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学生共同进退 不想将社会责任推给他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阿恒走出来的想法好简单,就是为了和学生共同进退,“由罢课到重夺公民广场,学生已经做了好多。行到这一步,无理由继续由得他们去受,所以决定出来和学生共同进退,不想将社会责任放在他们身上就算。”

学生一个月来的成长

9.28当晚,阿恒和父亲吃过生日饭,就来到金钟夏悫道天桥底。捱过催泪弹后,在物资站旁留守,见证学生义工一个多月来的成长。“最初个物资站好乱,物资乱七八糟放满一地。每个箱的物资看似一样,但是又混杂其他不同的物资,想找一条索带随时要找上半天。”

“起初好多学生话帮手,但是要落手工作时就不见人。有些吹完一轮水先落手做,有些净系吹水而乜都唔做。后来剩下一班真正有心做事的学生,慢慢学习物资分类,现在已经管理得井井有条。”

“一开始罢课,个个学生义工一齐捱通宵不眠不休,熬到疲惫不堪。复课后,开始会分配时间返学、做功课和休息。他们都好紧张学业,好多学生在场内的自修室温书温到半夜两三点。”

让学生决定

阿恒说自己年轻时都好反叛,明白年轻人不喜欢大人将自己一套强加他们身上,所以会和学生讨论,“我们会提出问题,让他们自己思考,例如如果一年后才争取得到真普选,你可否接受?五年、十年后又可否接受? ”阿恒说在学生身上亦学到好多,“有时他们想法比较直接,我们反而想得太多。”

平日处理物资、解决问题时,阿恒只会适时给予建议,让学生自己决定。“有时学生的决定或者不是最好,给予意见后,他们仍坚持照自己方法做。可能最后要兜大圈、辛苦一点才完成工作,但是轻轻撞板无伤大雅,就让他们从经验中学习。”当涉及生命危险,阿恒就会谨慎建议,“早前有反占领人士来搞事,暴力对待占领者,我和学生商量,大家决定留守还是离开?在什么情况下要走,当暴力人士冲击到前面天桥就走?还是当他们冲到前面大厦,我们才离开?”由学生决定,阿恒与他们共同进退。

毋忘初衷

阿恒早前在手臂纹上“毋忘初衷”,纹身仍然结疤。“我的初衷就是为了和学生共同进退,纹身为了提醒自己这想法不要变质。不少人觉得现时运动愈拖愈耐,开始后退,只会关心,不再参与。或者在众说纷云之中,渐渐只倾向某一边的想法。”阿恒希望提醒自己,这个运动一日未完结,学生一日留守,都要继续坚持。

“我已经四十岁,未来这个世界就是属于他们。只想把自己的知识和经验交给他们,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文章来源:雨伞邻里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