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坚:也谈香港普选和“外部敌对势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十月初以来,香港的争普选和“占中”运动一步步走向激烈。随着香港警方施放大量催泪弹以驱散抗议人群,随着十月三日在旺角和铜锣湾爆发了“占中”与“反占中”人士的激烈冲突,香港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占中”运动更引起了大陆官方媒体的一片挞伐。十月四日,中国《人民日报》在头版发表了《坚决维护香港的法治》一文,该文在严厉谴责“占中”运动的同时,却也一语道破了内心所惧“极少数人想通过香港进而在内地搞‘颜色革命’,那就更是白日做梦了。”香港的“占中”运动让人想起了二十五年前北京的天安门事件,尽管二者的规模和波及的范围不可同日而语,但二者在民众与学生的诉求以及当局的对应诸方面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在中国政府实施的新闻封杀、网络屏蔽、歪曲宣传和长期洗脑下,大多数中国大陆民众既不了解现在在香港发生的一切,也不了解香港的政治发展史。中国政府对“香港动乱”的两大说辞在大陆民众中颇有市场:既然港英时期的香港没有普选的民主,香港人现在争取普选的民主,就是故意跟中国政府作对,就是有“外部势力”、“敌对势力”在背后支持,故意要搞乱香港。

“外部势力”与“敌对势力”

头号“外部势力”无疑是美国,但美国主流媒体大都认为:奥巴马和美国国务院对香港局势的公开声明都不够立场坚定、旗帜鲜明。认为美国目前有太多需要中国帮助解决的国际事务,不愿意在此时此刻再刺激中国政府敏感的神经。故至少在明面上,美国又当了一次“冤大头”。二号“外部势力”是英国。英国议会和“末代港督”彭定康都对中国人大通过的香港政改方案提出了异议,遂被中国政府习惯性地斥之为“干涉香港内政”。但这顶帽子不能扣到英国人头上,因为当初中国正是通过与英国的艰苦谈判才得以收回香港的。作为香港的前宗主国,英国既有义务也有责任关心香港未来的政治发展和繁荣稳定。

中国在《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中曾郑重声明:“港人治港”。只要仔细查查在有权选举香港特首的一千二百人选举委员会中,以及在决定香港人和中国人命运的中国人大常委和人大代表中,究竟有多少人持有外国护照或绿卡,很容易断定谁才是贼喊捉贼式的“干涉香港内政”和“干涉中国内政”的“外部势力”。

说香港人受到“外国敌对势力”的操控也毫无事实根据,哪些势力能“煽动”起香港这么多受过良好教育、具有广泛国际视野的民众,却不被中国情报机关和火眼金睛的各国媒体首先察觉?不过,说香港人受到现代国际社会的影响却是事实,但香港人以印度圣雄甘地、美国人权先驱马丁‧路德‧金和南非自由斗士曼德拉的和平抗争方式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何罪之有?

现代香港的政治发展历程

中国官方灌输给大陆民众和海外华人的另一个说辞是:香港人为何在港英时代不要求普选,港英政府也从来没有给过香港人普选权,为什么现在的中央政府要给香港人普选权?给中国政府出难题,不是阴谋是什么?这颇能迷惑大部分不知民主、普选为何物且对香港不满的大陆民众。

一个容易被混淆或者说是认识上的盲点是:港英时代的港督制与香港特区时代的特首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政治体制。港督是英国女王任命的,本来就不是民选选出来的。香港人即使一人一票,他们能选港督么?香港特首名义上是选举出来的,但却由少数几个人硬性设定:只能由人数不能多也不能少的一千二百人选举委员会选举香港特首,毫无道理和法理依据。中国在《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中也曾郑重声明:除外交、国防这些重大问题外,香港享有高度的自治权。香港人要求一人一票选特首,符合该声明的基本原则,天经地义。

“港英政府从来没有给过香港人普选权”的说辞也不符合历史事实。十月三日的“美国之音”刊登了一篇由龚小夏撰写的文章,该文指出:“(时任港督)杨慕琦在一九四六年八月推出了历史性的政治改革计划,希望能够给予香港人更多的自治权力。他的计划中包括建立一个三十人的市议会,华人与英国人各占一半。三分之二的议员由直接选举产生,三分之一(为)委任。……正值此时,中国大陆内战激烈,大批难民涌入香港,政治改革的方案不再是当务之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毛泽东与周恩来决定,……反对英国人给香港人更多的自治权。一九五二年,英国宣布,不会在香港推行大规模的政治改革,拖延了数年的《杨慕琦计划》就此告吹。”

“值得注意的是,正是在这期间,英国人在亚洲的殖民地中推动了各种政治改革计划,各殖民地的独立运动也风起云涌。印度、巴基斯坦、马来西亚、锡兰(今日的斯里兰卡)等国家都纷纷通过普选与公投的方式获得了独立。而香港在这期间却没有任何动静,这与中国(当时)的政策有直接的关系。”

英国外交部档案道破天机

“英国外交部的档案中,记载了一九五八年一月三十日中国总理周恩来会见英国代表团时向英国首相麦克米伦转达的话:‘如今英国和香港政府中有人阴谋将香港变成新加坡那样的自治领。希望麦克米伦明白,中国会将任何令香港变成自治领的做法视为不友善的举动。中国希望香港今日的殖民地地位不会有丝毫的改变。’中国政府最担心的是,香港人一旦享有民主权利,会成为一个自治的地区,进而像新加坡那样脱离英国独立。当时的香港居民中,有大批在内战、土改时期逃离大陆的难民;后来在三年大饥荒时期,又有数以十万计的大陆人冒死逃到香港。他们如果手中有选票,绝对不会选择回归到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这一席话一语道破了一道天机:自始至终一直阻挠给香港人普选权、“干涉香港内政”的“外部敌对势力”,恰恰是中国政府。原来高喊别人是贼的,恰恰自己才是贼。

不久前的九月十八日,苏格兰举行了独立公投。香港的前宗主国英国为了顺应苏格兰民意,不惜冒将“英伦三岛”缩水为“英伦二岛”的风险;而香港的现“宗主国”中国却连区区弹丸之地香港的普选都视若洪水猛兽。在顺应世界潮流和尊重普世价值方面,中英两国有天壤之别。谁能说“大英帝国”已经陨落、“中华民族正在崛起”?

文章来源:《动向》

相关文章
评论