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没有阻止我留守 已是一种让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5岁表弟

父亲没有阻止我留守,已是一种让步

去年,他在演艺学院毕业礼台上向梁振英三鞠躬,悼念这个在他心目中已死的政权,“表达对这个低票当选、名存实亡、由中央操控的特首的不满”。今日,他在金钟已留守一个多月,为的是公义和守护学生。他与表姐一起留守,所以大家都称呼他为“表弟”。

9.26当晚学生重夺公民广场,表弟立即出来支援学生。留守至清早,搭船到澳门工作,晚上一落船又赶过来金钟。“我后生,负担较轻,可以付出多啲,企前啲。”

父亲的反对

表弟已留守一个多月,身为公务员的父亲反对他参与占领,认为占领影响民生。两父子从未就此讨论,表弟本已搬出来自住,现时留守金钟,更少机会和爸爸见面和沟通。表弟曾邀请爸爸一起到金钟看看,最后爸爸拒绝了。“他反对占领,但是没有出声阻止我出来留守,其实已经是一种让步。”

表弟体谅爸爸的处境和立场,与其迫他改变,倒不如等政府的恶行激发他自愿走出来,“很多人都知道这场雨伞运动的目的,明知政府做错,只是未杀到埋身,宁愿掩耳不听,掩眼不看,选择坐视不理,也不想改变。然而早前特首讲两句激怒体育界,体育界终于忍不住发声。如果政府接着的言行得罪公务员,可能我爸爸也会走出来。”

“不少人视我们这些留守的已被洗脑,不论说什么对他们也没有说服力。希望没有留守的多向身边人解释这次运动,相对较易令反对占领的人接受。”

分化与团结

“这次运动令年轻一代和上一代严重撕裂,但是亦让不少香港人有一个共同目标。明白不论我们想要一个廉洁的政府、改革教育政策或改善住屋问题等等,首先第一步都是要有真普选。有民主选举,选出对市民负责的政府,才可以改善政策和民生。”

表弟认为这次运动最终未必可带来成功,但是占领结束后也不要放弃争取民主,“好少政改运动可以一次就成功,代价不是血汗,就是时间。我们当然不想流血,所以只可以用时间换取成功。几个月也好,几年也好。这次占领不论成功或失败,也不要放弃。”

文章来源:雨伞邻里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