注。

为了完成《大屠杀》一书,葛特曼花了五年采访120多人,包括警察、医生、劳教所的幸存者。其中就有一位维族外科医生安华托蒂1995年活体摘除死刑犯器官的亲身经历。

《大屠杀》作者伊森•葛特曼:“他被带到了死刑场,开了枪,有人被打死,其中一个人被抬起来,放到车上,摘除器官,他被吓坏了,因为那个人还活着,他身上的枪口在右胸,身体受了重伤,但还没死,所以在切第一刀时,身体在抽动,之后,身体平静下来,但是在手术过程中一直在流血。”

他表示,器官活摘在中国已经存在了几十年,最大的受害群体就是法轮功。葛特曼也面对面采访了50多位在海外政治避难的法轮功学员。

《大屠杀》作者Ethan Gutmann:“事实是,(法轮功学员)从中国来到这成为难民,我采访过的三分之一都经历过相似的检查,眼角膜检查,但是没有相应的视力检查,还有肝脏、肾脏检查,类似,但是没有常规健康体检,不看耳朵、鼻子、喉咙,一点没有。这是为了出售器官做的特别检查。”

他表示,从2000年到2008年,可能有10万名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牟利,而且中共高层知道这个事实。

《大屠杀》作者Ethan Gutmann:“王立军做外科手术,并因为做几千个移植手术获奖,他是个警察,他是薄熙来的左右手,这说明中共最高层知道这件事,毫无疑问。”

他表示,在《大屠杀》出版后,8月底,法轮功学员创办的明慧网上发布的消息让他十分担心。

《大屠杀》作者Ethan Gutmann:“上面说,大概在12个省,警察来到法轮功学员的家,从他们的口腔获取DNA,并采血样,那是组织配型,是开始给人分类,不仅采血样,而且采DNA,那是组织配型,说明把他们当做潜在的器官供体。”

他推测这可能是中共为了恐吓法轮功学员,但更担心,中共将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更大规模的屠杀。

葛特曼希望读者能从这些真实的故事中得出自己结论,也希望所有西方人能够思考一个问题。

《大屠杀》作者Ethan Gutmann:“我们作为西方人,怎么能去中国,延长自己的生命换器官,而非常可能,为此一位无辜的人死亡。”

他认为如果病人获得这样的治疗,不再有保护病人隐私的必要。

《大屠杀》作者Ethan Gutmann:“这有关于人类的基本道德。我的母亲或许通过器官移植可以延长生命,但这么做不对,我们不能这么做。”

他表示以色列已经明令禁止为了移植器官去中国旅行,其他西方国家也应该颁布类似的法律。

10月29日维权动态

云南杨锁仙被非法判刑儿子被迫流亡

美国《明慧网》10月29号报导,云南玉溪市江川县妇女杨锁仙,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不放弃信仰,今年2月份被中共警方绑架关押、非法抄家,9月30号被非法判刑3年,目前被关押在云南省安宁市的监狱里,但具体是哪个监狱,警方却没有告诉家人。

同时,杨锁仙的儿子也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到警方网上通缉,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杨锁仙丈夫因为精神压力太大,导致一只耳朵失聪,当地政府人员还经常去他家骚扰威胁。

黑龙江数百医护人员连续罢工

10月27号、28号,黑龙江省鹤岗市矿务局总医院的数百名医护人员集体罢工,到市政府讨说法,抗议医院拖欠工资、挪用员工的五险一金,导致在职的矿务局医护人员无法被纳入正常的社会保险体系。27号,当地政府派出大批警力清场。28号,医护人员再次聚集到市政府,医院院方向请愿人员施压,声称不离开者将被以“停职通报”的方式处罚,迫于失业的压力,示威人群陆续散去。

广西500警深夜入村抓捕村民

10月28号凌晨3点,广西省武宣县的约500警察、特警、政府人员,突然进入二塘镇波耀村,使用催泪弹、辣椒水、警棍等打伤多名村民,并抓走13人。当天上午,村民到县政府讨要说法,要求放人,再次遭到镇压,60人被抓捕。

据村民介绍,因一万多亩土地被国营六峰山林场侵占数十年,波耀村村民自80年代维权至今,期间超过百位村民被抓捕关押,多人被判刑。去年,正大集团决定在六峰林场建造种畜场,村民再次发起多次维权仍无果。

武汉业主维权遭殴打抓捕

10月28号,湖北省武汉市美好集团“名流人和天地六期”的数百名业主维权,抗议开发商私自在小区建配电房、医院,遭到特警凶残殴打,多人被打伤,2人被抓捕。

刘源失军委副主席 中共大动荡

中共军委副主席人选问题是中共四中全会的焦点。在中共四中全会之前,关于要增加的一个副主席名额的传言也很多,集中在两个太子党——刘源和张又侠身上。不过,这次中共的结果是没有增补任何一个军委副主席的消息。

刘源和张又侠的年龄上一个是63岁,一个是64岁,如果这一次他们两个不能成为军委副主席。根据中共党内的潜规则,65岁就必须退休了,也就是说,一两年之后,他们就要告别手中的权力。

中共这边开着会,刘源的文笔推手张木生就放话说,“徐才厚一个人就十几亿,而且还有比他厉害的,不仅仅是买官卖官,还敢动用军费。”这话让人联想到刘源要有举动了,为什么呢?刘源在军中搞政治就是采用“反腐败”的形式。军中的巨贪谷俊山、徐才厚就是被刘源拉下马的。

张木生的话已经让人感觉,刘源这次与军委副主席无缘了,将要掀起更大的反腐风暴。果不其然,中共军委副主席争执不下没有定论。开完会之后,海外就有替刘源放狠话了,说是军内腐败要抓一批。

刘源的狠话预示著,中共的大动荡是避免不了了,围绕着权力的争夺将会愈演愈烈。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中共在江泽民时期就进入了末期。说个实在话,谁要到大街上喊一嗓子,“我相信共产主义”,警察都得把你送到精神病院。中共赖以维持的所谓“信仰”已经崩溃了。

江泽民为了维持中共的统治,能让下面的人跟着他迫害法轮功学员,放手让军队和官员贪污腐败。同时,又用“贪腐”的罪名把反对他的人给抓起来判刑。从江泽民这个时代起,中共就进入这种腐败治国时期,也可以认为中共政治斗争的形式就是“反腐败”了。

现在中共大规模反腐败,就是毛泽东时代“政治运动”的别称而已。刘源提出继续反腐败是针对阻拦他军委副主席之路的老军头们。从这一点上看,中共党内那是翻江倒海了。话说回来了,这种内部倾轧的局势在哪个王朝末年都是这样,避免不了的。

咱们老百姓可以通过这些反腐败的报导看到,中共党内已经是腐朽糜烂到了极点。历史上哪个王朝不用到这一步都已经覆灭了,中共是没有回天之力的。这里也要劝劝中共的太子党们,别死抱着中共这个要沉的船了。学习一下周武王伐商、李渊反隋,想当贵族就要干为民请命、顺天应人的事情。

10月29日退党精选

当年中共用所谓“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引诱优秀人材入党。到了今天,这些人逐渐看清了,中共真正服务的到底是谁。今天我们先来看一名中共纪委书记,在“党性”和“人性”之间的选择。

浙江的胡允科说:
我叫胡允科,是浙江瑞安的一名共产党员。在岗位上,我踏踏实实勤勤恳恳的工作,内心深处一直想着为人民服务,为老百姓解决实事,也因此得到领导的信任,得以担任纪委书记。我上任后,狠抓贪腐,却未见成效。

在调查一件工程要案的时候,牵涉到了包括镇长镇委书记等多名领导班子,但是他们有后台撑腰,只能作罢。最后无奈只能找无关人等顶罪,心中很惭愧内疚,也对共产党的本质有了清楚的认识。

我掌握著领导的犯罪资料,自己也犯下一些大错,只恐怕有一天会受到惩罚,每天生活在煎熬中,盼望能早一天能离开这个恶魔统治的地方。如果有天能移居海外,必将犯罪事实公布于众。在此退党,求得心里一片安宁。

大陆章贝雅等14人声明:
我们明白真正带头违法犯罪的都是共产党和各级政府单位,有法不依,权力大于法律都是共产党有这个胆。老百姓敢吗?只有彻底退出,解体共产党才是真正的出路,共产党自己是不会变好,也不可能自己变好的。我们不和恶党为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