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90后逛铜锣湾 遭遇数名“蓝丝带”有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1月2日讯】(新唐人记者任浩综合报导)一名来自广州的大陆仔,11月1日发表网文,感慨他到香港铜锣湾占领区,遭遇数名蓝丝带的经历。

这位名叫“添池”的广州90后,胸口带着“黄丝带”的装饰,这一天再一次来到铜锣湾占领区时已经是黄昏,在来来往往的人行道上遇到了几名老中青三代混合的反占中蓝丝带”。

因添池的主动问候,几名反占中的人先拉着他主动交谈,“从外国势力讲到柴铃、吾尔开希,再讲到经济效益,几乎将建制派‘反占中’论调概括重复一次。”添池觉得这些言论不客观,回应了几句却引来对方的大怒,招来如“霸住条路”“同土匪无分别”等言论。

众人“唾沫星横飞”,添池摆手想让对方给他一点儿说话的空间,却突然被一名老伯大声喝,污蔑说添池想打人,高喊不要动手动脚。

因添池一直很沉默,旁边的一名年轻男子制止老伯的高声责骂,转而用诚恳的语气告诉添池要“中立客观”。

一路全是类似经历,身边的占领人士告诉添池,不要回应,任由对方责骂,否则会激发恶循环。而添池则在考虑“蓝丝带”在被拿钱收买的同时,应该是被建制派的“阴谋论”等迷住了头脑,所以才会心甘情愿地为了些许金钱而“骂街”。

遭遇街头上的“蓝丝带”们
文:添池

再次来到铜锣湾占领现场,已经近黄昏。来来往往的人行道上站着几个花生友,老中青都有,眼光光地睇住占领区,似在等待什么事情发生。从外形打扮看,他们大概就是“蓝丝带”们了。

我行前去同他们倾,他们先是觉得好笑,怀疑我这个“黄丝带”学生被洗坏脑,走来碰不应该碰的人;但同时他们见我主动同他们交谈,又觉得孺子可教,傻得来好有前途。于是他们开始同我解释“占中”的缘由,从外国势力讲到柴铃、吾尔开希,再讲到经济效益,几乎将建制派“反占中”论调概括重复一次。我尝试给些少回应,他们马上乘势而上,说市民出行受阻,“霸住条路”、“同土匪无分别”……声大夹恶,叫人毫无喘息机会。我只是默默地听,偶尔欲摆手势回应他们的观点,其中一位阿伯马上喝止我:“你唔好惦我啊,唔好动手动脚啊!”

阿伯那种人为饰演出来的紧张气氛只叫人觉得滑稽可笑。也许是他习惯了这种冲突场面,于是条件反射地将说理转化为谩骂和情绪发泄,再把情绪蓄发转为冲突;也许,这种“升级”本身就是他们的职责。我不知他们是否收钱,具体边个收了钱(虽然从他们的外观和言行对比中约莫可以判断),但单纯从收钱角度并不能解释一切。那位年轻壮男可能也觉得场面滑稽,于是制止阿伯而继续“开导”我。透过这位阿哥的言论可以读出不少建制派的观点,也知道他是从中共掌控的媒体中获取讯息和对事情的分析。我不知他在几大程度上相信这些形形色色的反事实、回避现实问题的阴谋论,他只告诉我“呢个系唔同慨观点与角度问题”,睇嘢要“中立客观”,要有自己的“独立判断”,诸如此类。

对于这位阿哥的发言我无回应,一来气氛已经被营造得相当紧张,我旁边有位路过的阿姨(她是来港两年的新移民)用不流畅的粤语细声劝我不要出声,她觉得无必要同他们讲,而我旁边另一位阿叔见到这班人针对学生又在反驳的过程中变得激动;二来,我也真不知道怎样回应一连串反事实的修辞和无法被证实的阴谋论。至于讲到“中立客观”、“观点与角度”,那更是一种拒绝对话的反智和犬儒,明摆着叫双方都收工。

阿哥见我地齐收声,便同果位阿伯继续交换意见,其内容不外乎亲建制媒体上的那些论调。从这刻起,我不再怀疑他们对自己所讲东西的确信。系统的谎言可以构造一个虚假的现实,不仅可用以合理化他们的所作所为,更为他们提供理解复杂问题的捷径,以及通过妖魔化他者而获得内部认同的坐标。当然,粗糙的阴谋论背后还有一套发展主义的意识形态做支撑,由此,“收钱”对于他们来讲并不是什么有违良心的事,有饭食、有钱逗本身成了他们的“良心”。

之后我同街上闻声而来的师奶倾了一阵,另一边厢又起争拗。在怡和街的尽头,铁马外围,一对年轻情侣对撼一对老年夫妇。我已记不清他们争执的因由是什么,大体也是围绕阻街问题。我上前倾听,尝试接话,只见那位阿伯来势汹汹,见到你戴黄丝带学生就火上心头,容不得半句回应。他好激动地指着我讲,他才是社会精英,是HKU的毕业生,当年也是学联的等等;他说似他那样的才是社会栋梁,才是为香港做贡献的,而似我这样的只是“读屎片”,应该“收皮”。

这位夕日的高才生在我面前口水喷喷地展示他们那一代的“狮子山精神”,只是他的自高自傲及污言秽语又叫我大开眼界。在他心目中我系“废青”,阻住条路,但这似乎不足以解释他指骂我时那扭曲的面容,一种要将我置于死地的愤怒。或许在他眼中,我不是一个具体的个人,而是一个被标签为“废青”、“暴徒”、“人渣”的群体的象征。之所以有这些标签,便要多得“喉舌”传媒的构建。正如消费欲望可以被制造,愤怒亦可以被制造,可以通过夸大/淡化事实和选择性报道而不断被激发、再循环。我不知阿伯对我狂骂是否有快感,但看得出他其实也是个在工作或生活上长期受压抑以致面容憔悴的人,一个被主流社会规训而失去自我的人。

在阿伯的怒骂下,我身边多了几个与我同辈的年轻人来撑我,他们亦同样劝我少出声。一位女生同我讲,他们那代人头脑僵化,对我地的诉求永远听不入耳,不明白占领的意义,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想不到香港的世代之争就这样活生生展示在我面前。我虽然被这位“社会精英”阿伯闹,但我出奇平静,可能因为我是内地旅客,不管如何感同身受,由始至终都与本地的争论隔了一层;但或许这更要归于香港年轻一代“和理非非”的高质素表现,做了良好的典范。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在香港,我不再孤独地与一个庸俗、不义的主流社会抗衡,站在我背后的是一群同样天真的学生和市民,他们抵住催泪弹、他人的蔑视、恐吓、谩骂,去共同守护得来不易、随时丧失的自由,去争取那让自由得以维持、深化的民主政制。

网文原载:香港独立新闻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