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吸虫与共产邪灵

肝吸虫是一种寄生于宿主体内的寄生虫,当一只蜗牛被感染后,它的大脑慢慢被肝吸虫控制,开始出现违背蜗牛天性的行为。早晨它会爬上树停在容易被鸟儿发现的朝阳的一面等待,不仅如此,蜗牛的肚子里还会有颜色蠕动 ,让鸟儿误认为是毛虫而吃掉它,这样肝吸虫就得以进入鸟儿的身体,从而在鸟儿的身体里生存及繁殖后代。肝吸虫卵随鸟儿的粪便排泄出体外,蜗牛再吃掉这些粪便后肝吸虫卵又进入蜗牛体内,肝吸虫就是这样在不同动物体内进行着它们的生命轮回。

从外观上看蜗牛患病前后的样子没有变化,但是被肝吸虫感染的蜗牛的行为趋向完全与健康时的蜗牛相反了。正常的蜗牛爬上树,它是在不容易被鸟儿发现的背对阳光的一面,这是它们维护自己生命的本能,也是它们的天性。而病态蜗牛,它不知道已经被肝吸虫控制,它遗传基因中的生存法则被肝吸虫破坏了,它们自己不知道爬到树的阳面和肚子里有颜色上下移动的危险后果。被肝吸虫感染的蜗牛,好像就是肝吸虫的傀儡一样,看起来它甘愿被别的生命吃掉,其实是寄生在它体内的肝吸虫想延续其生命在作怪。这个时候的蜗牛是一个复合体,说它是蜗牛已不准确,因为它已经没有了蜗牛的本性,说它是肝吸虫也不对,因为它仅仅是生存在蜗牛体内的微小生命。

作为同一层次的生命,它们是很难看清这一点的,然而作为高于低级生命的人类来说,就能够知道这一怪现象的原因所在,蜗牛反常的举动完全是因为被肝吸虫控制了它的大脑造成的。肝吸虫就是靠它微小的身体和极微小的虫卵,通过其他动物进食随之进入动物体内,它就是这样以吸取其它生命身体的营养为生的。被感染的生命,慢慢消瘦死去。

看到以上被肝吸虫感染的蜗牛的表现,这使我联想起发生在人类中最可怕的一种附体现象–共产邪灵附体,它不同于蜗牛感染病毒,这种邪灵不是从人的嘴里进入体内,而是通过人的眼睛、耳朵进入人的大脑。被附体者并不知道自己被附体了,就像被肝吸虫感染的蜗牛一样,不同的是肝吸虫是吸取动物身体的精华,而共产邪灵毁坏的是人的灵魂。从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变化,肉体上也没有什么病态反应,只是做人的世界观、宇宙观、人生观、价值观发生了彻底的转变,完全背弃天理,这种行为的结果招致的都是恶报。或是现世报应,或是地狱报应,或是两者都有。这就是共产邪灵给人类带来的毁灭性的灾难。

人能看出比自己低级的蜗牛变异的本质,同样神也能看出比自己低级的人变异的本质。在中国,被邪灵附体的中共控制国家政权后,开足马力的对百姓洗脑,然后将邪灵灌输到人的大脑,并采用暴力打压、残酷迫害的手段,禁止人反抗,强迫人接受邪灵,只要人接受了它,它就可以控制人的大脑从而产生邪恶的变异观念,引着人走向地狱了。

经过中共几十年运动与强制灌输洗脑,除了它造成的八千万非正常死亡的人,绝大部分中国人的思想被控制了,就像被驯服的雄鹰一样被中共豢养著,很多人甚至帮助中共维护起邪党统治来。人应该有的状态和被邪灵变异后的状态,就像人看健康的蜗牛和被肝吸虫感染的蜗牛行为完全不同一样。

比如:人应该敬天信神,人应该淡泊名利,善解恩怨,跳出轮回,复归自己本来的世界。而受邪灵毒害的生命,则不信神佛,不敬天地,跟随无法无天的中共无恶不作,追求金钱名利,崇尚暴力,残害善良,丝毫不了解生命的意义。

人应该坚持真理,以诚相待,不相欺,不相骗,互相尊重。而被邪灵毒害的人则没有真假善恶标准,只跟中共邪党保持一致,人与人之间不说实话,互相防范,互相欺骗。做事造假,考试舞弊,勾心斗角,互相排挤,贪污腐败,损公肥私。

人应该对他人友善,互助互爱。而被邪灵毒害的人对他人的不幸遭遇表现的麻木不仁,视而不见。幸灾乐祸,袖手旁观。

人应该胸襟大度、宽容忍让。而被邪灵毒害的人不但不忍,反而侵害他人,危害社会,有法不依,知法犯法。

人应该洁身自好,戒除色欲。而被邪灵毒害的人则男盗女娼,淫乱无度;偷情滥欲,人伦尽蚀。

人应该敬信神佛,克制私欲,先他后己。而被邪灵毒害的人则谤佛谤法,酷刑残害修炼人,为了钱、为了权,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在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观念指导下根本无暇顾及和思考生命的意义,特别是在无神论的灌输下,人们更不知道生命从哪里来,又往哪里去?

看到这些对比,你看清了共产邪灵对中国人的惨重危害了吗?如果你还不能看清它的邪恶本质,那么就请看看《九评共产党》吧,那里面都是中共自己干的事,只是作者们站在很高的角度彻底揭露了中共对自己所做的种种罪恶的掩盖,他能帮助你了解真相,从而抛弃邪党,肃清邪灵,走上光明的回归人性之路。

看看那个被感染的蜗牛,再看看被无神论毒害的世人,是不是很危险呢?

文章来源:明慧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