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习近平要对曾庆红的“东厂”下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1月6日讯】(新唐人记者叶清综合报导)在江泽民时代成形的现行国家安全系统,目前遭到习近平政权的解构。日前,海外多家消息称,中共将改组情报与间谍机构。前中共政治局委员曾庆红跟随江泽民掌控情报间谍系统多年,曾有人形容曾庆红建立的特务系统比东厂和锦衣卫还要严酷得多。

海外中文媒体博讯披露,以国家安全部和公安部改革重组为标志的中共“情报系”大改革即将启动。其主要思路是,在国家安全一体化构想下,将上述两部的情报收集部分整合,专职于涉国家安全的情报收集、分析;在此构想下,国安部不但要换帅、换将,同时要大变身。

报导称: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倒台后,以国安、公安为标志的“情报系”迄今仍未彻底与周割裂,对习近平倡导的新国家安全观推行构成严重阻碍。

另据日本NHK国际部记者绯山10月28日推特透露:中共将改组其情报与间谍机构,使用中央垂直管理系统,将原有的国家安全部及下属各省、市级的国安局完全划归中央管理,原有的国家安全部将划分为国内安全部和国外安全部,新部门由两名副总警监直接负责。负责将收集和窃取来国内、国外、港澳台等情报汇总分析上报。

江派向海外输送大批特务

11月2日,旅居美国的民运人士刘刚在推特称:江曾周薄最有战斗力的残余力量当属海内外特工,其次是五毛大军。一旦江曾周薄全部倒台,这些特务五毛大军将失去经费支持,甚至会被清洗。他们必须破釜沉舟、垂死挣扎。这些人原有的功能是维稳。他们目前的最主要目标就是保证他们的饭碗,保证这支维稳大军不被裁员,不被裁军。

《大纪元》曾报导说,美国FBI于2004年公布近年中共仅仅通过文化交流,(不包括经商和其他)派往美国的间谍至少十万人。有网文更详述了具体资料,江泽民当政时,有人向江泽民建议,花力量追回贪官们转移到海外的财产。

江泽民回答说:这事不能做,九十年代十年间,我们向海外派出29万特工人员,当然带出大量财产,追财产就会把这些人暴露出来。

分析认为,这29万人,大约相当于同期大陆移居海外的人数的五分之一。估计2000年以后,中共派出的人数更多,加上过去几十年,大陆在海外的间谍,至少几十万,也许超过百万。近日中共官方报导:2006年一年,中国出国人数,包括长期和短期,是3000多万,并估计到2012年超过1亿。

海外尚且如此,那国内的控制就更可想而知了。

习近平解构江泽民国安部

博讯引述北京知情人士称,中共现行的国家安全系统是在江泽民时代成形的,基本上依照美国模式,对外是国安部(模仿美国中央情报局,即CIA),对内是公安部(仿美国联邦调查局,即FBI),特别是公安部国内保卫局(即一局,简称国保),与国安部构成了对内、对外两套安全情报系统,两大部门名义上各有分工,但长期以来勾心斗角,恶性竞争,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

在去年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习近平宣布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据中共官方对“国安委”职能的解释时明确表示,国安委将承担或者部分承担、整合或者部分整合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和中央政法委的对外和对内职能。这显示习李政府将解构原来江泽民时代建立的政法委等机构。

据中共官方出炉的《江泽民传》披露,江泽民在位期间不动声色扩权国安,建立私人武警体系,书中写道:“借助打造武装警察部队和国家安全部,江为人瞩目地建立起权力的基础。”

中共国安部是排在军方总参谋部后面第二大的中共特务机构,其中对中国民众的迫害和各种暗杀、绑架等罪行,相当一部分都出自国安之手,包括因八九“六·四”被累积囚禁达22年之久的李旺阳死亡案,也被外界广泛指责是国安特务下的毒手。

综合官方资料发现: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当政后,为摆脱邓小平的控制,从90年代中后期开始,暗中不动声色的扩充自己的力量,他在中共国安特务系统的势力从那时起日渐壮大,但到胡锦涛上台后的2007年,江在国安的势力渐被清洗,最明显的标志就是胡把江的亲信前国安部长许永跃辙下,换上自己的团派人马耿惠昌。

曾庆红建立的特务系统比东厂严酷得多

据大纪元早期报导:号称江泽民的大管家的曾庆红,跟随江掌控特务系统多年,官场上积赞的最实用的两大资本,一是特务网路的经营,二是档案把柄收集。

有中共高层官员形容曾庆红建立的特务系统比明朝搞得人人自危的特务机构东厂和锦衣卫还要严酷得多。如此庞大的特务网路给曾带来了一笔巨大的无形资本,在控制社会动向的同时,也牢牢掌握了大量中共内部官员的各种犯罪把柄。

据大纪元报导,曾庆红备有“百官行录” ,是他所主管的特务机构专门为他记有各级官员的“把柄”,以便必要时做要胁之用。朱镕基当总理时,有一天无意中发现在国务院的一个小会议厅里暗藏有窃听器,所有官员非常紧张,以后有重要事情都到院子里去说。

之前曾庆红的海外特务系统就部署了对海外支援法轮功的新唐人电视台一次极为系统的干扰。

2007年1月9日,新唐人电视台报导,即将在韩国国家剧院举办的新唐人新年晚会,由于曾庆红手下的国安特务干涉,剧院在演出的前一天突然宣布取消合同,激起广大购票观众的愤怒。在世界其他地方,中共特务系统进行了多年来最为系统的拉网式的对演员和赞助商的威胁和恐吓,是有部署的全球性联合干扰行动。这种在自由社会公开打压威胁一台晚会以及团体个人,实际上引发了海外各界的强烈不满,大损中共的国际形象,除了能赢得江派势力的赏识,很难拿出台面上公开邀功。

国安与国保是冤家对头

2012年6月,中共国安部副部长陆忠伟的秘书,被曝在过去5年中向美国中央情报局出售了大量的中共绝密文件,该间谍案涉及近350名国安部官员,是1985年国家安全部官员俞强声“叛逃”美国后被曝光的最严重的间谍案。

据称,该秘书曾向中情局披露,国安与国保(全称,国内安全保卫局,隶属公安系统)间不共戴天、争斗不断。因“业务重叠”,为争功,为诿过,为保饭碗,你死我活的厮杀从未停息,且互有胜负。

大纪元报导称,尽管国安与国保是冤家对头,但在江派“血债帮”的驱使下,二者都是迫害法轮功的帮凶。

报导称,国安系统通过窃听、反窃听、网上监听监视等侦缉手段,掌握了公安系统许多贪官的罪证。在一次国安部厅局长例行年会上,一位国安部高级官员突然离题发言,说自从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上台后,公安部逐渐蜕变为腐败的大本营,并表示,公安部贪污腐败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