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议员:整个占领行动是政府一手搞出来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1月2日讯】(来源:博谈网)香港立法会议员张超雄10月30日在立法会会议上的发言受到外界的关注。博谈网根据Youtube视频,将粤语发言转录为以下的普通话文稿,以飨读者。

主席,我的发言是:反对梁君彦议员所提出来的用特权法去调查整个的占中运动,支持黄毓民议员要调查警方在处理10月3日当晚在占中现场旺角的情况。

主席,我们的保皇党不停地在说,要查整个的占中运动,因为它的背后一定是有一些力量在策动,一定是有很多组织,而且组织严密,还会有外国的势力在背后支撑。

他们这么说,第一,不但是无知,而且根本是在侮辱参与整个占领行动的所有市民。第二,我要指出,这个立法会,最重要的角色,在三权分立底下,我们是要监察这个政府,尤其是我们在一个没有真正民主的制度底下,这个三权分立底下的立法会呢,更加是要以一个独立监察政府的角色,才能免于这个已经大权独揽、行政霸道的政府任意妄为。但现在我们的保皇党竟然提出:要将这个立法会变成为监察以致审判民间团体、民间力量的一个工具。

你看一下,这个占领运动,是人民。我们所面对的是整个庞大的政府——它已经拥有一切了啦,就算今天在我们立法会这里面,其实连立法权都是由政府几乎是垄断的。政府提出来的法案,我们才有机会去审议,去通过。政府不提出来,我们坐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大家知道得很清楚啊,《基本法》第74条,已经把我们的立法权基本上是绑住了手脚。我们在一个制度已经是这么不公平的情况底下,你们还要说去查民间。

一个是当权者,另外一边是无权者。责任在哪里呢?为什么你们永远都是站在高墙那一边的呢?我们当然永远都是站在鸡蛋这一边。

整个运动是在讲什么?是“我要真普选”嘛!在狮子山那里都挂出来啦。是“真普选”啊!你们叫什么?你们叫“袋住先”嘛。也就是说你也认了这个不是真普选,很清楚的。

你如果是按2007年的人大决议,讲得很明:2017年是让我们香港人选择我们的特首,到随后的立法会,即是2020年,给我们香港人全面直选立法会。如果你兑现这个承诺的话,今天怎么会有这个占中行动,怎么会有这个雨伞运动呢?是不会发生的。

现在问题是你反口(食言)嘛。就算你反口都不要紧。你作为特区政府,你说:对不起啊,各位香港市民,因为结果是人大要反口,我们都没权的,不过最低限度我们能够代表你们去尽力争取。你有没有这个精神啊?

我上次已经讲过,今次的整个占领行动,堵路的情况,根本上就是你逼出来的。我相信从来就没有人考虑过要堵塞金钟。如果不是你要将所有进入集会现场的道路都封闭的话,而且如果不是你硬是要将它宣布为是一个非法集会的话,完全不会有问题的。你们自己堵塞了那些路,等人满出到了马路,跟着你放催泪弹。如果没有那些催泪弹,根本不会有铜锣湾、没有旺角(占领营地)。这些是你们搞出来的。

你自己一手搞出来的东西,你现在说要查,查民间,查什么钱,查什么外国势力。拜托你啦,你下去看看,为什么不下去与那些占领者聊一聊呢?(你们)天天都在这里。你们的办事处都在这里,为什么你们走过时不能好好地坐下来呢?

你坐下来就会明白,突然间就会有人送汤来。我自己的街坊,会有两个女人,拉着手拖(车)送她们自己煲给占领现场的罗汉果水。为什么啊?她有外国支持啊?突然间,楼上的一位女士,她会拿饭团下来,送给在落里村(音)的一些留守的人。为什么这些人要无端端拿那么多物资来啊?她是外国支持的啊?你和她聊一聊嘛。问问她哪里来的,是不是外国来的嘛。问问她为什么会买这些东西送来示威现场。她发神经啊?她钱太多啊?她没事干啊?白白放下自己那盘生意?她们在做生意的,这些人。我和她们谈过。有的真的是放下自己那盘生意来支持的。无数那么多啊。你随便找几个来聊一聊。

学生,当然他未必有挣钱的能力。但是他们用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时间出来。你说他受外国势力指使,你说他是被泛民(主派)煽动。拜托你们啦。(学生)他们骂少我们泛民几句,我们都不知有多高兴了。我们能煽动到他们?你真的太看得起我们了。我们能指挥得到这些人?我们拿百来万、几百万出来,能搞得出这样的运动吗?不是吧?!

你们的维稳费,你们的国安系统,每天花多少钱去对付这个运动啊?不要说什么捐了给(占中三君子之一)戴耀庭几百万,好心啦,对你们来讲,是不是太少了点啊?你们那么喜欢查,开听证会啊。为什么保安事务委员会不开听证会啊?为什么政制事务委员会不开听证会啊?开听证会,听一下市民的意见,为什么他们要来这里占领?为什么?是谁指使他们的?是谁给他们钱的?开听证会,(他们会)排著队来对你讲,谁教唆他们的。

查民间?有没有搞错啊?你们拿着这把剑,原来就是对着这些无权、无势的人。他们送物资来,我在现场,遇到一些专做货柜车的人,他当口当面告诉我说:我就是看到这个学生运动,被人打压,我看不过,我就要来。他组织了五十多部这些客货车。外国势力啊?

早几天,我听到(抗议营地的)大台讲,有人送8000个饭盒过来,你不如去查一下他是不是外国势力啊?天天都有人煲汤送来。铜锣湾是这样,旺角也是这样。为什么你不去查一下呢?

有一个姓莫的测量师、会计师背景,现在绝食了29天。我不知道有什么外国势力支持他。他用一个人的意志,他用自己的牺牲想告诉我们香港人听:我们值得一个基本的政治权利,我们要自己选自己的政治领袖。就是这么简单。就是这么简单。但是你就是不让。

而这个是你承诺过的。这个你是承诺过香港人的。现在你反口,你逼出这样的一个占领运动。老实讲,“占中三子”一早就讲过了,他们的剧本完全不是这样做的,完全不是这样计划的。他们最初那个很简单的嘛:不就是那么两千人,到行人专用区坐下来,等着你来,抓走就算的啦。现在是这样吗?你现在下去同那些年轻人谈一谈。今天路透社报道它那个调查,这里有超过9成的年轻人表示,如果要占据超过1年,他们就会跟你占据一年。我们叫得动吗?是你们才叫得动啊!是政府才叫得动啊。

你们整天叫他们回去。回去,回去哪里啊?回去一个贫富悬殊的社会,回去一个不公义的制度,回去一个官商勾结的社会,回去你们最中意的——以大欺小的秩序,继续奴役他们,这个就是一个你要他回去的环境。

我在旺角遇到一个很多年没见过的学生。他跟我说了两句话,已经画龙点睛。他说,阿Sir,这个运动是很困难,不过这个运动是在讲一批人要揾食(讨生活),一批人要尊严。他们这一代人,不是只是要吃,不是只是要生存。这批人呢,他们想要尊严。我不知道你是否读过心理学,马斯洛有个“需要的层次”:你们这些个统治者,或者这些保皇党,就是长期要将人民压制到最低层次那里,生存,揾食。是,最重要的是揾食,不然就没得吃。二十一世纪了,我们今天的年轻人,他们要高一些的层次,他们讲理想,他们讲尊严。

不行嘛?不准嘛?继续揾食嘛。继续你们霸道嘛。尊严只有你们精英才有。他们现在出来用抗争的形式,你就要查他们,继续打压。

10月3日,警方怎么做的啊?多少视频在网上流出来。抓完放人、抓完放人(注:指警方在现场抓走殴打学生的黑帮后,到另一个地方即放走)。多少这些凶险的人,多少这些明显是黑社会的人,我不需要重复很多的报道,很多外国媒体的报道,本地报纸的报道,你看看,当天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警方(对黑帮攻击学生抗议者)袖手旁观。为什么警方这么久都不增援人手?

为什么我们不看真一点啊?为什么我们就认为警方永远专业、永远不偏不倚啊?我也不是想针对警方。事实上,整件事,警方也只是一个打压人民的工具。警方做了整件事的磨心。

最重点是香港人今天已经站起来。香港人今天已经不会跟你只是讲揾食。我们的年轻人,我以他们为荣。今天我们见到(学生领袖)黄之锋在《纽约时报》的文章,他讲得很清楚。我们以为香港纯粹是一个讲钱,只是一个讲利益的社会。错啊!(这个想法)已经粉碎了!你们抓着这个核心价值——只是讲钱,已经对他们没用了。

你们骗不到他们。他们不怕你啊。连胡椒喷雾都不怕,连催泪弹都不怕,连黑社会也不怕。你们用警棍啊,用黑社会啊,找多一些那些“爱”字头黑社会的人去袭击他们啊。今天我们整个运动,仍然是维持着和平。数以千、万计的示威者出来,玻璃都没打烂过,旺角你说九反之地,金铺照开,银行照开。你说家长不适合带小朋友去,好多小朋友去。危险出现的,就是当有黑社会、有“爱”字头、有蓝丝带的人,还有,有警察,亦都可能会出现危险。

我希望警察要竭力维持政治中立,保护所有市民的人身安全。

谨此陈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