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已确定 习近平王岐山三线全面出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1月6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近期,习近平王岐山联手先后针对政法委、国安系统、公安系统采取了一系列动作,被外界认为是全面出击,意欲彻底清洗中共中央前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残余势力,打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和曾庆红多年来在政法系统构建起来的布局。

降解政法委

中共团中央机关报《中国青年报》,11月4号在其第二版刊发了陈里撰写的文章《政务微博推动社会管理创新》。作者介绍显示陈里“现任职于中共中央政法委,曾任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这是公开报导里首次显示陈里不再任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

分析指,习近平除了目前把来自自己老家陕西的陈里安插到政法委以外,日前,他还把山东大学校长徐显明安插到政法委的核心机构——中共中央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简称综治委),让无政法系统任职背景的徐出任综治委办公室专职副主任。这也是习近平针对政法系统的最新人事布局。

中共十八大前,有外媒称周永康手下有250万公安,还有调动武警的权力,维稳经费也超过了军费,政法委俨然已成为中共政局中的“第二中央”。中共十八大上习近平等新一届领导班子上台时,首先就把政法委书记踢出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将其降格到政治局委员级别。

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阵营即步步为营地开始展开清算周永康,降级、分解政法委势力的行动。去年底,周永康在政法系统的头号马仔、前中共公安部副部长、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610办公室”头子李东生落马后,有消息称,公安部内部要进行“人人过关”的清洗行动,公安部中层以上的官员要进行大调整。

今年10月22日,香港《明报》报导称,现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7月在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到,中共中央决定将“中央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恢复为“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外界把此举解读为习近平藉以进一步消减周永康遗留的政治势力的举措。

资料显示,“社会治安委员会”成立于1991年,历任主任均由当时的政法委书记兼任。2011年7月,综治委更名为“社会管理委员会”,其职责也从流动人口管理等治安议题,扩增至企事业机构参与社会管理、改善群众维权机制、加强信息网路管理和舆论引导等方面。而周永康凭借着这个平台来大肆扩张自己的权势。

孟建柱内部宣布该机构恢复旧名后,其副主任人选也改为由政法委正副秘书长汪永清与陈训秋和公安部长郭声琨担任,与中共十八大之前的副主任阵容相比,规格明显下降。

对此,时事评论员唐靖远曾分析说:“周永康落马了,但是他在政法委系统有大量的马仔、死党,习近平不可能把这些人全都抓起来,所以为了防止这些人制造麻烦,通过编制改动可以兵不血刃的清除或卸掉很多人的职务,这也是围剿周永康残余势力的一种方式。”

此外,中共十八大之后,孟建柱担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但不再兼任公安部部长,持续了十年的“政治局常委兼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局面被改变,改由政治局委员兼任。外界认为这个现象表明,政法委书记的权力进一步被削弱了。

海外有舆论认为,政法委系统是江泽民集团犯罪的最重要窝点,即使周永康已经下台,但余毒尚在,习近平盯着政法委,不仅震慑著那些梦想翻牌的江系人马,而且便于收集周永康、江泽民的犯罪证据,正好利用这个政法委这个刀把子来把江家人马彻底清除

公开的资讯显示,习近平从胡温手中接过权力后,不但把政法委降级,还有计划地从制度上对政法委进行进一步的整肃:首先是从政法委法外行恶的重要基础劳教制度入手,废除了劳教制度;其次,开始大量更换各地公安的一把手。

2013年10月10号,中共政法系统权威媒体《法制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22位省级公安一把手跨省异地交流 任职占比已超七成》的报导,透露了中共公安体系内一把手官员的大整顿。

拆解国安部

在整肃政法委的基础上,习近平阵营又开始着手拆解周永康及其靠山曾庆红长期掌控的国安部。

今年11月2日,《法广》援引日本NHK国际部记者绯山10月28日的推特爆料称,北京当局将改组情报与间谍机构,改由中共中央垂直管理,将国安部及下属各省、市国安局划归中共中央管理,将中共国家安全部划分为“国内安全部”和“国外安全部”,由两名副总监直接负责,将收集和窃取来的国内外港澳台等情报汇总分析上报。

据称,习近平改组国安部的原因之一是“它一直在失控”。因为中共国安部的情报工作性质特殊,在该系统内,国安部长对局长没有工作上的隶属关系。所以,新掌权的习近平如想控制国安部,仅靠撤换国安部长和几个局长没有用处,须从系统上打乱它。

据称,中共国安部对内监控、抓人,超越法律,利用特权危害大陆公民及官员的基本权利。改组后,对内调查局和对外情报局都被撤掉逮捕人的许可权。同时,调整后“国内安全部”的主要职能是对内调查和收集情报;“国外安全部”的职能则主要对外,可能改换新的名称。另外国安部改组后,级别可能由正部级降为副部级。

海外有分析认为,习近平此举是在继续化解周永康残留问题的同时,开始深挖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隐藏的遗患。

11月3日,台湾《自由时报》也以《翦除周永康党羽 习改组国安部》为题,对习近平将改组中共国安部的消息进行了分析报导。

报导认为,习近平先在2014年初成立了横跨中共党政军的国家安全委员会,11月1日习近平又签署了《反间谍法》并公布实施,废止已施行了21年的《国家安全法》。这些举动,相当于间接印证了上述有关北京当局将改组情报与间谍机构消息的可信度。

美国《大纪元》曾报导,曾庆红被江泽民带入北京当了大管家后,其主要作为即是经营特务网路和暗中收集中共官员的把柄作为江泽民派系在中共内部斗争中的利器。

因此,有分析认为,近期习近平签署《反间谍法》而废弃《国家安全法》,是对以往中共国安系统乱权的明显否定,下一步整顿国安部将势在必行。

清洗公安系统

近期,北京当局对公安系统的整肃与清洗的节奏明显加快。

11月4日,河南省纪委官方微博公布了新乡辉县市公安局政委樊建峰、新乡市公安局犯罪侦查支队副支队长侯军,以及长垣县公安局长、中共党委书记杨光这3名官员落马被查的消息。

此前,8月17日,此三人的上司,新乡市委常委、中共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孟钢被当局调查。而孟钢则是原中共河南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秦玉海的东北老乡。秦玉海9月21日落马被调查,是河南省落马的首个省部级高官。有消息称秦玉海被查或许与江派大佬周永康有关,秦玉海在仕途上与其多有交集。

资料显示,早年在大庆油田工作时,秦玉海就是周永康的直属部下;2003年周永康调任公安部长,秦玉海也于次年(2004年)转入公安系统,任河南副省长、公安厅长,跻身副省级,执掌河南公安机关大权长达9年;2012年底周永康“退休”,秦玉海则到河南省人大任副主任。

11月5日,陆媒又报导了河南开封市原副市长、公安局长周连根一周前被省纪委办案人员带走调查的消息。

资料显示,现年49岁的周连根曾长期在河南省公安厅工作,历任省公安厅政治部人事处处长、治安管理总队政委(副厅级)。报导称,周连根也系秦玉海一手提拔。

另据澎湃新闻11月5日报导,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苏仙区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皮湘艳、副大队长肖兴文10月18日被带走调查。该公安局经侦支队两个副支队长陈峰、李智翔也在4个月前被带走调查。

此前10月底,深圳市纪委网站也发布了深圳市福田公安分局局长谢卓浩因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调查的消息。这是最近十年来,深圳警界首度有副局级官员落马。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